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修真大福星 > 姬武的修仙路
第八十五章 要斩青衣
作者:渡血古巫  |  字数:5512  |  更新时间:2019-09-18 16:29:36 全文阅读

姬武缩了缩脖子,心里暗暗叫苦,我就那么一说,就把你们毒成这样?

我身上要是没有师父的六道化形分身和火灵,我保证自己跑的比兔子都快,能活着,谁愿意死?

好死也不如赖活着。

如玉师姐刚刚的意思是想牺牲自己,保全大家,到了你牺牲的时候了么?

凭着感觉,他认为对方不是大乘期,不是大乘期弄的生离死别的干嘛呀?你怎么知道我打不过他?说不定我就把他弄死了呢。

想到这里,姬武忽然对如玉说道:“找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先送这个老白上路。”

如玉泪目盈盈,杀人还要找个风景秀丽的地方?自己这个师弟还真是满腹的诗情画意。

于是把飞船开向一处石谷,流石域就是个到处都是石头的地方,想找个地势险峻的地方容易,找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很难。

其实姬武也就是那么一说,什么风景秀丽的地方?哪处黄土不埋人?何况死的又是别人,死哪还不都一样。

此时他再次问如玉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屎壳郎跟你说什么了?把你吓成这样?他是青冥宫什么人?”

乾坤镜里的浣纱听了这话却忽然问道:“什么青冥宫的人?青冥宫除了四位宫主,哪个敢出来?外世界怎么会有青冥宫的人?有,也不是青冥宫的人了,而是银星学院或是修士军的人。”

浣纱说话没用传音,如玉也听见了。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却听见老白的声音道:“哟呵,挺会选地方啊,这里地势不错,正好借天地靡靡之势,行阴阳快乐之法,等下杀了你师弟,我会让你好好乐一乐的。”

可惜这话他刚说完就死了,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以他的修为愣是没发现跟在他后面如影随形的一只大手,此时他说完话,大手也到了,手掌伸开,直接一巴掌拍下。

老白连句临终遗言都没说,直接变成一滩血水,连骨头都被拍成了渣子,跟血水融在一起。

紧接着才有一个人的声音滚滚而来:“犯我青冥宫弟子者,死!”

乾坤镜里的浣纱瞬间直眼:“这是……”

随着话音,眼屎乞丐瞬间落在姬武和如玉的面前。

姬武和如玉都没说话,乾坤镜里的浣纱却已经瑟瑟发抖,缩成一团,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如玉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姬武却是被浣纱的样子吓到,不知道对方到底什么妖兽,能把浣纱吓成这个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也许浣纱不是吓的。

而是激动的。

姬武想到这里,随手把浣纱从乾坤镜里拎了出来,放在如玉的身边,指着眼屎乞丐大声说道:“今天是这个女人救了你,若不是她表现异常,你已经是个死人。”

眼屎乞丐看见浣纱的瞬间,瞳孔猛然收缩:“混蛋,居然敢拘禁青冥宫弟子,去死。”

大手瞬间张开,再次铺天拍下。

浣纱此时说不出话来,却知道保护姬武,忽然用尽全身的力量扑在姬武身上。

要死,也是她死,五百年前她就已经该死了,能活到现在,她已经赚了五百年。

此时能为喊她娘亲的姬武挡住这一击,她死而无憾。

姬武怎么可能放任浣纱被击杀,就在眼屎乞丐说话的时候,岐江的化形分身符宝已经被激发。

懵懂的岐江刚出现,看见这局面也是稍微愣了一下,等看见铺天大手已经拍下时才似乎想到什么,猛然一拳轰出。

就在眼屎乞丐的大掌堪堪拍在浣纱和姬武身上时,岐江的一拳把大手轰的粉碎。

浣纱却还是被掌风波及到,身体瞬时裂开,背骨裸露在外,看着触目惊心。

浣纱却死死撑着,饶是身体毁了三分之一,硬是没让出半步,护着姬武不让他被这一掌伤到。

姬武懊悔不已,浣纱是他拎出来的,只为了让面前这个眼屎乞丐不要出手,大家谈谈,也许是个误会,哪想到却害了浣纱。

浣纱这下不死也丢了半条命。

姬武的双眸刹那赤红。

看见了浣纱却依然出手,对方怎么想的?只能说对方已经是个丧失了理性的混蛋,这种人姬武是不会客气的。

螯蜂战队出,林雪花出,火灵准备,岐江的下道化形分身激活。

姬武疯了。

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置对方于死地,无论他是谁,敢把浣纱伤成这样,必须死。

哪怕将来会跟四位宫主兵戎相见,他也在所不惜,浣纱现在是他最亲的人,最信任的人,他却让她就这么毁在一个不辨黑白是非的人手里。

此仇不报枉为人。

青冥殿直接罩住了对方,为螯蜂和林雪花的攻击作好了铺垫。

姬武血红的双眸直视着对方,尽管他只能用神识鱼,却还觉得这样最直接,最解气。

识海里所有的神识鱼倾海而出,就连魂魄凝体都杀了出来,毫不避讳的停留在青冥殿前,指挥着千万神识鱼和近万只大蜂发动攻击。

必杀一击。

击出一拳的岐江化形分身即将溃散,看见这一幕喟然长叹:“小武,住手!”

姬武好像马上有所觉悟,激活岐江下道分身的动作停下来。

他们是一伙的,真把他分身放出来,这老家伙还不一定帮谁呢。

姬武的犹豫仅仅是一息时间,这一息对于修士来说已经是很久,近万大蜂已经攻击了眼屎乞丐,对方身体被青冥殿阵法禁锢,无法动弹分毫,被大蜂攻击个正着,没有一只蜂的攻击落空,身体瞬间被刺成了筛子。

林雪花的惊天一剑也紧随而至,她体会到了姬武的必杀决心,这一剑也是全力发出,长虹贯日,气贯山河。

同一时间,魂魄凝体的小姬武已经指挥着千万神识鱼围住了眼屎乞丐,只等林雪花一剑落下,神识鱼攻入对方识海,彻底弄死他。

这边的浣纱已经绝望了,她似乎看见了不久的将来最惨烈的一幕,温语柔四位宫主愤怒的撕开姬武的身体,乾坤镜里的火灵长啸而出,哀伤撼动天地,熊熊烈火充斥着整个凡间,这一界尽毁。

一想到这里她的身体再次震颤,不,这不是她要的,她可以死,而姬武这些人,必须都得活着。

尽管七窍流血,后背部分全都撕裂,她还是紧紧的抓住身边的姬武:“小武,我没事,饶了姑爷,否则,我就真的死不瞑目。”

姬武现在看不见浣纱的现状,否则,他绝对不会停手,他的神识鱼已经一条不剩,全部围在青冥殿周围,就等着弄死眼屎乞丐。

现在的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瞎子,摸索着抓住浣纱的手,带着哭腔问道:“娘亲,你真的没事。”

浣纱笑了,多少年来,第一次笑的这么舒心,这么甜美,她真的感觉姬武就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就是他的娘亲。

“你,有那么多好东西,想救我,还不容易么?我要活着,你必须救我,可是你杀了姑爷,就算你救活我,我也只能陪葬。”

姬武被愤怒充斥的大脑瞬间冷静下来,眼前的场面有点混乱,林雪花的一剑已经刺穿了眼屎乞丐的胸膛,此时正攻出第二剑,这一剑却是攻向他的脑袋。

群蜂也嗡嗡着正在酝酿第二轮攻势。

被青冥殿困住的眼屎乞丐却像个傻子似的看着浣纱的方向,双目如死灰。

姬武忽然大吼一声:“住手。”

林雪花的一剑已经刺到眼屎乞丐的眉头上,听了这声大吼,硬生生收住,由于灵力反噬,一口血喷了出来。

她立刻掏出一把丹药吞了下去,狠狠瞪了姬武一眼。

可惜姬武此时是瞎子,神识鱼还没收回来,没看见她凶狠的眼神。

看见了也假装没看见。

岐江的第一道化形分身正在溃散,变的异常虚幻,看见这一幕,低语抱怨:“一道化形分身,就这么用在自己人身上,真特么的……”

话未说完,像肥皂泡般破裂不见。

姬武却没再管这些,神识鱼沟通螯蜂,立刻救治浣纱,螯蜂看了浣纱的伤势,也是长吁口气,这伤势!能救得回来么?

浣纱居然异常清醒,似乎看懂了螯蜂疑惑的表情:“大蜂,只要你尽力了,我肯定会活下来,我必须活着。”

是的,她必须活着,她死了,事情就大条了。

别人活着,是为了自己,她活着,是为了别人,为了让姬武和所有人都能活下去。

这一瞬间,她竟然觉得修为松动。

要升级了。

这特么的是什么事?这是什么时候。怎么会升级?

自己道心开裂,升级必死!

难道是回光返照?

浣纱心中惊骇,可是稍微感受一下,自己居然道心稳固,裂痕竟然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

修为也在快速提升,金丹二层眨眼破开。

浣纱五百年前已经是金丹六层,后来道心开裂,修为下降,跌落到现在的金丹一层。

若不是温语柔各种天材地宝无限供应,她连金丹一层也保不住,早跌落筑基,老死凡间了。

筑基九层的最高寿命也就是五百岁左右,她已经六百多岁,只要修为跌落到筑基,几天内就会衰老而亡。

可现在,道心裂痕竟然自己愈合,修为快速恢复中,金丹二层破开后,快速向金丹三层突破。

林雪花提着她的素心剑赶到浣纱身边,看了她的情况后诧异的“喔”了一声,随手掏出几粒丹药塞入浣纱嘴里:“师弟别急,她这情况有的救,没到绝望的时候,她的求生欲望非常强烈,这就好。”

林雪花是五品丹王,她要说有救,那就没错,自己不是还有那么多果子么,那种能快速恢复伤势,提高修为的果子叫什么来着?螯蜂指定预备很多。

都不用他说,螯蜂已经把一枚那种果子炼化后塞入浣纱嘴里。

果然,随着浣纱修为的提升,丹药和果子的药效发挥,她的伤势迅速稳固,脸色很快红润起来。

姬武长出口气,他奶奶的,差点酿成大错。

这时他才想起困在青冥殿里的眼屎乞丐——洛青衣。

洛青衣的伤势也不轻,虽然还没到绝望的时候,但已经是强弩之末,苦苦支撑。

姬武心里这个骂呀。

你说你不好好呆在月影如发现你的地方,等着你四个娇妻上门找你,满世界溜达什么?

就你这样,我一个炼气四层都能瞬杀你,还有什么脸面在修真界混?

还有,你特么失心疯了么?无缘无故跑来杀我们干嘛?

这还是洛青衣么?

刚才他喊那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拘禁青冥宫弟子?谁拘禁青冥宫弟子了?说的是自己么?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对不上号啊。

姬武也觉的有点乱。

如玉却来到姬武身边,她现在才明白,自己这个师弟远比她想象的要强大的多。

自己认为恐怖的存在,在他面前几乎都是被瞬杀的料,她可不知道这是四位宫主的道侣,完全不明白里面的曲折。

先看了师父的伤势,见师父没事后才对姬武说道:“这个人认为我们叛逃青冥宫,要清理门户,所以要杀我。”

姬武差点破口大骂了:“他特么是猪么?没问清楚就要杀人?”

嘴里骂着,顺手收了青冥殿,放出洛青衣。

洛青衣也听见了姬武的喝骂,知道这里面有误会,可他骄傲惯了,也懒得解释,只是看着远处的浣纱,沉声问道:“浣纱没事吧?”

姬武暴跳如雷:“当然没事了,真有事,你现在都死上十回了,四位宫主真是瞎了眼,怎么就被你这头猪给拱了。”

这话要是被温语柔四人听见,估计姬武能被打的五年下不来床。

洛青衣却惊讶的回望着姬武:“浣纱都能跟你在一起,阿柔她们似乎也跟你很熟悉,你到底是什么人?”

姬武这口气还是没顺过来:“我是谁?我是你祖宗洛风骚,看我够风骚不?炼气四层就能干翻你这个……大修,不是,你到底什么修为?”

林雪花等人看着暴跳的姬武全都一脸呆滞,浣纱更是没想到这辈子还能有人骂洛青衣骂的这么酣畅淋漓,想阻止他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最让人生气的是他最后还要问洛青衣什么修为。

洛青衣死的心都有了,这不就是个误会么?你用得着把我祖宗都带上么?

还洛风骚?你祖宗才风骚!

见洛青衣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姬武拿出传讯符:“不说话是吧?我现在就问问温大宫主,她养的小白脸到底什么修为?顺便告诉她,浣纱师父差点被她养的小白脸给杀了。”

洛青衣吃惊了:“阿柔她们也来了观和星?”

“废话!当然是来了,你要不要也跟她们打声招呼?就说你差点替她们清理门户,干掉了我们师徒?我跟你说,要真把我们杀了,你可真出名了,整个观和星都会传颂你的丰功伟绩。

杀了自己四位道侣一心维护的小英雄,岐江的亲传弟子,荆卫的衣钵传人,武道会的少主,那时候你老人家可名传四海,威震天下。”

把自己说成是小英雄,姬武的脸都没红一下,反正是伪装的脸,他也不在乎要不要的问题。

这次轮到洛青衣呆滞了:“你居然有这么多身份?我说你身上怎么会有岐前辈的化形分身?”

姬武的火气发的差不多,人也冷静下来,神识鱼探测四周,见没人出现,这才放心的让浣纱林雪花等人回到乾坤镜里。

收拾完战场残局后,和如玉坐在洛青衣的身边,打算聊聊洛青衣的事。

无缘无故出手,谁给你的勇气?

消息,已经发给月影如了,月影如竟然没回话,看来是没收到,否则早就回消息了。

洛青衣的伤,姬武也没管,没杀你就不错了,还帮你疗伤,想什么吃来?

姬武说话还是不客气:“说说吧,老家伙,为什么要杀我?”

洛青衣只是哼了一声,并不回答。

姬武却无所谓的样子:“不说也没关系,听说三四年前,有个女孩子给你买了十屉包子吃,现在四位宫主就跟她在一起。”

洛青衣眉毛耸了耸:“月影如?她没死?”

姬武用神识鱼盯着他:“没死,被我救了,姐弟俩都是我救的,你是不是很失望?”

洛青衣脸上有点变颜色:“那你们怎么到观和星来了?”

姬武自嘲的笑了:“她们是在彼岸花开时,借助通道来的,我就特殊了,跟你想的一样,是叛逃出青冥宫的,逃跑时还被你三老婆打了一掌,差点打的我吐血。”

“你是说灵儿?”

“是她,你还记得她们啊?”

“我的事等会儿说,先说你,为什么叛逃出青冥宫?”

“被你四个老婆怂恿呗!就因为贪便宜,认了个便宜师父,结果替他背锅,你四个老婆眼看保不住我,怂恿我逃跑,就这么拖家带口的跑出来了。”

“呃——这位就是你的道侣?”洛青衣指着旁边的如玉,如玉脸一红,却没接话。

姬武眨巴眨巴眼睛:“拖家带口的意思不是说道侣,是师父和师姐,浣纱是我师父,如玉是我三师姐,还有五位师姐,在我的小世界里呢。”

“浣纱是你师父?你师父不是岐江,不对,你这师父有点多啊?”

姬武笑了笑:“那也不如你道侣多啊,我才三个师父,你都四个道侣了,哎——不对,我也四个师父了。”

洛青衣却沉吟道:“替师父背锅?是岐江前辈么?”

姬武点头:“没错,你这脑袋也不是很猪啊?”

洛青衣没管姬武的挑衅言语,自顾着问道:“阿柔她们怂恿浣纱带着你叛逃出青冥宫?这是怀疑岐江前辈被自己人坑害了?”

姬武点头:“我知道的有金门赫,还有谁,就不知道了,现在正用自己当饵,钓他们出来呢,没想到先把你钓出来了。”

洛青冥嗤笑一声:“我是个意外。”

“意外?”姬武的声调不自觉提高:“见面一句话都不说,直接下杀手,现在你说这是个意外?对了,你到底什么修为?我以后跟别人说起来,也知道怎么吹啊,不是,也知道怎么说啊。”

洛青衣瞪着姬武,发现他的眼睛有点问题,不由得认真看了看。

姬武无奈的说道:“看什么?我是瞎子,眼睛是个摆设。”

洛青衣再次惊讶,自己竟然被一个炼气四层的瞎子打败了,这可是自己打个喷嚏都能灭杀的主,竟然差点秒杀了自己。

当然,也跟自己没反抗有关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