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里苍穹万里剑 > 第二卷 雨霖铃
第一百二十一章 凌晨的常安坊
作者:宦游客  |  字数:2559  |  更新时间:2019-09-01 18:30:03 全文阅读

寺院后山的那处坟冢,早已不是新坟,应当有人常来打理,算不上多么破落。

坟前没有石碑,不空便举着酒葫芦靠在了坟头之上,他饮酒,便能瞧见她,宛如昨日。

他的心里话,便只会心里说给她听。他很懊悔,当初为什么会选择下江南,他瞧着自己舒展开的手掌,狠狠地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之上。

“你被我弄丢了呀。”不空叹息着,眼神已经有些迷离,他整个身子都躺在了坟冢一侧,就像是将她抱在了怀中。

站在远处的宁不二和郭小九,皆是微微躬身之后,就选择了离开,他们可不会傻了吧唧地去打搅不空,万一这个疯和尚,再疯一次,他郭小九和宁不二应当吃不消。

这位疯和尚,可是能跟大宦官冯元义交手不落下风的狠角色。

两个人走出了很远,郭小九才敢回头微微瞧上几眼,却听不到不空的动静,只能有些意犹未尽:“宁不二,他刚才是不是已经哭了,唉,一直以为他不空是个汉子,没想到,……”

宁不二白了他一眼,一脚狠狠的踩在了郭小九的脚背上,这才好像替不空争回了一口气。

“哎吆喂,宁不二,你不知道疼呀。”郭小九蹲着身子,不肯再往前走,叫苦不迭。

“我要回道门一趟。”宁不二已经走出去了老远,才回头说道。

听到这话,郭小九急忙起身,揉了揉鼻子,伸手扶在了刀鞘上,追到了宁不二身侧,侧着头急忙问道:“道门?青城山?怎么突然想到要回去?”

双手紧紧攥着道袍衣角的宁不二,眼神里面可没有犹豫的神色:“胡蛮狗反了,我当时不应当拦你,是我做下的错事情,总得偿还。”

“怎么说走就走?”郭小九轻扣刀鞘,依旧对于宁不二的突然转变,有些疑惑不已。

“不是刚才做下的决定,我想好久了。”宁不二望着远处,深深呼吸一口气,这才继续缓缓说道:“当时是我太自私了,我忘记了我自己的身份,现在,我记起来了。”

她的眼神,此时是多么的神采,就像郭小九第一眼看到的宁不二。

郭小九的整个身子,僵持在了原地,宁不二的话不算很深奥。

她宁不二的自私,是对于他郭小九的自私,她贪恋帝都长安城里酒肆中的生活,那是她这前半辈子,想都不敢想的生活。

没有江湖恩怨,没有仇杀,一切都跟普通人一样,可以享受她这个年纪理应当享受的一切。可她不是普通人呀,她是道门的大法师宁不二。

“她应当也很纠结吧。”郭小九笑了笑,没有继续追上去,只是摆了摆手:“什么时候回来?”

“胡蛮狗叛军兵临帝都城的时候。”宁不二扭头,略作思考,却突然在脸上露出了几丝笑意,很俏皮的回答道。

“得嘞。”郭小九应了一声,他瞧着宁不二走向了远处,就这么走了。不愧是宁不二,要是真是个寻常女子,他郭小九未必就真的喜欢,完全是因为,她就是宁不二呀,这个世间怎么还会有第二个她:“我等你。”

又回头望了几眼坟头的方向,郭小九啧啧嘴,这个不空禅师,也是个有趣的人。

宁不二走了,他郭小九怎么还会独留在这寺庙之内,他回到了寺庙厢房收拾好了一切,这些日子被宁不二看的紧,酒囊里的酒水,依旧还有很多。

深深呼吸一口,酒香四溢,郭小九仰头灌了一口,便将酒囊收好,前去跟弥陀山告别之后,就自顾自的也离开了兴教寺。

望着四周的一片荒野,郭小九没有迷茫,他依旧可以瞧见帝都城的轮廓,这一次,他要在帝都城里,做回江湖儿郎。

帝都城常安坊,孟东野喝的烂醉,身后还带着两个比他还要醉意汹汹的年轻人。孟东野的剑负在了身后,伸手抓着两个好哥们的臂膀,用脑袋重重地砸在了院门之上。

是一处寻常人家的小院子,此时还是凌晨,街巷上肯定没什么行人,大门也都还紧闭。

接连撞了三次,孟东野好像没了什么力气,就带着两个好哥们靠在了大门之上。

即便是冬末,天气依旧很凉,冻得孟东野的脑子清醒了一些,却左右悄悄韩昌黎和李三胖,露出了一脸的幸福笑意。

扬着脑袋,扒着门缝冲着院子里就大声喊道:“娘子,开门呀。”

不久之后,院子里传来了一个年轻女子的应和声,女子的脚步很急,隔着门缝可以看到屋子里的灯火还亮着,想来这位年轻女子应当又是一宿没睡。

院门很快被打开,年轻女子这才满脸笑意地瞧见了依靠在门槛上的夫君,佯装生气怒道:“喝酒,喝酒,整天就知道喝酒。”

“娘子,可别生气。”孟东野急忙摆手,冲着女子笑笑,已经扶着大门站起了身。

“我哪敢生你的气。”女子想要伸手扶住孟东野,却被孟东野轻轻地推开:“你要是看不惯我了,再把我给丢回到那地方,我找谁说理去?”

女子的身份,并没有让她很自卑,哪怕街坊邻居都知道她的身份,也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说她的坏话。

“怎么会,娘子对我这么好,我疼娘子还来不及呐,怎么会做傻事情。”孟东野急忙摆手解释,才想起来自己的两个好哥们还躺在地上。

又矮身扶起了两个人,摇摇晃晃地进入了院落之中。

女子小声地嘟囔着,急忙关闭了院门,寒风便不能吹到院落里。

费尽了力气,才将韩昌黎和李三胖搬回到了堂屋之后,孟东野自己也累得够呛,酒意不知不觉已经基本醒了大半。

这才瞧向了自己的妖娆娘子,将她给一把搂进了怀里:“娘子,想我没?”

“坏,放开我,万一让人瞧见了多不好?”女子急忙娇羞地说道,却也是半推半就,就直接躺在了孟东野的怀中。

见到孟东野已经有了不好的企图,女子急忙挣扎起身,嘟起了小嘴:“到屋子里去。”

说着,已经拉起了孟东野,钻进了屋子内。

屋子里的灯光,也就缓缓熄灭,天色已经逐渐亮堂起来。

院门之外,露出了两道身影,一男一女,男的摇了摇手中的折扇,却将院子里的动静都听到了耳朵里,目光有些不怀好意地望向了自己的师姐。

诗两行皱着眉头,心中有些烦躁不安,这天气原本就凉,一阵风吹来,让她更是紧紧攥住了衣衫,扶正了身后的木琴。

“你可不要打什么坏主意,昨晚折腾的老娘现在腰还有些酸,反正你想都别想。”诗两行懒得再去理会酒三两,注意力却是全部落在了院落中。

好像想起了昨晚的始末,酒三两急忙挠了挠头,调侃道:“师姐,你最近脑子里是不是总是想着这些事情,现在当然是办正经事要紧,我还分得清轻重缓急,没有想到,师姐你呀,唉……”

见到酒三两竟然露出了几分极为失望的神色,诗两行便伸手一巴掌拍在了酒三两的脑门上,气哼哼的没有接话。

院子里渐渐安静了下来,此时正是一天之中,最凉的时候,两个人便都感觉到这种凉意席卷身躯,冻得牙齿打架。

“我们做什么不好,非得接这一单活计。”酒三两有些气愤,他好歹也是大唐境内数一数二的杀手,却只能干这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那你有办法?”诗两行转头问道:“你要是真有些本事,还用答应得那么爽快,老娘真是瞎了眼,才跟你这么个窝囊废。”

两个人吵吵嚷嚷,也就没那么凉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