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凭虚御风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星辰部落的改变
作者:左封帅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20-04-28 11:13:47 全文阅读

明明是身处绿幽幽的浓密森林中,却给人一种荒凉的有些可怕的奇怪感觉。

  好像这片土地上一点生命力都没有一般,让人身处其中,就倍感寂寞和空虚。

  左封帅茫然的站在那里,面露困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记得自己之前到底都做了什么,整个人正处于一种迷迷糊糊的奇怪状态。

  就见不远处,一男一女,两个打扮淳朴的人类正缓缓走来,他们手中都拿着一根木棍,在草丛中不时的抽打,左封帅心中一阵欣喜,之前那种寂寥感终于是稍有缓解。

  两人渐行渐近,那妇人终于是意识到了左封帅的存在,见这人衣着华丽,不像附近居民,一边打量一边开口询问道:

  “看小哥不像是本地人啊?你这是在?”

  左封帅也同样非常疑惑,可是他却不由自主的开口回答道:

  “我,我在寻找我的父亲,他不见了!”

  妇人听言回头看了他丈夫一眼,其中神色很是奇怪,让人无法理解,就听她的丈夫开口说道:

  “这样啊,那你跟我们来吧,我们可能知道他在哪里。”

  说着两人便路过左封帅的身旁,继续向前方走去。

  左封帅虽然疑惑,自己为何会说是在寻找父亲,却依然跟了上去。

  他的心里依稀记得,自己的父亲在一场大战中,与哥哥一起遇难了,他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说。

  待三人走了不知道多久,才从那片密林中走出,来到了一处平原地带。

  这平原看上去一望无际,只有一顶非常孤寂的凉亭伫立在那,在这通篇的绿色中异常显眼。

  这凉亭非常简陋,看上去只是随便找来几跟断木用绳索随意编制在一起而已。

  凉亭虽然简陋,却并不显小,打眼看去,里面似乎足有十多人正在坐着休息。

  妇人回头看了左封帅一眼,开口说道:

  “你父亲,应该就在那里!”

  那说话的声音非常飘渺,妇人这次的发声与之前极为不同,之前还能感觉这人就在眼前,现在听来却好像来其他空间的传音一般,充满着不真实感。

  左封帅摇了摇头,想要清醒一些,他感觉自己一直处于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这种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再没走多远就已经来到了凉亭的跟前!

  果然,就见左溢此刻正坐在凉亭之中,他的身上穿着极为普通的麻布衣裳,破旧之处有碎裂的布条极为影响美观,其他人也是着装基本一致,看上去很是邋遢。

  左封帅心中奇怪,按理说见到父亲应该心生喜悦才对,可是此刻,他却感觉心中没有丝毫波动,他为自己的冷漠无情而震惊。

  走上近前,见父亲正拿着一碗水酒一饮而尽,自己的到来,似乎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他与其他人一边喝着酒,一边面无表情的聊着天,那语言自己似乎能够听懂,又似乎完全听不懂,让他心中更加困惑。

  转头再看,那对夫妇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完全不见了踪影!

  左封帅安静的坐下,细心打量起左溢来,就见左溢喝着喝着,突然开始有些痛苦的一阵呻吟。

  左封帅似乎心有所感,众人并没有说话,他便已经知道了左溢为什么那么痛苦。

  左溢这是中了一种很奇怪的毒,这毒会不断的在人的身体里面爬行,中毒者一旦毒发,就会异常的痛苦。

  左封帅心中竟是突然升起一股厌弃感,厌弃着父亲的脆弱,这么一点小伤痛都无法抵抗吗?竟然如此懦弱的连声呻吟!

  就听身边一位大叔突然有些痛心疾首的开口说道:

  “小帅啊!你爸爸他病了,只有那座圣山上的大神才能救他!你快去向大神求药吧!”

  左封帅依然一脸懵逼,他的内心是拒绝的,他竟然觉得那所谓的中毒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只能让人从这件事中感受到父亲的懦弱与屈服。

  他的身体却不由自己的站了起来,开口回复道:

  “各位放心,我这次必定求得圣药,为各位医治这毒性的发作。”

  不过一个视觉的转换间,竟然已经有了大变化,左封帅意识到这里的所有人都中了这种毒,他们都在期盼着自己去到圣,山求得解药,为大家解除痛苦。

  而他也已经忘记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只一心想着要爬上那座山,帮所有人完成心愿!

  浑浑噩噩的左封帅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深陷幻境之中,而他呆立着的身体附近,祁朝嵐正手持古琴,与一巨剑少女打的火热。

  这座山异常的险峻,但是内心中却有一股执着催促着自己继续爬下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爬这座山了,却知道自己有理由必须这样做。

  当左封帅终于来到山头,看到的是一位有些英俊的年轻男子,他看这人有些眼熟,却记不得是谁,就见那年轻男子见到自己似乎很是欣喜,来到近前便把自己抱在了怀里。

  而左封帅此刻看上去就像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般大小,一切恍若梦境般瞬息万变,又十分自然,让人无法发觉。

  “哥哥?”

  青年并没有说话,只是把左封帅抱回了自己的木屋。

  回到木屋后的左封帅这才感觉一阵异样传来,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像是蚯蚓一样的东西,在自己的脸庞上不断的四处游走,而且那东西的数量似乎越来越多。

  感觉自己的脸皮,好像都被完全撑起了,自己的皮肉与脸皮之见似乎爬满了那种到处游走的蚯蚓。

  那种肿胀感,那种浮肿感,让左封帅心中一阵恐惧,那细小的长条身体滑过自己嫩肉的触感如此清晰,酥麻感也相继传来。

  他有些惊恐的张大了嘴巴,最后发出痛苦的呻吟。

  “帅帅!你中毒了!”

  左封苍面无表情的像是在诉说着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实一般,听的人心生恐惧。

  就见他走到门边,拿起一把精致的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小钳子,开口说道:

  “不要担心,我这就帮你把它们拿出来!”

  左封帅感觉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能力,只能一动不动的被迫躺在床上,等待着左封苍的治疗。

  这一切就像一幕早就设定好的剧情,自己只是过来体验一番一般。

  左封帅看着那张面目表情的,属于哥哥的脸,看向那逐渐靠近自己的小钳子,看到门口那满脸诡异笑容的夫妇俩。

  他的心中恐惧感暴涨的好像马上就要停止呼吸了一般,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恐惧,一个小钳子而已,我为什么这么害怕!

  左封苍靠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左封帅,可以清晰的看到,左封帅的脸庞上,一条条蚯蚓像是在皮肤下到处游走的小火车,在皮肤表面拱出一条条内含隧道的小山丘。

  他将小钳子靠近左封帅的脸蛋,瞄准一条穿行而过的蚯蚓,准确的一下杵进了左封帅的脸庞里,随着鲜血的溢出,一根扭曲着身体,充满不甘的银白色蚯蚓便被夹了出来,它一边扭动着细长的身体,嘴中还发出着吱吱呀呀的声响。

  一根接着一根的蚯蚓,被左封苍快准狠的拉拽出皮肤,左封帅一开始还有一种皮肤被拉扯的恐惧感,逐渐的竟然演变成了一种让人享受的快感。

  当那东西被从自己身体中拉出时,那种逐渐离开自己,一部分在身体之外,一部分还留在自己的皮肤中奋力纠缠不想离开的感觉,那种每当完全被抽出,伴随着遗失感的腰部酥麻,让左封帅逐渐开始爱上了这种感觉。

  当一切完全结束,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就听左封苍对着躺在床上的左封帅开口道:

  “帅帅!父亲还没回来,你快去看看吧。”

  左封帅满心的疑惑,这又想起,自己本来就是为了救父亲才来到这里的呀?

  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起床站了起来,身体依然处于一种自己无法控制的状态。

  他步伐缓慢,走过漫长的旅途,来到那片熟悉的森林,这一路他的心中不停会想着发生的一切,如此的荒谬,不可理喻。

  看着那对柱棍儿而来的夫妇,左封帅心中一沉,这才意识到,自己是陷入了幻境之中。

  ………

  

  “帅帅!帅帅!”

  左封帅慢慢的睁开双眼,见此刻的自己正是躺在祁朝岚的怀里,自己已经不记得在幻境中轮回反复了多久,又有多少次几近崩溃,他有些虚弱的开口询问道:

  “岚儿,这是怎么回事?”

  祁朝嵐转头示意左封帅看向一旁地面上的尸体,开口说道:

  “是星辰部落的人,没想到他们还有后人存在,看来当年那场大战,并没有断送星辰部落的传承,竟然整整消失了十八年。”

  “你确定是星辰部落?”

  祁朝嵐微微点头,说道:

  “当然,我永远不可能忘记杨子晨的那把星辰大剑!不过很奇怪,他们不是精通炼器吗?怎么开始使用幻术了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