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道吟 > 第一卷 叱咤玉唐
第一章人心之善,远胜虎狼?
作者:书无常  |  字数:2727  |  更新时间:2019-09-12 00:04:23 全文阅读

  秦岭,是横亘于中华大地中部东西走向的巨大山脉,全长1600公里,所占面积广大,气势磅礴,蔚为壮观,被称为中华的脊梁。

  钟灵毓秀,巍峨壮观的秦岭,在气候上将南北两分。特别表现在冬夏季风的巨大屏障作用,因此秦岭南北两面的温度也略有差异。

  而秦岭山脉以南,这少有风雪的地方,今年初冬却是大雪数日不曾停歇!半空中,雪花犹如漫天的柳絮-般,七零八落的摇曳在山峦之中,无声无息,显得极为安静。

  从高处望去,这白雪皑皑的群山,层山叠嶂,气势磅礴。仿佛一条条银色巨龙盘绕在一起,吞云吐雾,玲珑秀美。

  子夜本是万物皆静之时,一声声婴儿的啼哭却划破了这平静。

  一只破烂的竹筐里,婴儿蜷缩着身子,破烂棉被中露出的小脑袋微微颤抖着,嘴唇已经被冻成紫黑色,啼哭声也越来越微弱,“生命之火仿佛随时都能熄灭!”

  远处一声摄人心魄虎啸传来,也无亏为百兽之王的称呼,吼声刚落,便惊起一片飞鸟,翅膀的击空声此起彼伏。

  “嗷~呜!”

  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声狼叫,远处的山林之间,一只壮硕的白狼身子程蓄力状,目光冷酷的盯着眼前的老虎,眼中全无面对百兽之王的恐惧之感,有的只是悲凉和嗜血!

  而那老虎爪下的白雪血红一片,一匹幼狼倒在血泊中,看这情形,怕是回天乏术。

  就这在狼虎对峙的间隙,一阵脚踩枯叶和白雪的挲挲之声传来,转眼间,白狼身边已然聚集了十几匹狼!有花白色,有黑色,亦有灰色,毛色多不相同,不过一致的是,都隐隐以这白狼为尊。

  就在此时,那老虎向前一扑,宛若离弦之箭“一发不可收”,血口咬中近前的一匹灰狼,顿时,鲜血从那狼的咽喉处喷涌而出,老虎头颅甩了两下,那灰狼便没了声息。

  见同伴被老虎咬死,旁边几匹灰狼一阵低声“哀嚎”。

  望着老虎的眼神更加凶恶,此刻那白狼突然低声嚎叫,也正是此刻,最前方的几匹狼全都冲向那老虎。

  老虎见一狼扑来,侧身一剪便将那狼击打到松树上,此刻另一狼已然趁势而上咬向老虎左前腿,那虎吃痛,一爪拍下,将灰狼狠狠的按在雪地里,咬住狼的脖子奋力一扯,狼头便被撕下,瞬间血如泉涌。

  而被击打到树上的狼也缓过劲来,无畏的冲向老虎,直击其后腿,此刻那几来匹狼已然奔来,有直取老虎咽喉的,有咬四腿的,一时之间老虎全身负伤。

  吃痛之间,老虎也不忘反击,又咬死一匹狼后,甩开扑在身上的几匹狼后,便向旁边跳去,扑杀一匹狼后,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狼群,仰头厉声长啸,震慑着狼群,好似再说,它才是百兽之王,它的威严不容亵渎。

  狼群对这长啸之音似乎并不感冒,此刻它们只知道同伴被眼前这大虫扑杀,眼中不含“一丝一毫”的恐惧和屈服,余留的只有冷冷的杀意!

  “嗷~呜!”

  那壮硕的白狼又是一声嚎叫,此刻还活着的狼全都行动了起来,就连那白狼也加入了进攻行列。

  一阵血战撕咬,场面极度血腥,被撕咬下的血肉横飞,染红了地上白雪。狼群再度损失了两名成员,不过那雄壮的老虎却已“伏诛。”

  此刻已是深夜,白狼领着狼群围绕在同伴尸体周围哀嚎,声音凄厉,哀婉,好似表达着对同伴深深的思念。

  黑暗之中,狼性的悲哀和痛苦漫漫的的沉积下去。那白狼带头分食同伴的尸体,狼口中混着同伴的血和不甘,它们深信自己是高贵的,不会将同伴的尸体留给敌人,它们只会用敌人的鲜血来祭奠死去的同伴。

  分食完同伴后,狼群又是一阵“哀嚎”,沉默良久,白狼带着狼群向着南面游荡而去。

  ……

  奔走着的白狼忽然停下,鼻子在空气中使劲的嗅着,好似闻到了什么,便独自朝着一个方向奔了过去。

  听着框子里微弱的哭声,或许是因为新丧幼子,白狼竟然不曾下口,围着竹筐转了几圈,便转身朝着狼群的方向而去,刚走几步,那白狼却又停下,回头望了一眼框中婴儿,好似不忍离去,沉默片刻,那白狼终究是回来叼走了竹筐。

  此后这婴孩便跟着狼群生活,依靠着白狼奶勉强活着了下来,婴孩长大一些后,看着狼群捕捉回来的猎物,也学着吃生肉。

  只是这狼少年左臂没有手掌,只有一根独臂,或许正是这个原因,令他那狠心的父母将他丢在这冰天雪地里,让其“自生自灭!”

  幸运的是本来即将湮灭的生命之火,被这伟大的母爱强行续上。

  狼少年成长到九岁时的一天,它的白狼母亲带着狼群出去捕猎,这一去,便成了“永远!”

  狼少年一直在狼穴中等了三天,雨饿的饥肠辘辘也不曾等到母亲归来,或许是源于天性本能,他感觉到狼母亲怕是再也回来了。

  狼少年仰头看着遍布乌云的天,悲痛的“哀嚎”着,他不相信母亲会丢下他,他不相信他的狼叔狼伯们都不回来了!

  “嗷~呜!”狼少年学着母亲的声音嚎叫着,一遍又一遍!

  轰隆隆!雷雨紧随着少年的哀嚎声而至,好像这老天也为他感到悲伤!

  少年随便选了一个方向,便奔走着,他不想再留下等待,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他得去找他的母亲!

  就这样,狼少年漫无目的的找着,他没有能力捕捉野物,饿了只能啃些树叶,杂草,已经腐丑的动物尸体,渴了喝些雨水,河水。

  连续走了好几天,却什么大型动物没不曾见到,不知是饿得,还是淋雨生病了,顶着头上的烈日,狼少年此刻再也撑不住了,晕倒在河边,不省人事!

  老天当真是不公,少年本就因天生残疾被那狠心的父母抛弃,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位狼母亲,将他抚养至今,却不曾想到,如今又不知踪!此刻,这少年昏阙河边,刚刚复燃的生命之火,难道又要熄灭了嘛?

  几天后,少年醒来已然在一家医院之中。看着旁边的人,狼少年心生警惕,却又不会人言,只是一声一声的嚎叫着。

  这次幸亏一位护林员从此经过,救下了狼少年。

  后经医院断定,这可能是被狼群所抚养长大,护林员也没因此抛弃这狼孩,认真教导了他好几天后,护林员对这狼少年实在是无可奈何,考虑再三将他安排到一家孤儿院里,专门请人教导他人类社会的知识。

  开始这狼少年还有所抵触,一身习惯全来自狼群,慢慢的,几个月之后便习惯了不少,开始接受人类社会的知识和教导。

  话又说回来,这狼少年虽说天生少了一只手掌,可人却极为聪慧,而且特别勤奋好学。只是一次警察来登记户口时,需要提供姓名,狼少年给那警察说:他叫狼生,因狼所生。

  短短七年时间,便自学大学了以下所有课程知识,并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入了国内的知名大学,之后的路可谓顺畅许多,毕业后凭着一项发明,早早的便成为了一家公司的老总。

  之后他也不曾找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因为在他心中,那白狼才是他的母亲,是那白狼给了一切,生他的那两人不配做他父母。

  事业有成后,他曾雇佣过许多人,去找那狼群的下路,可一直不曾有消息。

  其实他自己心中也知道,不可能找到,毕竟狼的寿命平均只有十来年,最多能达到二十年,如今过去这么久了,又怎么可能找到,或许只是心中还抱有那么一丝执念吧!

  又是一年冬季来临,这一次秦岭山脉又下起了多年不见的大雪,十数天不曾停歇。

  也不知是回忆起了从前往事,还是心血来潮,长大后的狼生决定去趟秦岭看看。

  可惜这一次,老天又给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天降流星雨,将他砸得粉身碎骨。

  这一次,他的生命之火“彻底”的熄灭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