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令无邪 > 正文
第五章 修复废脉
作者:渝小翁  |  字数:2993  |  更新时间:2019-07-07 20:52:11 全文阅读

此时的令无邪已然深入湖中,不知是因为凤栖湖中湖水的冷厉,还是药力的作用,使得令无邪身上的皮肤开始出现了肿胀和裂痕,血液不停的流出,肿胀的身体把全身上下的衣物全部撑破和血一起漂在水中,血液被湖水所稀释,湖水慢慢的变成了血水。

这时侯令无邪也已失去了意识,突然一道白光出现……。

“臭小子,你可别就这样交待了啊?要不然我怎么去向聂家丫头交待啊。”

老木在岸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也顾不得什么,纵身一跃跳进了湖里,利用自已的神识搜寻着小无邪的踪影,神识所能感应到的地方却都没有发现。

“臭小子这是到哪去了,明明看到他一头扎进湖里来的,怎么就感觉不到呢?邪了门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见一泛着光华的大石板,石板整体晶莹,散发着浓郁的灵气,上面躺着一个血人,全身上下的衣物早已不见,血人全身皮肤结着一层血痂。

“我这是死了?还是活着?”小无邪恢复了一丝意识,手指也跟着动了动,想要撑着坐起来,确感到全身毫无力气。

小无邪也不再挣扎,静静的躺着,脑子里想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觉得自已是在泡着药浴,药力有些太过强横,自已拼命的忍着,再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感觉我应该没死,怎么老木头不在呢?不是每次泡完都要给我瞧瞧的嘛,这老家伙,肯定是喝多了。”

“老木头,老木头,快来给我瞧瞧。”令无邪气若游丝的叫着,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用力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确是一个自已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地方,四周莹白但不灰暗,所视范围内也看不到天空,只在不远处有着两尊雕塑,透着古老和沧桑。

“看来我是真的死了,让老木头给试没了。”令无邪心想自已真是死了,完全感觉不到老木和凤栖湖的存在。

“这样也好,免得我这废材拖累了你,你也可以回你宗门去找你小师妹去了,也可以再现你昨日的光辉。”

在浓郁的灵气滋养下,令无邪也恢复了一些力气,终于撑着坐了起来。

“喂,就是死了也应该有个接引的吧,直接把我丢这算什么啊?”

令无邪叫喊着也看到了自已这全身上下惨不忍睹的伤势。

“这叫什么事啊?也不审审就直接动刑啊?这比城主也霸道啊,主事的给我出来评评理,我生前也没有干过什么缺德的事啊,怎么就招你们了,把我玉树临风的魁梧体魄给毁成这样了。特么滴,什么玩二(意)。”

“嘻嘻”突然一个小女孩的笑声传入了令无邪的耳朵里,使得令无邪全身一冷,全身炸毛。

“谁?是谁在笑?”令无邪再次仔细的看了看四周,很仔细也很用力的看,生怕放过细小的角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也没发现哪里有其它的不同之处。

“看来是伤势过重,出现了幻觉了。”令无邪自言自语道。

“嘻嘻,这不是幻觉。”小女孩的声音再次传来,让令无邪再次一冷。

“若你说不是幻觉,那你在哪?你是谁?”

“我就在你身边啊?你看不到我么?嘻嘻。”

“在我身边?那我怎么就没有看到你呢?”

“小哥哥,你往下看看,嘻嘻。”

令无邪闻言低下了头一看,这一看吓得令无邪六神直接丢了三神,吓得从石板上滚了下来。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石头里面?你是人还是什么?”令无邪结结巴巴的问道,也仔细的观察着这石中的小女孩,女孩面容清秀,白净略显红润的小脸,一头乌黑的长发垂于胸前,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挺秀的鼻梁,淡红的双唇,身着一袭纯白色的长裙。

“我是灵儿啊,小哥哥你是谁呀?”

“我是令无邪,这里是哪里?我怎么就在这里?还有,我现在是死了还是活着?你怎么会在石头里面?”令无邪一股脑问了很多问题,想要搞清楚状况。

“唉呀!无邪哥哥,你一下子问人家那么多问题,你叫我怎么回答?”

“那你告诉我,我现在是死是活?还有你怎么在石头里?”

“嘻嘻,无邪哥哥你当然还活着啊,怎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嘻嘻。”灵儿娇笑的回答。

“我在这里面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是我爹爹将我封印在这里面的。”提起自已的父亲灵儿明显表现出一副很伤心难过的样子。

“看来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也自小没了父亲,别难过了。”

“嗯,灵儿不难过,灵儿相信总有一天父亲会来这里接我的,无邪哥哥你还是坐上来吧,父亲告诉我这龙涎石是真龙体内所孕育出来的天材地宝,对伤势恢复很有用的。”

无邪看了看四周,也不矫情,慢慢的往龙涎石上爬。

“呀!”灵儿突然一叫,吓得令无邪一激灵又从龙涎石上滚了下来。

只见灵儿双眼紧闭,小脸此时红到了耳朵根上,“无邪哥哥,你怎么没穿衣服啊?好没羞。”

令无邪摸着头,不好意思的傻笑,“这个,呵呵,没注意思,练功的时侯使大了劲,衣服全被撑破了。”

“无邪哥哥,你去那个龙神雕像边,在神像上面拍三下,那里有我父亲留下来的一些东西,或许有些衣物什么的。”

令无邪此时也恢复到可以行走了,便走了过去,来到神像前仔细的看着,此神像雕琢得栩栩如生,龙身上的每片鳞甲纹理清晰,泛着一层幽幽的黄光,透着古老,头上两只犄角更如倚天长剑,直刺苍穹,气势无边威猛无比。

令无邪依言在神像上拍打了三下,神像的底座弹出一个木盒子,盒子表面上雕刻着龙形图文,整体散发着光茫。

“无邪哥哥,你滴血认主就会发现了,那是爹爹留下来的叫“乾坤八宝盒”,里面共有八层呢,有很多爹爹留下来的宝贝,你用意念控制就可以感觉到了。”

“以你现在的修为,也只能打开第二层,里面就有衣服。”说到这里灵儿的脸不由的又红了起来。

令无邪听了灵儿的话,咬破自已的手指头,对着木盒滴上了一滴血,只见木盒红光一闪,在令无邪的脑海里就出现了整个木盒的结构。

打开木盒第一层印入眼帘的是一些小药瓶,各种各样的,都贴有标签,上面也用很小的字写着用途。

也没有具体的去看这些药用什么功用,便直接打开了第二层,这一打开让令无邪傻眼了,里面确实是衣物,可是却全部是女孩子的衣服。

令无邪把第二层仔仔细细的全找了个遍,没有发现任何一件男装。

“这里面全都是你的衣服,根本没有一件男装,还有其他的么?”令无邪努力的用意念控制着木盒,想要打开第三层看看里面是不是会有,可是意念一碰触到第三层,上面的封印就直接将令无邪的意念给弹了回来,来回试了几次无果,令无邪也就放弃了。

“那些都是我的衣服,无邪哥哥可以随便挑一件先穿着,总比你光着强啊?”

“说得也是,算了,就随便穿一件吧,反正我们体型也差不多,这个时侯也分不出男女了,就这么地吧。”

很快令无邪便穿上了一件蓝色的衣服,回到了灵儿旁边。

“无邪哥哥,你现在修练到什么层次了啊?怎么还会有练功把自已练得伤成这样的啊?”灵儿好奇的问到。

灵儿这样一问,令无邪脸上露出少有的尴尬,双手抱着头,斜靠在龙涎石上,“这也不是什么练功,都是老木头,为我治疗武脉而见天的给我泡些药浴,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成了这样,还莫名奇妙的到了这里。”

“啊,原来是这样啊?无邪哥哥你看下乾坤八宝盒的第一层,里面有一个小玉瓶上面写着塑灵丹,那个丹药对你会有用处的。”

令无邪再次打开了乾坤八宝盒的第一层,在最左上角看到了一个白质玉瓶,光看玉瓶的质地就非凡物,玉瓶上写着“塑灵丹”三字,想也没想就打开了玉瓶,将丹药倒在手上。

丹药通体黝黑,散发着很强的气息,丹上显现着一些云纹。

“无邪哥哥,赶紧吞服下去,只要药力一发挥作用,不出两个时辰,你的废脉就可以治好了。”

令无邪此时也没有说话,只是傻傻的看着这颗带有丹云的塑灵丹。

有丹云的丹药,在外界那是有价无市,可遇而不可求的,令无邪也只是经常在老木那里听到,但却从来没有见过。

令无邪盘膝而坐,抱元守一,双目微闭双手置于腹前运转着功法,使药力游走于全身每一处经络。

药力一点点滋润修复着脉络,令无邪能清楚的感觉到脉络在恢复……。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