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凭虚御风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遭遇
作者:左封帅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19-08-26 08:49:06 全文阅读

“呀!”

  轻呵传来,那把巨剑被她小小的身体拔起,看上去甚是荒诞,挥舞间速度极快,师忠信连随他身后的太阳神光,一剑之下灰飞烟灭。

  巨剑的余威扫过太阳神殿众弟子,一具具尸体就像傍晚落山的太阳,拖拽着最后的余晖落下帷幕,掉在地面上激起阵阵烟尘,烟尘之中古新易和古云晟两兄弟抬头望天。

  王启就像一只刚刚学习飞行的雏鹰,一边下落一边奋力的想要挥动自己的手臂,当他落在古云晟的怀抱中时,已经彻底失去了生气,他的双眼圆瞪,血液就像一枚超大的美瞳覆盖住他的双眼,看着就透露着一股凄凉。

  噗噗噗噗!一具具尸体掉落在地面上,就像敲击在心脏上的鼓点,听的人心凉。

  左溢拉着左封帅的手臂看向半空,一个身着黑色绒袍的身影一闪而过,他不由开口惊呼:

  “左封苍!你给我下来。”

  天空中的青年却像没有听见一般,没有一点回头的意思,随着身旁的众人一起向黑衣女子的方向笔直冲去。

  左溢拉过师明明和祁朝嵐还有上烟,把他们的手放在一起,他看喜爱那个祁朝嵐,知道他最值得托付,急忙说道:

  “岚儿,你带着他们三个赶紧跑,有多远跑多远!”

  话没说完已经向回跑去,跑动时食指轻摇,一个绿色的光点陡然亮起,几个呼吸后便分作数道绿光四处分散,分散开来的光点垂直悬浮于手指之上。

  光点扩散到手掌大小,便不在继续,而是以最初的那个起点为中心开始环绕旋转,逐渐变化成一条条绿色丝线。

  丝线与丝线之间,又有绿光来回跳跃,整个光点因为逐渐的扩大,开始散发出更加明亮的光芒。

  “爸!我们去哪呀!”

  祁朝嵐拉住想要冲过去的左封帅,转身就像城外冲去。

  脚底一阵淡黄色光芒闪动,几人脚下的土地便会一阵急速收缩,此情此景何其熟悉,和当时一样,自己拉着表哥逃跑,长辈们在后方断后。

  他一边跑,脸上已经满是泪水,他看不清前方的路,却一刻都不敢停下来,我们不能死,我们得活下来,表哥!我们的活下去啊!

  祁朝旭!

  “孩子们,你们带上她!”

  几个人刚跑出梁烟城的半城烟雾,就听见一个声音突然喊道。

  祁朝嵐眨动双眼想要透过泪水看清对方,就见这人踏火而来,面色焦急,他一头白发及地,年纪大概八十多岁的样子,一身宽松的外衫,衣角处点缀着朵朵火焰形状的图案。

  他的怀中一个围在襁褓中的婴儿,正睡的香甜,和这破败战乱的环境形成着鲜明的对比。

  “这孩子刚捡到的,他的父母已经死了,你们把他一起带走!我还要进城进行援助!”

  老头说话间把孩子塞进上烟的怀里,转身便又向梁烟城中冲了进去,他的头发上燃起团团烈焰,脚下焰火四窜,竟是踩着火苗窜上了半空,消失在了浓烟之中。

  “火烧不尽,万法不侵,火环侍卫在此,心向领主献上最诚...”

  “赐予光明的太阳之神,您的信徒祈求您的光辉,再次...”

  古新易抬头仰望,看着刚刚赶来身现半空中的伏英,心中凄凉,喃喃开口道:

  “二十年不见,如今一见,却竟是这般生离死别!”

  师明明四人想要转头回望,却又不敢多做停留,上烟为孩子轻轻的盖上脸庞,她的眼中含泪,无声抽泣着。

  笼罩在梁烟城上空的浓烟护罩,此刻明亮无比,上面倒影着碧绿色的光芒,鲜红的火焰,金光的太阳神光,透过缝隙窜出云雾,就像一枚美丽的光球,如此美景却看得人心生寒意,只剩绝望!

  太阳部落完了!梁烟城完了!

  ------------

  白雪茫茫的大地之上,几只不知名的灵兽划过天空,发出几声听上去有些凄厉的叫声。

  师言手持六星法杖,步履蹒跚艰难前行,他的身后,张滔扶着有些虚弱的林从宽,他的右眼中依然冒着丝丝黑气,看着很是吓人。

  一众战队精英尾随其后,皆是满面苦楚,心生倦意。

  他们快速隐匿逃窜了一天一夜,在确定死神没有追击后才停止逃跑,改为步行。

  师言汇集整个战队的太阳神力开启逃亡阵法,消耗极大。

  林从宽又身受重伤,此刻情形,实在是不太乐观。

  但对于林从宽来说,还是有好消息的,他收到了庄严的传音,庄严传音中告知自己他会来白漫城和自己会合!

  林从宽不想庄严过来,因为这里太危险了!那个死神,根本无法对付,整体形势仿佛就是太阳部落在一步步踏进深渊一般,让人心中不安。

  可是他又期盼着庄严能过来!这样,自己才能在这场实力悬殊的战争中,稍有些安慰。

  当他们回到营地后却迎来了另一个悲惨的噩耗,林标林老将军,在援助友邦的时候不幸战死!尸骨无存!整个战队无一生还!

  如此沉痛的打击,让整个留存战队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悲伤气氛,大家都是死气沉沉,虽然没有开口,却都是对这场战斗有些失去信心。

  一处刚刚搭建完成的小帐篷旁,青年伫立跟前,他的身边,一些年纪相仿或年纪稍小的伙伴正在听他讲话:

  “学院被孔家赶出了广陵城,所有人都死了,只有老师逃了出来,这才遇到了庄副院长,刚刚老师传信,说他们正在赶往白漫城。”

  一位少年听闻连忙问道:

  “恒彤学长,如今神剑部落投靠死神,太阳神殿恐怕危在旦夕,我们可如何是好?”

  恒彤眉头微皱,并没有思考,直接开口回复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院长说如果我们愿意就带领大家一起躲避这场战争,可是,我们都已经参军,都是太阳部落的战士,难道你想要做逃兵吗?”

  他环顾四周,看那一张张充满绝望的脸孔,他知道大家心里的想法,继续说道:

  “死神又怎样?她能逃出神界,必然自损修为,我们太阳部落,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之前问话的少年,半蹲在地,众人也接连参拜,就听他开口齐声说道:

  “学弟们知错了!大家只是有些彷徨罢了,我相信,在场的所有人,必将坚持到最后!为整个太阳部落坚守阵地!”

  心中却依然非常悲观,他们都知道,太阳部落不可能获胜,战争的多年停滞,消磨了所有人的凶性,老一辈战师无法出战,高战力大师接连陨落,现在,太阳部落连一个像样的高手都没有!如何能与死神对战?

  死神无人牵制,天平已然倾斜,战争的胜负就在眼前!

  寒风吹过,营帐群在白雪皑皑的幕布中微微颤栗,师言仔细端详着面前的林从宽,脸上眉头紧皱,旁边张滔面色紧张,见师言良久不语,开口问道:

  “师战师,小将军的伤势如何了?”

  师言并未发言,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他似乎毫无头绪,只是开口说道:

  “看上去似乎被死亡之力侵蚀,身体却并无异样,着实奇怪,还需请专业的医师查看才行。”

  张滔看着面前的林从宽,虽然他端坐在前,可右眼依然在不断的冒着墨黑色的烟雾,这叫看上去并无异样吗???

  --------------

  这是一座宫殿前,宫殿金顶、红门,散发着古色古香,迎面而来的陈旧气息让人心生庄重之感,周围一片绿地,长着各类稀奇植物。

  就在大殿门前不远处,一个满头白发的身影正蹲身不知忙活着什么,布满皱纹的脸上充斥着和蔼但有些勉强的笑容,下手间小心翼翼,生怕做错了什么一般。

  他的身旁不远处,一团枯叶之上,一个头大身小的戴花老头注视着他的动作,满脸和善,挂着微笑的开口说道:

  “不错,就是这样,年纪轻轻,这种植灵草的手法倒是娴熟,也不枉老夫对你的一番栽培之心。”

  说着举起手中那巨大的枯法杖,指着远方一处大树,法杖顶端的绿宝石发射出一束强光,他画了一个超级大的范围,这才继续说道:

  “你今天就把这,这,这一片种植完,就可以了。”

  向南看着老头画出的那,一大片!土地,偷偷的叹了口气,连忙回道:

  “是,老师!”

  缠丝大仙满意的点了点头,向南确实在种植方面有不错的天赋,能在这个年纪找到一个徒弟,也终于算是有了寄托,整个人都更有干劲了呢。

  心中喜悦,法杖轻挥,便消失在了空间中,忙别的事情去了。

  向南抬头看着头顶的天空,那里黑烟翻腾,暗藏汹涌,只有几颗不是很明亮的星辰投下微弱的光亮。

  这些微弱的光芒并不足以照亮这片大地,所以这里一直都处于外面的黑夜状态,只有宫殿周围因为布置了照明的宫灯,闪烁在这一片黑暗之中,就像一座孤寂的灯塔,为这片大陆上的所有生灵指引着方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