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封魔殇 > 第一卷 封魔之路
第九十一章 七宗罪
作者:山茶不泡水  |  字数:3369  |  更新时间:2019-10-20 23:37:02 全文阅读

“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算了,反正我们两个之间也没什么可聊的。”

“爱信不信!”

“是吗,那你可得抓紧点时间了,就试试看我们两个之间到底是生谁死,究竟是我先集结力量灭了你还是你先将我给夺舍过去?”封晟倒不会这么乖乖的就将自己的身体送出去,这倒不是他怕死,而是他不想看到这邪宝有毁灭这个世界的一天,还是借助自己的身体而为,那就连死都沾染污名了。

“你真的以为你能够将我给消灭?想必你也察觉到了,你的身体已经开始跟我的一部分融合在一起,就算我不能将你给夺舍了,不久的将来我也能将你这具尸体给炼制成一具傀儡,成为我的身外化身。”

“就这个?那你的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了,”邪灵所说的封晟他自然都懂,不过就拿这个来威胁他未免太过不了解自己了,“就算你与我这具臭皮囊融合了又如何,只要我将你消灭之后再连同自己一同毁灭,看你又如何复生?”

“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为了消灭我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可以不顾,其实你也不用用这种恶狠狠的眼光盯着我,把我想象成天生的邪恶之物,或许祈祷就不应该留存于世…”

邪灵这是什么意思?求饶还是蛊惑自己?

封晟不语,继续听他说了下去。

“杀人者非我也,兵也!难道你不觉得这种观点可笑,自己却又不可避免陷入其中?一件兵器却要承担起杀人的罪责,难道你就不好奇这其中的缘由?”

兵器无命,杀戮之害,人之责也。这话也许适用于凡夫俗子,但在修真界里却未必在能通用,因为兵器无命这个大前提就已经被推翻了,这乾坤魔塔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虽是件法宝,却诞生出具有独立意识的生命体器灵出来,怎么也算得上是有灵有生命之“物”。再想混淆概念,不就是推卸责任吗。

“当然你可以不信,只需知道我毁灭杀戮了即可。想当年父神罹难,临终之前让我们七神器自己选择新主,决定这个世界的命运,也从那开始我们七兄弟开始漂泊之旅,穿梭无数的位面见识了各种的丑恶,色欲,暴食,贪婪,懒惰,暴怒,嫉妒和傲慢,这个就是父神当初期许的面貌?既然这个错误的世界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不如就让我重启这个世界,将之还原成混沌未开的状态,再去建设一个我所想要的世界!”

“七宗罪?我不否认这个世界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罪恶,肮脏污浊不堪,但这也不是你用来毁灭这个世界的借口,哪怕最黑暗的世界都孕育一颗光明的种子。”到了封晟这种境界层次上的人,哪还没见识过人性丑陋,人性劣根的存在不为任何人,任何地点而消除,可存在的了既然无法消灭,那就把这丑陋的怪物关好不要给他逃脱出来的机会,有必要因此而否定一切?虽然封晟阅历尚浅,而且思想在某些地方还很是“天真幼稚”,但也因为这份纯良心性而坚强。

“光明?恐怕也只有你这种见识浅薄的蝼蚁才会天真的相信这种东西,也对,在这个低级位面里,你凭借着超凡的气运,天赋,已然站在了这个世界的金字塔尖位置,宵小之辈也无法对你造成伤害,在你眼中看到的自然为善。当你走出这个桎梏,其实也不用,现在你为了封印我而本源之力受损,境界不断下跌,没有了实力以前凡是对你心存畏惧之人也将不再安分,人只要未曾失去什么漂亮话不能轻易说出来,经历过这一切后你就能确保你不会变得和我一样,做出相同的选择?”

高空澄浊气,深水淀淤泥,人站在高处体会到的自然是这个世界的无限美好,可当你身处社会最底层,你所感受到的无疑是各种的丑恶,不堪以及社会对你的排斥,这不仅是眼界的不同,更是不同人不一样的现实。

这一点,对于出身名门,养尊处优的封晟来说也是一样,不可否认。

“我承认确实如此,但你敢不敢和我赌上一赌,若是我经历了你所认为的罪恶之后得到的结论与你的并非一致,你便放弃毁灭这个世界,如何?”

封晟也不知怎么的想到跟这乾坤魔塔这么打赌,也许是感觉到了什么,又或者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把这个世界的命运交托到一个赌约身上,如果能够和平解决他也未必不能考虑放下心中的芥蒂处理此事,而更主要的还是自己真的能够将这乾坤魔塔给彻底封印甚至消灭?

当然封晟对这抱有希望却并不依赖,该怎么办还是得怎么办,而且这速度还要加快不少,因为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已经开始隐隐超出自己的预期了。

有些事情他不敢深想,不敢去问,但实际行动却又如此,也正应了那句老话,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放肆!你一个小小的蝼蚁也配跟我赌?想跟我平起平坐也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说着缭绕在这邪灵四周的鬼煞之气大盛,看来自己这番小伎俩着实激怒了对方,“而且这种结论也不是我一时兴起所得,穿梭过多少位面,见识过多少人,多少的罪恶,你凭什么说你就跟我所见过的那些人不一样呢?”

没想到这乾坤魔塔的器灵还是个偏执狂,也对,能站到他们这种层次的人谁又不偏执?每个人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判断标准,美其名曰价值观,说得难听点不就是偏执,凡是自己认同的就接受否则就是排斥,党同伐异,只是表现出来的程度不一而已,有人明显也有人隐秘,就看个人性格如何了。当别人拿一条新闻来与你探讨意见之时,你会对其做出一个简单的价值判断并对此做出相对应的回答,可若是别人拿他的那套价值观硬生生安装到你身上,你所表达出来的无一例外是愤怒,抗拒!

“好好替我保管好你的这具身体,他将成为这个世界新主的形象!”

和邪灵的谈话也就到此为止了,封晟没多说什么便离开了这片他的精神世界。

在封晟离去之后,他的精神世界深处,一个虚影笔直伫立着,模样非常的模糊,只能大致辨别出来个人样,就连五官都看不太清,双手放于身后,很像是小说中隐世的仙人。

邪灵也出现了,对着虚影深鞠一躬,身上全无半点的鬼煞之气,静若处子,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圣洁,对待这不明身份之人也是温和谦卑,很是虔诚。

若是封晟在场还指不定嘴巴会张得有多大,这人到底是谁啊,竟能让那不可一世的邪灵变得跟只温柔的宠物一般?

“已经按照您的意思跟那家伙说了。您真的要选择这样的家伙去做那件事?可能成吗?”邪灵对着虚影问道。

“多谢你了。此子虽然境界尚且低微,但心性,气运,天赋却是难能可贵,值得我去考验一番,接下来这诛心之劫就得看他个人的选择,看他造化如何了。”说着虚影言语间都洋溢着一股淡淡的欣赏之色出来,对于外界的一切他通过乾坤魔塔自然知晓。

这里虽然是属于封晟的精神世界,按理来说应该是被他完全掌控着的梦幻世界,但因为乾坤魔塔将自己的一部分同封晟融合,他的器灵也就是邪灵自然也能掌握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不然也无法不通过封晟的自我意识就把他拉到这儿,只是掌握的力量实在有限根本不足与封晟争夺控制权。不过这虚影和邪灵此刻呆着的地方看起来是封晟的精神世界,其实不然,而是邪灵自己的精神世界最核心的地方,其中被人种下了一道神魂意志,也就是这虚影。

“不是我质疑你的决定,只是这实在是关系重大,而且就算他通过了考验,他会选择站在少主一样这边吗?星球墓场,星空阶梯,太多太多东西需要去背负,他能挑起这样的重担?”

“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我也是个身归混沌之人了,留下的不过是我的一道意志而已,又能决定什么?就是不死,也决定不了什么。在外人看来我是高高在上,英明一世,可实际上却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思想浅薄之辈,否则又怎么会听信奸佞,亲手葬送自己孩儿的性命?落得如此下场全是我咎由自取罢了。”

“当年我就已经对你们说过,你们自由了,有权决定自己的一切无需顾及我的意志。这个世界何处何从,危局能否破解还是得看你们,以及这个世界本身,我这个已死之人是干涉不了什么了。这么些年也多谢你的了…”

“不,父神,我虽不是你的血脉,但在我心中你就是我们的亲生父亲一般,无论何时我都不会选择将你遗忘…”说着邪灵竟暗自流泪,只是不知这泪水是真是假。

“多谢你对我的这番敬意,只是我早已消亡,成为历史教科书上翻去的一页,没什么值得你再留恋的,活在当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过属于自己的人生。你无需在意我所说了些什么,是否选择了什么,就按照你的心意去做你所认为对的事。”

虚影消失之际凭空说了一句,“如果当初我听取了他的意见或许就会有不一样的结局了吧!”

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精神世界,邪灵恢复凶神恶煞模样,变脸比翻书还快,让人辨不出个所以然来,一面是个恋父的孩子模样,一面又是个毁天灭地的主宰者,相差太大,让人难以接受。

在得到那个人的指示,他该如何抉择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不过回想起封晟跟炎曜大战,邪灵喃喃自语道,

“没想到在这个位面会碰得上那家伙,他打得什么算盘我会不知道。看样子没恢复之前得先忍上一阵子了。计划得稍作变动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