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捕天图录 > 第一卷 东夷之祸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各方部署
作者:天魁  |  字数:3452  |  更新时间:2019-08-26 14:53:52 全文阅读

莫问天的日子清闲起来,闭关、炼丹、炼药、炼器一切按部就班,很有规律,柳白衣来了,看到妊思礼守在门口,只能悻悻离开,天杀来了,看到妊思礼,套了几句近乎,也离开了。吕公林、吕公貘、夜枭来了一次,莫问天出来了两个时辰,三个人走了。

这段时间,所有人都在忙碌,刑罚殿的炼狱里面人满为患,柳白衣得到莫问天用人头敲诈内八部的启发,开始让东夷人赎回,并且让东夷的商人把话传回去,并且发出了告示,明码标价,东夷人再无情,也得顾及脸面,从此以后开创了战后俘虏赎回和交换的先例,而不是将战俘作为人祀或者奴隶。

天杀也开始整肃内八部,内八部的嚣张气焰暂时被压制住了,整个清水洞天的局势开始相好的方向发展。玄鹰卫和战曲的第二次历练放在了云雾山,没有了莫问天,又在生机丹的刺激下,外八部可以说武卒尽出,莫问天不得不让人多带了一些生机丹,达到每一位武卒都有机会得到一枚,至于得到得不到,那就看天意了。

这次历练,夜枭、吕公林、吕公貘等人几十人人成功逃脱,从而定下了百夫长,整个队伍的组建更加完善。

云梦大泽的外八部夺旗历练,莫问天命令不得夺旗,将标准定在前十名以下,这样是有原因的,就是为了藏拙,玄鹰支现在风头太大,不利于发展。

“小天,你就这么撒手不管,让他们胡闹?”清风杨几十年来,第一次从玄鹰山下来,作陪的还有吕天远、吕天涯、阚二明和吕天远。

“无论是战曲还是玄鹰卫,尤其是玄鹰卫,这五百人以后都是领军的将才,他们是人,都有七情六欲,都有情感,所以必须培养独立的思维。独立的处理事情的能力,要不然我也不会花那么大的代价让各部族的武卒训练他们。单独培训就是培养一个人处在危险中处理事情的能力。

几比如我义父,我义父突然毫无征兆的出事,如果他事事亲为,玄鹰支就倒下来,因为别的人不知道怎样处理错综复杂的关系,这得益于他培养了天运伯父、二明叔、天涯叔和天远叔,我只不过是放大了而已,是为了做到,以后就是玄鹰支有一个人在,玄鹰支就在,因为每一个人都能独当一面,哪怕是一个妇人也能教导幼子这种精神。不屈的精神。

所以你们老一辈多走动,反复给他们贯彻玄鹰支的精神就可以了,尤其是二明叔,你是巫祝,我只管训练就够了。

对了,我打算一个月以后发动,也就是云梦大泽大历练以后,向飞龙支、飞豹支、飞熊支发起挑战。如果顺利的话,就发动灭族战,一举灭了飞虎支和金凤支,青林山历练,咱们部族精锐全部出动,我不想留下后患。”

几个人大吃一惊,看着莫问天,他们被莫问天的大胆震的无所适从,这样疯狂的做法,他们想都没有想过。

“好,有志气,我支持你,玄鹰支军武传家,必须有这样的精神。”清风杨鼓掌大笑,首先同意,其实这是以前莫问天早就和他沟通好的,已经讨论了各种可能,认为可行才这么干的。

“既然清叔说了,我们没有意见。”吕天运首先表态,不过是无可奈何的语气。

莫问天说道:“其实咱们不得不如此,而且必须这么做。先拿飞龙支、飞豹支、飞熊支练手,那是因为同级别挑战,只不过受伤而已,不会有死亡的危险,反而会经历一场生死,这是难得的经验。何况咱们也不用出钱。

飞虎支算是咱们的世仇,这个部族睚眦必报,虎儒林、虎星辰等人,违反战规,本就应该枭首,我义父作为统帅,只是重罚而已,就处处和咱们作对,这次义父出事,玄鹰支差点没有让他们毁了,而且数万人向我生死挑战,就是他们在后面捣鬼,金凤支就是他们挑唆的。

这个看似是虎十三姐因嫉妒而产生的,其实细想她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我在药庐考证,其实表现的并不特别突出,而且药庐的炼药师天才多得是,比我高明的不知道多少,为什么虎十三姐就针对我,而且我还是部族长,并不会进入药庐。而且我以反抗,虎儒林就出现,并且直接使用杀招杀我,这完全是有预谋的。

飞虎支已经是咱们的大患,必须清除,而且像咱们发起了灭族战,即便是灭不了他们,也要打残,给下一辈留下二三十年的发展空间,这段时间,我会炼制提供他们二十年到三十年的修炼丹药以防不测。二明叔、天远叔,你们不计代价收集各种草药,只要是草药就要,建立大片的秘密仓库保存。

还有金凤支,如果有可能我也打算灭掉,种种现象表明,金凤支的根源在东夷,是东夷的一支,只是没有直接证据,东夷之祸有九成的可能是他们提供了便利才发生的,留下来对咱们的祸患也不小,毕竟咱们还有二百年转住手青林山清水村的时间。

我们这一代人,都经历生死搏杀,血性十足,所以我打算用这一代人的鲜血,给下一代人铺出康庄大道。决战之前,我会发出族长令,将战曲的战士子弟擢升为贵族。这些战曲战士都是良人中精英中的精英。他们的后代也不会太差,十年到二十年,玄鹰支就会焕然一新。”

“这不可以,我们完全可以慢慢来,只要韬光养晦,养精蓄锐,二十年也能发展起来。”吕天远说道。

“我认为可行,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有些锐气,还是我们来。”吕无涯说道。

“咱们去就是送死,毛用都没有,现在你连普通的玄鹰卫都不见得抵得过。”阚二明说道。

“行,我同意,但是必须挑战了飞龙支、飞豹支和飞熊支以后再做打算。看情况而定,咱们玄鹰支的男儿不怕死,但是死的要有价值,如果差距太大,就此作罢,如果差距不大,那就给后辈杀出一条血路,让任何人不得小觑咱们玄鹰支,以后绝不会允许有人堵着玄鹰支的门口,明目张胆地挖咱们墙角,撬走咱们的部曲,这是奇耻大辱!”吕天运说道。

“好,还是伯父有魄力,你们放心好了,不会出现我说的情况,现在咱们是走一步看三步都不行了,走一步得看十步,这样万一出现突发情况,也不会惊慌失措而已。我有四个美女妻子,怎么会不惜命。”莫问天突然变得嬉皮笑脸。

五个人走出,吕天远说道:“二哥怎么找了这样一个妖孽般的义子,你说说他才多大呀,我记得三年前带回来的时候,就知道到处惹事,这才三年就独当一面了,比咱们这些老家伙心机都深沉,看问题看的都透彻。”

吕天运说:“那时候老二是怎么教育的,你要有一件,现在看见了吧,证明老二的教育方法是对的。”

“怎么个教育法?”清风杨来了兴趣。

“天明说,这孩子已经十三岁了,性格已经定型,强行改变反而害了他,倒不如因势利导,所以每次惹事,天明就教给他如何善后,什么是对的要坚持,什么是错的,要改正,这孩子小的时候虽然很尕,不过敢作敢当,从不说谎。教育起来反倒是不费心,举一反三,为人处世学的很快,就是没有想到,天明已经交给他王霸之术。”吕天运说道。

“嗯,天明是对的,这个孩子绝非池中之物,不知道谁家遗落的孩子,但是绝不是青林山野人,他会的东西,就是天明也不会,以后他的视野绝不会只是清水洞天,甚至绝不会是商王大陆,值得欣慰的是,这个孩子重情,所以必要的时候,宁可玄鹰支覆灭,也要把他送走,有他在,玄鹰就在。”清风杨说完以后,还以飘飘倏而不见,就是清风城的乾坤网也捕捉不到。

“清风杨和吕步芳两位叔叔都是这么认为,那么咱们就回去做准备,让他随便去闹吧,玄鹰支跟着他一块儿赌了。”吕天运说完,领着众人走向传送阵,回到玄鹰支。

“清风杨来了,你认为他们想要干什么?”柳九变问天雷虎。

天雷虎这次回清水洞天,就是为了东夷人的渗透和青林山的大试炼。柳九变以前是天雷虎的老领导,现在柳九变是刑罚殿的殿主,两个人配合起来十分合手。

“也就是看看莫问天,在年轻一代里面,他是佼佼者了,又是部族长,不足为奇。”天雷虎说道。

“玄鹰支有可能发动灭族之战。”柳九变敲着桌子说道。

“那怎么可能,如果玄鹰支发展二十年,这个我信,现在的实力不行,清风杨一个受伤的武王,还不足以对付飞虎支和金凤支。”天雷虎根本就不信。

“我有预感,我这个预感从来没有错过,你醒醒,莫问天能让你年轻到四十岁的样子,还治不好清风杨的老伤?清风杨可是好战分子,和吕步云一个德性,结果一个死了,一个身受重伤。莫问天似乎更好战,这一老一少在一起,变数太大了。

只是不知道莫问天是什么打算,这些老家伙一个个变得深沉了,来的时候和走的时候一个模样,看不出他们心里的变化。你说我的孙女不认我,你的孙女太刁蛮了,莫问天没有好感,柳白衣和天杀两个不中用的,被莫问天震慑住了,不被他套出话来就不错了。所以咱们的小心应付,这孩子太让人闹心了。”柳九变叹了一口气。

“天维溟这孩子,算了,说了就来气。”天雷虎痛苦的拍了拍脑袋,将近二百岁的人,对未来有一种冥冥的感觉,但是捕捉不住。总之,莫问天以后会是一颗参天大树。

“不对,莫问天不是莽夫,你说玄鹰支正在训练新军,外八部也正在训练,新军初成,没有生死厮杀经验,要想不损耗战员的情况下训练生死厮杀经验,唯有部族之战。”柳九变抬头看着挑战碑上拍了一下桌子:“咱们的立刻准备部族之战的战场,几百年不使用了,现在又要忙碌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