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第五人格奈布传 > 正文
第五章 遗忘
作者:末路星光  |  字数:2822  |  更新时间:2019-06-30 19:14:07 全文阅读

门被轻轻推开了。顺带一提,自从奈布住进来,他就顺便维修了一下这扇门,使得它现在正常开关不会发出任何噪音。

  奈布眨了眨眼,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个草帽。小草帽带着面纱,手中提着一个工具箱和一个藤条质小篮子,她甜甜一笑,由于面纱的缘故有点看不太清,反而使得这一笑更加使人着迷和有一探究竟面纱下的脸。“佣兵哥哥,这是艾米丽姐姐让我带来的。”奈布有点迷,接过篮子,马上反应过来了,“嗯……你是?话说怎么艾米丽姐姐没有亲自送呢?”说完他就想打自己,怎么能这么直接呢?早知道应该含蓄一点点的……

  小草帽没有回答,反而说起了另一个话题:“佣兵哥哥你先看看装了什么吧,我有点赶时间。”奈布踌躇一下,也是,大半夜的,让人家女孩子过来送东西就已经很为难人家了,所以还是赶紧打开。而且也有点小期待呢!看看艾米丽会送什么过来呢?

  轻轻打开神秘的“潘多拉魔盒”,瞬间,里面喷出了一种粉红色的奇怪的气体,这种气体闻起来很香,但是同时好像也掩藏着难以言喻的悲伤。“嗯……有点晕……”奈布感觉视野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全身乏力,可是他已经来不及辨别对方是谁了。隐约间他听到了轻轻的叹息声,像是从混沌的远古传来……(奈布:我这么傻的吗??!)

  “抱歉,佣兵先生,我不能让你想起来。”“小草帽”自言自语说起了话,此时她竟然换了一个富有磁性的音色。只见她缓缓摘下草帽,露出戴着面纱的在昏暗摇曳的灯光下看不太透彻的脸――(薇拉·奈尔:嘿嘿!我终于上场了!)

  篮子里面的香水瓶被一只纤细的手拿着,随即――门被悄无声息带上了。

  ――――――――转换场景

  杰克独自一人坐在花园的木制长椅上,手中把玩着一支美丽得妖艳动人的玫瑰花。突然,他轻笑了起来,声音如同银铃一般清脆悦耳。不知道到底为何。寂静的夜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声打破,显得有点诡异。“来自我主持的游戏,要开始了呢……”杰克低头又看了看这朵玫瑰花,随后像是在无聊,将玫瑰花向后随意抛出。玫瑰花被他随手一抛,恰好稳稳插在种着一些药草的花坛里。几片鲜红色花瓣被半夜的寒冷如刀锋一样的风吹落,漫无目的飘向天空――

  一个红色和服女人用手支头,在窗口眺望远方。“第二年了,又到了今年的第一个自由日,也不知这次自由日又会发生什么,嗯……”她很清楚,自由日,庄园主一年前定下的规矩,每年都有两次,日期分别是5.5和10.10。在这期间,庄园内可以做一切事情。想想上一个自由日,有一个叫做厄运儿的家伙被裘克无情杀死,好像是因为庄园主不需要太弱的玩具……

  (转换视角)

  清晨第一抹阳光射入窗户,恰好给正在地上睡觉的奈布打了一道光。

  “嗯……我怎么会在地上?”奈布有点茫然,到底怎么回事?他正想爬起来,篮子却被他的动作碰倒了。篮子骨碌骨碌滚了两圈,上面用于遮盖的花布掉了下来。“嗯?这个篮子……我好像没见过……”奈布越来越懵,自己貌似没有拿进来,或者是在原房间找到过这种篮子……

  由于忘忧之香的缘故,奈布不仅失去了之前想起的战场上的记忆,他还忘记了薇拉曾经来过,以及送香水。

  ――――――――转换视角

  暗黑色斗篷男子轻笑一声,击破了这如深邃的大海的沉寂。“调香师……有趣,居然让我放出的忆梦粉失效了。哼哼,那就你也加入游戏,成为我的下一个玩具吧……”

  ――――――――分割线

  这里简单说一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作者应该会两到三天天一更……

  奈布不想再去思考,干脆不怎么在意,果断爬起,昏昏噩噩推开门,无精打采走到大厅,坐下。此时大厅已经换上了鲜艳的桌布,上面精心摆放着一些食物,油亮色使人很有食欲,看起来极为诱人。

  可惜奈布胃口不是很好,他只是无力趴在桌上,像一只病倒的小猫。奈布猜想,可能是因为在地板上睡了一晚,加上新伤,自己的精神就整个出现了问题。怎么回事,明明自己有伤,但一点疼痛感都没有……奈布现在云里雾里,觉得愈发奇怪了。

  当然,真正的原因是那忘忧之香里面被“细心”放有一些软骨散和少量的麻痹粉。

  “早上好,佣兵哥哥。”艾玛·伍兹积极打了个招呼,也顺便坐在奈布旁边,持钢叉吃起了一天的早餐――培根,油条,豆浆。“嗯,早上好。”奈布有气无力回答,甚至头都没有抬起来一下。

  艾玛·伍兹觉得很奇怪,这个雇佣兵来的时候还生龙活虎,怎么现在就……作为人道主义,艾玛·伍兹还是抱以好奇,关切问:“佣兵哥哥,你哪里不舒服吗?有什么伍兹可以帮上忙的吗?”奈布先是一愣,随即微笑摇摇头,“不必了,我很好。”艾玛·伍兹撇了撇眉毛,这个雇佣兵把天聊死了!

  “好吧,那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和伍兹说哟!”艾玛·伍兹礼貌一笑,继续用餐。

  艾米丽·黛儿伸了个懒腰,脸色迷糊走了出来,也不知道在对谁说话:“各位早上好。”“早上好,艾米丽姐姐~( ̄▽ ̄~)~”艾玛·伍兹的语气满含了开心愉悦。

  艾米丽勉强眨开眼皮,费力看了看眼前的两人,坐在奈布旁边的另一个位置上。要不是昨天晚上帮自己,伍兹,皮尔森治疗,自己又怎么会精神如此不好?嗯……要不然等下可以补个觉……

  艾米丽突然聚焦在萎靡不振的奈布身上(奈布:作者你说什么呢?[挥舞手中的军刀]),马上一脸关切,有点着急:“伍兹,奈布怎么了?”艾玛·伍兹心里酸溜溜的,关心那家伙就这么勤快?但表面上她还是洋溢着热情的笑容,茫然状:“不知道呢,佣兵先生早上起来就这样了。”

  “嗷,原来如此……奈布,现在感觉如何?哪里不舒服吗?”由于被遗忘了先前好不容易想起的记忆,奈布又变得冷漠起来。他先是微微一怔,然后不动声色向伍兹那边挪了挪,随口回答:“没事,你们用餐吧,昨晚上没睡好。”奈布并不是很喜欢自来熟,早在之前握住奈布的手的那一刻起,他的内心就已经默默标记上了这个女人,并且极力与其保持距离。

  “嗯,那你也得快点好起来哟!”艾米丽双眼笑作月牙状,眼中似是有亿万星光。(海伦娜:抢我的词干嘛……)可惜奈布看不到,只是打了个哈哈,含糊不清回答:“嗯。”艾米丽刚拿起刀子,刚想割断油条,却还是停下动作:“嗯……奈布,你……”“怎么?”奈布不明所以,随口反问,但丝毫不改变姿势。“没……没事……”艾米丽尴尬一笑,自己想问的问题只适合私问,而伍兹在旁边……奈布一脸懵逼,不再去探求原因,继续闭目养神。

  “伍兹小姐,早上好!”皮尔森元气满满从门后奔出,自己坐到了伍兹旁边。“嗯哪,皮尔森大叔早上好!”伍兹歪头闭眼一笑,给人一种小女生的可爱气息。“……伍兹小姐,我不是说过不要叫我皮尔森大叔吗?”克利切无奈叹息,压低声音问。

  “好的,皮尔森大叔。”伍兹故意声音很大,吐出舌头,俏皮笑了笑。

  皮尔森:……

  好吧,伍兹小姐太可爱也是罪……

  皮尔森无奈叹了一口气,用叉子直接叉起一整根油条,狠狠咬了一口。奈布总算觉得稍微好一点了,费力切断培根,叉起,吃。

  美味的培根犹如毫无摩擦力一般直接滑入嘴中,微辣的口味更是让人欲罢不能,想要再品一截。

  奈布眉头微微上扬,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心里OS:这个庄园的食物倒还不错,比当时我战场上的又硬又干的压缩干粮味道好了不止一个档次!)

  大厅的门口又出现了一位对奈布来说是新面孔的女士,她身着一件黑羽长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