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里苍穹万里剑 > 第一卷 陌上行
第三十七章 他笑江湖儿郎
作者:宦游客  |  字数:2740  |  更新时间:2019-07-21 18:30:01 全文阅读

“不能!”不空和尚摆了摆手。

郭小九好像也知道不能,有些被气笑了,很干脆的叹息一声:“你来接我走?”

“当然!”不空拍了拍手,将五百铁甲卫视若无睹,转身瞧向了郭小九:“你都伤成这样了,我还让你自己走,那要是让那闺女知道了,得多久不搭理我。”

“背你走!”不空不等郭小九回答,一把将他拦在了背上,呲牙咧嘴笑道:“她小的时候呀,我就是这么背着她上的青城山,这之后呀,再也没有机会背她了,她也再也没让我背过。”

说着,不空也一跃而下,已经到了城下。

不空好像很想找个人说说话,他一直说个不停,从宁不二小的时候,他在哪儿找到的宁不二,怎么带着他从河东道走到了剑南道,怎么骗着她喊了自己一声爹。

不空讲的很开心,郭小九听的很开心,但他可能太累了,眯着眼,搭拉在不空的身后。

不空讲的这些,他时不时笑笑,不空不知道他有没有认真听他再讲,反正只要他还有气,不空就喋喋不休地讲个不停。

好像讲到了宁不二第一次下山,也就是之前郭小九在洛阳城外遇到宁不二的那次,不空好像有些不高兴:“我当时听说有人背着她走出了洛阳城,我就从剑南道一路走到了洛阳,我就想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小子,敢背着她走出洛阳。”

“你就不怕她嫁不出去?”郭小九有气无力地问了一声。

“你小子,她一个道门的女弟子,修的就是六根清净,嫁不出去不也好吗?能做一辈子的道门大法师,难道这整个大唐江湖,还有谁敢逼着她嫁人?别说江湖,就算是坐在帝都龙椅上的那位,他也不敢。”

不空的心情有些不太好了,他就不再说话,闭口不言,也没有再提那一日的事情。

两日之后,一匹黑色骏马走出了洛阳城,马背上坐着一位淡青色道袍遮身,紫色薄纱掩面的动人女子。

一个中年和尚牵着马,牵马的是不空和尚,马背上坐着的,自然就是宁不二。

马屁股后面跟着一名佩刀少年,少年是郭小九。

不空和尚眯着眼,脸上挂着笑意,时不时回头瞥两眼,先是瞧向宁不二,宁不二被瞧红了小脸。后来瞧向郭小九,被郭小九反瞪了回去。

“嘿,你小子!”不空和尚当即脱下了麻鞋,冲着郭小九就丢了过去。

郭小九躲闪不及,被打了个正着,只能伸手拍拍衣袖,一脸不情愿捡起麻鞋,快步走过去,交到了不空和尚的手里。

“你小子知道你占了多大的便宜吗?”不空和尚冲着郭小九努了努嘴:“宁不二从道门求来的灵丹,一半给了你,要不然你以为你小子现在还能走出陇东城?”

“我呸!别说走出陇东城了,就怕是这个时候已经毒发身亡了。”不空摆着手,已经穿好了鞋子。

“知道了知道了!”郭小九摆了摆手,背着身,继续跟在了马屁股后面。

“就冲你这小子的这个态度,别说把我家宁仙子嫁给你,你怕是这辈子想都别想这事情!”不空和尚揉了揉鼻子,却好像才想起来,刚才是用的这只手摘下的鞋子。

使劲地嗅了嗅,还好没什么味道。

身后传来了两声轻笑,不空皱了皱眉头:“宁不二,你跟我去帝都。”

“为什么?”宁不二这才抬起头来,轻轻皱起眉头问道:“不是说先去陇右看看,再去帝都?”

“我改变主意了,我们先去帝都,不去陇右了,让这小子自己去!”不空和尚停下了马,摸了摸马脖子:“这马不错,到时候也有了马,你都不用飞上飞下,我牵着马带你去帝都。”

郭小九微微叹息一声,这马可是洛阳王府的马,能差吗?他可不是可惜这马,这马就算被不空牵走,能坐在马背上的人,也只有宁不二。

他有什么不乐意的?

不空和尚松开了马缰:“我有东西落在城里了,我回去拿,等下我们就去帝都,别乱走,要是等下找不到你们,我就把这小子的皮扒下来,就他,我一直能打十个,给我提鞋都不配!”

说罢,不空背起了手,大摇大摆地向着陇东城的方向走去。

亲眼看着不空和尚远去,郭小九这才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转而笑意盈盈地走到马身前,牵住了马缰,也不说话,就像不空和尚一般,笑着瞧向宁不二。

“看什么!”宁不二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训斥一声。

“没想到,这和尚还懂些风情,可惜,他要带着你去帝都。”郭小九这才苦下脸来,不过转念一想,去陇右也是宁不二提出来的,不空原本的意思,就是要带着宁不二直接去帝都。

“嗯!”宁不二将头瞥过,看向远方,扶了扶身后的道剑,小声嘀咕道:“敢不敢牵着马,带我在城下走一遭?”

她不知道郭小九有没有听到她的话,所以,她始终不敢回头,在等待着郭小九的回答,或者没有回答。

郭小九轻拍一下刀鞘,牵起马缰:“仙子坐好喽,我们这就去走一遭。”

一马二人并未进城,就这么走着,顺着陇东城的城墙根,缓步行着。

“想听你哼的小曲。”宁不二望着高高的城头,憋着笑,微微透红着小脸。

“哼个什么呐?”郭小九伸手扶上了刀鞘,一手轻拍,一手牵着马缰。

突然,郭小九心中一颤,好似记起了上一次的分别,那一剑横胸,那佳人洒泪,……

悠长的歌声,脱口而来。

“三月时,桃花开,洛水河畔,佳人训我太不乖!”

“四月时,踏春来,登山顾柳,飞剑横胸不痛快!”

“五月时,出城来,陌上而行,又遇佳人好自在!”

“六月时,……”

歌声戛然而止,不是郭小九唱不下去了,而是他听闻,身后似乎响起了一两声抽泣。

“六月时呐?”宁不二的声音有略微颤抖,却掩饰得极好,说话的空挡,已经悄悄地擦干了眼泪,伸手摘下了手下的一串小铃铛:“你过来。”

“干啥?”郭小九停下了脚步,扭转身走到了宁不二身侧,望着她微红的瞳孔。

“手!”宁不二摇了摇手中的小铃铛。

郭小九将手递了过去,那小铃铛被轻轻系在了他的手臂上,以后郭小九再拍刀鞘,不仅有那刀鞘声,还有铃铛声。

“你就没有什么送我的吗?”宁不二松开了手,嘟了嘟嘴,好似面容上有些不悦。

“这个送你吧。”郭小九从行囊中取出了一柄折扇,正是从那宇公子手里抢来的折扇,他这身上的家当,除了佩刀和身后的大道剑,也就数这扇子最值钱了。

“喀嚓”折扇从宁不二的手中打开,一首《翁袍》映入眼帘。

“你反正也要到帝都,等过些时日,我也要去,到时候让韩昌黎重写一首,送与你。”郭小九怕宁不二不高兴,急忙说道。

“挺好。”宁不二合上了折扇,很小心地贴身收藏了起来:“好了,我们回去吧,万一那和尚回去,看不到我们,还以为你把我拐跑了呐。”

“那不正好,不用瞧那和尚的脸色了!”郭小九不由的坏笑,没想到,这仙子不仅有小女人的一面,还有俏皮的一面。

“哎吆喂,谁的脸色?”不空和尚大嗓门突然就在郭小九的耳边响起。

吓得郭小九赶忙倒退了好几步,正好瞧见不空伸手牵过了马缰。

“你小子,我都看你们好久了,你非是不识抬举,滚滚滚,快滚!”不空和尚冲着郭小九摆了摆手,没有回头,牵着马缰,往南走。

转眼间,已经走出了老远,宁不二没有回头,就算没有回头,郭小九也知道,她很不舍,她现在说不定已经哭成个泪人了呐。

直到看不见了那一骑二人,郭小九才吐了一口气,靠在了城墙上,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想要伸手捏起酒囊,这才想起来,那一夜在城头,他根本没有力气去取回酒囊。

“嘿!”郭小九苦笑一声,折身入城,佩刀带剑,手系铃铛,像极了江湖儿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