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节 路边的火堆
作者:伴卿一醉  |  字数:4072  |  更新时间:2019-09-07 22:02:24 全文阅读

衡南 从机场通往市区的大道上,韩思成惬意的打开了车窗,让秋季的凉风吹的他头发都有些散乱。但是他却没有落下车窗的意思,韩思成很喜欢闻一闻路边麦田的气息。坐在身边的小赵已经露出厌烦与恶毒的目光,如果不是还没到达预定地点,他们早就给点颜色了。

夜空之中,一只蝙蝠也在快速的跟随着这辆轿车。暗夜通过魂识向安宰贤汇报道,“主人,韩思成被三个年轻人接走,我现在没办法下手,等他们停车之后我会按照主人的吩咐行动。”

“暗夜,这些人应该是刘子云找的帮手,你先跟随,视情况而定。但必须保证一点,绝不能让韩思成活着。”

“主人放心,暗夜明白。”

结束了魂识的交流,暗夜才知道这几个并不是聚贤集团的职员。看样子,安宰贤是做了两手准备,务必要除掉韩思成。

轿车之内,韩思成还不知道危险已经降临。看着道路两边成熟的麦田,不禁感慨的说道,“还是家里的景色好啊,在伦埠士可看不到黄金麦浪。”

小赵尬笑了一下并没有接口,韩思成也觉得有些无聊,从包里拿出手机按下了开机键。他手机其中一个卡曹中,始终用的是衡南的号码。虽然已经很少有人拨打这个号码,但是怀旧的韩思成一直保持号码的畅通。他这边刚一开机,一个信息就显示了出来。看到是孟德山发来的信息,韩思成靠在后座上点开了信息内容。

“思成,欢迎回家。我已经约了陌长生父女在黄金海岸私人会所等候,让平章直接开到后院宴宾楼,今晚小范围聚一聚,咱们不醉不归。”

看完这条信息韩思成心中一愣,表面上不动声色的把电话揣进了包里。

“小赵,李平章怎么没来?不会是高升之后,就看不起我们这些驻外人员了吧。”韩思成表情轻松的问道。

“韩总,李主任跟孟总在一起,今晚集团给韩总接风的领导很多,李主任要忙着招呼一下。”名为小赵的年轻人回应道。

韩思成微微点了点头,一直拎着包的右臂很随意的搭在了车窗上。表面上很正常的韩思成,内心里却掀起了狂风巨浪。这时候他才发现,开车的司机表情显得非常紧张。韩思成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拉开了包拿出护照,借助灌进窗口的风故意一抖手,护照飞了出去。

“快停车,风这么大,把我的护照吹走了,那里面还夹着一张重要文件呢。”韩思成慌忙的喊了起来。

但是司机只是微微一减速,并没有停车的意思,坐在韩思成旁边的小赵一听还夹着文件,烦闷的拍了拍座椅,“停车!”

车辆停靠在了路边,韩思成刚要下车,小赵急忙说道,“韩总,我去找就行,您劳累一路,不用下车了。”

“那好,你去找护照,一定把夹在护照里的文件找到。我下车方便一下,在飞机上饮品喝多了。”

韩思成拉开车门走了下去,一听他要去方便,车内三人也不便阻止。更何况现在还没到目的地,后面还有从机场开往市区的车辆。真要是现在动手,没准会引起其它车辆的注意。反正只是方便一下,赶紧找回护照和文件再说。

他们还不知道韩思成已经起了疑心,副驾驶座位上的男子只是盯着韩思成,并没有下车跟随。看着小赵一溜烟的向后面跑去,已经走出大道的韩思成,一猫腰冲向了已经成熟的麦田。

坐在副驾驶上的男子一愣,顿时咒骂了一句,“妈的,这家伙想跑。”

车内的两名男子慌张的下了车,韩思成已经与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别看韩思成是高薪白领阶层,在伦埠士非常注重养生和运动。况且是拼命的逃亡,一时间后面两个人根本就追不上。

奔跑之中,韩思成听到包里的手机响起,他哪顾得上接听电话,先摆脱身后追踪再说。韩思成脑海中非常混乱,虽说他猜测出身后的追兵是安宰贤的人,但是韩思成不明白对方为何会摸清自己的航班。而且昨天在电话中孟德山已经告诉他会派人接机,怎么没见到孟德山的人?

韩思成身后两名追逐的男子,一边追一边咒骂,恨的牙都快碎了。韩思成跑的比狗都快,他们不但没有缩短距离,反而是越追距离越远。这要是被韩思成跑了,李三肯定饶不了他们。

韩思成回头望了一眼,心说这几年的运动没白费,总算派上用场了。而且那位小赵还在寻找护照及夹在里面的文件,就凭后面两人根本就追不上他。其实这份重要的声明就在包里,韩思成故意调虎离山先支开一个。这么多年在海外拼搏,没点脑子早就被人替代了。

就在韩思成觉得成功在望之际,黑暗中一道黑影闪过,奔跑中的韩思成只觉得喉咙一凉,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无法呼吸。韩思成踉踉跄跄的摔倒在麦田里,手里的包也甩到了一边。韩思成挣扎了几下,嘴里溢出了大量的鲜血。

后面两个追逐的男子恨不能都要放弃了,忽然发现韩思成像是不小心摔倒了。这一下,两人打起精神拼了老命跑了过来。

两个家伙都快累吐血了,但是看到韩思成奇怪的在麦田中抽搐,反而谨慎的有些不敢上前。其中一个大口喘着粗气拿出手机,借助手电看到韩思成的样子,两人不禁吓的一哆嗦。韩思成终于一动不动挺直了身子,但是他死的太离奇了,让这两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妈的,真是见鬼了,谁下的手?”其中一个男子喘着粗气四处看了看,仿佛觉得麦浪之中还隐藏着人。

“老九,包在那边,这荒郊野外的可别真撞了邪,赶紧走。”

两个人被韩思成的离奇吓得不敢停留,拿起韩思成甩掉的包,慌慌张张的向回跑去。

夜空之中,一直盘旋的暗夜看到对方拿走了韩思成的包,这才通过魂识向安宰贤做了汇报。对于韩思成的死,暗夜即是心痛也很无奈。他知道如果今晚韩思成逃离出去,安宰贤绝不会再放过他。暗夜悲哀的在空中盘旋了几圈,算是为亲手杀死韩思成表示哀悼。看着那三个年轻人已经开车远离,暗夜才茫然的向安家别墅方向飞去。

衡南黄金海岸私人会所,后院的宴宾楼是最高档次的贵宾接待之地。今天这里显得非常安静,孟德山把整个后院都包了下来。

豪华典雅的宴会厅内,只有孟德山与陌长生父女三人。对于陌长生和孟德山来说,韩思成手中的这份文件非常重要,有了它,或许巨额债务就可以从股权质押中截留下来。否则一旦安宰贤完全脱离,就算打国际官司都无济于事。

孟德山看了看时间,“陌先生,平章那边差不多要接机了。说实话,思成这人心气很高,如果不是答应能在云帆享受同等待遇,恐怕还得耽搁一段时间。这一次,你老哥可真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不然的话,聚贤集团只能走向破产的边缘。”

陌长生淡淡的笑道,“德山,当年明海重用此人之时就询问过我。韩思成在管理上确实有一套,不然明海也不会把整个伦埠士交给他来打理。我让他来云帆就职,并非只是达成一种交易,还真有招贤纳士之意。另外来说,聚贤走到这一步与我有很大的责任。为了明海夫妇,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聚贤倒下去。”

陌卿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父亲与孟德山,她对孟德山始终就不反感,甚至一直想劝说安宰贤让孟德山来接手聚贤的管理权。如今父亲与孟德山重归旧好,陌卿也感到很高兴。

老哥俩正聊着,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孟德山看到是李平章打来的,赶紧拿起了电话。

“平章,这么快就到了?”

“孟总,真对不起,我的车在路上出了点毛病,等我赶到机场之后并没有看到韩总。他不会是,直接打出租返回市里了吧?”

“什么,没接到人?”孟德山一愣,想了想说道,“那你先过来吧,刚才我给思成发过信息,或许他真的是打出租赶了回来。”

孟德山看了陌长生一眼,当着他们父女的面,孟德山也不便批评自己的得力干将。挂断电话,孟德山马上给韩思成打了过去,但是对方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陌长生脸色有些微变,他知道韩思成所带的文件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一旦有失,所有的一切努力将化为乌有。

陌长生表情严肃的说道,“德山,情况好像有些不妙。”

孟德山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陌先生,不要着急,我马上安排集团安保人员去机场查询。”

陌卿忍不住站了起来,“孟叔叔,真要是出了意外,即便派人恐怕也晚了。你把韩思成的电话号码给我,这事我来处理。”

孟德山吃惊的看了看陌卿,又看了看陌长生。陌长生点头说道,“德山,就交给阿卿吧,沉住气,没什么大不了的。”

孟德山犹豫着,把韩思成的手机号码给了陌卿。陌卿匆匆走了出去,来到门外陌卿当即给靳瑶打了过去。

“靳瑶,我是陌卿,现在有个非常紧急的事情需要你们信息中心协助。帮我锁定一个电话位置,务必要找出具体地点。这件事非常重要,此人手里有一份文件我必须拿到。”

“好,请稍等,一旦锁定我马上给你具体定位。”

陌卿挂断了电话,并没有给苏浪打过去。她知道靳瑶肯定会向苏浪汇报此事,陌卿隐约感觉韩思成很可能遭遇了不测。他的生死倒是无所谓,一旦那份文件被毁,陌卿深知损失有多么严重。

从衡南市区通往机场的一个三岔路口边,李三也在焦急的看着手表。按照约定的时间,他的三名手下早该到了,甚至从机场过来的车辆都非常稀少,就是不见韩思成的到来。

李三没有给三个手下打电话,他不知道车内什么情况,也怕引起韩思成的怀疑图生意外。李三点了支烟默默的抽着,就在他有些忍不住要打电话询问之时,一辆轿车疯狂的开了过来。

轮胎摩擦着地面,轿车停在了李三的车辆旁边。看到三名小弟走下车,李三也扔下了烟蒂。

“人呢?怎么只有你们仨?”李三奇怪的看着空空的车辆。

“三哥,那家伙~死了。”其中一人胆怯的看着李三。

“什么?麻痹的,老子不是告诉你们了吗,按照计划执行。这么快就暴露,你们想吃枪子是不是。”李三震怒的看着三人。

“三哥,不是我们动的手,这事说来很奇怪~!”

那个名叫小赵的年轻人,赶紧把一路上发生的经过说了一遍。另外一人,还专门补充了一下现场死亡的离奇。

“三哥,他的包在这里,我看过,确实有一份盖了红戳的文件。”小赵小心的把韩思成的包递给了李三。

李三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他觉得简直是天方夜谭。李三认为三个小弟肯定是把事情搞砸了,故意编出的谎言敷衍他。不过李三来不及责怪他们,阴沉着脸命令道。

“你们马上把车辆开回仓库,交给其他兄弟处理掉。我在南郊的路口等你们,动作要快。”

李三吩咐完,三个小弟赶紧上了车,一溜烟的开了出去。李三没有马上启动车辆,查看完包里的物品,李三谨慎的四下看了看,拿出了一瓶装好的汽油。

李三走到路边的排水沟旁,抽出那份声明看了看,把汽油浇在了皮包之上。李三拿出打火机点燃皮包,看到火苗子窜了上来,李三一抖手把揉成一团的声明扔向了火堆。

李三不敢久留,他知道韩思成一死,衡南方面很快就要有大动作。不管是不是他手下干的,肯定会追查到那三个人身上。

李三启动车辆快速的离开了现场,他却没看到那团纸团即将落入火堆的一刹那,凭空出现了一支手臂抓住了这份重要声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