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修真大福星 > 姬武的修仙路
第九十九章 离天在哪
作者:渡血古巫  |  字数:5519  |  更新时间:2019-10-20 23:50:13 全文阅读

可这时岐江也没法再问,就算姬武是他的徒弟,也没理由把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说出来。

哪个修炼大成的修士会没有自己的秘密?

他岐江也有自己的秘密,有一些也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

再说飞船已经进入飘萍岛,如流星般射向堑谷。

飘萍岛护阵虽然有看护的修士,但一看是极品飞行法宝,哪个敢拦?

整个观和星有几个能用得起极品飞行法宝的?这种身份的人是他们能拦的么?

何况也没有离天给他们撑腰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离天惹了修士军的高层,在堑谷凭空消失,生死未卜,修士军如何处理飘萍岛还不知道呢,哪还敢无故生非。

陆无根已经带着管尚志在堑谷前等着众人了。

姬武早给他发了讯息,告知他岐江已经救出,正赶往飘萍岛。

陆无根赶紧先来一步,他主要还是见岐江,想让岐江看看穆北剑还有办法救回没有。

要说观和星还有一个人能救穆北剑,那就非岐江莫属,若是岐江也没办法,穆北剑怕是真的没救了。

至于姬武真的能救回岐江这件事,陆无根已经不知道是怎样的震惊了,这个炼气小修给了他太多惊讶,他决定今后要给姬武更多的帮扶,这是投资,姬武这样的人值得他压上重宝。

众人见面简单寒暄几句,管尚志带着众人来到离天的修炼洞府前。

这里离天的弟子已经跑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几个修为不高的,还守着堑谷,希望师父可以平安归来。

此时见到又来了一群高级修士,还有陆无根的带领,这几个飘萍岛弟子也不敢上前说话,只是远远观望。

修炼洞府的位置上还是一片空旷,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月了,由于护阵被打破的缘故,堑谷里再也不是原来温暖如春的景致,而是跟外面一样的寒冷,很多植物都变的干枯败落,显得很萧条。

听完了管尚志的介绍,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这块空地。

没有人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

姬武更不知道说啥才好,他还曾经冒充过离天的弟子,却连离天的面都没见过,现在虽然站在离天的洞府前,可洞府和人都不见了。

只有地上的枯草和周边萧瑟的景物。

林雪花好奇心最强,她直接站到了空地的最中间问管尚志到:“这个位置是洞府里的哪个地方?”

管尚志迟疑了一下:“呃——应该是灵兽室。”

林雪花点点头:“我记得应该是灵兽室,里面是不是还有条小蛇?”

管尚志摇头:“只有一条金蛟,没有蛇。”

林雪花轻笑一下:“看来是小蛇长大了。”

岐江对众人解释道:“你们不知道,花儿其实是离天的外甥女,她管离天叫舅舅的。”

“啊?”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尤其百里真一:“真的?”夫妻这么多年,林雪花跟飘萍岛有这么密切的关系,却从未跟他提起过。

林雪花点点头:“但是我娘坐化前告诉我,永远不许跟任何人说自己跟飘萍岛有关系,更不许跟飘萍岛有来往,所以我一直没告诉你这件事。”

姬武眨巴着眼睛:“那现在说出来干嘛?”

岐江笑了笑:“雪儿小时候,离天很宠她的,所以她知道很多离天的秘密,如果想解开离天失踪之谜,还要靠她。”

姬武这才知道林雪花为什么让他冒充离天的弟子,原来有底气。

想想林雪花的身份还真是挺吓人,岐江的不记名弟子,离天的外甥女,拿到哪去说都是一个标准的名门二代。

这两人可是观和星真正的大拿。

可是林雪花竟然从不在外人面前拿自己的身份说话,她宁可去骗,去抢,去坑人,也不肯用这两人的名头成就自己,可见她对这两个长辈是极其尊重的。

洛青衣瞬间把目光转向林雪花:“这可是离天设下的什么陷阱?”

四个道侣都陷入了危机中,洛青衣真急了。

姬武却撇撇嘴,把道侣扔在青冥宫,一扔就是五百年,也没见他回去看一眼,现在装什么关心?

要讲关心,还不如浣纱表现的情真意切一些。

浣纱什么都没说,就站在那里殷切的看着林雪花。

林雪花遗憾的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离天舅舅没跟我说过这个。”

洛青衣和浣纱同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岐江忽然问身边的姬武:“你怎么看?”

姬武脸一黑,我怎么看?我一个炼气小修能怎么看?你们这些大能都看不出来啥,我能看出什么?。

陆无根也好奇的看着姬武,其实岐江不问,他也想问问姬武的意见,不为别的,就因为姬武好像总能创造出奇迹。

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他就能作到。

一个神奇的年青人。

但是看见姬武发黑的脸色,岐江和陆无根知道姬武也没什么好办法,于是没再说什么,而是走到洞府所在的空地上,放出神识慢慢感受。

姬武却回头问管尚志:“能把当时的情况再细说一遍么?”

管尚志有心拒绝,一个炼气五层的修士竟然也对他指手画脚,他实在是懒的搭理。

可是刚刚就连岐江都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也不能小瞧了这个人,也许是哪个大人物家的公子也说不定。

于是拱手答道:“离天师父抓了其中一位前辈和两个筑基修士,另三位前辈情急之下,破开堑谷大阵,打算救人,随行的还有我两位师兄前辈,他们投靠了三位女修前辈。”

姬武阻止了他:“直接说他们失踪当时的事,你这么一说,把我说的好乱。”

管尚志脸色有点红,没办法,他不知道那几个女修的名讳,也不敢乱问,只好那么说。

“呃——,好的,当时离天师父让三位女修前辈进去,三位前辈一怒之下,一掌击开洞府大门,就冲进去了,我两个师兄前辈也紧随其后,就是我慢了一步,虽然也飞起来,可是冲过去的时候,洞府已经不见了,我扑个空。”

姬武的神识鱼其实也在现场四处查看着,他本人则是站在那里听管尚志的叙诉。

听到这里,不由问道:“当时就没有什么异常么?”

管尚志有点迷糊:“什么样的异常?你指的是什么?”

姬武愣了愣,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比如空气波动,奇怪的声音,天地异象什么的?”

之前没人这么问过管尚志,他也没认真回忆当时的一些细节,只是把过程叙诉一下,此时姬武这样一问,管尚志还真想出些异常的情况。

“当时,离天师父在洞府里的声音有点怪,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出来的一样,而且声音也有点发闷,似乎在地下发出的声音。”

姬武眼珠转了转:“你是说离天的声音跟平时不一样么?”

“呃——也可以这么说,虽然能确定是师父的声音,但跟平时的声音有很大区别。”

姬武皱皱眉:“还有别的异常么?”

“再就是,再就是,我不能肯定,所以不知道该不该说?”

“没关系,你说,把你当时真实的感受说出来就行。”陆无根一直注意两人的谈话,此时出声鼓励道。

管尚志这才又说道:“我似乎听见一声关门声,是那种很厚重,很巨大的门关闭的声音,只是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当时就听见这么个声音。”

姬武奇怪了:“那你也紧跟着飞过去,就没撞上什么东西?”

管尚志摇头:“我冲过去时,就已经扑空了,那里变成一片空地,什么都没有了,好像那个洞府从来都没存在过一样。”

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这种现象谁也没经历过,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说不好。

姬武沉默半天,忽然喊所有人离开了那处空地,然后放出青冥殿,变化成一座洞府的样子,落在离天洞府原来的位置上。

然后对管尚志说道:“你看是不是这样消失的?”

接着沟通叶天章,幻阵瞬间开启,青冥殿虚幻了一下消失在众人眼前。

管尚志摇摇头:“不是,这是幻阵开启,我能感受到,而且只要细心一点,还是能够发现这座洞府存在的,但是离天师父的洞府当时是真的不见了,而且没有虚幻的过程,直接就不见了。”

叶天章忽然说道:“这至少是一个懂空间法术的人才能作到。”

他的话只说给姬武一个人听,其他人听不见,姬武也私下跟他交流道:“空间法术?很牛么?”

叶天章不置可否:“空间法术至少要有金仙以上修为才能作到这一点,也就是形成了自己真实域的仙人。”

姬武彻底不懂了:“能系统的说一下么?”

叶天章思考了一下才说道:“修士元神期可以修出化神结界,但那只是一个虚幻世界,修为够的人不会受到结界影响,可是到了大乘就不一样了,化神结界逐渐实体化,及至飞升成仙,结界逐渐凝实成为域,每个人根据自己理解的不同,所化的域也不一样,但有一点,就是域是仙人的一种手段,对敌时一旦不慎进入对方的域内,会凶险万分。

在仙人自己的域内,他就是这个域内的主宰,可以生杀予夺,占有一切主动,同时域还可以制造假象,像离天的这个洞府,极有可能就是某人的域形成,然后忽然收走,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姬武听的云三雾四,结界,他看见过林雪花的,至于域,他还没有概念,就是仙人的一种本事呗,他这样想着。

可是仙人的域当做离天的洞府?离天不知道么?再说也讲不通啊!

于是他又问叶天章:“仙人收起自己的域还需要有关门声么?”

叶天章当时被噎住,这个真没有,域,也不过是个法术,收起来就没有了,怎么还会有关门声?

姬武却又问道:“听你说的意思,域也跟空间世界差不多,就是个可以困人的地方呗?”

叶天章摇头道:“不一样,域内空间是个人想象而来,空间世界是真实的,域可以随时放出来战斗使用,空间世界是放不出来的,就算放出来,也无法融入现实世界里。”

姬武又糊涂了:“那个灰云世界不就是一个空间世界么?不也融入观和星了么?”

叶天章苦笑:“那不是融入,是对接,就是跟观和星连接在一起,保留了一个出入口。”

姬武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可即便是这样,也不可能是哪位仙长的域放置这里,然后收走。

域是法术,是虚无的东西,那收走的时候,进入的真实物品和人到哪里去了?

姬武问出了这个疑问,叶天章回答:“这个简单,仙人可以让自己的域变的无限小,然后收入紫府带走,里面困住的人也一并带走了。”

姬武还是摇摇头:“叶前辈,你说有没有可能在这里存在一个空间通道,被一扇大门锁住,大门一开,地面的所有东西就进去另一个空间,大门关上,就又恢复原样?”

叶天章吸一口气:“你说的轻巧,那就不是仙人了,而是真神,真正掌握了空间法则的真神才能作到,空间法则比域更难理解,从一个时空把物品瞬移到另一处时空,不是从里搬到外那么简单,而是纯粹的跨时空操作,要是那样的话,这人就彻底找不到了。”

姬武大吃一惊:“找不到了?”

“对,要是那样的话,人就找不到了,宇宙就是一个时空包袱,由无数个时空重叠压缩而成,只有神界达到真神以上修为才能畅游这些空间,但也仅限于高界面空间,低界面空间限制他们进入,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在低界面空间随处游走,人要是进入了另一个时空,那还上哪里找去?”

“那岂不是今生今世再也无法见到了?”姬武的脸上露出迷茫的神色。

叶天章再次摇头:“见面还是可以的,只要都飞升到神界,就可以相互寻找重逢。”

行了,洛青衣这次有的玩了。

好端端的四位道侣你不珍惜,扔在回元大陆五百年,这要是真去了另一个时空,就等到神界再见吧,也许几千年,也许几万年。

也许这一世再也没有机会相见。

修真的道路荆棘遍布,险恶无比,跟天斗跟地斗跟人斗,一不小心就会身死道消。

十万修真者中也不见得能有一个会飞升仙界,仙界飞升到神界呢?也许更难。

姬武想到这里忽然意识到不对,这想到哪儿去了?

思路有问题,事情不应该是这样,观和星上怎么可能会有异时空通道?

还有大门锁着?这是被管尚志给带偏了,严重跑偏。

重新捋一遍,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从头开始想。

姬武就有这点能耐,说从头来就从头来,先前想到的完全抛开,不受那些思路限制,他的脑袋被熔浆炼过,结构有点与众不同,思考问题也异于常人。

真的回到起点,姬武立刻就想到了很多不合情理的地方。

他又问管尚志:“你们这里被称作堑谷,那个谷在哪里呢?”

“噢!”管尚志愣一下才答道:“就在护阵被破开的地方,那是一个入口,还有另一处入口,是这个大阵的另一个薄弱点。”

这个姬武早知道,来时就听说了。

姬武直摇头:“那不叫堑谷,两个入口可进,那叫地窟或者地洞,总之不符合堑谷的称呼,现在带我去看看那个被打开的出入口。”

管尚志只好带着姬武来到温语柔她们破开堑谷护阵所在。

那里现在成了风口,海岛上本来风就大,此时形成风口,普通人根本无法在这里站立,不要说走路了,姬武和几位炼气师姐都勉强坚持。

陆无根看姬武行走困难,随手放出自己的假域,化神结界凝固到一定程度,还没达到域的程度时被称作假域。

一座高山突兀的出现在姬武面前,替他挡住了呼啸的狂风,姬武感激的看了看陆无根,可惜他是个瞎子,白眼仁看哪都一样,陆无根也不知道他在看自己。

护阵的破口处此时黑雾弥漫,烟尘滚滚,就在烟尘黑雾翻滚的地方,有一处十几丈宽的口子显露端倪,正是管尚志说的堑谷入口。

姬武也没犹豫,神识鱼直接放出几百条进入里面。

他的神识鱼现在探查的范围达到了恐怖的五十里范围,比林雪花的神识还要强大,进入后直接向深处游去。

就在跟离天洞府所在相对应的地方,姬武发现了异常,从地上垂下九条粗大的锁链,锁链的另一端不知道通向何处,神识鱼也到达不了尽头。

陆无根等人也同时发现了这个异常,洛青衣不等别人说话,身体飙射而出,直向那九条锁链奔去。

众人也紧随其后,堑谷里漆黑如墨,姬武怕有意外,快速把浣纱和六位师姐收入乾坤镜里,只留着林雪花,百里真一和郑广烈守在自己身边。

姬武传音给林雪花:“林师姐,离天真的是你的亲舅舅?若是大家真的成了对头,你要怎么自处?”

林雪花却咬了咬嘴唇,事情的来龙去脉管尚志说的很清楚,完全是龙家修炼魔功道法引起,本来龙家想拿离宝宝这个虎皮作大旗,震慑温语柔等人,谁知道离宝宝会被人废掉,惹恼离天。

离宝宝这个人,林雪花根本没见过,她在的时候离天还没有这么个儿子。

她知道的是离天有过十几个道侣,膝下曾有三子一女,离天别看跋扈,对子女的教育从来都不曾纵容,三个儿子天分惊人,早已经先父亲一步飞升去仙界,只有最小的女儿离慕情拜师药王古谢林门下,修为已经跟谢林齐肩,炼虚三层。

现在忽然冒出离宝宝这么个人,还因为这个人跟岐江成了对头,林雪花也很无奈。

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作。

所以只能问姬武道:“如果我求你,到时候保住我舅舅,你能答应么?”

姬武可没想到林雪花会提出这么个问题:“先前听你说话,好像你娘亲跟离天的感情不是很好啊?”

林雪花点点头:“是的,就因为我父亲,他们兄妹俩才闹不愉快的,后来还是师父出面才把这个事情化解的,但是长辈的事我也不理解,只知道离天舅舅对我很好,从来不曾亏待于我,所以我才求你。”

姬武长出口气说道:“如果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就一切都好说,可要是出现四位宫主陨落的情况,我也没办法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