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凭虚御风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计时
作者:左封帅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19-08-08 13:22:50 全文阅读

门外的孔佳听着帐篷内孔明程说的话,心中大吃一惊,这真是...机会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自己还没想好怎么才能报复孔艳雪,结果机会就来了!她爷爷竟然在密谋杀死她!

  回到孔艳雪的营帐,孔佳单膝跪在少女面前,嘴里咬着果子,发出呜呜的声响,好像在说话,却因为嘴里赛着果子,让人听不清具体都在说些什么。

  她的这个举动可是把孔艳雪乐坏了,她哈哈大笑着,心里很是痛快,果然还是死了的孔佳更可爱!

  伸手摘掉孔佳嘴上的果子,命令孔家继续说,这才听清孔佳说的话:

  “回营帐,已睡觉。”

  孔艳雪闻言停止大笑,眯起了双眼,心里仍然充满警惕,老头子回去就睡觉了,也没有任何其他动作?她可不是傻子,这件事绝对有问题,没这么简单,他能感应到,自己爷爷肯定正在策划什么针对自己的事情。

  想到这里,心里有些烦乱,连继续玩弄孔佳的心情都没有了,她手掐法诀,周围灵力荡漾,孔佳就重新被塞进了地底深处。

  另一边,两位长老听到孔明程的计划,这才如释重负的说道:

  “计划可周全?一定要让她死在那里,不然,后患无穷!”

  孔明程点头给两人安心,说道:

  “放心,广陵辅院联合了四大家族,配置出的化尸水足够化解所有僵尸,孔艳雪没了孔召未和孔佳,也就是个一星大师而已。”

  说完,脸上浮现了一丝悲伤,不论如何,孔艳雪都是他的孙女,儿子在早年的逃亡中死得早,这孩子一直都是自己带大的,她今天变成这样,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不是自己督促她修炼练尸大法,也许她也就只是个顽劣一些的小女孩儿呢。

  两位长老见孔明程的脸色,就知道他又在为自己假设的过错伤感,连忙劝慰道:

  “咱们孔家功法,确实会让人性格变得暴戾一些,可从古至今没有任何一个族人像他这般残暴嗜血,杀害无辜,你实在无需把这件事怪在自己身上,她是魔鬼,不管出现在哪里,经历什么事,最终都会暴露本性。”

  ......

  孔明程并没有因为两人的安慰感觉心情好些,反而生出一股很怪异的感觉...你们他么说谁是魔鬼呀???

  “好了好了,你俩回去吧,还有记得明天,把本命僵尸留着,不要放出来,以免沾染了化尸水。”

  两人见孔明程下了逐客令,只好走了,却还不忘回头继续说一句:

  “她是魔鬼,我们改变不了她!”

  孔明程手臂一挥就拉上了帐篷的门帘,魔鬼?我儿子怎么可能生个魔鬼?真是要被这俩货给气死了,门外的两人也感觉很委屈,一脸不开心的各自回去了。

  ------------

  师明明四人正在学院隔间中激烈的讨论着什么,尤其是上烟和左封帅,此刻两人都异常的激动:

  “岚岚,你可一定得赢呀,咱们学院要是只有师明明胜利,总感觉不太可能坚持到最后...”

  上烟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对师明明的不信任,他除了庄副院长给的法宝,其他实力一点没有,也不怪自己对他没有把握。

  左封帅也深有同感,他和上烟都是一上场就被干趴下了,师明明如果没有了荒古遗书,其实和他俩差不了多少的。

  祁朝嵐满脸尬笑,不知道怎么说好,只能回答道:

  “我一定尽力,尽力赢。”

  这时,离开良久的左溢老师终于赶了回来,进门见到四人的表情,一阵奇怪:

  “上烟,你们这是干嘛呢!”

  上烟一见左溢老师回来了,面上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和帅帅都,额...被淘汰了,老师你都错过了我们的精彩比赛呢!”

  左封帅也连忙说道:

  “是啊,这里的对手实在都太强了,当时赛况特别惨烈,我俩都受了不重的伤呢!”

  左溢听着这话,心中认可,当然都很强,在这里参加比赛的可都是太阳部落的年轻天才,他们能在擂台上坚持一招半式就已经算是表现不错了。

  “你们俩都比赛完了?”

  “明明也打完了,他赢了,我俩输了,还剩岚岚没打了!”

  现在的上烟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异常的积极起来,连回话都跟机关枪是的抢着说,左溢心中奇怪,越发感觉好笑,不过也没有过多计较,开口说道:

  “岚岚要加油,你要是能赢了这场比赛,咱们学院就又多了一份把握进团队赛。”

  祁朝嵐闻言行礼回是,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奇怪道:

  “老师,您刚刚是去?”

  话还没问完,就听广播中已经传来了下一场的比赛名单:

  “广陵辅助学员,祁朝嵐。”

  领英学院院长,急匆匆的赶到围场周围的观赛席后方,坐在了古新易和古云晟两兄弟的旁边,古云晟看着他那着急忙慌的样子,一点院长的威严都没有,有些不满的开口问道:

  “王启,你这是干嘛去了?怎么来得这么晚,你看看你这副样子,哪里像个院长?”

  王启还没来得及答话,三人旁边不处远却传来一声嗤笑,然后就听那人竟然念起诗来:

  “昔日龌齰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三人看向说话的人,就见是一中年男子,这男人蓝色紫衫披身,一头长发垂落堆积在地面,一副慵懒的模样趴在椅子的扶手上,这不是星辰部落的族长潘丛茵吗?就见他此刻正满脸鄙视的看着王启。

  古云晟一个脑袋两个大,他轻抚额头,心中吐槽,这人怎么坐自己附近?他竟然完全都没发现...这俩仇人碰见,那可真是要闹出点才罢休啊!

  就见王启却并没有因为潘丛茵的嘲讽而生气,反而呵呵笑了几声,才听他开口说道:

  “是王启错了,本来已经和潘院长约好,却爽约了,可是实在是临时有些非常紧急的事,这才耽误了会面,还请潘院长不要生气啊!”

  潘丛茵听着王启这话,脸上更是不快,嘴上呸了一声,转头看向下方的比赛场地,不再搭理王启,心中却在暗骂,我信你个死老头子,坏的很!

  古新意脸上表情变化不定,厉害啊大侄子!这么多年的死对头都让你搞到手了,年轻真好啊!别的不干,就知道勾搭男人...他不禁心里又想起了那个人...也不知道他这些年过的好不好...

  旁边的古云晟缺是有些生气的大喝道:

  “快说,干嘛去了!”

  王启脸上一阵纠结,看着发怒的老爹,小声说道:

  “见个朋友,你咋啥都管呢...”

  看着王启那副扭扭捏捏的样子,古云晟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深吸一口气,转头不再看自己的儿子,免得被他气死。

  --------

  左溢看着准备上场的祁朝嵐,会想起刚刚擂台上死亡的参赛选手,这孩子...他郑重严肃的对祁朝嵐说道:

  “太阳精英挑战赛,一直都是一项残酷的比赛,对手不会对你心生怜悯,更不会手下留情,所以,记住,只要有机会,毫不犹豫就要击杀,绝对不能给对方反扑的机会,在这个比赛场上杀人不会有人怪你们,除非对手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知道吗?”

  祁朝嵐听见做一老师的话,点头答是,消失在传送阵中。

  左封苍急匆匆的走进了广陵附院的隔间,一边走一边把一张纸甩在了左封帅的脸上:

  “你个死小子,好的不学学会消费了你!谁让你用我名字赊账的???”

  左封帅吓了一跳,伸手抓住大哥扔过来的纸条,看着上面自己的签名,他心里一颤,伸出手指指向了左溢。

  就见左溢坐在那里,仰着脑袋,正摆着一脸你要怎样的表情看着左封苍...

  一望无际的草原之上,一道雪白色的能量光线一闪而过,所经之处,留下片片冰晶很是诡异,庄严疯狂的向法宝中灌注妖力,飞行铁块的速度已经超过了可视速度,只能看见他所过之处留下的一条能量轨迹。

  庄严很急,他接到向南院长的传信,孔家图谋攻打广陵城,现任家主嗜血成性,不得不除,离开广陵城前,他打算联合四大家族,还有孔佳内部的几位长老里外夹击,击杀孔家新任族长,孔艳雪。

  可是孔艳雪极度狡猾,识破了几人的计划,整个围攻势力被一举击溃,广陵城也被攻陷了,仅剩不足一百人逃了出来,写信告知庄严在金乌草原汇合,之后一起向部落内部逃亡。

  高速的前进让庄严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他感觉胃里面有些翻江倒海,随时都要吐出来一样,强忍着恶心感,和浑身的虚弱无力,终于赶到了约定的地点。

  就见前方不远处的草原之上,横七竖八的倒着一具具尸体,庄严跳下飞行石块,连忙跑了过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