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凭虚御风 > 正文
第十八章 金乌药材工会
作者:左封帅  |  字数:3207  |  更新时间:2019-07-16 09:02:20 全文阅读

庄严重新回到的城主府第一层的时候, 伏秋蕊竟然出人意料的乖巧起来,一口一个庄严姑姑,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股子蛮横劲 。

  “姑姑这便随我来吧,城主府未设客房,我已经差人为姑姑在附近的酒楼定好了房间。”

  伏英城主一脸歉意的说道:

  “让庄师白白跑一趟,本就多有惭愧,请务必不要与我们客气。”

  庄严点头回应:

  “也好。”

  跟随伏秋蕊去入住酒楼的路上,庄严一直回想着刚刚看到的一切。

  这城主府看着不大,却五脏俱全,除一楼是会客大厅,二楼竟是炼器室,三楼是炼丹室,至于四楼以上,庄严并没有权限进入。

  像广陵和金乌这种小城,如炼器师工会之类的副职业工会都是没有的。

  能在城主府内设立炼器室,炼丹室,可见他拥有自己的炼器师和炼丹师。

  这一点,广陵城与之相比就大大不如了。

  “姑姑小心台阶。”

  想着,两人已经来到一座酒楼门前。伏秋蕊看着庄严那对颤颤巍巍的大胸脯,眼角不由的又是一抽。

  “之前对姑姑多有无礼之处,还望姑姑大人有大量,原谅秋蕊的冒失无理。”

  伏秋蕊说着,竟然预行大礼以示歉意,庄严连忙上前搀扶道:

  “别别,你爹和你说,我准备带你去广陵城的事情了?”

  啊?

  老头明明说,这位庄严姑姑实力不俗,又和自己一样喜欢四处历练,让自己表现好一点,只要以后可以跟着姑姑,他就不会再把自己关在金乌城了呀。

  心里面边想着,手上也没闲着,和酒楼老板核定好预约,牵引着庄严便上了二楼。

  “广陵城?”

  见伏秋蕊有些疑惑,庄严说道:

  “你不是想去落日森林吗?”

  伏秋蕊闻言,双眼冒光道:

  “姑姑下一步也准备去那里吗?”

  “落日森林附近只有广陵城一座城市,不去那里,难道你打算住在森林里?”

  说着这话,庄严却突然觉得住在森林里其实也挺好的,自己就住过一段时间,还挺滋润的呢。

  突然想起还有要事需要询问。

  “那个,什么赶尸孔家,是怎么回事?”

  伏秋蕊听庄严问话,眼中又是精光一闪。

  “姑姑这事问我,可算是问对人了,我这些年四处奔波,就是一直在追踪,这孔家的足迹。

  可是他们一直到处迁移,居无定所,我始终都没有追上。

  相传,孔家修炼的传承功法乃是传说中的,练尸之法。”

  说道这里,她的语气不再是完全的好奇,语气也变得正色起来。

  “普通弟子便可御尸而战,更是听说,修为高深者甚至可以让尸体死而复生,拥有生前的一丝丝意识。 ”

  伏秋蕊说着,思绪却似乎已经沉入了记忆之中。

  练尸之法?御尸而战?

  那不就是夷陵老祖!

  庄严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他们手持玉笛,满眼邪魅。

  身旁站着帅气忠诚的尸兵,真是帅炸了。

  没想到这世界还有这种部落!有机会一定要见识见识!

  “姑姑对他们有兴趣?”

  “当然!”

  谁会对人尸CP没兴趣,不只有性趣,还大得很呢!

  伏秋蕊心中大喜,跟着庄严姑姑果然没错,竟然和自己一样喜欢这些奇闻异事。

  这会儿,再看庄严那显眼的胸脯,都感觉顺眼多了。

  来到客房门前,庄严停下脚步,开口道:

  “你先回去整理下行装吧,准备准备,我们明日便要启程,赶回广陵城。 ”

  “好嘞!”

  伏秋蕊听言面露喜色,便兴高采烈地离开了。

  庄严推开房门进入房间,淡淡的檀木香味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木质的梳妆台上放置着一枚铜镜,片片纱账垂落而下,窗外可见一面平静的湖泊,片片睡莲湖中绽放,整个布置给人感觉清新闲适。

  庄严寻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他打算修炼一会儿,再去找一下之前路上遇到的那伙醉酒青年。

  看能不能把凤凰栖木和余辉金石给卖了。

  不料翻开黄皮书查看时,却见第三页竟然已经有文字显现了出来。

  第二小节,离魂索命

  这第二小节中讲到,彪悍的魂魄,是最强大的武器!

  凝魂练魄小成后,便可以开始修炼离魂索命了。

  通过吞噬他人的魂魄,壮大自己,是最快的炼魂之法。

  然而,人的魂魄非常脆弱,若非有着绝对的信心,或者是偷袭的情况下,一旦不能一招毙命者,都极有可能会被对方反噬。

  离魂索命,便是以自身魂魄为引导,利用灵力布建大阵,强行吸收敌人魂魄的方法。 

  不必与对方进行魂魄的直接碰撞,把反噬风险降到了最低。

  离魂索命是三式功法,分别为,经脉运行路线,手决,咒文。

  庄严仔细的牢记手决与咒文后,首先开始尝试离魂索命的经脉运行路线,这经脉走向独自运行时,对自身没有任何影响。

  需要三式共同施展才能成功发动离魂索命。

  之后又一遍遍的尝试手决的舞动方式。

  谁知,这一不小心,黄皮书竟然一分为二分离出了一本略微小一点的书册,下崽了!

  这本从黄皮书中分离出来的小笔记,就像刚开始的黄皮书一样,是有实质的。

  看起来竟是生出了一件还没认主的新法宝!

  神识稍一感应,便知道这件法宝属于黄皮书的分支法宝,属木属性,这笔记封面上绘制者一颗碧绿的参天大树,内部却只有一页,神识触碰间一股磅礴的生命之力蕴含其中。

  庄严仔细研究着,既然有木属性,那其他的属性,是不是也会相继出现呢?再看他唯一的那一页上,赫然正是荒古炼魂法第一小节,凝魂练魄!

  修炼的时间总是流逝的飞快,一眨眼,就已经接近黄昏。

  庄严这才惊觉自己竟然忘了那几个醉顺便酒青年的事情,还打算买个圆盘法宝呢,心下也不耽搁。

  拿出名片,向酒店伙计询问了地址的方位后,便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在城主府通往城市北门的主干道上,行走大概600多米后,向左转进一条胡同,又走200多米后,向右穿过一家肉店,继续走约20多步,穿过一条凌乱的地下走廊,便出现在了一条狭长的胡同之内。

  胡同里没有灯光,只有不远处的胡同尽头,一扇破败的木质双开门处,挂着两盏喜庆的红色大灯笼。

  一个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正蹲在门口。

  她身穿大红色的丝绸长衫,嘴中烟雾缭绕着。

  就见她双眼微咪,口中突出片片浊气,面上的享受之色一览无余,竟是在吸烟!

  看见庄严后,她一脸不耐烦的站起身来,左手叉着腰,右手夹着烟卷,不知道的右臂外翻,轻轻吐出一口烟雾后,这才上下打量了庄严一番,开口问道:

  “谁介绍来的?”

  庄严连忙上前掏出名片,这小大人怎么浑身一股子痞气呢!

  只见这名片上面雕刻着的三个大字:吕伦怀。

  女孩查看一眼,嗯了一声,算是回复了。

  转身在木门上随手点了几下,门锁处,便有三道金光符文闪现,三道符文以不同的方向,不同的速度高速旋转,几个呼吸后,咔嚓一声,门扉大开。

  这院门上竟然还装有隔音法阵,就在房门打的瞬间,一阵嘈杂之声,便迎面扑来。

  庄严伸头向大厅内望去,只见屋子内满满登登一大群人,全部席地而坐,神情亢奋。

  他们的年级,从十几岁到七八十岁不等。

  他们全部仰着头颅,看着最前方,那个坐在一个超高蒲团上的中年汉子。

  这汉子膀大腰圆,一头的红发,双眼像一对铜铃一样瞪得溜圆,实在是有些丑的别致。

  不待装Xbox再仔细观察,就见一个身材瘦小的小男人,突然起身大声的喊道:

  “我要有责任心!要为子子孙孙负责!不能做子孙的罪人!”

  另一人也随后站起,声嘶力竭道:

  “会吃苦吃一阵子苦,不会吃苦吃一辈子苦。”

  那端坐与前,领袖样子的中年汉子,闻言也是连连点头,口中还不忘附和着:

  “只要决心成功,失败永远不会把我们击垮!”

  众人群情激愤,异口同声的大叫:

  “永远不会被击垮!永远不会被击垮!”

  一个看着八十多岁的老头,因为太过激动,竟然喊着喊着开始口吐白沫起来。

  庄严看着眼前这一幕,是真正的呆立当场。

  身后哐当一声,两扇木门重新合在了一起,三道金丝环绕,像是担心庄严逃走一般,把这门扉锁的严严实实。

  那边众人已经乱作了一团,有的喊着:

  “有没有人是医师!快来急救下!”

  有的人喊着:

  “都让开点,空出点地儿,让空气进来!”

  “这呢,这呢!”

  就见慌作一团的人群之中,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正冲庄严挥舞着右手。

  他站起身来,左挪右挪的,艰难向庄严走来。

  看到庄严,周围一道道羡慕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投向少年,甚至都忘记了救援那个口吐白沫的老头。

  见过来的正是那天路上遇到的吕伦怀,庄严抬手行礼道:

  “吕兄。”

  少年也没回礼,张望着庄严身后,见没有其他人了,面色有些失望。

  “唉?怎么就你自己,那两个兄弟呢?”

  吕伦怀满脸急切的问道。

  “他们有些急事要办,我便自己过来了。”

  少年叹息一声,一脸的惋惜:

  “那真是可惜了,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他俩以后肯定后悔,来,姐姐,咱们到里面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