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令无邪 > 正文
第一章 无邪公子
作者:渝小翁  |  字数:3193  |  更新时间:2019-07-01 20:34:45 全文阅读

漫雪城,此城并非常年积雪,而是地名,位于灵玄大陆枳宁国境内,整个灵玄大陆最末端,毗邻玄仓河,凤道山下。玄仓河称为河不恰当,属于灵玄大陆对地理的标注,因为玄仓河没有人真正横渡,更不知河的另一端是什么,直到某一天某一人……。

漫雪城虽然邻近玄仓河,却热闹非凡。

凤道山,山高不见顶,顶峰常年被云雾遮盖,云雾之下险峰重叠,气势宏幛。

当地修真者有云:“若登凤道山,不死也枉然。”入得凤道山内围,想活还得老天同意才行。

来凤镇,位于凤道山以北一百三十里,凤道山下,纯小镇,相传在上古时代有四大神兽的凤凰于此地栖息,故此得命来凤。

镇东,反视凤道山,高山陡峭,树高林密,挺拔雄伟,山峰直耸云霄,表现其稳,壮。

初冬时分,寒风逼人,白雪纷飞,整个凤道山银白一片,如梦似幻,美,美得令人舒畅,美得,令人豪气万仗,想登顶而观众山。

卧盘峰上,万丈飞瀑奔腾而下,有若千军万兽,咙咙之声,震汤澎湃,只听得令人心神舒畅,豪气千里,爽朗异常,舒服之极。

飞瀑下是一潭深水湖,名为:“凤栖湖”。

“凤栖,凤栖,得灵聚气。”在当地只要有孩子出生便会到湖中取水,为刚出世的孩子洗浴,希望能够早日开灵聚气,便于修练。

凤栖湖,深不可测,冰冷澈骨,加上飞瀑往下冲,故名虽是湖,而波涛汹涌非常。

因取水之人多,所以也成为了漫雪城四大家族与城主必争之地,每户取水都得向管理者缴纳一定的灵石。

也因此每十年漫雪城四大家族与城主府都会设置一场比试来决定凤栖湖和几处灵石矿的开采权。

而每次被委派来凤栖湖者都为家族中长老带着家族中最为末流而天资又差的子弟驻守。

凤栖湖西南方,地势较平,有座甚是古老的庭院,看样子是每族弟子驻守的居所。

庭院四周有竹篱笆,也许日久失修,篱笆有的已倒塌,有的已盘满山藤茅草。一副古陋样。

庭院屋顶茅草巳被雨洗刷得泛白,古旧腐蚀不堪,屋前有一排栏杆。门前右上方,挂着一块匾仔细一看,字体歪歪斜斜,共写有“缴纳处”三字,屋内可以说是家徒四壁,除了墙,看到的还是墙。

初冬已至,大地银妆素裹,枯黄草叶映残雪,太阳西斜照小屋,更显得古意盎然,有若神仙居一般。

蓦地——“老木头!老木头!我回来啦!快开门迎接我呀!我累死了!”

从不远处传来一阵悦耳的孩童叫声,张眼望去,只见一孩童正昂着头,边跑边叫边跳的往庭院奔来,神情之间甚是得意,其手中挟有一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吃食,及一个看上去用得很旧的酒葫芦。

孩童年约六岁,身着一套浅蓝色衣服,腰问系着一条白色腰带,平底浅蓝色的练功鞋,大脚趾已经能看到脚趾盖了,左手袖口有个大补丁,看到去就像不合身的衣服硬加的一节,虽然衣服甚旧,却洗刷得干净泛白。

孩童眼眸深陷但不失神,鼻如鹰嘴,弯而高耸,头上斜绑着一个小溜辫,对,只是一小溜辫,其他的头发都是散乱的披着,再配上一个爱笑且嘴角微微上扬的小口,怪,真是怪,天真而透着点灵气?魔气?还是邪气?还是称为邪气吧。邪,又洋溢着精灵,只要没有任何利益关系,谁见了他,都会发出内心的喜欢,并马上能让人对他产生一种亲切感。

这就是漫雪城第一大家族令氏家族的令无邪,而令无邪的祖父是现任的家主,没错,就是家主令笑天,但是这位家主祖父将小无邪发配到了这里,因为在灵根觉醒测试上,小无邪可是啥也没有觉醒,就是最渣的青色灵根都没有,灵根不醒就意味着不能修练,终其一生也只能给家族管理些生意或是铺庄。

人未到先闻其声,他一路笑笑嘻嘻,嚷了又嚷,有点表现又有点像是戏弄的味道,而那种表情,就好像灵根觉醒了不凡的灵根,要回家让父母夸跃一番,神气之极。

“老木头!老木头!安逸历?装宝啊!整天待在家里,我都回来了,你也不答应一声!什么玩一嘛!”

未见其人先闻其场,便知道,他必定是个难缠怪异的“狠”角色,连自家家族的长老都能直呼其姓,对,只能称他的姓,因为就连家主也不知道这位木姓长老的大名,由此可见令无邪是如何的“没修养”。

此时令无邪双脚一蹬,一招“金凤飞天”只见他如金凤飞掠一般直射庭院,干净俐落,优美已极,微微翻身,已四平八稳的落在庭院。“金凤飞天”为家族的低阶身法“金凤翎天步”的第二式,是每个令氏家族子弟在灵根觉醒前必须要修习的身法,就算是不能觉醒灵根也能自保的身法。

“老木头!老木头!你还不出来我…好!”他往手中那包东西看了看笑道:“这包穿林兽烤肉和五合酒,我看只有自己享用啦!嘿嘿!”

嘴角微微一翘,邪气的笑了笑,接着就把酒葫芦打开,“咕噜…”仰头喝了一口“哎哟!不错哦!好酒好酒!”他想装装模样看老木头会不会嘴馋得直撞出来,可是喝了三四口还是不见人影,“嗯?”不灵啦!令无邪一看自己平常贯用之计俩,现在不管用了,心情有点纳闷了。

“敢情老头子不在…也好!省了我这包肉和酒了。”很快的他已找到让自己高兴的理由,也不再纳闷了。

“兹呀…”门一开,探头扫视一番,他发现老木头并没有走,躺在床上睡着了。

“原来老木头睡着了,满会享受的嘛!”

屋内!呈四方形,两铺床,分别在左墙及右墙,正中央置有一张四角桌,两张板凳,桌上摆着几个账本及一些,桌后面窗口前正对着“缴纳处”,一茶桌放有茶壶及两个破茶杯,破,也不能称为破,只是有几个缺口,左窗口则是书桌,堆着几本旧书,几支笔乱摆在桌上如此而已。

“五灵石一位”令无邪突然放声大吼,音如霹雳,震耳欲聋,他想吓吓老头,看老木头是不是会从床上蹦起来。

结果他失望了,老木头还是老木头!一点都没反应“僵硬”的躺在床上。

“奶奶个腿,怎么今天都不管用啦!”摇摇头,他觉得今天不太一样,以前管用的招数现在都不行了,他想:“老木头,你想耍我,蜜桃成熟,还早得很——嘻嘻……!”蹑着脚尖,一步步小心翼翼,有如小偷般,走向老头床前。

只见老木头一身蓝衣,满头的银发,满脸的皱纹,五官分明,想必年轻时必是英挺俊拔之人,而现在老木头睑上,苍白得吓人,无一丝血色,状若死人,恐怖异常。

“怎么搞的,老木头病倒啦?”令无邪见状,觉得老头出了毛病,急忙伸手摸摸老木头的额头,又探探老木头的鼻息,不久又摸摸老头胸脯感觉下心跳,不一会,他自言自语道:“死了!就这样死了?可真行,说死就死,还真有一套!哪天也学学这种功法。”

语气之中非但无悲伤意,就像是见怪不怪了。

转过身抱着酒葫芦喝口酒,抓着一块肉往嘴里一送,顺带着吸了吸手指,走向四脚桌前,将手中肉及酒葫芦,放于桌上,随手拉过一条木板凳,反身放在老木头床前坐了下来。抠抠鼻子他哑然一笑,凝目而视,从老木头部仔细的看到脚尖。

突然——

“嘿”一声,令无邪已跳起来伸出右手“啪啪”两响,打了老木头两个耳光,神情激动,杀猪叫般的吼起来,他吼道:“死老木头!想不到你也有落到我手掌的一天,死了也就算啦!平日都是你打我,现在可轮到我了,哼!这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善恶到头终有报,不对,是善恶到头我来报,嘻嘻,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咿呀哦呀!”

本是怒容满面,但说到后来不由得笑了起来,由此可见他心思是何等变化无常。

“哈……哈……”他昂头大笑,很是得意。

“老木头,你死也就死吧,但你好歹看看时间啊,我老人家刚从镇里回来,你就给我触霉头。”“啪啪!”又是两声。

“啪,啪啪,啪,啪啪啪”他打得很有节奏,像是打鼓一般,越打越起劲,小孩使起性子来,就呵呵笑个不停,要是老木头地下有知,他不气死才怪。

其实令无邪和老头住了这么多年,那有老头死了,他会不悲伤的道理?只是令无邪天生绝顶聪明邪里邪气,很少有事情能瞒得过他,可惜他就是“不务正业”,自从灵根觉醒失败之后半年整天到外瞎窜,这不,最近又迷上了赌,和同族族兄弟赌,和其他几大家族的子弟也赌,更有甚者是走路能自已和自已赌,刚才他从老木头的头看到脚,就知道那老头是有意整他。那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老木头这次又失算了。

平常这老少俩,就是这样如此你诈我来我诈你,可怜的老木头每次都尝尽苦头,就是赢了,也赢得痛苦万分,理由很简单,因为令无邪,就是这一行的大行家,他不使诈已是万幸了,还想要去诈他,这可是在老虎嘴上拔牙,自找苦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