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里苍穹万里剑 > 第一卷 陌上行
第九章 几多潦草事情
作者:宦游客  |  字数:3247  |  更新时间:2019-07-06 20:41:06 全文阅读

冲到院子内的一瞬间,郭小九就透过窗口望向屋子,宁不二就站在窗前。

轻轻地推开了屋门,郭小九注意到翠儿并不在屋内,这才轻轻地说道:“老铁匠被人杀了,是飞剑。”

“什么?”宁不二的眉头皱了皱,她的粉拳好像握着什么,见到郭小九的眼神望来,有些慌张地解释道:“是道门老天师的书信。”

“你不肯说就不说罢了。”郭小九扶了扶身后的空剑鞘,转身将房门掩上。

他走到了那张躺椅跟前,将佩刀缓缓解下,继续道:“但老铁匠不能白白的死,我得查清楚。”

“我明日就动身走。”宁不二好似没有听到郭小九的话,愣愣地望着院内说道。

“啪啪!”郭小九不由的轻扣了两声刀鞘,像是在表达心中的不满,声音有些沉闷,他的心也有些沉闷。

“你为何不问问为什么?”宁不二转身,向着郭小九的方向走来,直到走到了前几日已经熄灭的火炉旁这才停了下来。

她的眼神有些怪异,一半是期待与不舍,一半是憎恨与厌恶。

“你的伤已经好了,我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郭小九抿抿嘴:“就像韩昌黎说的那样,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时时刻刻在一起,只需要在她最需要你的时候出现就好了。”

“那个老铁匠知道了你我的身份,被我的朋友灭了口。”宁不二终于舒了一口气,不过心却明显还是有些沉重。

郭小九也轻轻舒了一口气,他再次准备敲击刀鞘,却及时止住了手。

“明天去给老铁匠送碗酒,我们一起走。”

“好!”宁不二爽快地答应了下来:“那个人想要见见你。”

“我去。”郭小九也答应得很果断。

此处距离帝都,还很遥远,这天又不如人愿的下着细雨。

白衣书生韩昌黎还在赶路,他手中握着一柄已经不能完全遮挡雨丝的破纸伞,尽管如此,他还是将纸伞往右偏了偏。

一名小道童很感激地扭转头来,痴痴一笑,露出两颗新长出的门牙。

老道士唠唠叨叨个不停,听不清他在唠叨什么。雨水顺着老道士的脸颊,流到了他的脖领里,他好像没有丝毫感觉。

“师父,这位哥哥人很好,你说他像不像杜书圣?都是余儿心中的大英雄!!”大概小道童在老道士讲述过杜书圣的故事之后,就只记住了这么一个人物。

“像,余儿说像,那就像极了。”老道士挤出满脸的笑容,很是和蔼的用手将不小心飘落在小道童脸上的雨水擦拭干净。

韩昌黎抽了抽鼻子,原来整座大唐,还有这么多人记得他,他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雨伞都没有颤抖分毫:“谬赞了,小生何德何能?”

“今日不像,以后总有一天会成为第二个杜书圣,年轻人呀,既然你说你要进翰林院,要那首榜前三甲,我觉得,你应当有这点自信!嘿嘿。”老道士甩了甩袖管子,嘿嘿笑道。

韩昌黎摇了摇头,不曾作答。

山林间悠长的笛声响起,笛声悠长,月色也悠长。

清风拂起,满山花香沁人心脾。

老道士摩挲着手,往篝火里填了两根新柴,揉了揉鬓角,摘下腰际上铃铛,不曾摇动。

小道童已经在草席上鼾睡过去,时不时砸吧砸吧嘴巴,好似在做着什么美梦。

笛声来自于背负书箱的韩昌黎,当一曲终了,他缓缓放下笛子,透过抽条的绿枝,望向被乌云遮掩的满天星辰。

“公子这是为情所困?”老道士眯着眼,伸手在胸口的八卦鱼上狠狠揉捏了两把:“要不要老夫我帮你算算。”

韩昌黎装作没有听懂,可能也没有听到老道士的话,低头在书箱里胡乱翻找着。

过了许久,韩昌黎才幽幽醒转:“谢过老先生了,不过小生没有什么银钱了。”

“唉,年轻人呀,无非就是些情情爱爱,这话虽然简单,但也只有年轻人才配得上情情爱爱这种潦草的事情。”

老道士放下了手,收回了铃铛:“罢了罢了,老头子就多嘴一句,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不要老是想着捏在手里,放宽了心,你心系她,她心也必当系你。”

砸吧砸吧了嘴,老道士微微眯起了眼睛:“在深奥些的话,老头子我也说不出来,唉,老了老了,老头子我呀,也要休息了。”

说着,老道士已经躺在了小道童的身侧,不久之后,鼾声如雷。

到了夜间,一阵小风吹起,却没有声音,因为风声被雨声掩盖。

郭小九抱着自己的被子钻到了宁不二的房间里,翠儿丫头被母亲带回了屋子。他就躺在那张躺椅上,用被子盖住了身子,连整个脑袋都被蒙在里面。

宁不二始终看着这个没有一点儿正形的家伙,她将那柄飞剑已经整理得极为干净,也换上了自己的衣衫。

“难为你了。”宁不二轻笑一声,摇头说道。

也许,只有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宁不二才会露出几许俏皮模样。

“不难为不难为,能与仙子共处一室,我这可是三生修来的福气。”郭小九一只手伸出被子,顶了个大拇指。

宁不二收敛了笑意,微微皱眉,这个家伙的德行,和他那位师父年轻时候的传闻,如出一辙,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仙子咋滴不说话了?”郭小九悄悄从被子上露出了一双乌黑的眼眸,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这才瞧见了宁不二沉思的模样。

宁不二仍旧在沉思,望着屋顶,手中握着剑柄,轻轻摩挲。

“可能,我不太想让你们相见。”宁不二面无表情,语气也很淡薄。

“为什么呀?”郭小九干脆坐起身,拧了下鼻子,可能刚才有头发蹭到了鼻子,此时有些痒。

“就是感觉不太好。”宁不二望向了郭小九,这才露出了几许真诚。

“既然说好的事情,那就该去做,难道明日要见得,是你的小情郎?”郭小九翘起了眉头,侧过头去,瞧了眼自己的佩刀。

“你就没有两句正经话。”宁不二有些生气,不过还是补充了一句:“不是。”

既然不是,郭小九的脸上再次堆满了笑:“要见的,要见的,既然是你的朋友,将来也是我的朋友不是。”

“你们不可能成为朋友,而且,你可能会死。”宁不二的目光中露出了些许不屑,不过掩藏的极好。

“不可能就不可能吧,那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我江湖儿郎怕过谁?”

郭小九正色道,他看到了宁不二眼神中深藏的意味,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恼火。

一夜无话,第二日天刚蒙蒙亮,郭小九就和宁不二冒着细雨离开了这户人家。

对于之前许下的承诺,宁不二只是留了一封书信,大致意思就是等她忙完手上的事情之后,会回来接走翠儿这个小丫头。

两个人走到了那颗大槐树下,老铁匠的遗体已经被村民搬回了铁匠铺里面。

郭小九取出了酒囊,自己灌了一大口,剩下的都浇到了老槐树下。

他轻轻擦掉嘴角的酒渍:“老铁匠莫要怪我不能帮你报仇,只是暂且不能,我打不过那个人,再给我几年光阴,我一定会给你报了仇。”

“切,几年后谁还会记得这等事情?又不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宁不二对于郭小九的话充满了鄙夷。

“那是你,我肯定记得。”郭小九说着,冲着那铁匠铺的方向深深叹息一声:“老铁匠啊,你大可以放心,我真的会帮你报仇的。”

之后,郭小九就跟在宁不二的身后,继续冒着细雨往前走。

那细细的雨丝到了宁不二的身周,就纷纷避开,与其他雨丝纠缠在了一起降落到地面上。

郭小九就没有这等本事了,他习得都是杀招,这等只是好看的花哨手段,他心里哪怕艳羡得紧,面子上却总得装出不屑一顾来。

不过,他还在思考,这些东西还是要学的,将来在江湖行走,如果碰到雨天,自己这般出场,总归是要气派不少。

走出了许久,郭小九才想起忘记告别,又扭头冲着那远处喊了一嗓子:“老铁匠啊,你走好,我今后也走好,等我下次再来看你。”

两道身影越走越远,已经消逝在了小镇的尽头。

洛阳城南是洛水的出口,这条见不到头的大河,一直往南走去。

顺着洛水走个十余里路,有一座大山拦住了洛水的去路,它只能乖乖地绕开道来,转向东行。

此时,一名中年和尚顺着山上的羊肠小道缓步向着山下而来。

这和尚除了一件老旧僧袍,没有佛珠,没有木鱼,更没有禅杖加持,那僧袍也是普通寺庙中最低等的僧人穿的袍子。

可这和尚走的很乐观,他的每一步都很稳健,脸上始终挂着笑意,那雨水随着他的步履走动,自动化为了两拨,随意地泼洒而落。

他的嘴里低声地诵读着今日应当在庙内做完的早课,一路走,一路诵读。

他的声音很清脆,就像这晨起的鸟儿,为林间填了另外一种动听的声音。

随着他的诵读停止,那雨水也渐渐地停歇,林间的鸟儿们都探出了头来,开始寻觅刚才那悦耳的动听之声。

那和尚停下了脚步,他已经站在了一座小山颠之上,他举目望去,赫然是一座小镇收入眼底。

这山上有座很小的寺庙,庙中原本只有两个和尚,他几日前到来,今日下山,此后再不会登上这山这庙,因为庙里现在已经没有人了。

两道身影从山脚下露了出来,山下的人看不到他,他却能看的真切山下行人,他不由地笑笑,就坐在了山巅上,等着山下的人上山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