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凭虚御风 > 正文
第一章 生命之树
作者:左封帅  |  字数:3948  |  更新时间:2019-06-29 09:16:25 全文阅读

庄严今年刚刚毕业,身为一名刚刚步入社会的三好学生,却意外地并不是很如鱼得水。

  他虽然顺利的入职了一家,新成立的创业公司,并开发了一款关于二维码在网吧行业的应用,人模狗样的从研发到运营,公司却依然不到三个月便宣布解散了。

  公司老板闵召熙,更是在满脸诚意,下跪保证,一定不会拖欠工资后,让庄严第一次了解到了,一个人究竟可以虚伪到什么程度。

  就是在这种,失业加失望的低落心态中,庄严开始每天,一直沉迷在网络游戏的世界中,消磨着,这在他看来黯淡无光的时间。

  --------------

  在开始正文之前,必须要介绍一下这座小岛,虽然,我们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再看到任何与他相关的信息。

  不知道是谁起的名字,竟是意外的充满诗意_她叫雪浪海,海中央,坐落着一座小岛。

  全岛正正好好住着二十个人,偶数,对称,让人不由的产生一种,像是有什么特殊布置的感觉,充满着神秘感。

  这里与世隔绝,从来没有来过外人,整座小岛被一望无际雪浪海包围着,这里只有黑夜,不见白日,大海之上有常年不散的大雪,终年不止的狂风,确实也很符合他的名字。

  岛中央有一株植物,躯干有拇指粗细,直通天际,肉眼看不到尽头,没人知道它是什么,也没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甚至都没人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从每一个人有记忆开始就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

  失去这株植物,世界就会毁灭,所有人都要跟着陪葬,这种想法看来似乎非常幼稚。

  毫无理由的相信着一个荒谬的诅咒!确实很幼稚。

  但他却像,被深深植入了每个人的大脑深处一样,让人永远都不敢违背。

  所以,后来,他有了名字,大家都叫它,生命之树。

  围绕着生命之树的外围是一片空地,再外围是依次排开的二十个地洞,这些地洞有着明显的人工开凿的痕迹,把生命之树围在了中央。

  这些地洞就是岛民们睡觉的地方,岛上再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每个地洞上盖着的大石头,算是可以移动的物件儿。

  人们并不知道,这世上还有白天与黑夜的区分,他们困了,就钻进地洞里睡觉,醒了,就爬出地洞继续工作。

  他们每天无所事事,唯一的劳动,就是用手把岛边的海水,运到岛中央来,灌溉给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便会反馈一些金色的光芒,照亮这座小岛,或长出果实来,供人们食用。

  --------------

  庄严轻轻的推开石头,伸出头来,仔细打量了周围一圈。

  入目所见的是一片黑寂,天空不时有闪电一闪而过,却又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周围的气氛十分压抑,就像有人关闭了声音的开关一样,让人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有些急促起来。

  一种莫名的情绪不可控的开始蔓延,那是恐惧!

  恐惧,在这不见天日的空间里无限的蔓延,惊的庄严打了个寒颤,他连忙缩回到地洞里,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身体,嘴中不由的轻骂出声。

  “这特么是什么事啊,我怎么在坑里??”

  庄严充满了疑惑,他摇了摇头,良久后,他抚平思绪,仔细的回想起来。

  最后的记忆,就是自己正在打游戏,而且马上就要mvp获胜了呀!

  怎么现在,竟然身处一个坑里呢,难不成是…

  猝死???

  庄严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这么一条,血红色的新闻标题:

  震惊!某某异常帅气的失业男青年,因不务正业,好吃懒做,竟然玩着游戏猝死在了获胜的喜悦中……

  庄严一脸的黑线。

  这是医院没抢救过来直接给我土葬了吗?这会不会太草率了些啊!!而且现在不都要火化的吗?

  团成一团就丢进坑里啊?会不会不负责任了!你们不知道要保护环境的吗?

  而且看外面这情形,真真是毫无生气呀,连昆虫的鸣叫声都没有,这到底是多荒凉的地方呀?

  这奇怪的荒郊野岭,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实在是安静的有点可怕。

  正在不知所措之际,一道微弱的光芒,像是溺水之人恍惚间看到的希望般,从头顶缓缓的飘过,像是在努力着想要唤醒庄严此刻低落的情绪一般,一闪一闪的开始逐渐壮大,越来越亮。

  庄严扒住坑沿,悄悄的探出脑袋,暗中观察,他以为是有人拿着手电筒过来了,但又因为有些害怕,而不敢直接出声询问。

  四处打量后,只见一个身材有些瘦弱的男子,此刻正趴在自己面前的地面上,不知道在做着什么。

  庄严实际上,也就和对方相距一米左右,看见的也只有一个硕大的屁股撅在那里,随着对方努力的劳作而左右摇晃,看上去,似乎是在挖着什么东西。

  在庄严另一侧不远的地方,一株拇指粗细的植物直通天际,那忽明忽暗的光亮,便是从这株植物的脉茎上散发出来的。 

  植物的周围,并圆排列着和自己身处之地一样的地洞,细细数来共20个,除了这些,就再没其他了。

  微弱的光芒下,可见这是一个小岛,小岛的外围,狂风卷积着暴雪,就像身处龙卷风的中心一般。 

  看着是疯狂的暴雪,却听不到任何狂躁的声响,让人一时之间不能适应。

  “庄严!”

  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庄严习惯性的回应了一声,只见是那趴在地上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过头来,正看着自己。

  他脸上洋溢的笑容,让看到的人也能同样心情愉快。加上姣好的面容,让人真真的心生亲切。

  “既然醒了!咋不出来灌溉生命之树?”

  男子说着这话的时候,从地上站起,来到庄严的面前蹲下询问道。 

  ………

  大哥你说话就说话,你蹲到我跟前来干什么!你不会羞耻的吗?

  “生命之树?”

  庄严疑惑,开口询问,环望四周后,指着中心区域的那株植物,继续问道:

  “是这个东西吗?”

  这地方能称作树的,也就只有小岛中央这株直通天际的植物了,因为除了它,根本没有别的东西。

  “你怎么能用手指着生命之树,这是对生命之树的亵渎。”

  男子说着,却似乎并没有深究的意思,转身回到了之前的位置,那里的地面上有一个小坑,想来就是他刚刚徒手挖出来的。

  “以后不许再做这种事!出来吧,我都饿坏了。”

  从坑里,渗出一捧的水量,男子双手捧着水,走到生命之树跟前,撒在树干上。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一束金色的光芒,从树干底部亮起,几个呼吸之间,便陡然加速,向上攒射,直通天际。

  这光束,直到远不可及之处才四散开来,像一束巨大的金色烟花,撞在了一个半圆形的保护罩上一样,四处散开后,铺满了整个天际。

  撞击产生的强烈光芒,把整个天空都照的明亮无比。

  那男子回头看了一眼庄严,见他还待在坑里,没有出来的意思,挺拔的的双眉一皱,有些不悦的开口询问道:

  “你怎么还不出来。”

  言语中,那不满的情绪表露无遗,就这么站在那里盯着庄严看。

  庄严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只好暂时压制住内心的羞耻感,爬出了坑洞。

  羞耻,是因为他没有穿衣服,庄严和那男子一样,未着寸缕,光着屁股。

  弯着腰,学着那男子的样子,从那刚刚挖好的小坑里,用双手捧出海水,撒到生命之树上。

  男子表情说换就换,之前不满的情绪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又露出了那让人看一眼,就会幸福无比的笑容。

  “哥们,咱们灌溉这生命之树是要干啥呀?”

  庄严来回撒着水,装作漫不经心的随口问道。

  “干啥?”

  男子没有停下灌溉的工作,反问着庄严,没有回答,却漏出了一脸的疑惑。

  生命之树上的光芒越发明亮起来,照亮了整个小岛,拇指粗细的树干上,一条细小的藤蔓伸展开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出了一个光粒。

  光粒的周围,又不断的散发出金色的小颗粒,一股股强大的生命之力,就像横跨了空间通道一样,突然的扑面而来,这陡然出现的异变,让人感觉神清气爽,还附带着一种空间交错般的舒适感。

  “整棵树都长满果实我们才能睡觉,没有为啥。”

  见少年并没有仔细解释的意思,庄严也就没有继续多问,他收回视线,打量着那颗生命之树,光芒燃尽后,一颗枝丫上竟是结出了一颗球状的果实,有些金色颗粒散发着淡金色的光晕环绕在周围,忽明忽暗的,非常漂亮。

  “哎?结出果子啦”

  庄严打量着那结出的果实,上面一片灰蒙蒙的,眨眼之间便见有蓝色的水流灌溉其上,接着,一片片绿油油的植物又钻出了球的表面,蚂蚁大小的生命也开始逐渐形成了。

  整个过程转瞬即逝,一个星球的诞生就这样赤裸朴素的呈现在眼前。

  那创造生命的过程,让庄严的内心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悟,他只觉得头脑深处一片清明,一股无法触摸的神奇力量游走全身,所有的毛孔,似乎都因为这股力量的冲击而自然的张开,浑身都舒畅无比。

  “可以吃啦”

  庄严刚从那舒服的感觉中回过神来,就见身旁的男子已经一把揪下了那颗星球,扔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蓝色,绿色,混合着红色的液体,随着他的咀嚼从嘴巴里流出来。

  他用舌头一舔,又全部吸了回去。

  露出一副美滋滋的表情,看上去无比的享受。

  “真香啊!”

  庄严有些呆住了。

  “吃…吃…吃了??”

  这可是一颗正在孕育生命的星球啊,就这样被吃了?

  “你怎么了?庄严,你今天怎么有点怪怪的?”

  说着,随意的摘下另一颗他眼里的果子,一脸友善的递到了庄严的面前。。

  “我不吃,不吃”

  庄严摇着头,满脸的抵触,开玩笑,吃星球这种事,从心底里,就自然而然的抵触好吗?

  --------------

  少年见庄严的动作,突然变得有些狐疑,慢慢的,他看着庄严的双眼开始兴奋起来。

  他缓慢的后退几步,眼神逐渐变得有些深邃,充满了智慧,甚至可以说是透漏着精光。

  他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庄严,就像看着什么无上的至宝一样。

  “果然!”

  少年说着,周围的一个个坑洞中,少年们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似的,陆续的都爬了出来。

  不足十米大小的小岛上,站满了人,由浅至深,亮起了一道道晦涩难懂的符文。

  庄严被符文环绕周身,不能动弹,似乎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也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只能被动的看着这一幕发生在眼前。

  十九个少年一脸默契,围绕盘坐,双手举过头顶,胡乱的摇摆着,口中还念念有词。

  庄严感觉一阵眩晕感充斥周身,更是闻到了一阵阵的异香传来,然后,便逐渐的失去了意识。

  昏迷前,庄严看到的最后一幕,是一个少年走到了自己身前,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一阵搅动。

  脑海中的最后一个想法就是,遭了!是邪教组织!我的肾!

  “巴拉巴拉巴拉...”

  那少年说着话,声音听上去性感沉稳,却完全听不真切。

  一阵金黄色的光芒闪过后,二十个少年如梦初醒,他们一个个的,呆愣了片刻后,就马上开始了又一天的工作。

  似乎没有人记得,也没有人发现,他们中的一个同伴,已经不是之前那一个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