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修真大福星 > 姬武的修仙路
第七十九章 拉拢南花
作者:渡血古巫  |  字数:5610  |  更新时间:2019-09-13 22:00:46 全文阅读

陆无根看过陈晓东的影像后,虽然心里很难受,但跟姬武聊了几句,舒服不少。

此时听见姬武的话,随手收了禁制,嘱咐一句道:“被大乘期惦记,可是件很难受的事,就算你有岐师兄的符宝,也要小心行事,一旦那个金门赫对你出手,我怕你没机会激发符宝。”

姬武点头,这话他也思考过。

岐江符宝里的化形分身再厉害,也要有机会释放才行,连释放的机会都没有,说别的都是扯淡。

姬武对陆无根深施一礼:“多谢师叔教诲。”

姬武是诚心的感谢岐江,自从遇见了月影如一家人,他的人生彻底转变,走上修真这条路。

可这条路他走的艰辛无比,逃亡和拼杀的日子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时间,这期间他得到了很多长辈的垂青和照顾,若没有他们,姬武也许早就死了。

从浣纱开始,然后就是温语柔姐妹四人,然后岐江,现在又遇见了陆无根,荆卫他还没真正接触,但是姬武有直觉,那也是一个心怀仁慈,正直宽厚的长辈。

修真世界是个残酷的世界,吃人不吐骨的世界,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他们这样的人,让人感觉到温暖和安心的长者,只要他们的传承还在,这个世界就不会完全让人绝望。

辞别了陆无根,姬武来到郑广烈身边,郑广烈正焦急着,因为陆无根设置了屏蔽禁制,他看不到两人情况,很担心。

此时看见姬武,赶紧施礼:“见过少主。”

“少主?”姬武有点迷糊:“这个称呼挺吊的!可我算什么少主?”

郑广烈再次施礼:“少主是荆会主的衣钵传人,自然是武道会的少主,有一天是要接手武道会,成为会长的。”

这可有点出乎姬武的意料。

他原以为荆卫只是收他作了徒弟而矣,居然还成了少主?

他不明白徒弟和衣钵传人的区别。

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那几个把他带过来比赛的筑基修士,这几个修士一脸带滞,这什么世道?

刚刚还要他们三个人押着过来参加比赛的炼气小修,这一天的功夫,人家成了武道会的少主了。

到哪儿讲理去?

姬武却对着三人微微一笑,三人赶紧施礼:“见过少主。”

荆卫早看见姬武回来,身后还跟着郑广烈。

姬武紧走几步,上前对荆卫施礼:“见过师父。”

荆卫点点头:“我正担心你呢,陆前辈没难为你吧?”

姬武笑笑:“没有,聊了下穆北剑一双儿女的事情,聊完就让我回来了。”

荆卫却说道:“你的眼睛估计问题不会太大,等你修出金丹时,应该可以恢复,只是那时你说自己脑核神识核全都熔解了,真的没事么?”

姬武心里动了一下,主动说道:“回师父,其实我自己的伤势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正想请师父为我诊视一下。”

荆卫满意的点点头,很自然的伸手覆盖在姬武的后脑上,灵力谨慎的注入。

姬武也控制住脑海里的神识鱼,不让它们吞吃了荆卫进入探测的神识,同时让魂魄凝体浮在大海上,接受荆卫的检查。

他故意给荆卫机会,他知道荆卫关心自己伤势是假,探查自己秘密才是真。

同时也是在试探荆卫的态度,看荆卫发现自己的秘密后会有何种反应。

其实他最大的秘密是乾坤镜,可乾坤镜悬在紫府里,跟他的紫府融于一体,没有姬武的命令,根本就不会爆露出来,不要说荆卫,就是陆无根也探查不到。

何况乾坤镜表面又被螯蜂涂抹了蜜蜡,更不可能被发现了。

至于其他的秘密,姬武也不在乎被荆卫这种关系的人发现,脑核化海,魂魄凝体,神识化鱼,这些秘密如果遮遮掩掩的,反倒对他不利。

他越遮掩,别人越想知道,还不如直接公开,也许荆卫还能给点修炼方面的建议,岂不是更好。

他不知道陆无根刚刚跟他分手时,神识一直在他身上缭绕,火窟秘境里的那个大乘期无论是不是金门赫,寻找的东西都一定是件鸿蒙宝物,陆无根也感受到了的熔浆湖里的鸿蒙气息,但后来鸿蒙气息越来越微弱,说明那件宝物已经离开了湖里。

姬武的伤势他检查过,正是被熔浆烧灼所伤,说明姬武就是从熔浆湖里逃出来的。

这样一联系,那件鸿蒙宝物应该就在姬武身上,否则金门赫作为一个大乘期修士,干嘛要盯住姬武不放?就因为他是岐江的徒弟么?

不可能,就算他是岐江的徒弟,就算金门赫跟岐江有仇,金门赫也不会无聊到盯住一个炼气小修不放的地步,除非姬武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

可陆无根检查了姬武身体内外,却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至于姬武的脑袋里……

想到这,陆无根摇头苦笑,那小子的脑袋里简直乱透了,尤其一个炼气四层的小修,居然形成了一个浩瀚的识海,虽然是脑核跟神识核融在一起形成的,但也足够令人震撼的。

最神奇的是他的魂魄居然凝体,那明明是元神期才能达到的境界,姬武现在就作到了,虽说是脑核熔掉,魂魄无处可安身,只有凝体后存活在脑袋里,否则就死了,可这也太反常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看来这小子身上还有更大的秘密,搞不好是能够震惊修真界的秘密,要不然,岐江也不能收这样的小修作徒弟。

希望这小子气运逆天,多福多寿,能够平安成长起来,也不辜负苍天对他的眷顾。

姬武不知道陆无根心里的想法,要不然一定会鄙视他一下,岐江收他当徒弟这事,还真跟他身上的宝物无关,具体怎么回事,姬武心里也糊涂着。

荆卫探查完姬武的身体后,同样惊诧不已,姬武的脑袋哪还是脑袋?简直就是一口锅么?

最重要的是这小子居然有了识海,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没到金丹的修士修出识海的,还有那个魂魄凝体,那算什么?

荆卫刚经历过合体期不到三百年,对魂魄凝体非常清楚。

所谓合体,就是魂魄凝体跟元婴体融合,再用合出来的新体跟自身融合,这两大步走完,渡过合体期,进入炼虚期,重修气海,紫府和识海,战斗力也会有一个显著提高,在元神期时修炼出来的化神结界也会更加实体化,一旦放出,几乎难辨真假。

而且修士修炼出来的识海说是海,其实只是一片虚空,在这片虚空里蕴养自己的神识,这片虚空越广阔,神识越强悍。

姬武这个识海竟然真的是实质的海,不但能看见汹涌的浪涛,里面还有鱼。

荆卫能不惊讶么?

半天之后他才把手掌拿开,沉吟不语。

姬武这种情况不要说见过,听都没听说过,但他也肯定一点,就是姬武没骗大家,他的脑核,神识核的确都熔掉了,之所以还能够活着,就是因为魂魄像出窍期修士那样,重新凝结成体,把大海当作存身之地,要不然姬武早死了,而他的神识化鱼之法,也真的不可复制,别人不可能学会。

姬武见荆卫不说话,忍不住问道:“师父,我这没有什么隐患吧?”

荆卫挑挑眉毛,帅气的样子让姬武妒忌不已:“你的情况太特殊了,特殊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对了,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弟子,那你修炼的功法自己可以回武道会宗门去选取,是继续修炼你现在的还是转换别的功法,都由你自己把握,有疑问可以问我,但我看你气海非同凡响,估计你的功法也不一般,可能不用替换。”

姬武却乖巧的问道:“要不要把我修炼的功法刻录出来,给师父审验,看是否有不足之处?”

荆卫笑着摆手:“这个不用,你才炼气四层,修炼的功法不能轻易示人,若被人窥破你功法的秘密,对阵时采用有针对性的手段,那可是我武道会的损失,除非你大乘期后,面临飞升不远,可把功法传承下去,刻录成册,留给后人,完成自身功德。”

姬武却说:“师父看有什么问题?因为我的功法来自上古传承,也不知道有什么缺陷,师父也可以指点一二。”

荆卫摆手道:“那更不能随意示人,上古传承,通常情况下都要比我们现在修炼的功法更完善,更系统,我们修真界不知道多少年前经历过文明断层,原因已经不可考了,据说跟外敌入侵有关系,现在的功法都是后期修士逐渐推演出来,有诸多缺陷,反不如上古功法有效果。

若不是师父已经修炼到现在的境地,我倒是想看看你的上古功法是否适合,我也改修你的功法呢。”

姬武见荆卫说话诚恳,毫无做作之意,心里也暗暗放心:“那我下一步是跟随师父回武道会,还是随着郑前辈继续主持这三榜比赛?”

荆卫对于姬武的乖巧异常满意,目色中露出欣赏的神情:“还要多亏了老郑,我才能收到让人如此满意的徒弟,你还有两个师兄和一个师姐,到时候让老郑给你引荐。”

姬武却惊讶的说道:“我还有师兄师姐,那刚刚郑前辈说我是……”

荆卫止住了姬武的话:“我知道你要说的,这个不是问题,弟子跟衣钵传人是不一样的,你修炼时间大概没有多少年,对于这些门道不清楚,以后让老郑讲给你听,在我武道会里的元神期,老郑算是靠谱的一个,你暂时就跟着他吧。”

姬武心里直翻腾,还修炼多少年?我才修炼半年好不?这要不是大部分时间都在逃亡,估计现在我都金丹了。

浣纱要知道他心里的想法非得一巴掌呼过去:“你特么的都金丹了?要不要我叫你师父啊?”

姬武却并不怎么喜欢郑广烈这个人,觉得他过于势力眼,先前还让自己自证清白,偏袒散修联盟一方。

似乎感觉到了姬武的不快,荆卫呵呵笑着:“先前的事老郑有不对的地方,我不是砍了他一条胳膊作为惩罚么!我让他作你的护道人,是因为他为人谨慎稳重,懂得审时度势,对你有好处,否则就依你刚刚比赛的那个性子,将来还说不定会惹出什么祸事。”

郑广烈就站在两人身后,听了荆卫的话脸色通红,难怪姬武看自己的眼神比较冷淡,原来还是为了之前的事。

姬武的一条神识鱼就浮在郑广烈眼前,对方脸上的表情姬武看的清楚,见郑广烈还知道脸红,说明起码的羞耻心还是有的,这还有救,姬武也懒得再追究,要不然就依他那睚眦必报的性格,绝对不会放过郑广烈的。

听见荆卫的这番话,姬武回到:“全凭师父安排。对了师父,我可以带人回宗门么?”

“带人回宗门?”荆卫惊讶:“什么意思?你还有家眷?”

姬武心说,一大家子呢。

嘴上却说道:“禀师父,我有一个启蒙恩师和几位师姐,生活一直困苦,还经常被人骚扰,既然我有了这么好的去处,也不忍心看她们在外面艰难求活,何况因为我的事,她们也被牵连,正四处逃亡,所以我想把他们带回宗门。”

荆卫听了这话,乐了:“呵呵,不忘本,懂得感恩,这是善良本性,当然允许,但是要报备宗门,这些老郑会告诉你怎么作的。”

“那要曾经是别的宗门弟子呢?”姬武这话是替百里真一和林雪花问的。

百里真一是真的被自己牵连,现在谁都知道他曾经保护过自己,若是让他独自回乱星城,怕是害了他,陈晓东和北庆王府都不会放过他的,乱星城百里家并没什么实力,被灭门都有可能。

再说林雪花现在还不能现身,他们约定的计谋还没有见到效果,林雪花依然作为姬武的一张底牌存在着,但跟荆卫打招呼很有必要。

何况这两口子还是姬武的雇员,四十年打工生涯才刚开始,姬武好多地方还要用到他们,姬武再有钱,元神中期的高手上哪去雇?

荆卫疑惑的问道:“还有别人么?”

姬武点头:“还有一对夫妻,一直保护我来着,但他们曾经是散修联盟的人,会不会有什么限制?”

“有限制,这个老郑也会讲给你听,如果你非要把他们带在身边,最好收他们作你的仆从,要不然很难进入大观国。”

“收作仆从?”姬武心说,我也想啊,人家得同意才行,那可是元神中期,我要敢提这个要求,估计林雪花就敢直接打死自己,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有难处?”荆卫一点不在乎的说道:“那让老郑帮你去收,估计你现在的身份加上老郑的修为,可以让对方屈服,再说这也是为了他们好。”

姬武苦笑,老郑?元神初期,想收林雪花,做梦呢吧?

乾坤镜里的林雪花已经听见了两人的对话,忍不住讥讽道:“那你让他过来试试?看我不砍断他的四肢,把他作成尿罐塞在粪坑里一千年。”

“淡定淡定,注意风度,别忘了你是女人,说话要注意措辞。”姬武劝慰道。

跟自己乾坤镜里通话他倒不担心被人发现,几乎没有神识波动。

姬武指挥一条神识鱼飞入荆卫耳中,轻声说道:“对方是元神中期,不可能收作仆从的。”

荆卫却再次一惊:“元神中期?有这种事?你能确定对方可靠么?散修联盟的元神中期我都认识,是哪个?”

“是南花。”姬武也没打算瞒着荆卫。

荆卫却大睁双目:“当真?南花可是散修联盟里元神期的灵魂人物,竟然愿意为了你反出散修联盟?”

荆卫这话里的内涵太多,姬武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内个,是她夫妻两人。”

荆卫忽然想起什么:“不是说林雪花已经死了么?”

“这事另有隐情,但他夫妻二人现在是跟我在一起,也算是徒儿的一张底牌,除了您,没人知道这事。”

荆卫瞥了一眼姬武,他说姬武怎么敢在三榜赛上如此放肆,感情有这样的后手,幸亏郑广烈没把事情搞大,真闹起来,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要是这两人,完全没问题,而且林雪花真肯入我武道会,跟你回到宗门后,你通知我,我要亲自接见。”

要不要这么重视?姬武都无语了,南花有这么大名气么?

荆卫却问道:“他们现在在哪儿呢?”

姬武说道:“林师姐诈死,不方便露面,她道侣就在这里,参加云榜拍名赛。”说着用手指了指下面的百里真一。

荆卫笑了:“真是我的乖徒弟,我没看错你,一入门就为武道会立下功劳,快喊他上来,他不过金丹后期修为,参加什么云榜排名赛,快请上来,我这里有好礼相送。”

百里真一被姬武喊上台的时候还处于懵圈状态,事情发展的让他眼花缭乱,他甚至在想着,姬武该有一颗多强大的心脏?一天天就在这起伏不定的生活状态下,一会儿谷底,一会浪尖,心脏差点的早就犯病了,这悲喜就在眨眼间,谁受的了?

刚刚还在台上被人打的血肉飞溅,一会儿功夫就成了武道会的少主了,甚至还从陆无根的手里忽悠来一枚戒指,估计里面的东西自己夫妻两人一辈子都赚不到。

啊呸,是头半辈子赚不到。

百里真一上台后也不再戴着面具法器,向荆卫深施一礼:“乱星城百里真一见过前辈。”

荆卫起身相扶:“百里道友不必多礼,刚刚我徒儿说,若不是得你夫妻相助,他也难以平安到这里,我这当师父的必须要感谢道友的仗义援手,听说百里道友报名参加了云榜排名赛,我看你就不必再比下去了。”

说着随手把一个玉匣塞在百里真一手里:“这个你个人炼化,无需观礼通告。”

百里真一信手打开,脸色突变,猛然合上,立即收进戒指,对着荆卫再拜:“真一谢过荆会长。”

荆卫很满意百里真一的表情变化:“不用多礼,你是我徒儿的好友,还护着他的平安,以后他还有仰仗你的地方,这就是个小玩意,你喜欢就好。”

至于让他和林雪花加入武道会的事,荆卫只字未提,因为他知道这事百里真一作不了主,拿主意的是林雪花,还有就是礼物已经送出,姬武自然会把事情办的圆满,从刚刚说话的意思,荆卫判断林雪花夫妻恐怕已经跟姬武有了某种默契。

这个徒弟没白收,入会就干了件大事。

一名同辈中灵魂人物的动作就是其他人的风向标,何况林雪花还是当代四大天骄之一,时代的宠儿,天资卓越,不到百岁已是元神中期修为,未来不可限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