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
作者:殇泽  |  字数:2415  |  更新时间:2019-07-30 00:34:50 全文阅读

“无”虚缓缓的走向正在练习法术的妹妹。

“哥哥”无笑吟吟的脸上挂着汗珠,银色的头发被她扎成了一个马尾辫,蓝白相间的衣袍上脏兮兮的,好像刚在泥地里滚过一样。

“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了?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样子。”虚一边批评一边心疼的为无擦着汗。

“嘻嘻,下次不会了。哥哥你看,你教我的元素之力我已经会了。”无骄傲的摊开右手:金色,绿色,蓝色,红色,黄色,青色,深蓝色,金色,黑色,灰色以及白色,依从出现在了二人上空。

“不愧是我的妹妹,真厉害。”虚高兴的揉了揉无的头发。

“对了哥哥,为什么水火不容啊?”

“因为水火相克。但是,只要你将他们完全领悟,水火可以融合,并且爆发出很强的力量。”

“真的吗?!”

“当然啦,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哥哥,什么是五行相生相克?”

“ 简单的说, 五行相生是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五行相克是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那风雷光暗时间空间呢?他们是什么?”

“他们是另外的特殊元素。风雷融合可以召唤神龙,时间和空间融合就是空间元素了。”

“哇,好棒诶!”

“恩。我们去吃饭吧。明天就要走了。到时候又要和爸爸妈妈分开了。”

“好。哥哥我们比赛看谁先到家。”无高兴的冲了出去。

“……”虚只是笑了笑,然后就慢吞吞的跟了上去,在后面还不忘了喊慢点,别摔倒了。

————————————————

饭后

“无,明天你就要走了,妈妈好舍不得你啊!”空无紧紧地抱着无,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

“妈妈,没关系的。无又不是不会回来了。”无一脸无奈的拍着妈妈的后背哄她。

“无,你要不要吃什么?妈妈给你带着。”空无突然从衣袖里拿出一个手环,晶莹剔透的,闪着幽光,上面还刻着安好二字。

“要不还是都给你吧,万一无现在不想要的以后想要怎么办?”说着就把手环戴在了无的手上。

“这里面装着好多好多好吃的,一定有无喜欢的。”空无温柔把无的头揽到了怀里。

“无,答应妈妈,好好照顾自己,别让哥哥们为你操心了,你已经不小了。将属于你的力量从你哥哥那里拿回去的时间快到了,你要让自己成长起来,否则这力量你是无法彻底继承的,而且对你的身体造成的伤害也是巨大的。”空无说着说着就哽咽了。

“妈妈,无知道了,无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无的语气里少了一份稚气,多了一份成熟与认真。她在心里暗暗发誓,靠自己的努力去成长。不让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们操心。

————————————————

另一边

“虚,空。你们两个知道要怎么做吧?”虚无严肃的望着兄弟俩。

“知道。”两个人异口同声。

“空,三从四德里的三从背给我听听。”

“无出行要跟从,无的要求要服从,无有错误要盲从。”

“虚,背一下四德。”

“无的脾气要宠得,无的生活要惯得,无花钱要舍得,无的话要听得。”

“很好,考考你们,要是无受伤了怎么办?”

“有我们在,这是不可能的。”兄弟俩异口同声,非常认真。

“如果你们不在她身边,她受伤了怎么办?”

“这是不存在的,我们会一直陪着无的。”

“我是说如果!”虚无有点生气。

“没有如果。”

“怦——”兄弟二人刚说完,两人头上就被爆扣了。

“万事皆有意外。”虚无背过身去。

“这次的‘旅行’可是专门为无准备的。你以为你们的保护和陪伴能时刻到位吗?明天就要出发了,在人界,有至高神派出去的其他人和你们一起收服灵魂。无的工作可不是之前的开心就好了,这是她的第一个考验,毕竟,那个时间快到了。不然我怎么可能会将缘的力量转化成灵力给她。我想让她尽快成长起来。”兄弟俩从来没有感觉到虚无的背影如此伟岸过,虚和空呆呆的望着父亲的背影,眼神变得更加坚毅了。他们都在暗暗发誓,永远保护妹妹。让妹妹在他们的保护下成长起来。

花园里的白色蔷薇在星云的映照下显得更加高贵优雅。一朵灵花开在了他们的身边,静静的散发着光芒,这是无种下的灵花。在这里,这朵灵花将获得永生,并且成为花园里最引人注目的花朵。即使这里不可能会有外人进来。

——————————————————

“大人,找到了!”一个鬼兵兴高采烈的跑到了冥王殿。殇正一脸疲倦的翻阅着古籍,听到鬼兵的话不禁一喜。

“快给我。”殇用灵力一把夺过鬼兵手里的书。

“鬼七,原名小七,公元前1085年出生,公元前1060年死亡,生前作孽多,灵魂化为厉鬼,危害人间。怎么就这么多啊?”殇不满的把书摔在桌子上,却砸到了桌上还未看过的古籍。一堆书掉在了地上。

“咦”地上一本摊开的红字书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用灵力捡起了书,好奇的翻了一下。

“鬼胎引渡?死去的灵魂让自己未出生的孩子也以灵魂的方式诞生,并且成长到15岁,副作用就是死去的灵魂会成为孩子的一部分,……”殇略略停顿了一下,突然抬起了头,笑意仿佛要从他的眼睛里溢出来了。

“我明白了……”殇快速的走出冥王殿,留下了那个鬼兵站在原地。

“冥王大人真是喜怒无常……”鬼兵感觉自己在这里仿佛度过了又一个轮回……

“那个女孩就是皇后的孩子,她在云梦溪小时候被抓走做实验,意外之下附身云梦溪,并且控制了她的身体。隐忍了十几年才下手就是因为力量不够,那时候挡下我的攻击的并不是她,而是她的母亲。她当时变成女孩的样子是因为那本来就是她的样子,她母亲作为保护甲已经消失了。那些话,应该是她母亲的残留意识依附到她的身上了。而那一系列的事件,不管是血蝶,厉鬼还是凶兽,都是鬼七在幕后操作,目的就是要我的命。”殇严肃的对面前的白斩说了这整件事情的经过。

“可是,大人,鬼七从头到尾就没出现过。”白斩认真的插着腰。

“你是不是傻!说了幕后操作!”殇崩溃的看着面前的蠢萌蠢萌的白斩。这还是他那冷静睿智的得力助手吗?

“那大人,他得强大到什么地步了。”白斩突然低下了头。

“……”

是啊,鬼七得强大到什么地步才能做出这些事情。这次好在有无和空在,不然自己恐怕和白斩都得死。

“不管他有多厉害,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将他捉拿的。”白斩突然笑了,那是充满自信的笑。他伸出握成拳头的右手。

殇有点愣神了,但是很快他也笑了,伸出自己的左拳,和白斩击在了一起。

殇和白斩的心里都在暗暗发誓,一定要抓到鬼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