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修真大福星 > 姬武的修仙路
第五十六章 上帝之手
作者:渡血古巫  |  字数:5539  |  更新时间:2019-09-08 17:40:29 全文阅读

百里真一却说道:“我是一直抱在怀里了,可是刚定下来雪花牌位可以进宗祠,又进入宗祠商量摆放的具体位置,雪花对我百里家贡献巨大,当然要摆在主位上,可是有人不同意,我就随手把玉瓶放在宗祠内的供台旁,结果一转身就不见了。”

姬武皱着眉看着他:“你不把玉瓶收进储物戒指,放什么供台旁?你确定不是故意的?”

百里真一当时语噎,低着头咕哝着:“是你说会有人偷恨水的,我不敢放戒指里,怕连戒指都丢了。”

“可是你放供台旁,是不是有点故意?这样不被人看出破绽了么?”

百里真一摇摇头:“他们只会以为这是我尊重雪花,不把她跟杂品放在一起,是我痴情的表现。”

姬武的脸色变的有点怪:“其实你只是故意装成这个样子,给别人看的是吧?”

“是啊!越是这样才越不会被怀疑。”百里真一回答的异常响亮。

姬武却快步走向百里宗祠,边走边说道:“那每天装作痴情的样子会不会很累啊?”

“不会啊,自然点就好了。什么?”百里真一听出了问题:“谁说我痴情的样子是装的?”

“你自己刚刚说的。”姬武毫不在意。

反正挨揍的也不可能是他。

姬武是个随时随地都能坑人的家伙。

百里宗祠一片混乱,百里家主欲哭无泪,林雪花的骸水在宗祠里丢的,在防守最严密的地方把东西丢了,这已经不是丢了百里家面子问题,防守工作谁作的?

家主的责任大了,此时看见姬武,脸上更显惭愧,姬武可是林雪花的师弟,货真价实的娘家人,人死了不要紧,修真界每天都死人,遗骸化成的恨水还被人从百里宗祠偷走了?姬武要是跟百里家要个交代,百里家还真必须得给。

姬武却没难为百里家主,顺着百里真一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回头对着百里家主点点头:“家主不必自责,小人故意为之,防不胜防,也不怨别人,但我在师姐遗骸水中留了神识,可以跟踪追捕盗窃者。”

喔草,这个炼气小修还有这样的后手和智谋?难道他能未卜先知?

百里家立刻派出人手打算跟着姬武一同去追捕,姬武却看了看派出的这些人,五个金丹,两个元婴。

然后摇摇头,对百里家主说道:“我和真一去追就可以了,如果有恶人故意破坏,还要小心中了调虎离山的计谋。”

感情他还没看上百里家派出的人,这得有多自负。

百里家主没想那么多,此时心乱如麻,觉得姬武说的也有道理,点点头道:“也好,但是你们一切小心,遇见危险第一时间通知族里,我们会尽快派人接应。”

姬武和百里真一点头应允。

但姬武却还是耽误了一会儿才出发的,他说自己内急,需要解决一下。

百里家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他,在修真世界,你跟别人说要上厕所,简直就是奇闻。

可一看姬武才炼气四层,又极其年少,也不算什么,毕竟修为低,控制力差,这类事在所难免。

姬武可不是真的要上厕所,他感觉到林雪花的恨水还没离开百里家府邸,这是给对方机会,他要找的可不是窃贼,而是偷窃者背后的势力。

半刻钟左右,姬武和百里真一已经在青冥殿的掩护下,隐身追出乱星城。

姬武只能感受到假恨水的气息,却不能看见,显然对方隐身功能很强大,要不然也不敢在百里宗祠偷东西。

对方的速度很快,出了城后更快,而且明显是瞬移,最起码也是金丹以上修为。

姬武出了城后也不再顾忌,直接把林雪花放出来:“你被人偷走了,我们正在追,对方太快了,我怕会跟丢,还是你来。”

林雪花微微闭目感受一下,自己身上的气息还是很容易捕捉的,立刻确定方向,带着姬武和百里真一瞬移追出。

姬武还是嘱咐道:“别被发现了。”

林雪花撇撇嘴:“我会被他发现?你以为我是谁?”

“你是谁?”姬武心里的抱怨就多了:“你是又小气又抠门,能唬能骗的百里家少奶。”

“而且估计乱星城也没有像样的丹王,所以城里很多人明知道你不靠谱,还是不得不去找你。”

林雪花脸一黑,说不出半个字来,百里真一却认真说道:“谁说我乱星城没有像样的丹王?原来也有两个四品丹王的,只不过后期被打跑了。”

林雪花恼羞成怒:“你给我闭嘴!”

百里真一吓的一激灵。

可是自己说错了么?乱星城里是有过两个四品丹王啊,后来不是你自己给打走的么?

姬武却笑的直弯腰:“原来师姐还是个无耻的家伙,这个对我脾气。”

林雪花吼了一声:“谁对你脾气?我都想替你妈打你一顿,败家玩意,拿极品灵果当零食吃!”

姬武却满脸不在乎:“这算什么?跟我呆时间久的人,都知道我灵果灵草无限使用,没办法,家产的,实在太多,有时用不了还要喂鸟呢。”

林雪花再次闭嘴,这个她亲眼看见的,螯蜂的千子千孙吃的都是跟浣纱她们一样的东西——灵果。

而且这些蜂子进步神速,她呆在乾坤镜的几天,就有一百多只蜂子进阶了二级灵兽。

这要是假以时日,姬武岂不是有了一只灵峰大军,而且是层次很高的灵兽军。

对敌时哪还用自己动手,直接把蜂群一放,千只不够就万只,亿只,大乘期也要望风而逃的吧。

“那个,师弟呀,你看我和真一在你这里打工四十年,是不是这些灵果灵药什么的可以随意使用啊?”

“那不行。”姬武一口拒绝:“你们自己吃用随意,往外拿绝对不可以,包括你的那个养孩子计划,孩子生了,我帮着养,没问题,灵果肉灵果奶任意使用,保证孩子又健康又聪明,底子比别的孩子肯定高出许多,就是不能任意往外拿,要是被我发现了,惩罚不会轻了。”

姬武连她要生孩子的事都拿出来说,就算林雪花六十多岁,也有点害羞,脸色通红,狠狠的瞪了百里一眼。

百里真一又是一激灵,我没作错事啊!

“那我要是给别人炼丹,需要使用这些灵果可以么?”林雪花还是不死心。

“可以,但是必须要我同意才行,而且我要收取六层的材料费。”

“你要收六层?”林雪花不自觉又提高了嗓门:“你太黑了吧?只是拿枚果子出来就要六层?”

姬武却无所谓:“你可以不用啊。”

一句话把林雪花再次噎住。

是啊,你可以不用,可是那些灵果有很多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能够替代它们的一些灵草灵药都含有三分毒性,远没有灵果效果好,再就是现在的观和星上,就算找到了同样的灵果,也没有姬武乾坤镜里的那些灵果新鲜饱满,甚至成熟度也远远不够。

所以,能不用么?

必须要用的。

岂料姬武又说道:“还有一件事,师姐你记住,既然你现在是我的人了,你就要遵守我的规矩,我的人不能在外面欺负普通人,不能不讲信用,答应别人的事就必须做到,要不就别答应。”

林雪花和百里真一觉得这话怎么听着就那么别扭,什么叫你的人?谁是你的人了?打工就打工,怎么就成你的人了?

林雪花知道姬武说的是她在乱星城里连唬带蒙,欺骗别人东西的事情,心里也不是滋味。

你以为我愿意的吗?

百里家百废待兴,家族子弟又不争气,挺大个家族只知道坐吃山空,百里真一在族里还不受重视,若不是娶了自己,别说金丹后期,就是筑基后期都只是想想的事。

自己拼里拼外只是不想被人瞧不起,结果承诺的多,作到的少,自己精力也是有限的,还要挤出时间修炼,所以欠账太多,慢慢形成了恶性循环,越欠越多,真以为我林雪花是喜欢赖账的人么?

好像是的啊。

有些账还真是故意不还的,东西太好,她拿到手舍不得再给出去,还有些小账,是自己忘了?真的忘了,进城时听见有人说她欠三百灵石没给,她想起来,还真有那么回事,忘还了。

至于那个被抢法器的,她也记得,当时说是要给他灵石的,后来——也忘了。

那个法器给了百里家最小的孩子百里玄,是他成人礼的礼物。

姬武见两人都没说话,就又说了一句:“如果觉得作不到,那我们就各走各的。”

他这句话说的冷漠之极,就连林雪花都听出来里面无情的味道。

他看了姬武一眼,有些事不用说,她也懂,如果她不是岐江的弟子,姬武先不说能不能救她,她想留在姬武的世界里是不可能的事。

姬武身上的秘密对整个修真界来说都是极大的诱惑,虽然说姬武嘴里说着让她夫妻俩打工四十年,更多是想帮助他们。

一个元神期,一个金丹后期,拿出二百万灵石都困难,师弟因为看不下去才给自己机会的,虽然他是一个炼气小修,可是他的资源对任何修士来说都珍贵难得。

想到这里林雪花笑了:“师弟,养小孩的事,师姐开玩笑的。”

姬武摇摇头:“我是认真的,你既然答应了百里真一,就不要再让他失望,你不知道他这几天像换了个人似的,兴奋无比。”

林雪花羞赧低头:“好,那师姐答应你,以后好好作人,不给你丢脸。”

百里真一却握住她的手:“雪花,是我不好,让你跟着受委屈,其实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

林雪花摇摇头,态度很认真的说道:“真一,我不委屈,给师弟一个承诺是我必须要作的,这跟修为无关,也跟你无关,但是你放心,作你的道侣我没有后悔过,这些年,你对我也是真好,我很满足。”

姬武咳了几声:“能不能不肉麻?别忘了身边还有一条单身狗呢。”

两人都没理他,相视而笑,手却紧紧拉在一起,几十年的夫妻,感情浓厚的都化不开。

林雪花忽然说道:“咦?对方露面了,看来是使用的隐身法宝,这个人不认识啊。”

姬武知道她应该是神识发现了对方,所以轻声嘱咐:“我们跟着他就可以,认不认识无所谓,别被发现就行。”

“找到他们,是不是就可以救出师父了?”林雪花问道。

姬武摇摇头:“师姐,师父不用我们救,现在只要把害你的人揪出来,就等于帮助师父了。”

“师父不用救?害我的人?”林雪花惊讶的问道:“有人要害我么?”

“是的,有人害你,你以为中恨水毒是个意外么?那是有人故意设计坑害你,目的是为了给师父下套,让师父落入他们布置好的陷阱。”

林雪花扭头看了眼百里真一,百里真一满面委屈:“我不知道啊!”

姬武笑了:“他恐怕是真不知道,你不用难为他,就连带他去的朋友估计都是被设计了,才会死在那里。”

“那师父为什么不用救了?”林雪花感觉自己似乎有点明白了,这就是连环计,一个套着一个。

“我猜师父恐怕已经看出来你是被陷害的,所以故意在迷惑对方,他老人家不一定有什么危险,现在最危险的反而是你,所以我才让你诈死骗对方,乘机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让我知道他们是谁,我一巴掌拍死他们。”林雪花恨的咬牙切齿。

姬武赶紧说道:“不管对方是谁,我们都不能轻举妄动,现在我们只要掌握对方的身份就可以,如果胡乱动手,万一破坏了师父的计划,不等于给师父他们帮倒忙了么。”

林雪花把飞船开到极速,冷冷哼了一声:“好,现在听你的,将来要动手的话,必须我亲自来。”

姬武呵呵笑了:“放心吧师姐,报仇的时候肯定给让你出这口气。”

百里真一听到两人又在讨论杀人,皱眉嘟哝:“干嘛要打打杀杀的,好好过日子不行么?”

姬武这才又想起个问题:“师姐,这小子怎么回事?真的不杀人么?”

“嗯,他真的不杀人,师父跟我说过这件事,说他修炼的功法是衍生功法,杀生会影响他修炼,对他道心有害,所以这些年,杀人的事都是我来作,他的性格却越来越柔弱。”

“衍生功法?明知道这种功法有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还要修炼?”姬武不明白。

林雪花说道:“他的功法不是来自于百里家族,而是师父教的,说将来有大用途,还是筑基后才换的功法,这个功法虽说不让杀生,但是威力巨大,炼成后可以同阶无敌,你别看他不杀人,现在战斗力相当于元婴初期,一旦对手小看他,会被他瞬间击败。”

“居然还是师父教的?”姬武有些惊诧于这个答案:“可他要是杀了人会怎么样?”这话姬武是传音问的。

林雪花奇怪的看了看姬武,显然对于姬武问这话为什么要背着百里真一有疑问:“他一旦杀了人就会道心不稳,甚至会有裂纹,我看见浣纱师父了,应该情况会变成那样吧,我也不是太清楚,但师父说,一旦元婴前他杀了人,很可能元婴的雷劫会渡不过去,心魔那关走不出来。”

姬武心里咯噔一下,百里真一虽然回来后没向林雪花讲诉,但杀了人是毋庸置疑的,还是在姬武的逼迫下杀的。

当时他万般无奈,百般拒绝,可姬武拿是否救治林雪花来威胁他,百里真一无奈才杀了对方,还是在对方先暗算袭击他的情况下动手的。

这可是大事,隐瞒不得,否则将来会出大问题的。

百里真一金丹后期,即将进入巅峰,也许用不多少年就可以婴变,突破进入元婴期,元婴期是有雷劫的,真要渡不过雷劫,林雪花对姬武岂止是埋怨啊。

想到这姬武立刻传音给林雪花:“师姐,先前我曾经逼着他杀过一个金丹中期,会不会有问题?”

林雪花闻言大吃一惊:“怎么会有这种事?你逼他,他就干了?”

姬武很不好意思,把事情原委说了一下,林雪花有点紧张:“他原来是为了我,这个傻子,回来后也没告诉我,那师弟你说怎么办?我们要尽快找到师父,问问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姬武忽然听见叶天章的声音:“他修炼的应该是衍生诀,在天阶功法里算是靠前的,一旦修炼成功,前途不可估量。”

“但是衍生诀的确有这个说法,就是戒杀,因为衍生诀威力巨大,极难控制,对于修炼者来说,战力强悍的同时产生的心魔同样强悍,雷劫是对修士肉身,精神,魂魄的一个综合考验。”

“杀人破戒,道心有隙,心魔考验的就是道心稳固程度,精神是否强大,现在他已经破戒,道心落痕,雷劫一关怕是难过。”

杨戬的声音也忽然传出:“小武你也不用太担心,老不死的只说难过,没说过不去,他这个情况我也听说过,只要平时加强精神力的训练,到时候再有外力干扰,应该可以挺过去。”

姬武长叹口气,这是他自己的锅,还得自己背,所以看着目光焦虑的林雪花说道:“师姐放心,我发誓帮助百里渡过元婴雷劫,保他无事。”

这话换个人说,林雪花也许还能信几分,姬武才炼气四层,连啥是雷劫都不一定清楚,就敢说这样的话,她无奈的跟着姬武叹口气,只能希望早日找到师父再作计较了。

就在此时,林雪花忽然“咦”了一声。

姬武连忙问:“怎么了?师姐。”

林雪花回答:“对方居然是上帝之手。”

“什么上帝之手?”姬武和百里真一同时问道。

林雪花却不再说,只是慢慢的把飞船驶进一个小城,小城的门上写着三个字:上帝城。

城里虽然也禁空,可是姬武开着青冥殿的隐身阵法,把他们的飞船裹在里面,守城的军士无法看见他们。

顺利进城后,姬武又感受到了假恨水的气息,似乎在一个跨院里停留下来,院子里的情况他不敢随便探查。

林雪花也不敢。

她传音给姬武道:“你来自青冥宫,听说过修士军吧?”

姬武点头:“难道这跟修士军有关系?”

“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是上帝之手是修士军在观和星的情报组织,师父跟我说过一回,这个组织很严密,世上没有多少人知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