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小太监纵横大明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战通州(一)
作者:老午夜清风  |  字数:4621  |  更新时间:2019-07-24 18:39:13 全文阅读

果如张晓平估计的那样,只过了不到一个月,兵部委托苏州市舶司采买的八门红衣大炮运抵通州,同时运来的还有三门火炮和二十支火枪,这三门炮和火枪正是给王强买的用于武器研究的。王强组建的研究班子是工部和兵部调来的一些专家组成的,前一阶段主攻方向放在钢铁冶炼上,他们在通州搞了一个工坊,建了一座小型的炼铁炉。王强虽然不懂炼钢技术,但毕竟是学习过现代知识,他知道钢和铁的主要区别就是杂质的含量不同,他提出的研究方向是除碳和脱硫,众人沿着王强指的方向不断的实验,努力提高炼化的温度和鼓风量(其实就是增加了氧气的供给),果然炼出的铁韧性和延展性越来越好,其实从成分上讲已经是钢了。

在明朝初期,大明的火器水平并不比西方差,但是由于长期不重视武器的研发,明朝的火器水平渐渐落后于西方各国,到了明末,随着国力不断衰退,财政紧张,武器的研发和制造基本上停滞了,明朝防守京城的御林军主力神机营使用的火器还是明初制造的火铳、鸟枪,加上弹药奇缺,根本没什么战斗力。

王强这次买来的这三门炮与红衣大炮不同,采买人员在信中提到这是西洋最先进的火炮,叫佛郎机炮。佛郎机炮体量小,射程差不多,但由于使用子炮的方式填装炮弹,提高了装弹效率,所以射速快,准确性也提高不少。这次采购的枪也是目前西洋人比较先进的燧发枪。

研究小组拿到枪炮,立即将研究的重点转到火器的研发上。王强根据自己对现代枪炮的了解,提出了自己的改进意见,例如大炮能否该为后膛装填炮弹,火枪能否制作弹夹提高子弹装填效率,利用火石代替点火激发火药,他还根据现代社会机关枪的概念提出能否制作连发、速射的枪械等等,别看王强对枪械一窍不通,但是他指出的研发方向无疑是正确的,这就大大提高了研究小组的工作效率。

还有一项就是火药的研发。通过对比试验,大明工部军械局生产的火药比从国外买来的火药威力要差许多,按照研究小组的武器专家的说法,火药的组成成分都是一样的,只是几种成分的配比略有些差异。当时大明重量的最小计量单位是钱,王强就提出将一钱平均分成十份,叫克,还指导工匠做出克秤,然后要求研究小组以克为单位对火药成分进行配比试验,提高火药配比精度,增大火药的威力。

武器研发是个烧钱的行当,而王强手里最不缺的就是钱,而且特区物资丰富、信息灵通,想要什么很快就能搞到,所以大明的武器研发工作得以恢复并快速的发展了起来。研究小组不断改进枪炮质量,每次改进制作出样品,王强都要亲自参与试射并提出进一步改进的建议,工坊的仓库里光是作为样品的枪炮就摆了好几排。建研究小组改进武器的事情王强并没有向崇祯皇帝汇报,他打算制作出满意的成品后再向崇祯报喜,然后再大规模生产并装备军队,到那时候大明的军队将举世无敌!

转眼到了崇祯十三年的春天,自朝廷批准通州特区设立整整两年时间,随着特区诸般举措在全国推广,其作用也逐步显现出来。贸易市场和特区钱庄在全国几个主要都市陆续建成,形成了全国范围的贸易网络,加上海外贸易的逐步放开,极大的促进了大明商业的发展和物资流通,间接的刺激了大明的手工业、采矿业和运输业的发展,盘活了经济。特区农庄在全国推广和荒地荒山承包制的推行,使得大量无地流民得到安置,增加了粮食副食品的出产,社会逐步趋于安定。国债发行,国库充盈,保障了政府财政的正常运转和军需供应。军事上,洪承畴“剿抚并用,以抚为主。”的策略收到效果,随着大量流民归田,李自成的农民军兵源枯竭,粮饷不济,声势渐衰,被官军步步为营挤压在狭长的豫西山区,已是穷途末路。

大明到了崇祯朝原本已是衰败没落,油尽灯枯,可如今竟似枯木逢春,露出一线生机。大明历史发展那条一路向下的曲线在这里出现了强劲的反弹!

在遥远的北方,一个人一直默默关注着大明的这些变化,并从中感到了巨大的危机,他决心出手将大明的这一线生机掐死在萌芽状态。这个人就是满清的君主皇太极!

崇祯十三年四月,清军五万精锐铁骑,由亲王多尔衮挂帅,鳌拜和多铎为左右先锋,取道蒙古,绕过明军精心打造的锦宁防线,突然杀入大明境内!

此时的明朝官军都在全力围剿李自成,直隶、京师一带兵力空虚,清军一路斩关夺隘,势如破竹,不足半月就连克宣化、永平、丰镇、兴和等十几个州府,一路南下,如入无人之境,兵锋直指京城!

京师周边无兵可调,朝中也无统兵上将,崇祯皇帝惊慌失措,一日内连下十七道圣旨,命各地官军火速进京勤王!京城四门紧闭,风声鹤唳,满城百姓也是惶惶不安。

清军南下,王强也是忧心忡忡,如果清军进犯京城,那通州必是首当其冲,他可不想自己精心打造的特区毁于战火。

这一天,王强拿着收集到的一摞情报来到李刚的住处,两人对着简易的地图研究对敌之策。

李刚面带忧色,在地图上指点着清军南下路线对王强说道:“王大人,这是清军第四次进犯我大明疆界,前三次清军都是在边境一些州府烧杀抢掠一番就退走了,可这次却大不相同,清军精锐尽出,来势凶猛,一路直扑京城,目标相当明确!”

王强担心说道:“京城兵少,周边各路官军救援不及,你说京城守得住吗?”

“大人,清军虽强,可京城城高壁厚,仅皇帝的禁卫军就有五万人,还有神机营、锦衣卫等精锐部队,如果加上周边府县的卫戍部队、各官府衙门的衙役兵丁,短时间内动员起十万守城部队还是有的。凭这些人坚守京城十天半月不成问题。一待清军粮尽,各路勤王兵马赶到,内外夹攻,这五万清军将成瓮中之鳖。所以以区区五万人想攻打京城无异以卵击石!”李刚缓缓言道。

“那你说清军这是干嘛来了,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这也是在下疑惑不解之处。”李刚皱着眉头说道。

二人面对地图思虑半晌,却一齐指向通州!

“他妈的逼的!他们丫的是奔咱们特区来的!”王强回过味儿来,不由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

“属下也是这么认为。我特区乃朝廷财富重地,清军必有所闻,此来是冲着我们特区的物资财宝来的。大人,即便清军是冲京城来的,那通州也是必经之地,我们特区无论如何都难免一战,当今之计要赶紧做好迎战的准备!”李刚道。

“不错,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召集会议,老李,你也别藏着了,如今正是用你处,我今日就宣布你的任命!”王强道。

“遵命!”

当天下午,王强召开了特区主要官员和民团营官以上军官参加的联席会,商讨抗清对策。

在官衙的会议厅里,王强居中而坐,尚大勇等亲信幕僚们分班坐在两旁,王强特意安排李刚坐在自己左手旁边。

“各位,如今咱们通州特区繁荣富庶,这老百姓的日子过的挺美,可偏偏就他妈有人不让咱们过好日子!各位都知道了,五万清军南下进犯,前锋已经到了遵化,下一个目标就是咱们通州,今日召集各位来,就是商讨御敌之策。”王强开言说道。

尚大勇练兵多日,因没有仗打,一直耿耿于怀,如今终于有了机会,竟是异常兴奋,他第一个站起来说道:“王大人,那清军势大,可我们民团也不是泥捏的,守卫特区乃是我民团的本分,责无旁贷,只要我民团在,清军就别想轻轻松松拿下通州!”

尚大勇一煽忽,民团其他将领也激起了兴头,纷纷表态。

“对,咱们跟鞑子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鞑子没什么了不起,两个肩膀扛个脑袋,一个球样!”

“誓与通州共存亡!”

王强双手虚按止住大家的发言,说道:“嗯,咱们民团就该有这个气势,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民团大多是京畿直隶的人,保卫通州也就是保卫自己的家园。不过呢一对一的硬拼不是办法,咱们以守为主,在通州拖住清军,皇上已下旨召回十七路兵马勤王,只要能拖个十天半月,一待援军到了,咱再出击,狠狠揍他个狗日的!”

王强话锋一转又道:“其实,咱们得感谢人家满清,为什么呀?你想啊,咱们民团苦了巴夜的练了小一年多,捞不着仗打,那有谁知道咱们民团的厉害呀。如今机会来了,若是我们民团退了清军,护住京城,那是天大的功劳,皇上大喜之下,各位想不升官都不行,皇上得拿着官帽子满大街的追你。!”

“哈哈哈哈。”众人被王强一番话说的笑起来,心中原有的紧张、惶恐也冲淡了不少。

王强接着说道:“各位,要说打仗我是外行,不过我给你们找来了一个对付清军的行家。”他指着李刚说道:“这位是李刚李将军,原来是袁督师麾下的副将,当年在关外屡败清军,其实我前些日子教给你们那些操练之法就是李将军教给我的,论起来他可是我师父,这次我请他出山,任命为民团的军师,代我统筹指挥这次抗清事宜。”

李刚面带微笑起身向众人抱拳行礼。

待李刚坐下,王强面色一寒说道:“诸位,如今鞑子已经打到了家门口,咱们该当同仇敌忾,抵御外辱,以前那点子狗比倒灶的事情全他妈扯淡!”

王强这么说,是担心民团众将不服李刚,怠慢了军务,尚大勇明白王强的意思,冲李刚抱拳说道:“军师,我早就猜到是你在指导民团操演阵法,心中一直仰慕,没说的,我尚大勇一定遵从军师将令,绝无二话。”

其他民团将领也纷纷表态服从李刚将令。

王强往旁边挪挪身子,将李刚摆在中间说道:“下面就请军师布置抗敌方略。”

李刚也不矫情,居中坐了,冲众人一点头面无表情说道:“各位,我这里先宣布几条纪律!不服将令者斩!临阵退缩者斩!殆误军机者斩!私藏财务侵扰百姓者斩!”

李刚说的斩钉截铁,话语之中带着金石之音,众将听了心中都是一凛,暗道这军师果然是个狠角色!

李刚冲田精明说道:“田大人,由你负责特区人员财物疏散事宜。特区的老幼妇孺、官员眷属以及文官、商户立即疏散,家中贵重财物一律带走;特区所属的贵重财物也立即转运京城,特区的粮食物资能运走的运走,不能运走的要备好引火之物,一旦城破,就点火焚烧,决不能留给清军!听明白了吗?”

“属下遵命!”田精明道。

“张大人,你负责通州百姓疏散事宜,让他们携家带口去附近投亲靠友,告诉他们清军异常残暴,决不可侥幸恋栈,房子烧了不要紧,只要保住性命。走的时候让百姓把牛羊牲畜一律带走,带不走的粮食就地掩埋,村中水井一律用土石填死,咱们坚壁清野,让清军找不到粮食、喝不上清水!”李刚冲通州县令张浩说道。这招也着实够狠。

张浩起身道:“遵命!”

“尚将军!”李刚冲尚大勇说道。

“末将在!”尚大勇规规矩矩起身听令。

“民团共五营,其中一个营在通州以西集结埋伏,护卫通州至京城的官道,若通州城破,此营负责接应撤退;若城中号响,则从侧面回援通州,夹击清军;两个营分派到各个箭楼城蝶守卫,城楼中多备弓弩,粮食清水也要备足,告诉他们,一个箭楼一个钉,要牢牢的将清军钉死在那里!听不到号声不得出击,若听到号声,就全力出击!另外,咱们武器工坊的库房里存了大量的火炮样品,这些火炮全部放到箭楼上,一听号响即刻向清军阵营开炮。仓库里还有不少火枪、火药,可以挑选一部分精兵配给火枪,组成火枪队,那些火药赶制成地雷,到时候埋设在清军进攻的路线上。”

“遵令!”

“另有一营负责守卫通州府衙,由我亲自统带,同样要备足一应物品,做坚守的打算!最后那一营以伍为单位,分散在特区各处,配以火枪、连弩等趁手之物,让他们将城中相邻屋舍的墙壁凿通,人可以自由穿行,一旦清军进入则游击杀伤清军,一待听到号响,则向府衙集结,出击清军!”

“遵令!”

“另外,即刻晓谕城中各工厂的工人、特区民工和邻近各村的乡勇壮丁,若有愿意共同守卫特区的,可为民兵,发给兵器,编入各个游击组,这期间饷银及一应抚恤待遇与民团团丁等同,有立功者照样封赏奖励!”

“遵令!”

李刚一番调度安排,清晰明了,干脆利索,众皆心服,王强也觉得安心了许多。

随着王强一声令下,通州特区全体动员,忙乱了起来,在通州去往京城的官道上挤满了运送家眷和财物的车辆,运河上船只往来穿梭,运送人员物资;城郊各乡村的百姓也响应官府的号召立即疏散,阡陌上百姓扶老携幼,牵牛赶羊到处是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