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凭虚御风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消息
作者:左封帅  |  字数:3047  |  更新时间:2019-08-19 10:37:00 全文阅读

“会不会是那王寥寥的家人?”

  左封苍摇头安慰道:

  “不会,精英赛有规定,任何战亡方不可在梁烟城寻仇报复,他们不敢在太阳神殿的眼皮子底下这么干!”

  听到儿子的安慰,虽然心中稍安,却依然很是担心,小儿子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他可怎么办呐!

  看父亲依然一脸担心的样子,左封帅想着,得找个话题转移下父亲的注意力才行。

  “爹,其实,我在领英学院的工作,就是王启帮忙安排的。”

  左溢听大儿子这么说心中一惊,工作是他安排的,之前的负面情绪还在心头没有完全消散,他不禁又是心生寒气。

  “难道,他要求你为他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左封苍脸色一僵,连忙说道:

  “那倒没有,他帮我安排工作是因为,额...这不我俩现在都住一起了嘛!”

  他说着,伸手指了指里面的卧室,左溢脑袋一阵停滞,半天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久才想明白。

  “王...王启,他就是你那小男朋友???”

  这边震惊还没结束,房门已经被推开了,就见王启率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左封帅等三个小孩,他们表情有些懵比,一脸的不明觉厉。

  “救回来了,就是那和尚没抓到,跑的太快了。”

  王启说着,来到左封苍旁边坐了下来,左溢看着他那样子,之前的尊重消失不见,满脸都写着不满意,要多不顺眼有多不顺眼。

  左溢招手示意左封帅三人过来,开口问道:

  “师明明,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正想要开口说话的左封帅一脸问号,为啥是问明明不是问他,就见师明明递来一个你懂的的表情,开口说道:

  “就是一个浑身冒着黑烟的小和尚,在炼器师公会门口把我们抓走了,老快了,一阵黑烟飘过来,我们仨就蒙了。”

  左溢知道自己儿子实在是不适合表达,而师明明虽然很喜欢夸大其词,但是基本还是可以叙述清楚事情经过的,所以继续开口问道:

  “他说没说为什么抓你们?”

  师明明向左溢的身旁凑近了一些,好像怕别人听到一样,压低声音说道:

  “那小和尚问我们,老师在哪!”

  左溢这才明白,那人竟然是来找庄严的,庄严在学院的这些日子,平时都在干什么,自己基本一直都知道,没发生过什么争端,那就只有是进入学院之前的仇家了,能和庄严成为仇家的,那有很大的可能也是一个上古的隐世部落,这个事儿,他还真是管不了,只能等比赛完成,亲自和庄严说一下再看怎么解决。

  “你们三个,还有,回去也告诉上烟,比赛结束之前都不要再随便出去了,比赛结束后,我们就直接赶回广陵城。”

  说完看向一旁坐着的王启,虽然看他不是很顺眼,可是人家把自己的儿子救回来了,还是需要表示感谢的,就听他咬着牙齿说道:

  “还要多谢王院长救了我家孩子!”

  听着这怪里怪气的道谢,王启有些茫然的看向左封苍,就见他正对着自己拼命的眨眼睛,还一边撇嘴向左溢的方向,不知道到底在暗示着什么,他满脸尬笑的回道:

  “爸,您跟我还客气啥呀!”

  众人全部石化...左封苍和师明明张着大嘴看向祁朝嵐,就见祁朝嵐伸出手掌,上面趴着一只淡黄色的小虫子,不正是祁朝岚的定位虫嘛,果然是这里!

  众人还在石化,却听王启继续说道:

  “爸,你们好像不能回广陵城了!”

  听到这话,左溢竟然没有在意那声爸,因为他突然出现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直接开口问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为什么不能回广陵城?”

  王启抿了抿嘴唇,看了左封苍一眼,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开口说道:

  “我...我刚接到消息,广陵城不久前被孔家攻占了,广陵辅院,已经没了!”

  奔跑在雪原之上,林从宽心中却另有他想,庄严妹妹的学院被毁了,她现在一定非常难过脆弱,我竟然不能陪伴身旁,给她安慰,希望她一切安好,千万不要冲动行事啊,心中想着却又有些失落,自己送给她的传音法器,她一次都没用过,这种时候,都没想到自己吗?浓郁的悲伤气息笼罩全身,林从宽感觉整个人都沉重起来。

  传音法器只能单方面建立连接,不然他早就和庄严通话了,他对庄严的想念,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只是几个照面而已,竟然已经在心中留下了这么重要的位置。

  身旁的侍卫靠近林从宽,开口说道:

  “林小将军,前方可能就会和神剑部落相遇了!”

  林从宽从思绪中出来,头也没回,开口吩咐道:

  “所有人员减速前进,开启隐匿阵法。”

  众人闻言速度骤降,一个个手掐法诀,就见这支身披白色绒毛外衣的队伍,全体身影一阵晃动,就像消失在空间中一样全部消失不见了,只能隐约看见一片不太稳定的空间气流在雪原之上速度不算太快的移动着,偶尔能看见其中有人物虚影若隐若现。

  果然,又前进了不到一千米的距离,已经可以隐约看到一支两千余人的密集队伍正不紧不慢的从远处进军而来,那群人完全没有掩饰的意思,全都坐在高大的巨剑法器之上,每一个法器都有四五米大小,本来很好隐藏的人群,因为这些法器占地面积实在太大,还五光十色的散发着各种光芒,在雪原上,异常的炸眼。

  众人最中央,漂浮着一把精致的水晶座椅,那把椅子有四五米大小,周身镶嵌着各色宝石,在散发着各色光芒的人群中,显得特别耀眼,周围漂浮着一层不易被人察觉的透明护罩,座椅之上,一个面色有些虚弱的男子正耷拉着脑袋坐在那里,这人正是神剑部落的小少爷,方遇闽。

  他的旁边,一位打扮得有些花哨的粗胖女人,正一边吃着果子,一边用右手抚摸着他的大腿,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呵呵的笑声。

  突然方遇闽眉头一皱,看向座椅一侧的那块圆形水晶,有人隐身在附近!他暗自将这个消息传递给身旁的侍卫,侍卫又逐一对各位领队进行传话,整个队伍依然前进着,却在暗中开始准备随时应敌。

  林从宽伸手叫停,开口吩咐道:

  “张滔,把你的人分成两队,从两侧包抄,制造混乱,另外给我一个小队,为我补充太阳神力,争取一个回合击杀方遇闽,记住,一旦击杀方遇闽,所有人员立即撤退!”

  张滔领命,整个队伍在没有现形的情况下继续前进着,并快速的分化成两支小队,向两侧扩展,冲着神剑部落的方向迎了上去。

  林从宽的打算是,当双方战队开战的时候,对方必定因为突然开始的战斗,有些手忙脚乱,来不及保护方遇闽,自己趁乱,聚集大量的太阳神力,完成对他的一击必杀。

  可是当两军相遇的一刹那,林从宽才发现,还是自己的实战经验不足,竟然完全没看出来,对方准备如此充足,根本没有一丝慌乱发生。

  当整个战队从隐身中显形,对神剑部落的战队发起进攻时,完全没有引起任何骚乱,对方似乎早有防备一般,可是双方已经碰面,不得不战。

  一场一千人对战两千人的艰苦战争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可是人数上的劣势注定了林从宽的失败,双方交战近两个时辰,他边战边退,虽然有效的控制了手下的伤亡数量,却依然不是自己能够接受的。

  看来今天,要交待在这里了!可是就算如此,也得让对方损失撤退才行,不然这支队伍攻击营地,张天成他们更是应对不了。

  身旁的张滔看向林从宽,开口说到:

  “小将军!你自己撤退吧,我们帮您挡住他们,我绝对不允许自己,在老将军不在的时候让你受伤!”

  林从宽知道他的关心和忠诚,可是依旧脸色有些铁青,皱起了眉头,开口说到:

  “不行,咱们必须挡住,不然后方的损失更加惨重。”

  他思索片刻,对张滔吩咐到:

  “不再撤退,全力迎击,给我十个人,我来负责击杀方玉闽。”

  见林从宽眼神中的坚定,张滔没有多做废话,他扬手呼喊道:

  “全体停止撤退,架炮!”

  众士兵闻言纷纷停下脚步,在最前方的一支小队集体撑起防御阻挡前方的攻击,后方众人全部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太阳炮,斜上方四十五的方向,冲着对面的神剑部落,成千上万个金黄色的元素齿轮在庞大的人群中形成一道金色的能量网格,每一根暗黑色的炮筒周围,散发着一闪一闪的金色光辉,元素齿轮交错排列,高速旋转,它们每隔一个呼吸,便停滞一瞬间,就像是在一次一次的积累能量,发出一阵嗡~~~嗡~~~的声响。

  方遇闽见此,面露嘲笑之色,挥手命令众人停止攻击,开口吩咐道:

  “建立防御大阵!”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