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凭虚御风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背上有杀气
作者:左封帅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19-07-27 08:44:45 全文阅读

林从宽的突然离去,就像在庄严身上挖走了一块肉一样让他不痛快,他自己感叹,自己实在是太缺爱了,前世就是个屌丝单身狗,导致现在即使是一个男人的爱也让他分外珍惜。

  “老师,您想什么呢?”

  庄严被师明明的叫声,唤回思绪:

  “没什么,怎么了?”

  师明明见庄严回过神来,这才继续说道:

  “城里的几个家族族长一起过来拜见您,现在正在外面候着呢。”

  家族族长?自己还真没接触过这些人,他们来找自己干什么?

  “你去把人请进来吧。”

  不多时,四个中年男子,便随着师明明,一起走了进来。

  四人行礼后,依次落座,师明明回到庄严身后,站在了伏秋蕊的身旁。

  “不知四位前来找庄某,有何要事?”

  四人听庄严这么直入主题的询问,互相看了看,坐在首位的那位族长才说道:

  “确实是有事求庄院长帮忙。”

  庄严没说话,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她可不打算,再胡乱答应别人什么。

  那人见庄严没有接话的意思,只好继续说道:

  “想必庄院长也听说了,神剑部落最近在咱们太阳部落边境布下了诸多大阵,战争怕是很快就要爆发了。广陵城虽然位置偏僻,也和神剑部落隔着一条罗沿海,可是这里产出诸多灵脉,自古便是战争的必争之地,到时恐怕免不了成为双方交战的据点。”

  庄严听着,这才想起来,自己只顾想着林从宽的离开,竟然忽略了他离开这里的理由,他说神剑部落已经开始侵犯边境,所以才要返回战队,是要去前线参战的。

  那位族长似乎有些迟疑,喝了口水,才继续说道:

  “我们四家族,打算搬到梁烟城去!”

  “搬到梁烟城?”

  那位族长并没有回应庄严的疑惑,而是继续说道:

  “战争一旦爆发,我们这些小家族,必然会被推到前线上去,学院,灵脉,会被保留,可我们这些地方势力,一个都别想活下来!梁烟城是太阳部落总部所在地,肯定是十分安全的,可是全族迁移哪有那么轻巧,我们希望庄院长这次去梁烟城,帮我们买一块地皮,免得到时候搬到那里无处落脚。”

  大家都害怕战争,谁都不想死,想要逃命是很正常的事,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庄严依然感觉很痛心,战争还没有爆发,只是有些端倪而已,这些家族就已经想着如何抛弃广陵城了。

  他们可以跑,可是广陵城的百姓们呢?那些平民能跑去哪里?

  这件事让庄严的心情变得特别沉重,战争一旦爆发,两个部落交界处的各个城市必定生灵涂炭。

  但庄严,依旧答应了四个家族的请求,他们只是想让自己的族人活下去而已。 

  --------------

  一盘浑圆的落日贴着沙漠的棱线,大地被衬得暗沉沉的,透出一层深红;托着落日的沙漠浪头凝固了,像是一片睡着了的海。

  金黄色的沙海之上,一个消瘦的身影缓慢走来,他身材消瘦,却有着个,隆起的高大驼背,有些蜡黄的脸上弥漫着一种营养不良的病态,眼窝陷得很深,一双眼睛被浓浓的黑眼圈包裹着。

  蓬头垢面的容颜显得憔悴不堪,他身穿的月影缠丝长袍,像是被锋利的刀子挂拽过一样破烂的挂在身上。

  边角处浸染着片片鲜血,热浪呼呼的吹过,他的身上汗流浃背,身体也因为过度的劳累而微微颤抖着。

  但目光依旧炯炯有神的盯着前方,头上的白发,干枯的拖在地面上。

  他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岁,还是个孩子。

  也不知道他是哪来的这股毅力,拖着那随时都要倒下的身体,继续前行着。

  庄严等人坐在墨玉轮上。

  墨玉轮的上空,罩着一轮半透明的防护罩。

  此刻,法宝停在原地,大家都在看着那少年,心中震惊。

  这孩子也就比师明明大一两岁,他现在的样子,看在眼中实在是让人心疼,师言的眼中更是一片不忍。

  就见少年的身影渐渐走近,众人这才看见,他根本不是什么驼背,而是背着一个比他还要瘦弱的少年。

  那少年安静的趴在他的背上,他们全身的血迹,大多都来自这少年的右臂,就见他的右臂之上,五个肉眼可见的血窟窿看着甚是可怕。

  噗通一声,少年似乎终于体力不支,两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庄严和师言赶紧跳下了法宝,两人来到近前,一人抱着一个就往回走。

  回到法宝之后,手指轻点,透明的防护罩上一阵振荡,从外面看去,整个护罩一阵振荡之后,就彻底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中之中, 左溢老师赶紧上前查看少年伤势。

  “这个孩子...已经死了...十多天了...”

  旁边的上烟,闻言吓的赶紧捂住了小嘴,她的身体在阵阵发抖,她还从来没见过真正的死人!

  再仔细看向那已经死了的少年,他的面色苍白,枯瘦的就像一具骷髅,终于忍不住吓得大声哭了起来。

  旁边的伏秋蕊把上烟拉进怀里,轻轻抚摸,安慰着她。

  “救这个!”

  上烟把另一个孩子放在左溢面前,就见左溢先是在他身上施展了一记小生长术,然后双臂交叉,两手分别伸出拇指和食指置于身前。

  在他面前,一个绿色的光点陡然亮起,一个呼吸后便分作数道绿光四处分散,分散开来的光点平行悬浮于墨玉轮之上,那个小男孩儿被这光点托起,悬浮在了半空中。

  光点扩散到一米大小后,便不再继续,而是以最初的那个起点为中心,开始环绕旋转,逐渐变化成一条条绿色的丝线,丝线与丝线之间,又有绿光来回跳跃,整个光点因为逐渐的扩大,开始散发出更加明亮的光芒。

  精灵符盘中的少年,身上的创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蜡黄色的脸也开始渐渐恢复生气,就连那撒满鲜血的白色外衫也渐渐恢复了原状。

  左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收回指法,四处跳跃的属性光芒也随之消散,他有些无力的说道:

  “没事了,让他休息一段时间自然就会恢复。 ”

  说着竟然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体就向后倒去,左封帅赶紧上前搀扶。

  “爹,你没事吧!”

  左溢挥了下手,面上露出一丝微笑:

  “并无大碍,救人哪有那么轻松,你扶我躺一会儿就好。”

  左封帅把左溢扶到角落,躺了下来,庄严上前,看向那躺着的少年,问师言:

  “师殿主,两个孩子一死一伤,是,是不是神剑部落做的?”

  师言看向已经死了的那个孩子,这孩子看着也就十四岁,比师明明大不了多少。

  他身上的血肉都有些腐烂了,覆盖着一层干裂的皮肤,好像扯住一点就能全扒下来一样。

  他不敢想象,如果躺在这里的是自己儿子,他该怎么办。

  移动视线,看向那已经干涸,曾经布满了鲜血的手臂。

  “庄师你看,他的胳膊上,有五个血洞!”

  “血洞?”

  庄严赶紧上前查看,果然,在那五个血洞的周围,还有一片,像是被腐蚀过一样的痕迹,庄严心中一寒,一种怪异感浮上心头。

  “九阴白骨爪???”

  啊???

  师言一脸懵逼的看着庄严,很明显并没有听说过九阴白骨爪这个词,庄严连忙解释道:

  “我之前听说,有一种专门修炼手指的功法,修炼之后手指特别强横,就算是妖皇的头骨都能轻易抓碎!”

  伏秋蕊走上前来,偷偷查看,抑制不住的兴奋说道:

  “我认识这种伤口,这好像,是孔家留下的!”

  孔家?庄严先是一愣,然后才猛然想起,是那个夷陵老祖的部落啊!不过想象中的翩翩少年和现实好像有点差别啊!

  “你是说,这些是尸体留下的?”

  “正是!”

  几人还没讨论完,就见那昏迷的少年,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先是愣愣的看着天空,然后意识到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猛地坐了起来。

  众人见状,都从死亡少年的身旁全部转移到了清醒少年身边。

  “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少年眼神还有些涣散,掺杂着一些迷茫,他盯着庄严看了好一会, 才突然清醒过来一样。

  “我表哥呢?我表哥在哪?”

  庄严闻言脸上一阵苦涩,他缓缓的让开身子向一旁走了几步,众人也全部靠向两侧,为少年让留出了一条路。

  少年转头看向躺在地上,满脸腐烂的表哥,腐败的尸体,已经有些看不清原貌了,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一动也不动,只有眼泪一直刷刷的往下淌,配上他面无表情的脸,看在眼里,看的人有些瘆得慌。

  ......

  随后的几天,众人依旧像往常一样,百无聊赖的坐在墨玉轮上,只是多了一个年轻的小帅哥儿,气氛却并没有变得稍微活跃一些,因为他一直都是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好像活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了,导致众人也都有些情绪低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