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凭虚御风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洗礼后的初恋
作者:左封帅  |  字数:3201  |  更新时间:2020-04-28 11:07:34 全文阅读

阴风拂面,寒气阵阵,一丝凉意透过树洞钻进室内,上三八连忙起身准备关上窗子。

  透过窗子的缝隙,可以看到二长老,正在分发着神殿赐予的剩余物资。

  就见上三九伸出双手,从二长老手中小心翼翼的接过一把木制的梳子,脸色有些微微的羞红,踱着小步匆忙的返回了自己的树洞。

  上三八不由自主的面露微笑,经过洗礼后的生活,真的好棒啊!

  他转身坐到自己的镜子前,看着镜面中倒影的青年,长眉若柳,身如玉树,肤色晶莹如玉,一双秀眼饱含天地之灵,散发着黑紫色的幽光,清澈却又深不见底。

  细细打量间,一个有些健壮的身影渐渐与自己的面容相融合。

  正是那陪伴了自己快两年的矫健身影,那无数个日夜,让自己翘首以盼的男人。

  他的脸孔慢慢爬上愁容,却依然美得不可方物。

  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他了!他去哪了?可还安全?

  上三八伸手拿起身旁的一个方形小盒,盒面上雕刻着一本书册的精致浮雕。

  他小心翼翼地把盒子打开,一枚很小,却散发着强烈光芒的小石头就出现在了眼前。

  他轻柔的将这块小石头放在手心,虽然从没见过,但是经过洗礼后,他知道,这东西叫做余晖金石,这充满着光明气息的石头,他很喜欢。

  将余晖金石的碎片颗粒小心地放在头顶,上三八左右转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又拿起梳子仔细的梳理一番秀发,这才起身离开了自己的树洞。

  挂着黑日钟的古树就在村头,行走并不需要多久,走在路上,就见已经又有一些孩子,被接回了家族之中,他们浑身未着寸缕,眼神中充满迷惘,在街道上到处毫无目的的乱窜着。

  上三八的双手不自觉的整理下自己的外衫,轻轻拉扯着内衬的红色紧身衣,这才继续向村头走去。

  他路过的地方,总会有几个人回头观望,他头顶的余晖金石实在是太耀眼了,很多人都投来羡慕的目光。

  一个中年汉子看到上三八后更是直接跪倒在地,口中念叨着,感谢神灵对亲人们的赐福。

  来到黑日钟,就见原本自己的位置,如今已经换了一位新的孩子值守,那孩子就像以往的自己一样,面色有些焦虑,在树下不是的来回渡步。

  上三八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对面漆黑一片的枯枝丛林,心中默默地向上神祈祷,希望上神保佑自己,今天能够见到他。

  

  并没有等多久,就看一个男人从丛林中钻了出来,转眼定睛细看,这是之前和自己一起参加洗礼的同伴,上九九!

  不是他!

  上九九向那新人挥了挥手,新人便转身钻进了树洞,见站在这里的上三八,青年快步走来,面带和善的伸手过来,开口说道:

  “三八大哥,您怎么还在这里?不用执勤吗?”

  上三八微笑点头,先与之握手,这才回道:

  “长老会还没有给我安排工作,我,很想念他,我们只在这里见过面,我不知道该去哪找他。”

  上九九连忙问道:

  “长老会依然没有消息吗?”

  上三八点头,正要继续说话,就听树洞之中,已经传来guang~guang~guang~

  的三声钟响。

  “白天结束了,我们该休息了,三八大哥,我就先回去了。”

  上九九说着向上三八点头示意,转身向村内走去。

  

  随着钟声的敲响,每家每户都连忙返回了家中准备睡觉,上三八也急忙的往家中赶,马上就要到家门口的时候,却见旁边一个树洞内,走出来一个人影。

  这人见到上三八,好像很是熟络的样子,热情的出声打着招呼:

  “三八,你这急匆匆的是要干嘛去呀!”

  上三八仔细打量,眼中幽光闪过,这才认出,这人正是洗礼那天第一个引发乱战的那个人!上四七。

  想到他,羞耻感就出现在了心头,上三八感觉有些无所适从,也没停留,边走边说道:

  “当然是回家睡觉啦!”

  就看上四七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揪着自己的头发,口中惊呼:

  “什么?已经是黑天了?我睡了好久啊!”

  上三八心中一阵大汗,他这是谁了多久啊,白天晚上都分不清了。

  临进房门,听见上四七小声嘀咕道:

  “好吧,回去接着睡。”

  

  摘下余晖金石的碎片,小心翼翼的收进盒子里,上三八这才走到床边躺了下来。

  一束昏暗的光亮透过写满文字的窗纸,钻进房间内,心里想着,下次分发废纸的时候一定要去领一些,窗户纸该换了。

  一束微光透过有些破损的窗户纸,进入房内,上三八盯着这束微光陷入了沉思,那男人的身影再次浮现在眼前,他那硬朗帅气的脸庞在上三八的心中被无限放大,靠近。

  想象着他那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顺着长发,可以看到他充满诱惑的脖颈。

  轻轻解开外衫上的双排纽扣,便可以看到,他一身健硕到接近完美的肌肉。

  这些肌肉,长得恰到好处,组织精练,形状匀称,看不出一点儿多余碍眼的地方。

  背脊起伏的线条,腰部的收束线条,肩膀垂下的线条,一切简直浑然天成,天工造物般的完美。

  轻轻的接触,抚摸,双手像是被吸住了一般,不由自主地顺着他身上的肌理来回游走。

  那温热柔软的触感,让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稍稍用力,便会感受到比肌肤稍坚实些的肌肉。

  不像骨骼那般阻绝着人的碰触,反是如玉一般,吸附,支撑,然后包容。

  轻轻拥抱他的身体,肋骨像是个沉默的中年男人,轻抚是平板无趣的触感,按压上去才能体会到那一棱一角的趣味以及那内敛的拒绝,稍微加点力气,便能直触阻碍。

  轻轻按压后,几乎是立刻就能感受到那来自身体深层的阻力,不似肩部的僵硬,脂肪的绵软,骨骼的不近人情,那是一种充满了活力的弹性、是欲拒还迎的害羞、是无奈张开的温柔怀抱。

  上三八双手紧握住他的腰部,手指收拢,轻轻重重反复地揉捏。

  个中滋味之美妙,凭借文字,实在难以细表。

  就这样,混杂着甜蜜与满足,上三八陷入了梦乡之中。

  

  ------------

  

  庄一大长老坐在自己的帐篷中,他的对面并排坐着庄二和庄三。

  这三人从外形打扮上来看,简直一模一样,长相也是十分地相似,相互之间只能用不同的头发色号进行区分了。

  帐篷内摆设十分简单,只有一张有些老旧的桌案,用几条干枯树枝搭建的床铺。

  一张木制书架上摆着几本神灵赐下的书册,算是房间内最光新亮丽的物件了。

  角落里摆放着一些未曾使用的纸张,每年的纸张份额很少,大家想要使用都要向大长老申领才行。

  使用过的废纸,便由二长老保管,统一分发给每家每户,用来糊窗户等日常所用。

  那张树枝搭建的床铺,平时就用来当座椅使用,来了客人,就坐在庄一闲暇时候砍伐的木桩上。

  此刻,庄一合上手中的书册,语重心长地对坐在树桩上的庄二和庄三说:

  “这次的物资下来,又是分发一空,庄二,你以后要计划着来,不能再这么铺张浪费了,咱们也需要有些存储才行。”

  说完,把记录物资的账本递给了庄二,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看向庄三接着说道:

  “上三八好像还没有分配到工作呢吧?我今天看他一直在到处闲逛!”

  庄三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开口回答道:

  “是啊,三八性格着实柔弱了一些,恐怕不太适合外出巡逻这种粗活。”

  庄一闻言,仔细思索了一番,开口建议道:

  “畸形围场那里没有空缺吗?让他过去吧!”

  庄三摇头:

  “那边的女人都满了,根本没位置。”

  庄一点了点头:

  “那就先呆着吧!...…对了,上四找到了吗?”

  庄三摇头,开口说道:

  “就在洗礼那一天,他去了神殿就再也没回来,不知他是不是...”

  三人都是没有再说话,陷入了沉思之中。

  上四是第二代接受洗礼的族人,庄一相信他不会做出惹怒神灵的事,那他到底为什么一去不回了那?

  直到庄二和庄三准备离开时,庄一才嘱咐道:

  “这件事不要传出去,我们还不知道事情缘由,一定要保密才行,免得造成恐慌。”

  两人接连点头,这才退出了帐篷。

  

  庄一处理完一些琐事,也准备休息了。

  他拉过一旁的棉被,盖在身上,也没脱掉外套,就这样直挺挺的躺在了床上。

  他紧闭双眼,想象着自己第一次见到神灵时候时候情景,那通天彻地的神威仿佛近在眼前,他的心情有些激动,嘴唇都在微微的颤抖。

  就看庄一双手放在胸口,口中默念道:

  “万众敬仰的上神啊,我们在世上无依无靠,单单仰望庄严我们亲爱的圣主。你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神,你是恩待我们的圣主。求你派使者继续为我们开通达的路,使我们在世上活着的时候,蒙了你的大恩典,在我们前进的路上得到你所滴下的旨油。求亲爱的圣主为我们和所有的黑暗精灵量体裁衣,使我们享受上神所赐的恩典,保佑我们得到你所赐给的各样福气。”

  黑夜漫漫,整个暗精灵族陷入了一片宁静之中。

  一只眼露寒光的猴子,双眼扫过这片领土,发出吱哇的一声吼叫,挠了挠头,消失在了黑暗深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