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凭虚御风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祖师遗物
作者:左封帅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20-04-28 11:14:08 全文阅读

“我能明显感觉到那东西的位置,你跟着我走!”

  祁朝嵐没有过多的纠缠其他,对左封帅招呼一声,便右手持书笔直的钻进了浓雾中,左封帅忙紧随其后一同而入。

  两人在浓雾中虽然也不能完全视物,却好在拥有荒古遗书的指引,有明确的前进方向,行程相比其他人便要快上许多。

  虽然已经快上了许多,却依然让人感觉无聊透顶,左封帅看着祁朝嵐,表情有些扭捏,一副想要开口说话,又强自憋着不说的蠢样。

  祁朝嵐斜眼瞟了他一眼,感觉一阵无语,开口问道:

  “你到底要干嘛?有话就赶紧说!摆出那副样子做什么?”

  左封帅一听,也没再迟疑,连忙开口说道:

  “其实吧,我这些年一直很好奇,你和明明这法宝,到底是怎么悬浮在手上的呀!”

  祁朝嵐听到左封帅的问题也是一愣,他转眼看向自己右手上漂浮着的书册虚影,这东西,是怎么浮起来的...

  “首先它不是实体,算是已经和我融为一体了,既然是我的一部分,自然是我想让它在哪,它就在哪!不信你看!”

  说着,心念微动,荒古遗书的虚影就来到了祁朝岚的头顶,心念再动,又来到了脚下。

  左封帅连连点头,若有所悟的说道:

  “原来是让它成为自己的一部分啊,可是怎么才能让自己的法宝,变成自身的一部分呢?老师在炼制法宝的时候是怎么做到的呢?”

  祁朝嵐摇了摇头,这法宝认主后就自动绑定了,他也不明白原理,遂开口回复道:

  “这事,只能等老师回来以后,你亲自问她老人家了!”

  左封帅点头表示同意,却依然没有停止思考,自己炼器不行,不如另辟他境。

  如果能想办法把自身灵力,低消耗的灌注于法宝全身,再通过精准的灵力控制,是不是也可以做到随意的控制法宝呢?

  以往的法宝都是念动法诀自动释放,或通过灵力开启和关闭,往往还要担心不要伤及自己,或无辜。

  如果研究出一种方法,可以像控制身体一样控制法宝的话...

  那法宝使用起来必定会更加灵活,就像师兄他们的法宝一样,宝随心动,若是飞剑类法宝,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也未尝不可!

  这种想法早就在他的心底深埋,只是一直没有突破口,今天想到使用灵力精确控制法宝的方法,让他兴奋的有些停不下来,等不及就想要试验一番了!

  正好现在两人就这么在浓雾中无聊的窜行,左封帅拿出琉璃盏,看着那铺满金色花瓣的法宝本身,他微微运转灵力,均匀的向法宝之中灌注。

  他尽量控制自己的灵力以网格状铺满整个法宝内部,再控制灵力来移动法宝,可是却没有成功。

  也不能说完全没成功,法宝确实有了稍微的移动,可是移动的距离实在太近了,都没离开自己的手掌,消耗却如此巨大。

  只是这么一点距离的移动,都没有离开手掌,就差不多快要抽干左封帅全部的灵力了,而且还需要极其专注的精神力进行控制。

  看来方向没有问题,但是方法还需要继续研究研究才行!

  “有情况!”

  祁朝嵐轻声警告后,右手执书左手拉住左封帅的胳膊,一个瞬移消失在了原地。

  左封帅还没反应过来,以至于两人已经完成顺瞬移,他却还在思考的状态。

  两人刚刚消失,便有一白衣披发的女子一头扎进了之前两人所在的地方,这女子后知后觉的浮起身来,她的嘴巴里塞满大泥,却浑然不觉。

  就这么漂浮在半空中,她的脖子似乎不能随意转动,只有身体改变方向脑袋才能跟着移动所看的方向,就这样直愣愣的旋转着四处打量,寻找着两人的踪迹。

  答应过来的左封帅,看着那个白衣女子,心中惊骇:

  “这是个什么玩意啊?鬼吗?”

  此刻两人正是呆在墨玉轮之上,法宝周围笼罩着一层透明护罩,将他们保护其中。

  这墨玉轮,便是当年庄严加入金乌药材公会所得,后转送给了祁朝岚。

  祁朝嵐也同样一脸疑惑,这种不人不妖的东西,他也是从没听说过,只好细细观察,然后猜测道:

  “也许,这是妖族布置的防御,或者是某个修炼了特殊功法的隐世部落?”

  “她这样子,绝对不是人!”

  两人看向依然在原地直愣愣的漂浮着打转的白衣女子,左封帅继续说道:

  “如果她真的来自隐世部落,那也应该是和孔家比较类似的,由部落圈养的僵尸类宠物!并不是人类!”

  见祁朝嵐一直不说话,左封帅有些奇怪,于是问道:

  “你怎么不说话了?咱们是先把它捉住,还是继续去寻找老师的遗物呢?”

  祁朝嵐想了想,这才说道:

  “这东西移动速度太快,恐怕不好捕捉,你我二人一起出手,怕是也需要耗费些时间,我看还是先去寻找老师的遗物,回来再捉一只研究也不迟。”

  两人这正商量呢,那白衣女子似乎是发现了其他人类的踪迹,在原地留下一堆空气泡后就穿梭空间消失不见了。

  左峰帅不由感叹:

  “确实很快!啊?那是什么?”

  适应了左封帅的大呼小叫,祁朝岚顺着左封帅的目光看去,一个坍塌成碎块的石台近在眼前,就见左封帅好奇心的驱使下,竟是直接上前打量。

  看着蹦下墨玉轮的左封帅,祁朝嵐本想出声阻止,却终究没有这样做,他忍笑看着冲向石台的左封帅,知道左封帅站上石台,才开口问道:

  “傻子,你就没感觉脚下有点轻飘飘的吗?”

  左封帅一愣,止住了身形,确实有一点异样的感觉...

  他低头抬脚,脸色一僵…

  这是,粑粑???

  这边妖族遗迹中不知名的各个门派部落被白衣女子相继袭击,另一边的太阳神殿却依然冷冷清清,为数不多的几个弟子,偶尔穿过回廊,看上去也是满脸的无精打采。

  张天成坐在床头,努力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

  自从那日自己和王呲花的关系被晴山发现后,他就离开太阳神殿再没了消息,寻找数日无果,他的心中满是焦虑,两人这些年从来没有分开过!

  这几日,张天成的脑海里不断的闪过两人相处过的无数个日日夜夜,十八年前的爱情似火,十八年后的爱情平淡如水,却满含着对彼此的感情与依赖。

  那些共同经历的生死,共同经历的磨难,不是任何人可以取代的,他也一直都是自己心中唯一真正爱的人,可是他老了...自己却正年轻啊!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的啊!

  看着床边的酒瓶,回想着昨日共枕的王呲花,张天成叹息了一口气...

  “昨天的事情怎么都不记得了,喝着喝着就断片了呢...”

  只记得王呲花似乎和自己说着说着话,突然变得非常愤怒,而且满脸透露着难以置信...

  难道是自己已经彻底和她分手了?

  张天成摇了摇头,不再思考这些烦心事,他重新躺在床上,准备睡一觉再醒醒酒。

  在太阳神殿主殿,东南方不远处的一座小殿中,刘英文虚弱的躺在床铺上,他的床头坐着的正是王呲花本人。

  此刻,王呲花的双手,紧紧攥着刘英文的右手。

  这只手瘦弱的皮包骨头,活像一具骷髅,看着带自己如己出的刘英文,如今脆弱的样子,王呲花的心中满是心疼。

  把那粗糙的手背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摩擦,王呲花开口说道:

  “干爹,这件事,我到今天才知道个透彻,我该怎么办才好!”

  刘英文困难的喘息了一声,那声音有些沙哑,听上去就像是喉管中布满粘痰,而造成的声音分裂。

  他的脸色蜡黄,眼神已经有些浑浊,嘴唇更是因为缺失水分而过分的干裂。

  他像是用尽了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一般,开口说道:

  “去,去找你的姐姐...她叫刘月,找到她,她一定会帮你的!”

  说完后,好像马上就要断气了一般跌倒在床上,手臂慢吞吞地伸进被窝里面,扒拉着什么。

  王呲花连忙上前轻抚着他的喉咙,嘴中焦急的说道:

  “干爹,您不要着急,有话慢慢说,我能听到,您别累着了!”

  就看刘英文从被窝里面拿出一只黑木制作的小盒,颤巍巍的递到王呲花的面前,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说话了,只是用已经有些迟钝的眼神示意王呲花把它打开。

  木盒开启,就见里面摆放着一节小指大小的黑色晶块,王呲花看这晶块并无特殊之处,不由开口询问到:

  “这,这是和姐姐刘月,相认的信物吗?”

  刘英文艰难的点了点头。

  “十八年前,她便失踪了,但是我相信她还活着,干爹年纪大了,活不久了,你找到她,她会帮你的!”

  刘英文眼中泪光闪现,她忍不住来回抚摸着刘英文的右手,口中执着的一遍遍说着:

  “干爹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