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风云裂 > 正文
第一章 战神遗孤
作者:古城义  |  字数:3173  |  更新时间:2019-06-26 19:18:10 全文阅读

农历腊月初九,大雪初晴,银装素裹下的雾零山分外妖娆。

雾灵山下,风云庄内,张灯结彩,喜气盈门,今天是风云庄主何云风的五十大寿,大清早的就门庭若市,前来道贺的人络绎不绝。

何云风的威名可谓震摄燕云十六州,当年为救义兄高行周手持一杆霸王枪独闯辽营,三战耶律奚低,不但救出义兄,而且毫发无损,被人尊称‘神枪太保’。

何云风,身材高大威猛,虬髯胡须,面如黑炭,眼似虎狼之目,炯然有神,声若洪钟,响彻云霄。

风云堂中,高宾满座,何云风意气风发地与来自五湖四海的江湖豪杰拱手问好。

这时,门外的管家行色匆匆地跑到何云风身边一阵耳语,何云风脸色一下变得苍白如纸。

高行舟明察秋毫地问道:“怎么了?何兄。”

何云风低声道:“紫阴候石敬城来了。”

高行舟闻听不由地脸色煞白,倒吸了一口凉气。

紫阴候的到来就是死神的降临,原本熙熙攘攘、谈笑风生的宾客们一下子变得噤若寒蝉,纷纷告离,谁知还未走出厅堂,就感觉到一股折胶墮指的寒气扑面而来,脸上刹那之间脸上凝结一层薄薄的寒霜,又惊慌失措地退回了风云堂。

门外,一个头戴紫金冠,身穿古铜色麒麟甲,外披黑色锦绣披风,脚蹬步云履,四十有余的中年人。他手持三尺有余的乌鞘长剑,面相冷俊苍白,杀气腾腾的。身后八个彪形大汉抬着一口厚重的石棺吃力地踏过门槛,小心翼翼地将其放在地上,石棺上赫然写着三个魏碑大字:何云风!

幽州城主紫阴候,鬼哭神嚎寒霜剑。八人棺椁千里行,九泉阎罗万骨枯。

紫阴候果真名不虚传,初次登场竟然有如此的煞气,恐怕今天的何云风是凶多吉少。

何云风气走全身,以闭风寒,但是对方的至阴真气还是让他有一种师老兵疲的感觉,豆大的汗珠沁满脑门,呼吸也变得紧促起来。

石敬城冷然一笑道:“何云风,你的风云诀增进不少,竟然能够抵御住我的紫阴真气。”

何云风强撑着身体,背手而立道:“石敬城,十年前,你已经是《英雄榜》上的十大高手,为何还要对我赶尽杀绝?”

石敬城一字一顿道:“因为我的剑要喝血。”

高行舟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于是暴跳如雷地指责道:“石敬城,你身为幽州刺史不要那么猖狂,信不信我在皇上面前参你一本?”

石敬城感到好笑道:“不要以皇帝的名义压我,如果不是我紫阴候坐镇幽州,恐怕大晋的江山已经所剩无几了?”

“今天你如此的口出不逊,难道你想造反?”

高行舟气得浑身颤栗,但又无能为力,这位心高气傲、武功卓绝的皇亲贵胄其雄才大略众人皆知,然而却是皇上的心腹大患,今天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恐怕是一种暗示。

石敬城默然不语,如今他时机未到,不可意气用事,今天他此次前来,是受人所托,取何云风的项上人头,取悦耶律奚低,假借契丹之手,攻下汴梁城,然后效仿长兄石敬瑭荣登大宝,向耶律德光称子,最后养精蓄锐一雪前耻。

这时风云庄的弟子们已经将一杆百十斤重的霸王枪,抬到了何云风的面前,只见何云风,用手轻轻一挑,那霸王枪啪得一声矗立在他的面前,锋利的枪头闪耀着冷艳的光芒。

“出招吧,何云风,今天无论如何都会成为你的祭日。”

石敬城缓缓地抽出自己的寒霜剑,顿时一股寒流涌动,躲闪不及的宾客一下子失去生命,化成一尊尊栩栩如生的冰雕。

何云风挺枪刺向石敬城的胸口,石敬城冷然一笑,他手里的寒霜剑抖落出一道寒光飞向何云风,何云风躲闪不及,犀利的剑气划破了他的胸口,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何云风此时此刻已是强弩之末,手里的霸王枪宛如毒蛇一般左右突刺,石敬城使出了移形换位的招数,寒霜剑忽然如同白虹贯日一般刺向了何云风,何云风顿时感觉全身被笼罩在巨大的寒流之中,无能为力地任人宰割。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炙热的真气乍然而起,将石敬城的杀气化解得无影无踪,紧接着一个稚气未脱的年轻人用他那右手的食中二指夹住了他的寒霜剑刃。

“玄英指!”

大家异口同声地高呼起来,因为世间上能用手指接住紫阴候寒霜剑的人无外乎两个人,海蟾子刘玄英与扶摇子陈抟老祖,就连刀神韩暮笙、剑圣萧风落都不敢以身试法。而眼前这位年轻人竟然使出‘玄英指’恐怕与刘玄英的关系非同一般。

“奶奶的,小爷我刚要讨一杯水酒喝,你丫的就来捣乱,有本事陪小爷玩玩。”

谁知那小子开言就是一句脏话,令在场的所有人忍俊不禁,紫阴候感到汗颜扫地。

“找死!”

紫阴候怒不可遏地抽出寒霜剑,数道剑气乍然而起,向那小子直袭而来,那小子一把推开何云风,脚尖在地上一点滑出了一丈多远,拔出背后的一柄细剑,顿时大家感觉到嗡嗡的龙吟之声,紧接着又见他唰唰三剑将石敬城的紫阴剑气化为乌有。

“碧海游龙术与龙魂剑诀,这小子难道是战神释殇英的儿子?”

大家更加肯定这少年是刘玄英的徒孙,因为‘碧海游龙术’与‘龙魂剑术’是‘战神’释殇英的成名绝学,更何况刘玄英的唯一关门弟子就是释殇英,同时这个年轻人的相貌的确与死去的释殇英有几分相像。

“该我出手了,龙游八荒!”

那少年忽然剑指石敬城,八道剑气化为八条火龙以震、离、兑、坎、巽、坤、乾、艮八个方位向石敬城袭来,炽烈的剑气让石敬城没有还手之力,只好抖擞麒麟战甲化为铜墙铁壁,阻挡去这惊世骇俗的霸气剑流。

待烟消雾散,石敬城收去麒麟战甲,拄着寒霜剑,口角流出了鲜血,他惨笑道:“龙魂剑诀果真名不虚传,来日方长,希望我们二人能够在汴梁城一战。”

石敬城踏破化为腐朽的棺椁,持握着寒霜剑在自己的铁甲军的护卫下狼狈而去。

这时何云风捂着胸口奄奄一息险些倒在了雪地里,这时高行舟急忙上前搀扶住,何云风语气微弱地向那少年答谢道:“多谢小兄弟出手相救,在下不胜感激,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在下释梦扬,师承玄英派,你不要说话,那厮的剑气非常了得。”那少年忽然狂吐一滩黑血,冷笑道,“但是有点急功近利了,难成大器。”

高行舟担忧道:“释兄弟,你没有事吧?”

“你赶快扶他进去疗养,不要担心我,顺便吃下我的‘九阳暖心丹’,虽然它不能恢复其功力,但是能保他一命快去。”

释梦扬催促高行舟等人离去,然后自己轻功上了屋顶消失在茫茫松林间。

玄英派释殇英的后人突然出现让紫阴候石敬城所料不及,并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儿竟然挫败了他的‘紫阴剑气’,简直是奇耻大辱。

十年前,‘战神’释殇英为了阻拦契丹太祖皇帝耶律阿宝机南下中原,杀身成仁,保住了中原百姓免受生灵涂炭,倍受江湖人士尊重,他在《英雄榜》的排名永远是独占鳌头,武林各大高手对这种结果也是心悦诚服。

如今十年将至,《英雄榜》又一次重新洗牌,谁能一统群雄?恐怕这小子有三分胜券在手,因为继醉南疆刀神韩暮笙、北国剑圣萧枫洛、西陲刀霸慕容伯仲、东岛剑魔柳生沧海四大高手之后,他紫阴候的排名恐怕早就稳坐了第五把交椅,可是他出现了,难免会成为他心中的大患。

忽然他听到前方一阵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他知道他又来兴师问罪了,这个位高权重的刽子手却是一个缩头乌龟,竟然假借他的手来除掉自己的仇人,简直是卑鄙无耻。

石敬城虽然很生气,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因为为了以后的千秋霸业,他无论如何也要做好卧薪尝胆的耻辱之行。

耶律奚低率着契丹骑兵耀武扬威地挡住了紫阴候的去路。

“石敬城,今天我来取何云风的项上人头,希望你能兑现自己的诺言,不然我们的之间的计划恐怕要付之东流了。”

耶律奚低趾高气昂勒紧马头,对石敬城直呼其名。

石敬城端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他悠悠地说道:“今天,遇到了一个棘手的家伙,希望你不要操之过急。”

耶律奚低嗤之以鼻地说道:“我不急,恐怕操之过急的人是你吧?”

对于耶律奚低的奚落,石敬城不屑一顾地回答道:“回去告诉你们大汗,要想攻破汴梁城,必须除掉一个人。”

“谁?”

耶律奚低感到心惊肉跳,唯恐石敬城识破他的阴谋诡计。

“战神释殇英的儿子。”

石敬城语出惊人,让所有的契丹士兵们感到大吃一惊,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杀人如同探囊取物的战神又重出江湖了?更何况他与契丹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个人的确很棘手。

耶律奚低脸色煞白,于是命令士兵调转马头火速回京。

“武林神话,战无不胜。龙行天下,魂飞九天。”

耶律奚低的身后响起那可怕的传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