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隋争龙 > 第一卷:少年行
第一章:太祖崩
作者:崇阳铁剑  |  字数:3046  |  更新时间:2019-07-30 20:50:39 全文阅读

大兴城的八月,本应是太平收获之节,但是此刻若有仙人从上空俯瞰,城外正直秋收的良田之上,却尽是野火和尸体。

  万亩良田颗粒无收,开皇盛世之下难掩罪恶。

  城内兵戈之气弥漫,杀生震天,数十股浓烟环绕着股黑气直冲天际。

  天下第一雄城名都遭逢战火,在骁果精骑的监督下,两万普通士族呼喊着发起进攻,蚂蚁一般拼命向朱雀大街的太平坊宰相府邸冲锋,街道上的黑色火焰无情的朝那些士卒落下,每时每刻,都有阵亡者倒下。

  又一批巨弓“八牛弩”随着车轮咔咔声,运抵战场。片刻,巨大的三尺弩箭呼啸这划破空气,向前方攒射而去。

  “轰轰”连串巨响,原可穿山裂石的三尺弩箭竟被挡了下来,高府前冒出一段虚幻的黑色城墙染着烈焰把箭矢融化,顿时,整个战场士气彻底崩散,军队如潮水般的溃退下来。

  大隋皇朝的君王杨开皇,雄立在高台上,在他四周,上百旗帜飞扬,三千近卫虎士候命,再前方,两支万人铁军横列开来,漫无际涯,准备再度进攻。

  虚空之上,肉眼可见的黑气凝聚成水德之旗,直冲云宵,如上承天意的龙柱,搅动风云,咆哮着朝隋朝的气运天柱冲撞过来。

  杨开皇博凝视远处,叹息一声,突然之间又狠下心来。

  “陛下,今王师聚齐,上将百员,皆阵列于此,高渤海死后叛乱,败亡在即。圣人何故叹息?乃忧此何事?”前线总指挥杨素参拜了陛下问道。

  “哎,非忧此战。朕兆基三十年,北方阿史那胡族败逃,南陈已灭,西梁王早降。当是时,朕代周建隋,高玄昭自危难相随,抚百姓,调和官吏。十年苦工,这万里江山才落在朕手中矣!如今他死后反叛,朕心何其痛哉!”

  就在这时,前方黑旗摇动,只见空中一暗,又一片火雨从天而降,把进攻的人马打了个七零八落。

  随着炙热的火流星落下,大片兵士应声而倒,敌我尸体交错的堆积起来。

  “再攻!”杨素冷酷的下达军令。

  咚咚咚,战鼓如雷,一下接一下,直敲响在进攻士兵的心头。

  军令如山!

  隋朝开国上承周制,乃是以府兵制为基石。周国皇朝元氏乃是鲜卑族汉化而来,但仍保留的许多胡风。

  最为典型的便是胡人做官,汉人处于底层受到驱使。汉儿数量庞大,即便阵亡了一批,也会有更多的汉人,不断填补上去。

  杨开皇本名普六茹那罗延,愿自域外梵教,意为金刚不坏之神。杨氏不过是汉化后冒认的汉人姓氏。

  前方一段虚幻的黑色城墙,“轰隆”崩塌,隋军如潮水般的漫延进去。

  “杀,杀进去!”角号吹响,五百大隋铁骑,终于发动,其奔向朱雀大街高府带起的声音,就如雷霆一样,马蹄声滚滚而去,发起最后一击。

  “今日看灭神箭龚破法域,又想起了高玄昭。这八牛弩,还是他所创!”杨开皇视眼前惨烈的拼杀如无形,凝神远望,思绪幽远:“玄昭啊,你我本是君臣一场,我为君统摄天下,汝为相统管百官。向日赐死你孤也舍不得,但为了大隋江山永固。算上以前咱们相识的日子,前后已有五十年,当初你可是立誓为了我的大业,即使身死魂灭,全家败亡也心甘情愿,朕来兑现诺言了!”

  远处灭神箭如雨,却不掩其声,身边稍后处杨素不断调兵遣将,眸子中却闪烁着莫名的色彩。

  高玄昭,冀州渤海奴隶出身,又称高渤海。曾拜在杨开皇的妻子独孤伽罗父亲独孤信门下,他以卑微之身,刻苦钻研道法、武道,颇有建树,乃是五百年一出的文武全才。自从追随杨开皇以来,道行突飞猛进,更是提出了建立阴世龙庭的策略,一旦成功就可以将阴政和阳政合一,建立起一个万世不拔之神朝。

  隋朝能顺利开国,杨开皇一统天下称皇立业,多采用其谋略。

  阳间经三十年治理,开皇盛世已立,杨开皇便想起了阴世龙庭之说,想要长生不死就命高玄昭为先锋,将他赐死,然后以高氏族人为祭品,欲开阴世大隋王朝。

  所谓长生不死,乃是高玄昭总结前人道统归纳出来的文武境界划分。

  武道境界被他分为:力士、壮士、锐士、虎士、先天武士、宗师、大宗师、武圣、真人九大境界。力士者,最低要有百斤之力,壮士要精通一门基础兵器有千斤之力,锐士则要精通三种兵器有万斤之力,虎士则需要修行武技等,至于先天武士练气,宗师锻骨,大宗师换血武圣、真人炼到高深处肉身不坏,长生不死。

  道术则分为采气、定念、阴神、出窍、驱物、显圣、地仙、真人八境。

  武道锤炼肉身,文道修炼神魂,前者伟力归于自身,后者是以王朝气运为资粮修行。

  高玄昭官拜大隋宰相,加上天资纵横,被赐死前已经是显圣圆满,只差一个锲机便看达地仙之境,灵魂不灭。

  就在这时,一骑自南方朱雀大街而来。

  临近,却是骁果近卫服饰,当先一将,身材魁梧,金面长须、虎目浓眉,他到了近处,下马落地,单膝半跪喊着:“报,高宰相已经自绝元灵,城中八十万贱民尽数被收押,正待圣人下令血祭。”

  轰隆,好似平地惊雷,满场皆寂!

  一生南征北战、屠戮百万的杨开皇还是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惆怅,脸上不由浮现寂寥之色。

  高台下,数个道士和僧人各自行礼,口念圣号。

  片刻之后,杨开皇才收拾了心情发问:“他可有遗言留下?”

  “是,高宰相元灵法力耗尽,最后自绝元灵开辟阴司,临去前,末将奉命问他有什么话要说。”

  “相国大人说绝命词——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杨开皇默然片刻低语念着:“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眼前不由浮现出一个白衫少年,指点江山,诉说平定天下方略的画面。

  “相国大人又说,先贤所说,唯此句不然。”这武将显然精通文采的又接着说:“开辟阴司龙庭,数十万百姓为祭品,吾之过也。岂因一死而无悔?我有过也!世间不当有万世长存的王朝!”

  “世间不当有万世长存的王朝?”杨开皇反问三遍,突然之间哈哈大笑,说着:“这便是你最好反我的理由!”

  转过身来,招过杨素下令:“祭天,许洗城三日,朕的宰相去了,岂可没有血祭!”

  天子一怒,流血漂橹。

  片刻,城中杀声四起,哭喊之声遍布全城,几如地狱。

  袄叫长老穆德手持光明经作法,其余僧道一众立定高台,用法眼观望,血红之气直冲天空,盘旋而上,黑龙隐隐,万民朝拜,大有龙庭开国之相。

  随着祭天开始,血光弥漫,龙柱下沉,阴司渐开。

  “神爱世人,放牧众生。怜我羔羊,忧患实多。天道轮转,唯光明故!”大光明经文显圣,空灵沉静,随着经文,只见一片地府龙庭豁然大开,光阴之花灿烂缤纷,诸天神佛,绝色天女,俱都隐隐在天花中显现,或显慈悲相,或显伏魔相纷纷来贺。

  又一处,祥光直冲天上,阳世龙气丝丝垂下,开辟阴土。

  无论光明天经还是佛光道气,皆依于龙柱,只见术法光芒所至,接连不断的光辉,洒落在祭坛上,血光飞溅,朦朦胧胧将反抗之力压服。

  日落月升,可惜阴司龙庭还是差了一线难以彻底稳固。

  就在这时,在场的杨开皇突然之间脸显惊容,怒视做法的国师穆德。

  只见茫茫天际,本来皓月当空,更有万千星斗,虽然夜色晦暗无光,但也算正常。突然,北方天际,一道强烈赤红旗帜飞来,划过天际。

  “蚩尤之旗!”

  “快退,有此气在,干扰我等法力了!”其余做法者无不惊慌。

  只见彗星袭月,长贯穿天地,其气肃杀无比,塞于天地之间,几无可御,最后化为道电光直劈杨开皇所在。而原本浑浑噩噩的怨灵,突然暴动,百万怨灵同声怒吼,天上有星陨落地,赤气如旗,猛烈地朝皇帝所在倾泻而来。亡魂长嚎融入血旗扑向大隋皇帝。

  在场的武将百官有察觉察此异象的,不由大惊:“不好,保护陛下!”

  说时迟,来时快,百万怨灵猛的冲入赤旗,顿时,蚩尤之旗卷着百万怨灵,形成着一个外红内白的大旗,向下一扫。

  天空之上,紫微星现无复往日光华,颤抖三砸,星光直垂而下,与大旗一冲,只听“轰”的一声,天空猛的一暗,阴司龙庭在此时彻底成型。

  “陛下驾崩啦!”在场的诸多大臣都变得脸无人色。

  一阵阴风吹过,只听“喀嚓”一声,代表杨开皇的天子龙旗,应声而折倒在高台之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