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里苍穹万里剑 > 第一卷 陌上行
第七十九章 馈赠
作者:宦游客  |  字数:2622  |  更新时间:2019-08-28 01:59:22 全文阅读

“可他并不在意我啊。”祸水抬起头来,望着那个令她都钦佩的女子,她以前从没有想过,除了她的姐姐之外,还有其他的女人,会让她折服。

她看向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温情似水,令人艳羡。祸水也多么希望,她也能那么看着他。

空气凝滞,两个人都没有多说什么。宁不二不说话,是因为她原本就不怎么爱说话。

她没有继续往前走,宁不二站起身,与祸水对视,从郭小九的腰际上取下小道剑,没有出剑,她打量着祸水,祸水也在打量着她,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因为他而相见。

“听说他这一路上,都有个小丫头跟着,就是你吧?”宁不二语气不冷不热,可能夜色太暗,看不出来有什么表情:“三重鸾的祸水。”

“你一开始就知道我们的秘密,还让他来到这里,他成为这样,都是你害的。”针锋相对,祸水说话从来客气两个字,她也并没有正面回答宁不二的话。

好像感觉到这个比她矮了一头的小丫头,并不好对付,宁不二不由的眯起了眼:“你来做什么?”

心里却也在想,是不是郭小九落得这般下场,真的是拜她所赐?

“救他。”祸水回答得干净利落。

“能延续多久?”祸水能看得出来郭小九过不了明日,一直带着郭小九走了这么远的宁不二,又何尝不知道。

可她不能放弃,哪怕郭小九只有几个时辰,她都不能放弃,她一旦放弃,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抽了抽鼻子,祸水看向了郭小九,眼神有些恍惚:“最多十日,如果十日之后,你没有到了白衣门,或者白衣门不肯救他,他还是会死。”

“我不会让他死。”宁不二答道,回答得比祸水利落。

“我也不会。”祸水昂着头,继续与宁不二对视。

“白衣门为何不会救他?”听出了祸水话里深处藏着意味的宁不二,继续问道。

祸水略作思考,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往前而行。她与宁不二擦肩而过,走到了郭小九的身边,蹲下身去,微微叹息一声,这才说道:“白乐天在闭关,山上的人,是姐姐的人。”

“姐姐想让他死,我没有办法阻拦。”祸水想要伸手去握住郭小九的手,让他也听一下自己的心跳声。

看到祸水的举动之后,宁不二皱起了眉头,想要拔剑,终究还是没有拔出来。

他的命毕竟很重要。所以,道剑不会出鞘。

他的手被祸水握着,放在了她的胸口上,她轻声呢喃,让旁人听不清,只想让他听清楚,可他没有在听。

“给你半个时辰。”宁不二终究不忍再去看,她瞧着夜空,开始向着夜色深处走去。

像宁不二这般女子,世间再无第二人,她为了一个男人,竟然也会让步。

没有感激宁不二,祸水认为,这是她应得的,甚至,想要杀死宁不二,只在她的一念之间。可她没有那么做,因为,那么做了之后,他以后肯定会很恨她,甚至,没有宁不二,她难道要带着郭小九去白衣门吗?

难道白乐天会放着一个道门大法师不去结交,而是跟她这种小魔头去做交易?对,她就是小魔头,她知道郭小九经常这么说她,在他的梦里,她不止一次会听到。

可他的梦里,出现最多的,还是宁不二,她听到最多的,也是宁不二。

她比宁不二还要年幼,她也只是一个小丫头,第一次闯荡江湖,也第一次学着去尝试姐姐让她永远都不要去碰的爱情。

这个东西,确实很可怕。那一天雨夜城头之下,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心中就种下了那颗种子,以至于,之后生根、发芽,直到现在,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

姐姐的意思是让她自己斩断,她怎么能下得去手?

他的手是那么冰凉,贴在她的胸口上,让她也感觉到了浑身刺骨的冷。

“郭小九,你知道吗?我恨你,但更爱你。”祸水闭着眼睛,不去看他。他在她的脑海里,始终都在。

她要将自己的生命气息,传递到他的身上,让他可以度过些时日。哪怕,她的生命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很短暂。在她的记忆深处,藏着一个恶魔,每天都在吞噬她和姐姐的生命。

所以,在她的眼中,生命是很宝贵的东西,她确实不喜欢杀人,可有些时候,她必须去那么做。

谁叫她是,三重鸾的祸水。

倘若,她是道门的大法师祸水,那么他会像爱宁不二那般,爱着她吗?

没有回答,四处的夜色里,除了徐徐清风,寂静无声。

一点一点的光泽,像是漫天星辰,像今夜的漫天星辰,那般璀璨夺目,所以,从祸水胸口深处,顺着郭小九的手心,钻入他体内的光泽,更加的璀璨夺目。

直到了许久之后,祸水还是不肯放开他的手,她始终不肯掉下一滴眼泪,只有半个时辰,这之后,她不知道还能不能够见到他,她很不舍,她不想这段时光,是在她无尽的哭泣中度过。

许久之后,祸水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她俯下身,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吻。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松开了他的手。

没有阻拦,因为宁不二知道,她在让步的同时,祸水比她做出了更大的牺牲,可祸水什么都得不到,只是这个小丫头的性子,她很不喜欢。

“时间到了。”宁不二提醒了一句。

“呼!”深呼吸了一口气,祸水这才站起身,再次与宁不二擦肩而过,却瞧见了宁不二头顶的发簪,双眼直到此时,才落下了眼泪。

她停下了脚步,尽量让声音跟之前没有什么区别:“你知道吗?我之前跟他说过,这根发簪戴在谁的头上,我就会杀了她。”

“可你为什么没有动手?”宁不二已经将郭小九背在了背上,道剑也跨在了他的腰上。

“因为我还欠他六百两银子。”祸水的肩头开始剧烈地颤抖,她咬住了自己的手,没有发出其他声音,打扰了这片夜色的宁静。

她听到了宁不二开始往前走,她急忙说道:“麻烦你告诉他,我借他这十天,他如果不还我,就当我还了他一百两,我祸水,还欠他郭小九五百两。”

“我祸水,还欠他郭小九五百两。”

宁不二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回答,所以,祸水扭头瞧着夜色,终于再也难忍心中的悸动,开始痛哭出声,响彻这片长夜。

“她来过了。”好像感觉到了身后的呼吸渐渐平稳,甚至,有了些异动,宁不二轻声提醒了一句。

“嗯,我知道了。”郭小九没有睁开眼眸,他可能早就醒了,不知道有没有听到那远处夜色里的哭声,或者是那个能让祸水小魔头记在心上的东西。

“从今以后,她不欠我什么。”郭小九说道,声音有些沙哑。

“你还欠她,到时候想想怎么还。”宁不二微微回头说道,脚下却没有停歇。她相信,他一定能活下去。

好像有些意外,郭小九不知道宁不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也不敢去多猜测,毕竟不久之前,他还满口答应,他要陪在她的身边,一辈子。

“我再休息会儿。”郭小九微微叹息一声,他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那个丫头,总不可能抛弃宁不二去接纳她,甚至,让宁不二接纳她。

无论哪一种,都对宁不二不公平。

他郭小九是个江湖好儿郎,不能做那样子的事情,在那些书上,或者是说书先生的口中,江湖儿郎这一辈子,爱上一个人,就不能撒手。

他爱她,她也爱他,他就不能撒手。

他好像想起了与韩昌黎走出河南道的那漫漫长路,分别的那一夜,他不懂韩昌黎,现在他好像懂了,他笑了笑,他比韩昌黎更懂爱情这个东西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