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凭虚御风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杀死孔艳雪
作者:左封帅  |  字数:3021  |  更新时间:2019-08-07 08:13:35 全文阅读

完全由属性之力组成的大树上,垂挂着一条条,由木之属性凝聚而成的藤蔓,一滴滴属性精华在条条藤蔓的末端凝聚成水珠滴落在地面上,水珠遇地扩散,一条条属性之力以曲线开始向两侧延展,然后再折回到前方交汇,循环往复,越发明亮。

  只不过眨眼的功夫,一个由属性精华凝聚而成的圆环,就以那参天大树为交汇点,把整个场地包围在其中。属性圆环之上又有花草渐渐萌芽生长,俨然变成了一个花环。

  王寥寥心中一惊,她竟然忘了还有这么个不起眼的小子,对方太低调了,让她不由自主的就忽略了对方的存在,如今看这施法气势,断然是低估了他的实力啊,现在行宇昏迷,自己刚刚施法消耗过多灵力,想要抵挡攻势恐怕很难,他这是一开始就打算坐收渔翁之利?不过以为这样就能轻松获胜?未免还是想的太美了些吧!

  念头一起,王寥寥已经化作水渍消失在空间之中,周围属性花环中的花蕊逐条窜出花心,四处乱飞,却在王寥寥消失的瞬间失去了攻击的目标,所以在整个场地中到处乱窜,看上去相当狂躁。

  师明明心神微沉,放开精神力,笼罩住整片擂台,开始找寻对方的踪迹。

  王寥寥隐藏在水雾之中,此刻她就是水,水就是她,只要水雾覆盖的范围,她想出现在哪里,她就在哪里,可她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一股她分辨不出属性的特殊力量,已经牢牢的将她锁定。

  师明明精神力一锁定到王寥寥的位置,之前六神无主的所有花蕊便全部找到了进攻方向,集体向王寥寥的位置冲了过去,仅接着,就传来了一声声惨叫声,那声音凄惨,响彻在整个围场。

  覆盖在地面上的水雾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突然就全部消失不见了,擂台之上,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站立在中央,他右手持书,身后大树虚影化作纯粹的木属性能量坍塌而下,而少年的面前,一个满头白发的垂年老妪,颤抖着身体趴在地面上,正拼命的喘息着。

  观看席上的众人,全都止住了呼吸,仔细的看着擂台上的景象,生怕自己错过什么细节。

  “广陵辅助学院,师明明,胜!”

  “师明!师明!师明!”

  广播响起,观众们立刻沸腾了起来,来自四面八方的欢呼声不绝于耳,师明明转身走回擂台中心的传送阵,光芒闪动后,消失在了擂台之上。

  待师明明传送不见,众人这才注意到场上的另一个人。

  “那个老太太…是王寥寥???”

  “是啊,这是被吸光了生命之力啊!年纪轻轻遭此大劫,怕是活不了几年了吧?”

  “那可不一定,她的爷爷,可是金身部落那位!这种老怪物说不准还真有补充生命力的法子呢!”

  “也对...”

  身后议论声消失不见,师明明出现在了学院的隔间之中,左封帅连忙起身上前说道:

  “明明,你的法宝真是厉害啊!”

  祁朝嵐也是暗暗点头,他们的实力互相讨论过,师明明就是初级修者的境界,能释放出如此强烈的攻击,肯定就是因为他手中的法宝了!荒古遗书-木,这种法宝自己也会有一本,老师说,自己的是荒古遗书-土。

  众人好像都觉得理所当然一般,尤其是曾经见识过荒古遗书的左封帅和上烟,只有师明明的心里非常震惊,他这次使用荒古遗书根本没有感应到上次遇到的那股神秘能量,也就是说,老师真的封印了荒古遗书的部分力量。

  可是就算如此,他依然差点把王寥寥给直接吸死!这法宝,强大到他自己都有些害怕了,回想着刚刚看到的,王寥寥那爬满皱纹的年迈脸庞,师明明的身体不由的一阵哆嗦。

  一道雪白色的能量光线一闪而过,却在不远处猛然的停了下来,因为速度太快,又停的太过突然,庄严一个前空翻就掉下了飞行法宝。

  “我去!怎么忘了这事,这小子马上要比赛啊,冷不丁的被抽一下妖力,还真是痛苦的有点受不了啊...”

  庄严嘀咕着从地面上爬了起来,重新坐上了雨雪方寸石,继续赶路,只是看上去越发的疲惫,他却并没有停下休息的意思。

  -------------

  就在广陵城附近的落日森林边缘地带,一群百余人的队伍,驻扎于此,零星几个帐篷样式各异,最大的那座土黄色帐篷中,此刻,孔艳雪正高坐族长之位扫视着下方众人。

  孔艳雪身旁立着一位体型消瘦的老者,正是孔艳雪的爷爷孔明程。

  孔家已经到达落日森林三天了,之所以仍然扎营在边缘地带,是因为族长孔艳雪不顾家族各位长老反对,执意想要攻打广陵城,在城内安家。

  “你们之前说,广陵城有太阳神殿坐镇,不宜攻打,如今,太阳神殿殿主已经离开广陵城,我们是不是可以动身了?”

  两位之前一直反对攻打广陵城的长老,面对着孔艳雪的问话,实在是想不出对策,一脸期望的望着孔艳雪身旁的孔明程,希望老爷子能给说句话,劝劝族长。

  却见孔艳雪扫视一眼两人,又看了一眼孔明程,嘴中充满不屑的说道:

  “爷爷年纪大了,可和你们折腾不起,就别拉一个半截身子埋进土里的人下水了!”

  下方众人听到孔艳雪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就算是支持他的各位长老,也都是脸色难看充满愤怒,可是没有人敢说话,也没人敢呵斥,就见孔明程也不生气,脸上依然带着微笑的说道:

  “既然族长有意攻打广陵城,你们就准备好人手,把手下的尸仆饿好,咱们明天就页都动身进攻广陵城。”

  孔艳雪有些惊讶,这老头子!自从自己继任族长以来,就一直领着几个长老和自己作对,总是说自己的各种命令太过歹毒之类的,百般阻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以往就算最后不得不遵从自己的命令,也是会力争很久才对,今天好像…有问题呀...

  面上却是表现的十分欢喜,大笑说道:

  “难得爷爷和我看法相同,各位都回去准备吧,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去广陵城!把他给我干翻!”

  众人得令,退出营帐,孔明程也随后走出了出去。

  孔艳雪手掐法诀,口中默念咒文,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尸体,就被她从地底给拽了出来,这女孩正是孔艳雪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也就是上任孔家族长,孔召未的女儿,孔佳。

  “你去跟着那老头子,看看他想耍什么把戏!”

  孔艳雪狠狠的瞪了一眼被拽出地面的孔佳,没有好气的命令道,孔佳一脸木然的弯腿行礼,这才僵硬着身子退出了营帐。

  来到室外的孔佳,却是突然变得不再表情麻木,她的双眼中也不再空洞,而是浮现出一份滔天的恨意,抬头看向孔艳雪的营帐大门,眼睛瞪得就好像随时都要掉出来一样。

  当她被孔艳雪召唤出来的那一刻,意识便已经在逐渐苏醒了,每一个孔家人的第一只召唤僵尸,都有极大的可能恢复生前的部分意识,有的甚至可以恢复全部记忆!当孔佳看到孔艳雪,再看到同样成为僵尸的父亲时,她就知道,这一切,依然是孔艳雪的报复,她没有发怒,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她知道,如果得知自己恢复了意识,那对孔艳雪来说绝对又是增添了一件制造快乐的工具。

  就这样潜伏在她的身边,总有一天,会让我找到机会,等到了那一天,就是你孔艳雪的祭日,我一定会让你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想到这里,孔佳取出了赛在自己嘴巴里的果子,这是孔艳雪塞进来的,还命令自己一直叼着,她看着手心里的山果,不禁又想到了那一天。

  孔召未带领几位族人去外面的城市,购买一些日常用品,回来的路上踩了一棵山果带给自己吃,没成想,却被孔艳雪看到了。

  孔佳直到死的那一刻才知道,他们父女的死,竟然就是因为这么一颗果子,而她父亲,直到死恐怕都不知道为什么孔艳雪这么恨他,真是死的不明不白啊!

  想着,已经尾随孔明程来到了他的住处。

  孔明程的帐篷内,两位支持他的长老正在厉声责问。

  “孔师,你怎能放任她如此胡作非为!我们孔家向来名声不好,却并不真的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这才能存留至今,现在孔艳雪她如此嚣张嗜血,必将引来其他部落的围杀啊!我孔家哪里还有活路?”

  孔明程轻轻摆手,示意两人不要再说,这才开口解释道:

  “就让她去吧!我已经和广陵辅助学院的向南院长取得了联系,他与我算是旧友,知晓化尸水的配置之法,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这次,就是要让孔艳雪有去无回,只要她死了,孔家就还有活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