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云豹猎手 > 第一卷·逃亡
第一章 分手
作者:夜南稀  |  字数:5113  |  更新时间:2019-08-11 22:48:06 全文阅读

上午的太阳总是那么的霸道,不管你愿不愿意它总是透过窗户的玻璃照射进来,我慵懒的掀开被子,随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眼睛迷糊地看着屏幕上的时间,都已经十点了,原来我这么能睡啊。

伸一个懒腰,我走到窗户前,阳光格外的刺眼,我用手当着阳光,无神的目光看着窗户外的风景,其实也没什么风景,就是几颗庭院树而已,两三颗小叶榄仁,密密麻麻的树叶遮住了我的视线,随意的目光扫了一下,原来我昨晚忘记拉上窗帘了。

我在想如果昨晚拉上了窗帘,或许我能睡到中午,早餐午饭一块吃了,这样还省下一顿饭呢。

今天是周三,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把是事业单位的普通办事员,我妈在一家服装店当个小店长,我还有一个姐姐,她很漂亮,不过已经嫁人了,还给我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外甥女,每次她带着小外甥女回来都会喊我舅舅。不知不觉我已经28岁了,不再是懵懂的少年,而是幼稚的青年,该死,我是怎么混的,到现在还是一事无成,我的那些同学都立业成家,儿女上幼儿园,有房有车,我只能住着爸妈的房子混吃混喝,说出来真是丢人啊。

我穿着睡衣走去厨房看看老妈有没有煮什么好吃的,看着空空的饭桌,我就知道她今天肯定是起晚了。不管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煎了三个鸡蛋,扒拉两碗稀饭,匆匆结束我今天的早餐和午饭。

随后我换上荒漠色的军款裤子,浅灰色的T恤,美式荒漠色的作战靴,拿起手机准备去看望一个老朋友。

我不是军迷,是一个军人,曾经是,我退役三年了,上等兵军衔,陆军某作战旅的战士,身高只有169公分,因为矮所以我用军事科目和格斗,锻炼强壮的身体来弥补矮个子的不足。

大学毕业后去参军,以为会留在部队,可惜我没能继续为国家服役,带着一身抱负选择回到地方发展,结果三年过去了,我还是现在这个样子。

在部队的日子真是让人怀念啊!

“喂,一古爷爷,您今天有空吗,我去你那里玩儿。”

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一个沧桑的声音,“是小秦啊,有空有空,你来吧……你快点来,我给你看一个宝贝。”

“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挂完电话,我跨上老爸那台心爱宝马F800G S,这可是他的最爱,当初了为了买它老妈可没少骂他,简直是败家,所以老妈每次看到这台摩托都会碎碎念。

所以今天我就做个好人,把它骑走“拯救”老爸。

启动,给油,这轰鸣声简直是男人的最爱,难怪这么招人喜欢。

一阵轰鸣声,我驶出小区,后面传来的是小区保安羡慕的目光,他看着远越走越远的越野摩托心想,“什么时候我才能买了一辆玩玩啊,骑着它在马路上做拉风啊。”

小哥,我和你一样,都是借别人的光,以我现在的能力,自行车都买不起,出门的交通工具不是公交车就是步行,不是我环保,是我真的没钱。

没一会儿,我骑着宝马F800G S来到距离县城15公里的苦楝树林子,一古爷爷就住在这里。

一古爷爷是我爷爷的好友,我爷爷在世的时候他经常去找我爷爷,下象棋,研究中药和风水什么的,我除了对象棋有点了解,中药和风水一点都不懂。自从爷爷去世后,他就一直住在这里,研究他的风水和中药,有时还会自己下象棋。

我退役后的三年里除了和朋友聚聚,最多的时间都是呆在这里,因此还被老妈经常碎碎念我不正经找工作,瞎混。为了生存,在这三年里我都忍了。

我把车停好,向一古爷爷的房子走去,远远就看见他在摆弄一只猫,问道:“一古爷爷,你不下象棋,怎么开始逗猫玩啦。”

一古爷爷的声音沧桑,却浑然有力,说:“诶,这可不是什么猫,是大自然的瑰宝。”

我好奇的挠挠头,走到他面前蹲下,问道:“不就是一只长得很奇怪的猫嘛,怎么就成大自然的瑰宝了,难道这只猫有什么神奇的力量?”

一古爷爷没好气的说:“去去,科幻电影看多了,这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云豹。”

“云豹,我看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云豹呢,经常在网上看到的是金钱豹、猎豹、美洲豹和雪豹,偶尔听说云豹,没想到还真的见到活物。”

“牠就是我说的宝贝。”

“一古爷爷,你真的是太棒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宝贝,是大自然的瑰宝。”

“哈哈 ,好小子……不过牠受伤了,还是个幼崽,现在非常虚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要不然你刚才说牠是猫的时候肯定会生气怒吼的。”

“牠本来就是猫科动物,猫的亲戚,说牠是猫也不至于生气吧。”

“调皮,快去把那些草药捣碎,捣的越烂越好。”

“哦哦,好嘞。”

我一边捣药,一边看着一古爷爷给 云豹处理伤口。牠的腹部划破了好大一块皮,流的血把周围的毛染成了红色,好没精神的趴在那里,安静的给一古爷爷处理伤口,像一个乖宝宝。

看着一古爷爷在给云豹处理伤口的细微而又温柔的动作,我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80岁高龄的老爷爷。

如果我以前跟着爷爷学习中药就好了,有点基础在跟一古爷爷学习他的中药,这样我就成为了两个很厉害的中药大师的结合体,也不至于现在一事无成。虽说中药没有正规的资格证,修身养性,调理身体还是可以,说不定还可以赚点钱嘞。

想想不由得叹口气,唉~都快30了,说什么都晚咯。

可能是叹气被一古爷爷听到了,传来他那沧桑的声音:“小秦你在叹什么气呢,不喜欢捣药?”

我露出无邪的笑容,转头看他,说:“嘻嘻,没有没有,一古爷爷……我实在当初怎么就不跟你和我爷爷学习中药呢,中药可是我们华夏民族几千年的瑰宝啊。”

“现在学也不晚。”一古爷爷淡定而漫不经心的说。

“真的吗,现在开始学不晚吗……那我需要学习多久才能您这样嘞。”我兴奋的差点把手里的药弄洒了。

一古爷爷想也不想就直接回答说:“怎么也要个三十四年吧。”

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说:“那还是算了吧,不学了……”

顿时传来一古爷爷哈哈大笑的声音,他带着笑容说:“你小子以为中药好学啊,还要到我这水平,你想想我多少岁了……我花了60年才有现在的水平,五六十年你还嫌长?”

我明白了,我有点好高骛远,中药经过祖祖辈辈的经验积累,不是一两年也不是十几二十年就能精通的,中药是要治病救命的,稍有差池就会害了一条人命,学习中药,马虎不得,也急不得。

“一古爷爷。”

“嗯。”

“我能拜您为师吗?”

“可以啊。”

惊讶,我停下手里的动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您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不说什么条件?”

“拜师哪有那么多条件,那是以前,不比现在,我也希望这一身的本领能有个人继承不是。”

我立马站起来,小跑到一古爷爷的面前,准备行拜师之礼。

“得了得了,不用拜师礼。”一古爷爷摆摆手,说:“待会你跟着一起给这只豹崽包扎伤口,算是你入门的第一堂课。”

“是,师父。”我兴奋的看着一古爷爷,心中满是欢喜,这下我就不是无业游民了。

一古爷爷心中也是欢喜的,他早年就跟我爷爷说过要收我为徒,我爷爷不答应,说是自己的孙子要自己教,结果我还没上小学他就去世了。为了爷爷他这么多年从未主动提出要收我为徒,直到刚才。

此时,突然响起《夜空中最亮的星》最高潮的那段,是从我的口袋里传出来的,是我的手机响了。

我掏手机看着屏幕张灵凌三个字,是我女朋友,我按下接通键:“灵凌……”

手机那边传来清脆动人的声音:“欧秦,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一古爷爷这里,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

“不是不是,嘿嘿,你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了,你这会儿不是在上班吗?”

“我想你了不行吗,今晚有空一起吃饭吧。”

“今晚啊……”

“怎么啦,你有事?”

我犹豫的看着师父,师父给我一个同意的眼神,太棒了。

“没事没事,我是在想要带你去哪儿吃。”

“你都没工作哪有钱啊,我请你吃,就在一香格吧。”

“一香格,你发奖金了。”

“问那么多,你来就行啦……五点半你来我们公司接我,记住,别迟到了,本姑娘过时不候。”

“好嘞。”

啪,挂完手机我心里那个兴奋啊,上个月因为吵架还闹分手呢,谁也不理谁,今天就打电话约我吃饭,她这是在主动跟我和好啊。

“你们又和~好啦?”师父故意把声音拉得很长,打趣的看着我。

他干嘛说“又”呢,那是因为我们经常分分合合,原因嘛,就是因为我退役的这三年里从没有正经 工作,在一家公司上班不超过三个月,让她没有安全感。

五点半,太阳的光线仍然强烈,穿透高层建筑毫不留情的照射在这座小县城的每个角落。

我骑着宝马F800G S在张灵凌公司的门口旁边等她下班,这时已经有人陆续从公司的门口走出,那些女职员有的穿着短裤,有的穿各式的裙子,露出修长而雪白的腿,成为了下班人群中最吸引人的风景。

有些人无意间看到我,顿时目光都聚集在我这里,其实不是因为我长得帅,而是我旁边这台宝马F800G S。

懂这台越野摩托的人就是高档货,不懂的人也就是一台比较拉风的普通摩托而已。

这时,一个肌肤雪白,五官精致的美女向我走来,她带着迷人的笑容,一双会笑的眼睛,天啊,这不是仙女吗。

她走到我面前,微笑的看着我,问:“小哥哥,你这是在等我吗?”

她可能以为我是摩友,骑车累了跑来这里看美女的。这座写字楼是许多私企的办公楼,是我们县最有实力的企业的聚集地,所以会有很多白领,还有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

所以这里成为单身男的目标,他们会经常骑车拉风的摩托,开着小车在这里假装等人,有的确实是等女朋友,那些单身的就是想要追美女啦。

我带着微笑,声音很随意,说:“不是,我……”

“哎哟,别装了,我还不知道嘛,你们这些单身狗不就是喜欢骑着拉风的摩托车来我们公司门口看美女吗……我看你这台摩托车就 很帅,要不你载我去兜兜风,晚上在给你一个请我吃饭的机会。”那女生还没等我说完,就插嘴自顾自说,她露出自信的眼神,下巴微微扬起,不得不说,眼前这女生确实很漂亮。

“真的抱歉,我确实是在等人。”我语气平淡,歪着头看她。

突然,她装出可怜的表情,带着撒娇的语气,说:“小哥哥,求你了,现在你无论如何都要载我走。”

我疑惑地看着她,眉头微皱,问:“为什么?”

她微下身子,哇,那对雪白的半球体夹着深深的一道沟暴露在我眼前,我在这对雪白的半球体的目光凝视了三秒钟,好诱人啊。

“小哥哥,你看我身后那边两个女的没?”

“看到了,怎么了?”

“刚才我和她们打赌,说你是我男朋友,是来接我下班的,她们不信,我就跟她们打赌,如果我坐你的车走,她们就会转100微信红包给我……所以,求求你了。”

她那双勾人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我,要不是今天要接女朋友,我肯定帮她了,有这么一个大美女坐在身后,骑在马路肯定头来很多羡慕的目光,开小车也得羡慕哥啊。

此时,突然从眼前的这位美女背后传来一个大嗓子:“欧秦,你个王八蛋,我叫你来接我下班,我说怎么这么久不见人,原来是在这跟美女聊天啊。”张灵凌目光凌厉,眼神透着一股杀气直射我一脸。

我连忙解释,嘴巴却不自觉的结巴,说:“灵~凌,我……”

啪,一声巨响,一把巴掌从我左脸甩过去,四个手指印立马显现,我的脸又红又痛,热痛的感觉布满在我的左脸。

女生见状不妙,立马开口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跑的飞快,瞬间就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们分手吧。”

“灵凌,你听我解释啊,我跟那女……”

“行了,你平时不正经工作也就算了,你还到处搭讪,你除了会骑你的车到处浪还会什么。我本来今晚想和你吃饭时好好聊聊我们的未来,现在看来……呵呵,算了,我们就到此为止吧,谁也不耽误谁。”

“灵凌,你真的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像你这种啃三年老的人,说不定更久,谁会跟你过一辈子……行了,你不用再说了,今后希望我们还能够做好朋友。”

“好吧,那就做好朋友吧。”

说完,张灵凌头也不回的走开,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纤弱瘦小,好想去抱抱她,再抱抱她。

都怪我,要是好好找个稳定的工作,我们或许就不会分手。

她可能早就想分手吧,只是没有找个合适的借口。

我苦笑的摇摇头,叹了口气,跨上摩托车,带上头盔启动车子,驶向马龙车水的马路,抑制着抖动的右手,我怕一个不小心就把人生给拧没了。

不知道骑了多久,似乎跟着感觉的方向向前,竟然出了县外,原来我骑这么长的路程。从县城距离这里至少都五十多公里,在往前骑恐怕没有足够的油,我好像出门前没有看油表,也没有加油,惨了!

我看了油表,都已经见底,五十多公里,就算能跑个十来公里,剩下的四十公里要推车吗?真是悲催到家。

算了,先骑回去吧,起到哪算哪儿,到时候再拦过路的车,祈祷能遇到一个好心人。

真是,这么长的一段路,怎么也不设一个加油站。

长路漫漫,孤身一人,享受着徐徐微风,我就像一个被抛弃的骑士,或是一个被遗忘的旅行者。

——哔。

有些路过的小车以为我是摩友,都友好的按一下喇叭打招呼,我也按一下喇叭回应。

“哇,爸爸,你看那个骑摩托车的好帅啊……爸爸,你也买一辆好不好,我坐在你身后,就像刚才那个人一样,去好多地方玩儿。”一个女孩趴在车窗上,目不转睛的看着逐渐远去的摩托车。

“爸爸想买啊,可是爸爸老咯,骑不了那么远,等你以后长大了叫你男朋友骑着摩托车载你吧。”一个秃头的中年男子说,他看起来已经有五十来岁,身后那个是她的女儿。

其实,我心里苦,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刚刚被女朋友甩,现在车马上快没油了,这样的悲催不是人人都遇到的。

夜南稀
作者的话

新书上线,求各位大大支持推荐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