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凭虚御风 > 正文
第十四章 坚持治疗,一直治疗
作者:左封帅  |  字数:3155  |  更新时间:2019-07-12 18:22:12 全文阅读

师明明因为初级班考试没有通过,这些天来,一直闷闷不乐,在家中卧床伤感,连学院都不愿意去了。

  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已经完全够格,升级到中级班了,这次考核失败,完全是因为考试题目不合理!

  他要休学!!学校已经没什么需要他学习的了。

  但是他今天却抛弃了伤感,来到了学院。

  因为他想起来,他还有一半的凤凰栖木寄存在庄师那里呢,这好东西,可不能不要。

  "庄师那么厉害!直接让庄师给我炼制成法宝好了。"

  想到这里师明明一声叹气,在凤凰栖木附近挖到的余辉金石,都被师叔用掉了。

  父亲竟然就那样直接从自己戒指里取走了!

  越想越难过,他满脸通红,一脸气呼呼的开始哐哐敲着庄严的大门。

  大门上的藤蔓因为师明明的敲击一阵乱抖,竟是自动反击着他的敲打!

  庄严打开门,看着一脸气呼呼的师明明,并没生气,反而觉得他的举动分外可爱,一手拍在了他的脑袋上。

  "你这小家伙,突然跑过来找我,想要干嘛?"

  师明明恼怒的挥手,阻止着庄严的拍打,后退一步,满脸警惕的说道:

  "我来拿我的那一半凤凰栖木来了"

  本来生着气的小脸说到这里脸色一僵。瞬间堆上了一脸假笑,贼兮兮的看着庄严。

  "嘻嘻,庄师,不如你直接帮我把那木头,给练成法宝吧!"

  他这副可爱的样子,逗的庄严哈哈大笑,不过笑归笑,炼制法宝这种高难度的活他可干不了,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呀!

  可是也不知道如果拒绝才好,总觉得不忍心让小孩儿伤心呢。

  "小家伙儿,凤凰栖木根本就不在我这里,它在你家呀!"

  师明明闻言小脸一僵,跟吃了苍蝇一样,满脸的不自在。

  "那咱们去我家取出来吧!"

  说着就拉起庄严的手,要拉着她去自己家去取凤凰栖木。

  庄严被小孩拉着手,一脸的哭笑不得,真是个风风火火的孩子。

  之前想着,自己现在是表面上的炼器大师,凤凰栖木这种珍贵的炼器材料实在不适合拿去出售,所以也就放在太阳神殿,没有取回。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自己马上就要离开广陵城去金乌城,不如在金乌城把这凤凰栖木,转手卖了!还有手上的余辉金石,也一起买了!换些钱财。

  这个主意好!

  想罢,便没有阻止,跟着前面的师明明,向城主府的方向走了过去。

  -----------

  远处天边那金灿灿的光盘,收敛去刺眼的光芒,徘徊在天际线上,随着时间的流逝缓缓落下。

  张天成步伐轻快,快速的穿过太阳神殿的大厅回廊。

  他的伤势已经休养的差不多了,准备这几日就启程返回梁烟城。

  手中拿着之前疗伤剩余的余辉金石,心想着这些剩余的余辉金石给自己学生用,比自己使用,效果更为显著,也不算浪费。

  再有,他也需要把回梁烟城这件事,提前告诉王晴山,让他做好准备,毕竟路途遥远,少说也要一个多月。

  在广陵城这些时日,淳朴憨厚的王晴山还结交了不少朋友,也都需要提前告别才是。

  来到王晴山的住处,并没有出声呼喊,毕竟,身为师傅,本就该想去哪就去哪,更何况是自己徒弟的房间呢?

  这一进门,便有些后悔了,因为他看见,王晴山此刻,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外衣,依偎在卧室里小憩。

  性感结实的肌肉在半透明的面料之下,若隐若现,头发上,水渍还未干透,应该是刚刚才洗过澡的。

  此刻他侧躺在床上,双眼迷离,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还是真的已经睡着了。

  似乎被脚步声惊醒,猛然抬头,见是张天成进来,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整理好衣衫,便准备行礼。

  匆忙间下床,一不小心便踩到了衣角,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上。

  张天成见状,连忙上前,抬手就扔开了一直捧着的余辉金石,两步并一步,猛地来到了近前。

  伸手就把王晴山接住,紧紧的抱进了怀里,双手接触到肌肤的那一刹那,两人全身都是一阵颤栗一种奇异的尴尬气息释放开来,两人都感觉分外尴尬。

  王晴山感觉脑袋一片眩晕,哄的一声变得一片空白,有些惊慌的想要推开张天成,却根本挣脱不掉。

  "老师,我,我没事了,您,快当我下来吧!"

  张天成老脸一红,轻咳了一声,却并没有松手。

  “虽说天气温和,穿这么少,也总怕是会着凉,以后不要再如此了。”

  张天成嘴中教训着,轻轻抱着王晴山,却依然没有其他动作,就像一个受惊后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小孩子,竟是有些可爱。

  下一秒,也不知是他想到了什么,或是发生了什么连作者都不知道的事,一时之间竟是灵力大动。

  全身那浑厚的灵力一荡,王晴山的衣服就像一层脆弱的薄纸一般,尽数变成了碎片。

  碎布条,凌乱的散落在王晴山的身上,片片肌肤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一时吓得他满脸通红,恼怒的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这一幕,竟是看得张天成也浑身燥热,满脸通红起来。

  我怎么回事啊!明明就是扶他一把,竟然把人家衣服还给……

  他左手还保持着,抱着王晴山的姿势,尴尬的,更加不知如何是好了。

  就听王晴山,支支吾吾的开口说道:

  “老师…您,您…”

  看着他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张天程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他深吸一口气,右手金光闪烁,周围的空间突然一阵停滞,两人便消失在了眼前。

  转眼,出现在了王晴山的床上,窗帘也随之缓慢的落了下来。

  “为师弄破了你的衣裳,心中愧疚,自然会补偿你,今日便将这师门秘法,传授与你,助你突破入世,进入筑基期。”

  几个呼吸的安静之后,只见王晴山那伸出床沿的右手猛然的一阵颤抖,口中更是传来了一声惨叫。

  他的手,狠狠的抓住了床单,好像要把它抓烂一样拼命揉搓着,可以听到他压抑着的,那无尽的痛苦呻吟。

  “强行灌注攻法,自然会有些许疼痛,你若不能承受便说出来,为师放缓些速度,你便可以轻松一些。”

王晴山微微点头,果然,感觉不那么疼了。

  可是,仅是缓解了几个呼吸的功夫罢了。

很快,趴在窗外的作者,便听见那拉着帘子的床铺里面,开始穿出了一阵阵,此起披伏的喘息声。

怕是身为传功者的张天成,也是消耗不小啊,修炼之苦,可见一斑。

  --------------

  一个年迈的老者,匆匆忙忙的从门外跑了进来,奔跑之间,丝丝白发在身后随风飘扬。

  来到近前,他停下脚步,整理下凌乱的头发,满脸恭敬。

  “殿主!”

  老者微微躬身,把一枚质地精美的戒指,递到了师言的面前。

  师言接过戒指又转送给了庄严。

  “庄师,这便是那凤凰栖木了。”

  庄严解接过戒指,一阵打量。

  这戒指的质地似乎是一种很特殊的晶石,闪闪发光又不失内敛,清雅又不失高贵,阳光照上去,发出空间交错的微光,闻上去竟然还有些淡淡的清香,像是通了灵般的仙气。

  这就是储物戒指吧!

  庄严试着把神识探入其中,果然,就见一节枯枝正静静的,悬浮在一片黑色的虚无之中。

  庄严也没客气,直接把戒指戴在了手上。

  “在下明日便要启程前往金乌城,之前说好,这凤凰栖木有一半送给贵公子,只是时间紧急,这炼器材料的分割又是及其精巧的事,只好等庄某将之分割开来后,再送到府上了。”

  庄严话没说完,就听大厅之外传来一声应答:

  “庄副院长要去金乌城?”

  来人正是师言师殿主的师弟,张天成,张大师。

  他的身后跟着的,是他的学生王晴山,只见他步履略显轻浮,不知是否有恙在身。

  庄严并没多问,对张天成回复道:

  “正是,在下受向院长嘱托,正要前往金乌城,办些琐事。”

  张天成先是点头行礼,方回应道:

  “如此倒是巧了,在下师徒二人,正准备返回梁烟城,途径金乌,倒是可以与庄师同行。”

  张天成说过,转头看向自己的学生。

  王晴山竟是耳根一红,低头看着地面,不敢回视。

  “任凭老师做主。”

  呵呵,这两个人有问题,庄严眼神薇咪,满脸诡笑。

  “如此甚好,在下正愁没有代步工具,就撘下两位的便车,也省去些麻烦。”

  张天成闻言,面露难色,苦笑答道:

  “这还真是个问题,在下这学生,入门不久,也不曾有代步灵兽,还需与张某同骑,这...这...”

  广陵城这种小地方,根本没有人售卖代步灵兽,近距离赶路靠飞的,远距离赶路嘛,广陵城根本没几个人出过远门。

  像是师殿主,上城主这些大人物的灵兽,也都是从其他大城市买回来的。

  张天成愁容满面,如果没有灵兽代步,从广陵城到金乌城,一边飞行,一边休息,起码也要七天时间。看来是无法同行了。

  “庄师不必忧心。”

  师言开口道:

  “左溢老师的手上可能会有灵兽出售,他平时便会做一些灵兽的倒卖生意,我稍后便飞书一封,让他给您送过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