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里苍穹万里剑 > 第一卷 陌上行
第四章 最美不过宁仙子
作者:宦游客  |  字数:2939  |  更新时间:2019-09-03 11:49:33 全文阅读

当世的修为大致划分为下七流和上三流,那些隐世宗门哪怕有些出入,但也大相径庭,所差无几。

下七流中末等四流大多籍籍无名之辈,江湖武夫还是大多卡在这道门槛上。再往上走,为三流宗师境、二流无双境、一流绝世境。下七流天赋异禀者寻常几年时间或许就可以登至巅峰。

上三流分为入圣境、造化境、乾坤境。入上三流则完全看运气,哪怕就是天资绝然堪称举世无双,有可能一辈子也摸不到上三流的门道。很凑巧的是,场间出现了两个运气好到了极致的人儿,那道门的女弟子宁不二占了其一,另一个就是郭小九。

这两人当然处在上三流的最低一层入圣,尽管如此,出手之间的巧夺天工,已经足以让当世无数武林豪杰望尘莫及。

话说那宁不二只手向郭小九投来一道厉光,仔细打量过去,竟然是劲气所化的一枚小剑,比之之前的飞剑,更加的凌冽,让人心寒。

“好手段!”郭小九不由得称赞一声,若是寻常武夫与之比斗,没有什么出奇的拿手本领,可能就要活活地被飞剑耗死。

好在郭小九破去了宁不二的飞剑,他凭借的是速度。可宁不二踏剑而起,他又当如何破?

“果然不愧是堪称道门近三百年来的第一天才!”周子恒的眼角微微地抖动,看着场中的情形,伸手偷偷掩去了额头上的汗珠,幸好,宁不二现在的目标不是他。

只见郭小九未曾停顿,宁不二出手的时候,他已经双手满握手中刀,横于胸前,一气呵起,整个人就如那泰山一般,悍然与那小剑相撞。

小剑与刀身触碰的瞬间,就化为了无形的剑气,消散无踪。

郭小九昂起了头,嘴角挂起一抹笑意:“宁不二?好名字,我也曾听过!”

看似被轻易化去的小剑,郭小九其实废了不小的力气,就单单从他那已经没入地面寸余的双脚,就可以看得出来。

那小剑来的太快,郭小九也未曾有多做防范,只能选择硬抗。

停滞在半空的宁不二,面色露出一些不喜,已经伸手,再次凝剑,大致抱着你破去我一剑,我大不了再来一剑,总能把你摁趴下的想法。

“你敬我一剑,我总不能傻站着等你再来第二剑!”郭小九看到了宁不二的举动,赶忙说道。

言罢,已经双脚一踏,身体一个猛扑,不是后退,却是往前而去。

那抬起的脚,也不曾落地,竟然是踏空而上,脚底板上些许灰层,轻飘飘地落地。没有御剑术的郭小九自然不可能飞起来,于是,他便借着双脚停滞的空挡,又是一脚踏出,身体顺势一扭。

宁不二手中的小剑,划破了空气,发出刺耳的嗡鸣,这一剑明显比之刚才更强了一些。

已经在踏空而上的郭小九,连踏七八步,步步在空气中炸裂,与那小剑的嘶吼声交相呼应。

下一瞬间,小剑近至身前,翻转腾挪中的郭小九,手中刀已经轮起了一个圆,一刀斜劈而下,正好劈在了那小剑之上。

之前还在嗡嗡作响的小剑,消散的却是那样寂静。

接下来,轮到了宁不二错愕,她有些不相信,可眼前的那个可恶的佩刀少年,确实正在做着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怎会我道门的四步刀法?”宁不二隔空发来了一声痛斥,将心中的不满也随之发泄了出来。

“我暂且称你一声宁仙子,你说我使的是你道门的四步刀法,那就大错特错喽,请你看的仔细,这叫儒刀!”郭晓九偷空说道。

他脚下步履仍旧在踏空,可身体却是不曾再攀升,大致没有御剑术,一个武夫能够做到这样子与御剑而行的道门仙家对峙,已经可以称为举世无双。

“儒教自在?”宁不二刚想到这个名字,就在心中打消了这奇怪的念头,那传闻中的儒教当今第一人,怎么会是个如此年轻的乡野村夫,就算不是村夫,也是在乡野上蹦跶的少年郎。

终于,郭小九的身体开始急剧地下落,他的双脚仍旧不停地借力,化去部分下坠的力道。

“就算如此又当如何?难道你还能阻止得了我杀人不成?”宁不二好似想明白了事情的关键,如今郭小九可近不到他的身前,谁还能阻拦的了她的下一记杀招?

说着,宁不二的手已经快速舞动,一出手,就是三柄小剑。

三柄小剑破空而去,直指那远在茶摊中看热闹的周子恒。

传闻道门的大法师修炼到极致,可以以心御万剑,万剑齐至的场景暂且不想,就单单这场中的三剑,就足够在场的所有人头皮发麻。

作为被狙击目标的周子恒自然很有觉悟,他还想多做几年的世家子弟,更何况洛阳王就他这一个儿子,他死了,谁来当未来的洛阳王?

他在宁不二出言之时,就感觉到了情况不妙,提起了剑快速地退去,那两名修为不俗的贴身神卫,紧紧地靠在了一起,将周子恒挡在身后。

任他们没想到的是,那飞剑径直地掠过了他们的头顶,这才直直地落了下去。

“果然最毒妇人心,哪怕是个小丫头片子,这心肠也歹毒得不行!”周子恒骂骂咧咧地看着当空而来的三枚小剑,知道自己多半是挡不下来的,更躲不过去。

却是在此时,有剑气而至,剑气之后,是一柄笔直的长剑,这剑长得很别致,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美”,应当与观剑楼中圈养的那些绝世名剑有的一拼。

一个中气很足的声音在长剑之后响起:“洛阳王府刘宾客,救驾来迟,还望小主莫要怪罪!”

原来是洛阳王府的第一剑道大宗师刘宾客!

刘宾客的剑气就如他的声音,很足,自然替世子周子恒堪堪挡下了三枚小剑。也确实是因为这小剑确实有些火候,让刘宾客应付得都有些棘手。

幸好的是,刘宾客善用剑气伤人,剑气那可是同飞剑一般,在寻常人看来虚无缥缈的东西,若不然,江湖上人人都是刘宾客,人人都是宁不二,那还不乱了套?

刘宾客出场,站在了周子恒的身前,他单手执剑,斜指向地面,冲着半空的宁不二瞧去:“宁仙子,你今日用三枚符剑想要伤我家小主,来而不往非礼也,那我也回敬一剑!”

所以,刘宾客出剑,他长剑斜撩而来,剑身好似一震,一道剑锋脱离了长剑,看似无形,实则有形,剑气所指,正是宁不二。

宁不二不曾再出言,她的眉头已经紧皱,任谁都能够看出她此时的心情很不好。

面对迎面而来的剑气,她没有怯场,仍旧抬手,握住了一柄小剑,这次没有丢掷出去,而是紧紧地攥在了手中。

正如刘宾客所言,她这是道门的符剑,一剑即一符,每破去一符,就少一符。

剑气破,那符剑也破了去。

宁不二受了伤,她轻轻擦去嘴角的鲜血,冷漠地看着场中,伸手捏了捏手中仅剩的几枚符剑,有些不确定能不能杀掉那纨绔世子。

“喂!”一个让宁不二感觉头皮发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急忙侧身,御剑横移十数步之远,有些错愕地看着声音的来源。

却见郭小九再次使出了先前的儒刀,单单凭借手中刀和脚下的借力,竟然攀登到了她的身后。

“嘿嘿!”郭小九却是满脸的笑容,同时脚下的力道已经再次卸去,有要下落的趋势:“宁仙子,看你好像受了不轻的伤,我可舍不得伤你,只是看看下次能不能和你站在一起俯视这脚下的山河大川。”

伴随着郭小九的落地,场中的所有人都在为郭小九没有把握住机会重伤这个道门大法师而惋惜。

却不曾想到,郭小九的佩刀再次横在了胸前,他这次面朝向了周子恒和刘宾客的方向:“放她走,若不然我与她联手,拼着重伤杀你家的小主子,还是不在话下的!”

“你好大的口气!”刘宾客抬剑一指,下一刻他的剑气就可以将这个大言不惭的家伙劈成两半。

“刘叔叔,让她走,这宁不二这么美,将来是要被小九带回家当老婆的,到时候再让小九出了今天的恶气。若不然伤了她,我也不好向红銮交代不是!”周子恒笑眯眯地贴到了刘宾客的身边说道。

随着周子恒的话出口,宁不二已然转身,御剑而去。

“我呸,你还想着占我小师姑的便宜,还有我的便宜!”郭小九怒目瞪向了周子恒,却注意到宁不二已经返身离开:“等到我到了洛阳再找你算账!”

说着,竟然冲着宁不二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口中还不由地大喊:“宁仙子,宁仙子,你等等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