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风云裂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雷霆万钧
作者:古城义  |  字数:3412  |  更新时间:2019-08-31 18:39:35 全文阅读

‘寒暮八虎’乃是刀神韩暮笙最得意的八个徒弟,他们可谓是众多门徒之中出类拔萃的代表,但是为什么在曹飞脱离寒暮派之后没有多长时间突然销声匿迹了,曹飞一直到现在都疑惑不解。

“在众多师兄弟之中,你是最幸运的一个。”

凌笑飞苦笑着说道。

“幸运?你这是在讽刺我吗?”

曹飞面露愠色地问道。

“你知道金蚕蛊吗?”凌笑飞冲冠眦裂地说道,“我们最为尊敬的刀神师父竟然对我们七个人下了金蚕蛊。”

“什么金蚕蛊?!”

曹飞不寒而栗、毛骨悚然地说道。

此毒传自苗疆,以金蚕蛊制粉成毒,乃是天下毒物之最。它无形无色,极难提防,中毒者如有千万条虫在周身咬齿,痛楚难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哪怕是你武功再高,一旦此毒发作,也能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村妇下毒而武功尽失。可谓是众多盅毒里面最为阴毒的一种。

“为了破除此毒,耗费了我五年的时间,所以我与刀神韩暮笙之间的仇恨是不共戴天的。”

凌笑飞怒火中烧、裂眦嚼齿地说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他到底为什么这样做?”

曹飞肝肠寸断、欲哭无泪地说道。

“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这个天下。他废了我的武功,让我投身于楚国国师柯守道门下,帮助他有朝一日颠覆马家皇朝。”凌笑飞冷冷地说道,“可是,他太低估我了,我凌笑飞岂是他能操控的傀儡?”

“你的确是一个不甘居人后的主,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

“所以我要慢慢积攒自己的实力,这就是所谓的大丈夫能屈能伸。”

凌笑飞得意忘形地笑道。

“所以现在的你之所以委身于楚门,就是能够得到柯守道的信任,习得他身上所有的武功。”

“只可惜柯守道这个老匹夫与刀神韩暮笙相比之下,简直是大巫见小巫,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凌笑飞大失所望地叹息道。

“想对付刀神韩暮笙,绝非是一朝一夕能办到的,要有耐性。”

曹飞无奈地说道。

“所以我要你的帮助。”

凌笑飞诡异地笑道。

“你是——”

曹飞眉毛低垂地问道。

“真是响鼓不用重锤敲,就是你身上的修罗笑三刀刀谱。”

凌笑飞满意地说道。

“恐怕要让你大失所望了,因为早在十年前,刀谱已经被我毁掉了,并且我脑海里再也没有修罗笑三刀一招一式了,因为这套刀法太过邪性,不是你所控制了的。”

曹飞推心置腹地说道。

“到了这种份上了,你还是这样做作,简直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顾同门之情了。”

凌笑飞怒不可遏地翻身挺出方天画戟,一股气开始凝汇成三个面目可憎、灰容土貌的鬼怪来,向曹飞卷扑而来。

“三尸索魂法?!”曹飞脚尖在地上一点,滑出一丈多远,然后立住身子,语气之中有些失望道,“想不到你也学会了这种诡异阴邪的武功。”

“三尸”,指道教的三尸神(彭踞、彭踬、彭蹻)。尸者,神主之意。道教认为人体有上中下三个丹田,各有一神驻跸其内,统称“三尸”,也叫三虫、三彭、三尸神、三毒。上尸彭距,好华饰,中尸彭踬好滋味,下尸彭蹻,好yy。早期道教认为斩“三尸”,恬淡无欲,神静性明,积众善,乃成仙。也有指痴,贪,嗔欲望产生的地方。

当人死亡后,三尸则从人的尸体脱离出来,变为游离状态,其形象为人生前形象,称之为“鬼”(《云笈七签》卷八十一曰:“(人)死后魂升于天,魄入于地,唯三尸游走,名之曰鬼。”)。因此,鬼并不是死人灵魂,而是游离的三尸。

‘三尸索魂法’,顾名思义就是至阴至邪的武功,练就此武功者全身笼罩着一层黑色阴气,中此招者,全身开始脱水发黑,枯竭而死,可谓令人谈虎色变、不寒而栗。

“既已如此,那就别怪我曹飞翻脸不认人了。”

曹飞抽刀化为巨形刀刃,凝聚五雷力量,一刀砍过,三个巨型鬼怪化为乌有。

“你居然使出了五雷的力量,那你的修罗笑三刀了?难道真得从你身上剔除了?”

凌笑飞方天画戟一挺而出,刺向了曹飞,被曹飞用七星刀架住。

“师弟——”

曹飞吃力地架着凌笑飞的方天画戟,艰难地说道。

“想必你一定知道彭晓的下落了,赶快告诉我,否则别怪我收下无情了。”

凌笑飞的甲胄内忽然伸出犹如利刀一般的翅膀,向曹飞刺过来——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不知投靠我的麾下如何?”

谁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块夹带着熊熊烈火的巨石从山顶上飞冲下来,而上面站立的人正是九天玄帝。

“快躲开!”

凌笑飞与曹飞同时弹开,那巨石砰的一声落下,顿时火光四溅,整个山谷被震颤得地动山摇。

“你是何方神圣。”

凌笑飞大吃一惊地问道。

“九天玄帝!”

曹飞手持着七星刀脸色阴沉地说道。

“正是本尊,怎么样?我的提议如何?”

九天玄帝原本升腾的火气一下烟消雾散,随机又笼罩着一股天凝地闭的寒气。

“恐怕我恕难从命。”

曹飞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哦!那你呢?”

九天玄帝用玩味的口气问道。

“白——日——做——梦。”

凌笑飞一字一顿地回答道。

“那我就让你们像岳天辅一样生不如死。”

九天玄帝暴跳如雷,飞身踢起地上的三具尸体,化为三团火球向凌笑飞与曹飞飞过来。

“雷霆万钧。”

曹飞纵身一跃,一刀砍来,巨形刀影夹带着滚滚洪雷将扑面而来的火球炸裂,谁知一股寒气又接憧而来,一下子将曹飞冻结在那里。

凌笑飞抖擞甲胄飞射出犹如柳叶一般的飞镖,将迎面而来的两团火球削成点点星火,谁知那九天玄帝忽然将他飞射而出的柳叶镖汇聚成一条火龙反扑而来,凌笑飞躲闪不及,重重地打落在地上。

“你身上的确有值得我欣赏的地方,怎么样?投靠我的麾下?”

九天玄帝俯身问道,右手之中玩弄着一团火球。

“你的确很厉害,不过想让我臣服,恐怕让你失望了。”

凌笑飞突然狂吼一声,身上的甲胄使他变成了一条人头蛇身的巨蟒,将九天玄帝紧紧缠绕,九天玄帝眼前的世界变成了漆黑一片,紧接着虚空之中漂浮着三头面目狰狞恐怖的鬼怪。

“三——尸——索——魂——法。”九天玄帝冷然一笑道,“不过要索本尊的魂魄,你还是嫩点。”

九天玄帝忽然全身上下升腾起一团熊熊烈火。

“不要!”

凌笑飞欲要撤身离去,却被九天玄帝反手扣住了脉门,顿时一股炙热火气钻入了凌笑飞全身的经脉。

“我——做——鬼——也——不——会——放——”

凌笑飞痛苦地挣扎着,全身向外喷流血火,如同红色岩浆一般将他融化。

九天玄帝眼前的世界又一次回归现实之中。

“死不足惜!”

九天玄帝望着余烟袅袅的甲胄视如敝屣地说道,“我希望你不会让我大失所望,风云虎。”

“恐怕他也不答应。”

正当九天玄帝回身问曹飞的时候,天空之中飞来令人心神不宁的声波。

“音波功。”

九天玄帝心余力绌地暗运起内力,无奈于事无补,看样子此人武功不在自己之下,而且是有备而来。

“九天玄帝你损耗的内力太多了,你就束手就擒吧。”

此人身穿黑色锦绣长袍,脸戴鬼面,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天竺封魔族,难道你就是——”

“你猜得没错,我就是耶赫拓。”

那人摘掉面罩,露出一张苍白怪异的脸,此人正是封魔族族长耶赫拓。

“你这个反复无常的阴险小人,我要杀了你。”

九天玄帝孤注一掷,使出了寒冰真气,欲要将耶赫拓冻结住,可是他太小看耶赫拓的实力了,耶赫拓飞身退去,来了一招隔空御剑,三把利剑如同白虹贯日一般穿过九天玄帝的寒冰真气层,刺进了他胸口。

“原本我不想杀你,可是你太过目中无人了。”

耶赫拓上前探试了一下九天玄帝的心跳,然后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下一个就是你了,小刀神,听说你的项上人头很值钱,不知刀神能否开起我心中的价位。”

耶赫拓走到已成冰雕的曹飞面前悠悠地说道。

“恐怕你是没有机会得到了。”

正当耶赫拓自鸣得意的时候,忽然从地下窜出一道剑光,一下子划破他的胸口,紧接着又是唰唰三道气贯如虹的剑光,让他应接不暇,慌忙撤身而退。

“天遁剑法。”

耶赫拓真可谓是见多识广,竟然一眼看出这招式乃是纯阳门派独有的剑术——天遁剑法。相传此剑法乃全真道祖钟离权所创,后传于弟子吕洞兵。此剑法犹如浮萍飘荡,忽东忽西,捉摸不定,正应合了剑术动作飘忽不定、声东击西、变化莫测的特点。

如今纯阳门派已被寒暮派取而代之,成了历史长河里一现昙花,谁知数十年之后的今天,纯阳门派的传人竟然出现自己的面前,的确令人大跌眼镜,然而令他颜面扫地的是使出这套剑法的人竟然是一个黄毛丫头。

“不知天高地厚,竟敢与我交手。”

耶赫拓色厉内荏地说道。

这个黄毛丫头不是别人,正是姗姗来迟的玉儿,玉儿啐了一口吐沫道:“你这老头这么不要脸,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你早就成了我剑下之鬼了,还不谢谢本姑奶奶不杀之恩?”

“你——”耶赫拓有钟百口难辨德尴尬,只好无奈地装腔作势道,“丫头,今天本尊暂且放你们一马,如果再让我看到,必死无疑,还不快滚。”

玉儿长出了一口气,用天遁剑法劈开坚冰,扶起奄奄一息的曹飞提心吊胆地缓缓而去。

“她很像我的女儿。”耶赫拓有一种黯然神伤的感觉。忽然发现原本已经死无声息的九天玄帝竟然无影无踪了,他不由地火冒三丈干吼起来,“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