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里苍穹万里剑 > 第一卷 陌上行
第四十章 马家依仗
作者:宦游客  |  字数:2561  |  更新时间:2019-07-23 08:30:01 全文阅读

又往西行了半日,天色已近黄昏。

商队寻了个小沙丘,今夜他们将在这里歇息。

数百匹骆驼,被围成了两个大圈,货物都被卸了下来,堆在了圈中央地带。

周围的那些镖师和随从们,扎起了七八朵篝火,商队里剩余的食物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些老咸菜和干饼。

不知道哪个随从在商队角落里藏着一些肉干,恰巧在搬运货物的时候,被别的随从给发现了,当即被众多镖师和随从哄抢一空。

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得食用剩下的咸菜和干饼,商队里面有两名妇女,专门伺候马管事的起居饮食。

郭小九今天被破天荒地请到了一起,得以与马管事共同用膳,在他的身侧,正是那两名妇女,马管事坐在他的对面,奎子伺候在马管事的身旁。

在马管事的身后,有两名很年轻的带刀随从,约莫是马管事的贴身随从,蹲在马管事的身后,望着篝火上铁锅里的肉汤发着呆。

篝火周围就这寥寥数人,在马管事的身后,就是骆驼与堆积成山的货物。

还有一个被草席裹起来的年轻沙漠浪人,眯着眼睛无精打采地偶尔往这边瞧上几眼。

马管事揉了揉满是皱纹的脸颊,又捏起了自己的胡子:“去给那人端碗肉汤润润。”

长相平庸但身材姣好的一位妇人,笑着拿起身侧的瓷碗,扬起一勺肉汤,倒入了碗里:“好,马管事您还真是菩萨心肠呀。”

另一名妇人没有过多的话语,刚才进膳的时候,她也几乎不说话,只有马管事偶尔冲着她夸赞几句或者问话的时候,她才会扬起头来。

这位看似冷漠的妇人,面容上有些憔悴,约莫是受不了这沙漠里的气候。这位妇人身材比之前那位妇人还要惹火一些,再年轻一些,肯定是一位抢手的可人儿。

不久之后,那位妇人回来,放下了碗碟,开始望着篝火发呆。

前些日子有几个镖师碎嘴,说这两妇人都是马管事早些年惹下的情债,甩也甩不掉,这不,就连跑这千里黄沙,都非得跟在身边。

这话不知怎滴就传到了马管事的耳朵里,那两个镖师,当天夜里就被奎子拉到僻静地方,狠狠拾掇了一顿,第二天硬生生的连走路都困难。

马管事也不否认,也不承认,别人也就只敢在暗地里还碎嘴几句,可万万不敢大声地宣扬了。

等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这沙漠之中吹起几阵子凉风,让人能把白日里那些炙热都给抛到脑后去。

马管事对着身后的两个贴身随从摆了摆手,两个随从急不可耐地取下了篝火上的铁锅。

等到收拾的差不多了,马管事这才伸出手,放在了跳跃的篝火之侧,望着远处戈壁尽头的绚烂星空,眯起了眼:“年轻时候,就盼着能为几位老爷跑次漠北,后来呀,如愿以偿了,却想回去在陇东城里安安稳稳的呆着养老,都没那个机会了。”

“我老头子呀,第一次跑漠北的时候,就遇到了马贼,那个时候马家的管事还不是我,我是看着那位老爷子,倒在了我的身前,后来,来了旁人,我马家货物没有丢,可老管事的命,却丢在了这黄沙里,我吆,多半也是这个命喽。”

他身侧此时已经坐着那位好心的妇人,妇人笑了笑,拢拢鬓角的发丝:“马管事,您身体还硬朗着呐,这又是说哪门子的胡话。”

不同与她,看似冷漠的妇人,却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打量了马管事几眼,也没有说话,可能呆得有些烦闷,她冲着马管事点了点头:“马管事,我身体有些不适,……”

“那就去休息,我一个老头子,不用一直看着。”马管事冲着那位夫人也点了点头。

奎子已经去吩咐值夜的镖师,和规划明日的路径。

有一名随从悄悄贴近到了马管事的耳侧,小声的在他耳边呢喃了几句。

旁人听不清再说些什么,可马管事年纪虽然大了,耳朵可不聋,听得真真切切。

只瞧见他瞪圆了眼,又抬起头来,多打量了几眼远方的夜色:“我马家行走在这漠北之中,已经有个十几年没有遇到马贼敢打我们的主意了。”

“真有马贼?”一侧的妇人,见到马管事这般模样,又想起了马管事刚才的碎碎念,皱着眉头问出了声。

“你呀,一个妇道人家,这么晚了,还是先去歇着吧,操这份心干嘛。”马管事拍了拍身侧妇人的肩膀,看不出来脸上的表情。

早在这之前,郭小九就已经独自靠坐在了一匹骆驼身侧,抱着后脑勺,想着心里的那位姑娘。

“吆嚎!”突然一声来自沙漠尽头的嘶吼,打断了郭小九的思绪,他皱了皱眉头,用手轻轻拍在了身侧的刀鞘上。

“是马贼!”此时负责轮岗值夜的镖师,回头冲着商队里喊了一嗓子。

那些原本已经准备歇息的镖师,都提着兵器,有的从骆驼圈里钻了出来,有的就靠在骆驼背上,都已经瞧向了远处的夜色。

夜色之中,跳出了几道亮光,然后是十几道,之后是上百道。上百道亮光,照亮了半片戈壁上的天空,比那夜空上的繁星还要明亮!

那些亮光并没有立马冲来,呆在远处的夜色之中,静静的等待着这边的动静。

郭小九站起身来,没有走到那些镖师的行列,而是快步靠近到了马管事的方向,那里还有一名佩刀的江湖浪人,如果没有猜错,这个时候正巧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马管事的身侧,奎子已经提着剑,站在了一旁。

郭小九近到篝火旁,正巧听见奎子那粗大的嗓门嚷嚷着:“我们会尽力而为,若是实在拦不下,老爷子您就丢了这货物,跟着两位妇人悄悄离开这里。”

“呸!”马管事冲着篝火啐了口唾沫:“这是在漠北,遇到了马贼,没得道理可讲,根本逃不掉,而且,你拦不下也得拦下,命可以丢,我马家的货物不能丢!”

“可是……”奎子摊着手,一脸的无奈,这可是七八十号兄弟的性命呀。

“没有那么多可是,你不要忘记了,你们镖局上下四五百口,这些年来,在陇东城里,吃的是谁家的?喝的又是谁家的?”

马管事的脸色极为难看,他已经站起身来,双手叠放在小腹之前:“见到那些马匪,先问问他们难道不知道我陇东城马家,在这漠北行商的依仗是什么吗?”

可能正在气头上,马管事并没有看到郭小九已经站在了他身后的一匹骆驼旁,悄悄地隐藏在了骆驼腹下,不仔细打量,还真瞧不出来哪里藏着一个人。

“我们今天七八十个镖师的性命,怕是要葬身在这黄沙里了!”奎子说了一句不疼不痒的话,没有再理睬马管事这个不通人情的老顽固,已经背着身,向着那火光亮起的方向走去,那里已经有七八十号镖师,拿着兵器,有些无措的时不时回头往这边瞧上几眼。

待到奎子走得远了些,马管事这才苦着脸,微微叹息了一声。

就在马管事叹息声落下之际,那先前病泱泱躺在草席之中的漠北浪人,扶着身子坐了起来,脸上挤出了几抹笑意:“马家的管事?”

马管事听到声音,扭过头去打量了几眼:“你还真是马贼?”

“是!”那汉子笑着彻底站了起来:“你陇东城马家依仗的,是漠北的许家堡,可惜,许家堡在几个月前,被人给灭了,如今,那许家堡的大公子,还在我们寨子里当着一位先锋,你们的行踪呀,还是得多亏那小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