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残笔仙缘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化噩显威
作者:年啸  |  字数:2789  |  更新时间:2020-03-20 10:49:12 全文阅读

烈焰一刻也不停歇地炙烤着空气,让人产生一种连空间也被扭曲的错觉。

倾倒药粉、混入阴寒之地采集的山泉水、搅拌混合……

为了让不同药材的药力在高温下充分融合,秦毅就这样反复进行着之前的动作。甚至因为有些药材的特殊性,需要将一种药粉间隔开,分几次加入。

最后花了一盏茶的功夫,才终于顺利将所有炼材全部混入,但其实只完成了第一步!

“镗!”

秦毅刚把玉瓶收回储物袋,紧接着就隔空牵引着沉重的炉盖严丝合缝地盖住炼丹炉,又将墙角堆放的上好木炭摄到了丹炉下的火焰中,待木炭都燃透,便将剩余的木柴撤去。

丹方上说炭火温度稳定,下一步只需要耐心等待合适的时机即可!

随着时间的推移,丹炉内渐渐弥散出淡淡的清香,闻之沁人心脾。就在此时,秦毅却猛地互拍手掌,双手分别变换出截然不同的印决。

结果,丹炉正上方一丈范围内温度骤降,凭空浮现出无数细微的小晶粒。

这些晶粒不仅在飞速地互相碰撞凝结、扩大,颜色也从透明到白色直至浅蓝逐渐加深。

当所有的晶粒都凝聚成数十枚拇指大的冰棱后,凝结速度骤然停滞,而后通体剧烈抖动,全部溃散为一团团湛蓝色的寒芒,散发着森然的寒气!

屋内原本被烘烤得炽热的空气,几乎被突然出现的寒流冻结。蓝光浮空闪耀着,却被一股突然出现的狂风裹挟着围绕丹炉疯狂旋转。

“滋!”

随着一片嗤嗤爆响,阵阵寒芒被炉身及炭火的高温几息之内汽化为白濛濛的水雾,从二者的接触部位迸射而出,又被凛冽地飓风挡了回来。

于是屋内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乳白色圆球,其内雾气氤氲,不停发出“呼呼”的响声。

待所有的湛蓝色寒芒尽数消耗完毕,秦毅便将维持住御风诀的灵力输出慢慢减弱,让旋风雾团转而缓缓转动。

这才得了个空当,稍微放松一下紧绷的心神。

目前来说,在须臾之间一心三用,同时施展冰锥术和御风诀,还要强行中断并改变冰锥术的施法进程,变“凝冰”为“化气”,对他还是很有挑战性的。

更何况还要把握住恰当的时机,早一息或晚上几刻,都会破坏成丹,让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

果然!

没有让秦毅久等,很快就有一股连旋风雾团都封锁不住的异香,扑面而来,一个劲儿的往他鼻腔里钻。霎时间使人满身的倦惫都随之一扫而空,神清气爽!

其头颅微微后仰,闭目深吸一口气,大袖鼓荡,风障应声而消。

随着雾团的束缚被松开,袅袅的烟气四散蒸腾、白雾漫空,屋中的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如梦如幻,似真似假。

被斜着掀起的盖子,连同秦毅的手臂在空中划过一道道涟漪。若隐若现中,一粒粒通体饱满圆润,没有一丝瑕疵的淡青色丹药正静静地躺在炉腹,正是异香的源头——化噩丹。

“也不知你的效果,是不是真的如丹方中所说的那样神奇?也不枉我费这一番功夫了!”秦毅顺手拿起一颗药丸捏在手中一脸玩昧地说道。

………

次日清晨,

七进的三跨院宅子占地虽然只有十余亩,但其中曲廊亭榭、花园绿柳,清泉芳溪应有尽有,雕甍绣槛、飞檐反宇更不必说,十足的奢华之所。

此时,一青衣小厮自石子漫成的甬路步出,经曲折的湖中回廊穿过八角攒尖的湖心亭径直而行。

廊边朱红雕花木栏上,诸多异草牵藤引蔓、垂檐绕柱,甚是可爱。两侧湖面也被清风吹拂,漾起阵阵波光,而他却连一丝停下脚步欣赏的意思都没有。

反而绷着身子,头部几乎要蜷缩到胸膛里面,每一步都在盯着脚尖行走,目不斜视。仿若周围隐藏着绝世凶兽!

不多时,便行至佳木葱茏的对岸。

只见古树参天、奇花灼灼之间,一道看不清面容的身影负手而立。小厮见状,遂屏气默默站于其后三步,也不作声。

就这样过了良久,直到一阵狂风袭来将身影的衣襟吹得猎猎作响,他才用沙哑的嗓音开口道:“说吧!”

仍然没有回头。

青衣小厮急忙上前对其耳语了一阵子,在他摆了摆手后,恭敬告退。

身影伸出右手,看着翻滚着黑色雾团的掌心若有所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有点意思了……”,随即将其按在了身旁的林木上。

前一息还枝繁叶茂足有双臂环抱粗的大树,转瞬之间就像走过了千年时光般干枯腐朽,在一片簌簌声中轰然倒地。

时间回到一刻钟前。

兴业坊。

“什么,你制出除疫的药了?”

于绍礼发出惊愕之声。他身后的一众医者和督邮、功曹等景阳属官,以及卫校尉等折冲府的将官们虽然没有出声,脸上也满是迫切的神色。

与这些人的惊喜不同,一大早便跑到疫区想看笑话的赵惊龙赵公子,对此却是不屑一顾:“不可能!”

傅文山眉毛一挑,笑笑说道:“怎么?看样子,贤侄这是不希望疫情过去啊?”

“不敢,不敢。本公子只是不相信伯父有这个能力罢了,伯父可要想好了。”赵惊龙双手抱胸,也皮笑肉不笑地回道。

“哈哈。”傅文山先是抚须大笑,随即眯上眼睛:“我有没有这个能力,试上一试,自见分晓,就不劳烦贤侄操心了。”

就在这时,在场的其他人却有些忍不住了:“你们两个打什么机锋,有办法就快点用,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一燕颔虬须的披甲武将按住腰间的的血色宝剑大跨步上前,颇有些不耐地催促道,声如洪钟。

原来是景阳折冲府,折冲都尉王洪。

在场景阳属官中地位最高的功曹,也出列将赵惊龙给拉了回来,呵斥道:“惊龙,不要瞎掺和!”

虽说王洪的语气有些不善,但傅文山就像没有听见一样,依然气定神闲:“办法自然是有,不过得需要一只装满干净清水的大缸、水瓢以及瓷碗若干……”

“有把握吗?”于绍礼罕见地没有冷嘲热讽,有些担心。

“嗯!”

很快,水缸等物件就在几名军卒的合力下陆续就位。

正当他们忙着加水时,傅文山却从怀里掏出一只锥形晶莹玉瓶倒出几粒丹丸来,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众人的注视下,将其中一颗丢入缸中并不停搅拌,直至充分溶解。

“你们多找些人,将它分给坊内的患者!”看着貌似没有什么明显变化的清水,他甩甩有些酸痛的胳膊又补充了一句:“每人一碗就够。”

数十名士兵相继向各巷的民居分散而去。

而被父亲拉到身后的赵惊龙,就像是想到了什么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似的,好整以暇地看着傅文山等人忙碌。也不再出言,挂在脸上的那一抹笑意却是愈来愈浓。

不过没等多久,他的笑容就变得有些不自然了。

因为这时大部分患者都服了药,第一批的几名兵士已经一路小跑着回来禀告:“呼!呼!傅大夫,这药奏效了!”

“好,知道了。大家一起去看看吧!”

一直觉得胜券在握的赵公子,头一次有了惴惴不安的感觉!即便如此,他依然心存侥幸,认为只是虚惊一场,强自按耐着有些抽搐的嘴角,默默地跟在大部队后面去验证真伪。

结果出现在眼前的是已经能下地走路,只是稍显瘦弱与常人无异的患者,他可是见过病患那形如风干之骷髅的惨状的,与面前之人差若云泥!

然后在于绍礼等医者的确认下,这药的确是奏效了。

不过,虽然事情的发展超出了预料,但却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之事,反而平静下来悄悄地退到队伍最后。

“虽是个纨绔子,倒也不蠢!”秦毅作出这样的评价。

原来,赵惊龙在确认没有人注意到后便对他的扈从嘱咐了几句,让其快步离开,也不知去向何处。

虽然他自以为做得很隐秘,藏匿于人群之后、其他人又都沉浸在除疫有望的喜悦中,不会有人会发现。即便被发现了,一介小厮的行踪,也无人关心。

然而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秦毅灵识的观察下,无所遁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