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的心脏是魔王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心有圣!显佛相!
作者:深海佛  |  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19-07-25 07:18:52 全文阅读

月光如水,凉风依旧,只是这片山林不再宁静。

熟悉的场景从眼前一一划过,越来越接近了,当初与刘婉冰一同赏月的那处地方,那一刻的回忆至今仍深深的留存在两人的心底。

一路上遇到不少的河狮宗弟子与刘家子弟交战,最大的战力是色欲,所以刘刑龙和刘刑虎纷纷请示要去支援,“婉冰,河狮宗弟子众多,而且实力强悍,我刘家子弟不是对手。再这样下去就算把那陆封给杀了,我刘家也要元气大伤,说不准那些个后生小辈就都要死光了。”

“这…”刘婉冰为难的看向色欲,她是最高战力,此番前往山顶援助刘净水主要靠她,现在两个筑基中期的战力要脱队,自然还是要看色欲的意见的。

感受到来自刘婉冰的视线,森罗没有说话,而是朝蔚星努了努嘴,表示她都听蔚星的,娇媚可爱的模样甚至令同为女人的刘婉冰都有些失神。

“这长得也太诱惑了吧。”刘婉冰心里嘀咕。转头看向蔚星。

微微一笑,蔚星说道:“我没意见。”

“那好,龙叔,虎叔,你们去吧,只是一定要尽快赶来。”刘婉冰对两人道。

“是。”说完,两人便从小黑身上跳了下去,先是凑在一起合计一番,便分头而去了。

“嘶~”随着黑蛇小黑的声音响起,山顶的情况豁然开朗,蛇头上的众人只见那一片狼藉的战场。

天地间仅剩四道身影在战斗,苦草山之巅上,横陈无数尸体,弥漫着挥之不去的剧烈血腥气,四处飞溅的血浆将周围的地面、树木、花草全部染成一片血色。夜空上悬挂着的月亮格外明亮,洒下月光照耀这片修罗战场。

承载着蔚星与刘婉冰美好回忆的那颗巨石上,此刻正盘膝坐着一个中年男人,身穿蓝白相间的华贵道袍,上面印有两只金色巨狮。一只正在卧睡,一只正在咆哮。

容貌虽然平凡,却透着沉稳和坚毅,双鬓微白,唇口方正。坐在石上一动不动,稳如泰山,给人一种风雨来我自巍然不动的感觉。

这人正是河狮宗的宗主陆封,在筑基后期浸淫多年,已经触摸到金丹的边缘。他身边还有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人,身上也是河狮宗的道袍,只印了一只卧睡的狮子。这样的道袍蔚星在许龙和魏茂材身上也看到过,显然这也是河狮宗的长老,修为筑基中期。

陆封在石上盘膝而坐,两件卖相不俗的法器在他身边环绕,一件是金光符文流转的巨剑,剑柄尾端还有一颗狮头;另一件是面纹有河狮宗宗纹的红色旗帜。

金光符文流转的狮头巨剑一出手,山巅顿时就满是刺眼金光,巨剑拖着金色的尾焰向刘净水直射而去。陆封真气浑厚,即将踏入金丹,已经触碰到丝丝道意,加上这柄高阶法器中也属于顶尖的狮头巨剑,这一击威力不容小觑。

“圣佛法相!”

刘净水怒喝一声,立即使出了《圣冥灵佛欢喜禅》中防御力最强的法门。同样是金色的光芒从刘净水体内迸发出来,只是这种金色和狮头巨剑那耀眼刺目的金色不同,是一种圣洁柔和的金色,一出则耀四方。

“心有圣!”“显佛相!”

一阵浩大的禅音在空中震荡,响彻天地。这股声音,飘飘渺渺,若有若无,仿佛是从人灵魂中传出。让人皈依向佛,愿心中圣佛显像。

只见金光凝聚,一尊庄严肃穆的圣佛法相出现,悬浮在刘净水的身后,面对攻过来的狮头巨剑就是一掌击出,浩瀚的佛力弥漫,狮头巨剑不得寸进,可刘净水却也无力进攻。

“厉害!能够光凭术法就接下我这一剑,陆某佩服。”陆封面露赞许,说道。

“哼,看你长得正直,实际上就是个虚伪小人,接下你一剑有什么难的。此番若不是我偶得奇遇,让我没有被你们下的【千毒散】给祸害到,只怕你们已经将我苦草山上上下下给杀了个光。”刘净水不领情,没好气道。

“唉。”陆封闻言,一脸苦涩,唉声一叹,也不做解释,“战吧,分出个胜负!”

“正合我意!”刘净水说道。

“啊。”不远处的战场传来一声痛呼,是萧舒兰受伤所发出的。

她的对手正是另一名筑基中期的河狮宗青年长老,修为境界相同的情况下,刘家人都敌不过河狮宗的人,更何况他萧舒兰本就修为比对方低,还不像刘刑龙和刘刑虎他们一样善于战斗。

刘净水脸色一沉,操控着法相,一只巨大的佛掌朝乘胜追击的青年长老扇去。面对能够挡下宗主一剑的圣佛,他明智的选择了暂避锋芒,果断舍下萧舒兰。

这时红色旗帜已经乘机将刘净水卷了起来,狮头巨剑一剑刺入,将他射了个通透。

“噗。”刘净水喷出一大口鲜血。“家主!”萧舒兰俏脸煞白,悲呼道。“没事。”被刺穿了的刘净水喷出口血后就抓住个机会挣脱了舒服,来到萧舒兰身边,伤口处肉芽蠕动,正在迅速愈合,看得其他人一阵傻眼。

“这是怎么回事!?”青年长老惊愕道。一旁的陆封见状没有说话,只是面色更阴沉了许多。

刘净水自然不会告诉他们,投给正担忧的看着自己的萧舒兰一个放心的眼神,余光突然瞥见一道巨大的黑影,心中既惊又喜。

“小黑?弘文?”

“婉冰?蔚星?”

两边人都惊讶道,没有意料到的人都出现了。但很快,他们的注意力不免被就色欲魔神妖媚的样貌所吸引过去,反倒刘净水只是因为好奇她的身份而看了两眼,就问道:“你们怎么来了?还有这位姑娘是?”

“哥,大牢里不仅来了我们等的黑衣人,还来了一个叫许龙的河狮宗长老。还好蔚星将他门中的七罪护法神之一叫了来,不然我们就危险了。哦,这位就是万象门的七罪护法神,色欲。”刘婉冰一指森罗道。

“原来如此,多谢蔚老弟和这位色欲姑娘了。说实话你们来的真是太好了,我这还是第一次与人争斗,紧张死啦!哈哈!”刘净水笑道,众人一阵无语,“对面石上坐着的就是河狮宗的宗主陆封,他身旁是名为萧松的河狮宗长老。那条蛇到底是哪边的。”

“放心,是我们这边的。”刘婉冰说道。

“那就好,虽然不知道你们怎么做到的,但这些对现在来说都不重要,河狮宗的这群王八蛋敢算计我们,这次要让他们有来无回!”刘净水愤恨道。

“嗯。”刘婉冰认真的点了点头。

蔚星的从看到陆封的第一眼开始,眼神就没有离开过,陆封也注意到这一点,可对蔚星又没一点印象,但也没过多在意,说不定是因为这次死了某个亲人而痛恨于他。

“既然决定了,就要狠下心来,贯彻到底。”陆封在心中对自己说着,将心头刚刚升起的一丝丝悔恨掐灭。

转头对萧松道:“吹灵哨,召集弟子准备撤退。”眼下对方一个筑基后期,一个筑基中期,一个筑基前期,三个筑基修士。还有不知为何叛变投敌的小黑,相当于一个筑基中期,还有一看就十分强大,高深莫测的色欲魔神。

陆封知道这场行动已经失败,不仅没有将苦草山刘家斩尽杀绝,反而暴露了自己的底细,给自己留了这么多的强敌,为河狮宗留了这么大一个隐患。

心中自责不已,日后消息传开,周边的势力只怕不会安分,河狮宗将面临严酷的考验。

“笑话,我刘家其实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不用喊了,你们带来的弟子都被我们刘家杀光了。”

两道声音突然从两边传来,走上来两道人影,正是去支援的刘刑龙和刘刑虎。“虽然欺负小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可你们想要吃掉我刘家,怎么也得把你牙给崩了。”

“什么!?这不可能!”萧松不相信,取出灵哨吹了起来,悠悠的哨音传响,在天地间回荡,可就是没有听到应有的响应声。“啊,我愧对前任宗主,愧对河狮宗列祖列宗啊!”陆封悲痛的留下了泪水。

继任掌门时,前任掌门殷殷期许的目光在脑海中清晰的浮现,“我宗的许龙长老和魏茂材长老可是也已经身陨?”

“自然,你没看到许龙的蛇都跟了我们么,还有那个魏茂材也死了。”刘婉冰看着陆封心中毫无怜悯,反倒恨意滔天,。

这人到了绝境反倒平静下来,陆封渐渐的止住了哭声,缓缓道:“前番日子,云木门的募兵使者来到我河狮宗,因为之前去参加开拓战争的弟子犯了大罪,惩罚我们这次要出大力气。元婴期的宗主被带走了,金丹期的长老被带走了,大批筑基期的师兄弟和炼气期的师侄们也被带走了。

原本强盛无比的河狮宗,竟瞬间衰落到要我区区一筑基后期继承宗门宗主之位的地步,筑基中期便可升任长老,实在是可笑至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