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修真大福星 > 姬武的修仙路
第二十三章 打怪小队
作者:渡血古巫  |  字数:5456  |  更新时间:2019-07-19 10:50:19 全文阅读

站在温语柔旁边的颜真早就露出了会心笑意。

  其他丹药门长老都心里骂这个段长老见风使舵,溜须拍马,不久前就是他表现的情绪激烈,义愤填膺,恨不能把姬武挫骨扬灰才心里舒坦,此时听说姬武是药九茗道侣的本家侄子,药九茗又亲口说对侄子溺爱,立刻就变了个嘴脸,替姬武说起话来。

  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于是其他丹药门长老也纷纷开口,无非也是无心之错,年少要强,勇于挑战,敢于创新之类,不是故意破坏伤人,何况还在意识到要发生危险时,及时通知丹房里的其他人撤退,有责任心,有担当,不但无错,而且有功,应当奖励才对。

  姬武的眼睛越睁越大,自己就这么在这些人嘴里从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大混蛋,变成了智勇双全,才貌俱佳的十佳少年,未来之星,修真栋梁。

  就连月影如怀里的熊大手都感受到了无上荣光,变得神气起来。

  听着这些人说的越来越离谱,颜真觉得也差不多了,于是简单跟温语柔传音沟通后咳嗽了一声:“各位,今天的事就不多说了,现在说说对浣纱门姬武的处理,浣纱门姬武在受伤去丹药门接受治疗期间,因其生性顽劣,胆大妄为,致丹药门弟子受伤,财物受损,又伙同其灵宠熊大手,私拿丹药门弟子丹炉千鼎,现已全部交还。”

  她在说出胆大妄为四个字时,有意无意的望着姬武露出一丝欣赏的表情。

  “姬武的所做所为因已得到了丹药门长老的一致谅解,并替他求情,所以罚姬武及其所属浣纱门弟子清理山门外日益猖獗之兽患,为期二个月,范围二百里,需上交灵兽三百只,死活不计。算是小惩大诫,以观后效。”

  “其所带灵宠熊大手暂由宫主殿照看驯养,二月后归还。”

  说完后看了看丹药门的长老门一眼:“各位长老对这个处理有没有什么意见或者要补充的?”

  段长老一副誓把溜须拍马进行到底的顽强姿态:“我觉得处罚过于严重了,姬武小友生性善良,忽然要去斩杀如此多的灵兽,怕他下不去手啊,不如改作无需上交灵兽,将它们驱离就是。”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姬武不是下不去手打灵兽,是打不过,段长老这是马屁拍到极致的说法,姬武不过炼气三层的修为,拿什么去打实力相当于筑基的灵兽?浣纱门里只有如玉炼气八层,勉强有点战斗力,其他人根本不值一提,如果出去跟灵兽硬拼,怕是有生命危险,所以二个月上交三百灵兽显然有很大难度。

  其他长老虽然心里骂这个段长老太会拍马溜须,但此时也只能纷纷开口,要求减轻任务,温语柔的嘴角勾着一抹笑意:“好,就把上交灵兽的数量减为五十只。”

  药九茗的这个小计俩显然保全了青冥宫主的面子,保护了姬武,只是自己名誉有点受损,但对于能抱上岐江这个大腿来说,名誉受点损是什么问题?那可是丹圣啊!大乘期丹圣!能结交上这样的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只赚不赔。

  其他人都走了,熊大手也被月影如抱走了,临走前还跟穆麒麟抢着抱大手,没人再理会姬武。

  只剩下浣纱和她门下的弟子们凌乱风中,不知道何去何从。

  本来浣纱门是青冥宫外门里最不受待见的一个门派,门内弟子实力低微,多少年来不要说宫主驾临,就是其他外门长老也很少过来拜访,浣纱门只不过是个名字而已,修士的衣服哪有需要洗的?没有衣服可洗,去浣纱门干嘛?

  浣纱门平时洗的也就是宫主殿的一些普通衣物。

  可是自从姬武来了之后,浣纱门就精彩迭出,是非不断,各种大人物不停进出,岐江来了都要到浣纱门来坐坐,一时间显得很有风光。

  可是有福就有祸,现在可好,明天要组织弟子出去打灵兽,当然,五十只灵兽对浣纱来说不算什么,也许她出去转一圈五十只灵兽就拎回来了,因为青冥宫外围根本没有高等级灵兽,浣纱一巴掌就能拍死一堆。

  但温语柔显然不是让她出去的意思,是让姬武出去打,姬武才炼气三层,能打哪个灵兽?要讲平A的话就算一只修成灵兽的苍蝇都够姬武喝一壶的。

  所有人都知道姬武伙同如花如玉打死了两只枪毛狮,浣纱问过详细情况,知道这不是姬武厉害,是巨掌熊厉害,没有巨掌熊,他三还不够给枪毛狮塞牙缝的。

  所以浣纱的心里充满担心。

  姬武却转眼就忘了被惩罚的事,开始问起那三只小狮子了。

  在得知没人喜欢那三只狮子,送去驭兽门换了三百灵石后也就没再问起。

  驱兽的事很简单,浣纱安排如字辈的六位师姐跟姬武一起行动,重申了姬武在门内的地位和重要性,强调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姬武的安全。

  夜幕降临,群星闪烁,青冥宫范围内一片静逸,还有不到三个月就是宫内大比,每个人都在抓紧修炼,想要在大比中拿个好名次,一为资源,二为光大门楣。

  姬武也要修炼了,可是他刚坐下就看见如花如玉两人偷偷的摸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叩动了护阵。

  姬武知道两人的来意,手指一划,护阵打开一道缝隙,两人立即闪身进入。

  浣纱可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如花如玉趁着这次跟姬武外出,俩人合伙把姬武那个了?

  这两人一个四十几岁,一个三十几岁,要说起来也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搞不好还真有这个可能。

  可怜浣纱几百岁了,也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不知道这如狼似虎形容的是已被破过身的女人,还以为通用的呢。

  她立即就无名火起,姬武才十九岁,是自己要重点培养的,就不要说现在岐江已经正式收他为徒,就算没有岐江,浣纱也不能容忍自己六个女弟子染指姬武,毁了他。

  所以她也马上来到姬武的房门前。

  姬武刚把如花如玉接进屋,就看见师父浣纱突兀的出现在自己房门前,心里纳闷,难道师父也要双修?

  于是不等浣纱叩阵,直接打开护阵,浣纱一进来,如花如玉都吓一跳,赶紧站起来给浣纱施礼。

  浣纱一张脸冷若冰霜:“你们俩在这里干什么?”

  如花如玉见师父脸色难看,忽然明白师父问询的意思,齐刷刷跪下:“师父,我们没有。”

  姬武不明就里:“怎么了?有什么?”

  浣纱冲他也低吼一声:“跪下!”

  姬武吓的一激灵,顺势也跪下了。

  浣纱深吸口气,平复一下情绪:“小武,你知道自己的身份么?”

  姬武心说谁不知道?不就是一圈人的徒弟,弟子么?到哪里都要作揖磕头。

  但是他嘴里却说道:“不知师父指的是哪方面?”

  她这里问着,温语柔那边也看见了这个情况,心里同样犯嘀咕,如花如玉这两个大胖妞要干什么?这时她看见浣纱到了,估计是发现了同样的问题,去解决去了。

  温语柔摇头苦笑,如凰追求丹药门江枫闹的轰轰烈烈,差点连命都搭上,这事连她们这些高层都知道了,浣纱这六个胖徒弟还真是心比天高啊,如今又要对姬武……

  温语柔对浣纱六个女弟子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如玉,她忽然想起如玉刚来青冥宫时并不是这个样子,伶俐乖巧,美丽可人,同来的孩子当中天分是最高的,可是后来为了强行突破,识海碎裂,再然后就是去了浣纱门,每天喝的醉熏熏,身材越来越走样,五官越来越离谱,自暴自弃。

  想不到今天居然看见她也偷偷进了姬武的房间,难道这孩子……

  温语柔忽然发现不对了,浣纱进了姬武的房间后居然也没出来,她又是在忙什么?温语柔对浣纱的人品还是信任的,毕竟她给自己作了几十年的婢女。

  但让她诧异的是浣纱的其他四个徒弟也都赶到姬武的房间,纷纷入内,看样子是被召唤去的,谁会喊她们?只有浣纱,浣纱喊自己六个又蠢又胖又丑的女弟子夜晚集体进入姬武的房间干什么?她为什么也在里面不出来?不知道修炼的人不能被打扰么?

  整整一夜,温语柔既没修炼也没睡觉,一直留心着姬武的房间,当然以她的修为,这不算什么事,就是一个月不睡也没问题。

  姬武房间的门终于打开了,第一个出来的是浣纱,浣纱已经五百年没修炼了,她每天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晚上要睡觉的,这次一夜未睡,感觉到明显的疲惫,温语柔却想歪了,咋会累成这样?而且身子显得疲惫,脸上却光彩四溢,喜气洋洋,这是得到了怎样的滋润才能有如此的精神?

  紧跟着出来的是六个师姐妹,个个荣光焕发,明显感觉跟平时不一样,最后出来的是姬武,一副懒洋洋,浑身舒坦的样子。

  温语柔细端详了一下六姐妹,知道自己想的有点歪,这六姐妹明显还是完璧,看来这一夜他们八个人在房间里是作了一件她不知道的事情,但不是那个事。

  姬武出来后抚摸着院里水塘边的鸾鸟,大声宣布:“浣纱门打怪小队正式成立,队长大师姐如花,副队长二师姐如月,三师姐如玉,四师姐如萍,五师姐如星,六师姐如凰,队员姬武,现在出发。”

  院子里一阵哄笑。

  七人对着浣纱鞠躬施礼后齐向山门奔去,打怪行动正式开始。

  他们第一个到达的地方叫歪脖岭,据说这里去年还没有灵兽占据,青冥宫的弟子可以在这里采到很多初级灵草,但是今年连续发生几次弟子被灵兽伤害的事件,出来采药的弟子越来越危险,任务堂提高了奖励后依然很少有人接单。

  歪脖岭,顾名思义这道山岭有点歪,姬武一行人到达后,感觉这里异常凄清,四处都是枯枝倒木,乱石嶙峋,刚到山脚下,姬武就觉得有点阴冷,不由缩缩脖子,对六位师姐说:“我怎么感觉有点鬼气森森的,好像有什么阴冷的东西盯着我似的。”

  “难道这里不是灵兽,而是阴灵?”如星说话向来是不经大脑的。

  如花也早感觉不对了,这个地方异常空寂,连鸟叫都很难听见一声,林子里古木参天,花草繁盛,却感觉不到一点生气。

  “大家小心,互相照应,让小师弟走在中间。”

  姬武对大师姐的安排很无奈,这是浣纱千叮咛万嘱咐过的,要不听,大师姐就不往前走了。

  其实他们七个当中,姬武的神识是最强的,现在已经达到了五百丈,相当于一千五百米,所以有危险他可以最先觉察到,走在最前面才正确。

  不过姬武还记得自己上回在枪毛狮洞穴里那次,明明神识放开,却没发现母狮的事情,所以他现在更小心,更仔细。

  尤其他现在明明感受到了危险,神识却什么都没发现。

  姬武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修炼的是不是假神识,但杨戬告诉他说,神识是要配合感知使用的,他就是神识增长太快,一时不适应罢了,说穿了,还是经验太少。

  如玉已经把长刀祭出,环绕在四周警戒,她也感觉到了不寻常的危机。

  七人缓缓的在山林中前行,但是姬武忽然叫住大家,略微思考后,他毫不迟疑的祭出飞行法宝,招呼其他人一跃而上。

  他叫住大家是因为他忽然想明白,上次为什么没看见那只母狮了,当时母狮所在的地势极低,几乎等于是在一个坑里,姬武习惯了只用神识扫视地表,所以才忽略了地下的深坑。

  此时忽然把大家喊上飞行法宝,是因为现在他能够感觉到一种极度的危险,偏偏什么都没发现,于是他想到自己的神识没扫到的一个地方,就是地下。

  几乎是大家跳上飞行法宝的瞬间,靠近如月的草丛里蓦然冲出一个巨大头颅,一道红色匹练几乎是擦着如月的身子荡过。

  如月就觉得头皮上的毛发全都竖起来,死亡的威险擦肩而过,就算她开了护罩,可是那道匹练给她的感觉也完全可以破开她的护罩,顷刻把她卷入口中。

  要不是姬武第一时间祭出飞行法宝,并招呼大家升空,估计她已经死了。

  姬武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手里的碎星刀划出一道惊鸿,正劈在这个头颅的中间,紧跟着其他人的五道火球也打过来。

  被碎星刀击中的头颅瞬间裂开一道缝隙,紧接着打到的五个火球也令头颅不自觉的后缩几丈。

  大家这时都看清了地下冲出来的怪兽,居然是一条花斑蟒,身子有水桶粗细,墨绿色的眼仁正死死盯着姬武,显然姬武给它的伤害最严重。

  杨戬忽然给姬武传音:“小子,带着你的妞,有多快跑多快!”

  姬武有点愣神:“我的妞?”

  杨戬大喊了一声:“快跑!”

  姬武几乎是下意识的驱动飞船,可还是有点晚了,就看见黑乎乎的一道水桶粗细的影子毫无征兆的抽到了飞船的尾部,飞船的护阵虽然没被破掉,但是飞船像陀螺般在空中极速旋转。

  船上的人都被摔的七荤八素,倒成一片,是花斑蛇的尾部从另一个角度突然袭击导致的。

  姬武虽然也摔倒了,手还是紧紧抓着控制杆,飞行法宝打着旋转在空中来回乱串,不等姬武把船稳定下来,花斑巨蟒猛的从地下抻出整个身子,撞击在飞船上,飞行法宝又被撞的上下翻滚,飞船里的人也跟着不停的折跟斗。

  姬武尽管抓着控制杆,可是飞行法宝却无法脱离巨蟒的控制,花斑蟒就像打球一样,把飞船就这样连抽带撞在空中玩的滴溜溜转。

  更可怕的是这条巨蟒还有一只爪子,虽然只有几尺长,可尖利的很,几次抓到飞行法宝上,把飞船护阵抓的乱颤。

  七人打怪小队的第一战,居然被对方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而且岌岌可危。

  姬武看着在飞船里不断翻滚的师姐们,心底巨恨,很显然这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自己一方完全处于劣势。

  照这样下去,用不多久飞行法宝的护阵不是被巨蟒的舌芯洞穿,就是被对方的爪子抓裂。

  这时候如凰忽然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枯黄色的石头:“大师姐,我这里有块焰火石,能不能把它扔到蟒蛇的嘴里,烧死它。”

  如花还没来的及说话,姬武一把将焰火石抓过来:“太好了,我有办法,你们再坚持一会儿。”

  拿过焰火石的姬武立刻从戒指里放出一个丹炉,六位师姐就算身子在翻滚,无法停下,也可以看见这个炉子的,都在心里感叹小师弟的胆大妄为,在那样的压力下居然还有所保留,没把全部丹炉都交出来。

  其实姬武至少留下了十几个炉子,都是他感觉比较好的,他不知道的是当时在场的至少有五个人知道他留下这些炉子,只是没点破他罢了。

  他的戒指没有禁制,只有自己的神识在里面,像四位宫主和药九茗这样修为的人,神识一扫就能发现他戒指里的东西,姬武自己觉得作的很隐蔽,其实在这几个人眼里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可笑。

  丹炉一祭出来,姬武就毫不犹豫的燃着了焰火石塞进丹炉底部,同时抓出一把原料,也塞进炉膛里。

  巨蟒现在玩的更嗨了,用头顶,用身子撞,用尾巴扫,用芯子卷,把一艘比它还要大的飞船在空中玩的上下翻飞,乐此不彼。

  姬武的丹炉此时却传出来阵阵的咔咔声,但是姬武依然控制着炉子在船里翻滚,只用眼睛紧紧盯着炉膛里面,手抓飞船控制杆,并没有其他任何动作。

  如星惊恐的看着姬武作的这些:“小师弟,你这是想在我们被蟒蛇吞了之前自杀么?”

  姬武没有回答她的话,却忽然伸出一只手抓住如花的一只手臂,把她拉到自己身边,然后把她的手放在控制杆上,大声说道:“爆炸后立刻驾船离开。”

  如花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姬武划开飞船护阵,带着丹炉像一发炮弹似的冲了出去,笔直的冲向巨蟒的头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