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捕天图录 > 第一卷 东夷之祸
第一章 莫问天
作者:天魁  |  字数:3370  |  更新时间:2019-06-25 16:30:36 全文阅读

秋风似箭,残阳如血。

一队衣衫褴褛的人出现在远方,为首的是一位白发的老者,他们是青林山一带村民,青林山一带一直动荡不安,这些人在莱夷和人方的轮番抢劫下,只能不时的迁徙,现在他们的目标是清水村。

为首的老者名字叫吕天运,他到这里是来找他的弟弟吕天明,吕天明是修士,清水村不是一般人可以撼动的。他转过一个山坳,心沉了下来,清水村的方向火光闪动。

莫问天已经被烧焦,他感觉浑身疼痛,半夜时分,铺天盖地的敌人蜂拥而至,他抵挡不住对方一掌,就晕了过去,剧烈的疼痛刺激醒他,他已经被一根燃烧的巨木压住,一动不能动,只能看着凶凶的火焰将他吞没而无能为力。

“奈奈个秋,老子莫非跟火相克,这次完蛋了,非得烧成灰不可,漂亮地姑娘们,再见了。”莫问天心中叹息一声,他感觉他的这一生很失败,失败的无法描述。

莫问天不属于这个地方,是一个叫云水域的地方,他来到这里纯属于意外。莫问天,怎么说呢,算是一个乐天派吧,从他记事开始,他就是一个孤儿。

三年前,他十三岁,对异性有了一种懵懂的感觉,流浪之中,看见了一位漂亮地小姐姐,他才追着看了不到十里地,他妹的才能看多大一会儿,能看几眼?就被一帮可恶的家伙抓起来,用封印封住,像钻天猴一样抛向了天空,他清楚地记得一群浪荡子轰然的大笑,以及漂亮小姐姐惊讶的叫声,然后他就飞向了云端,再也没有下来。

人要是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莫问天就是属于这一种,云水域并不太大,似乎还不怎么稳定。百万年不遇的时空裂缝,就让他碰着了,被吸进了时空裂缝,然后在虚空中飘荡穿梭。

虚空的雷电乱流不住的轰击他,要不是有那道封印存在,他在虚空就变成渣渣了。乐天派的莫问天并没有哭喊,反而觉得好玩,这是一个不错的旅程,等我回去,就有了显摆的本钱,雷电云海谁亲自经历过?只凭这个经历,我就能吹嘘好些年,不一辈子也说不完。

“让风云雷电来的更猛烈一些吧?你们这些弱鸡,挠痒呢?”莫问天兴奋地在封印里面叫喊着。果然天随人愿,一个巨大的雷电击中了他,他感觉到浑身剧烈的疼痛,就失去了知觉。

天空雷电轰鸣,莫问天就到了这个界域,他到来的方式很奇特,是被从天上扔了下来的,剧烈的空气摩擦也把他烧焦,被清水村的人发现救了下来。

清水村就在青林山,这里动荡不安,各种部落、侯国、方国的狩猎历练场,清水村这种原住种族,时刻面临着被杀戮的命运,莫问天的出现在他们来说算是正常的。

吕天明是清水村的村长,是一个修士,用丹药救活了他,并收他为义子,这才没几年,又遭遇大火,他又回到了来到这个世界的样子。

莫问天心中叹息一声,这次自己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玛的,不知道我这一身烤肉吃起来香不香?”莫问天心中嘲笑一声。

“先救火,看看有没有活的?”这时候莫问天听见吕天运吆喝一声,心中大喜,真是天不绝我,有救了!

所有的人一起动手不大功夫就扑灭了熊熊的火焰,浓烈的烟呛得莫问天差点窒息,他拼命地动了一下身躯,轰隆一声,压在他身上的巨木动了一下。

“老爹,这里有一个人似乎还有些气息。”一个脆生生的小女孩的声音说道。

莫问天被人扒了出来,他已经被烧的黢黑,没有了人的模样,一层黑痂完全包裹住他,他想说话,想喊都不可能,只能任由这帮子人抬来抬去,每动一下,剧烈的疼痛刺激他的神经产生剧烈反应。

时间一晃就是三天,莫问天一直仰躺着,一个巫祝围着他跳着奇怪的舞蹈,用奇怪的声音唱着歌曲,晃得莫问天有些头晕。

这个巫祝的水平有限,在莫问天认为,只有滴入他口中的符水才是最有用的,被人打成重伤,又在大火中烘烤的很长一段时间,他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水,至于巫祝,他认为那是扯淡,符箓他也懂一些,绝对不是这样用的。

师伯吕天运他见过几次,实打实的武修,和自己的义父吕天运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至于这个巫祝是什么玩意儿,完全就是糊弄人的。莫问天现在要是能动,真有拧下他的脑袋当球踢的冲动。

每天有符水浇灌,那个漂亮地小姑娘还是常用羊奶牛奶滴入他的口中,莫问天倒是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时间一晃就是两个月,莫问天就这么一直躺着,一动也不能动,只有眼珠子能够左右移动,这已经是他最大的极限。

“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马天玲。”马天玲看着烧成焦炭,只剩下两个眼睛还在动的莫问天问道。

莫问天眼珠动了一下,心话,你这个傻丫头,我早知道你叫马天玲,我特么的舌头都动不了,嗓子都烧毁了,我要是能说话还不说呀,这些天都憋死我了,我莫问天还真没有这么长的时间不说话的先例,被人当窜天猴放到天上的时候,我都没有停止说话好吗。

“我知道你说不了话,这么着吧,我如果说对了,你就望左边看,要是说的不对了你往右边看行不行?”马天玲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说道。

莫问天向左边看了一下,这个方法不错,至少可以和人简单交流了,要不然非憋死不可。

“哈,太好了,你能听见我说话,这证明你还没有被大火烧傻,这就太好玩了,终于有人可以和我说话了。”马天玲立刻兴奋了起来。

马天玲这个丫头莫问天见过两次,都是两年前了,那时候马天玲才十岁,还是一个小姑娘,莫问天还领着他用机关套过兔子。她是吕天运收养的孤儿,在青林山,他们这些人都是报团取暖,说白了他们这些人什么姓氏都有,没有的就跟村长一个姓氏。

“你叫什么名字?”

莫问天眼睛一动不动,这个傻丫头这个问题用眼睛没有办法回答,我不能说话你真不知道,看着挺水灵的,两年不见变傻还是咋的?莫非这女孩子到了某些阶段,就会返璞归真,大脑短路一段时间?这可麻烦了,这个小丫头不犯傻的时候就愣头愣脑的,这要是一犯傻,后果会是怎样?莫问天心里开始打鼓。

“哦,我问错了,你不能说话,那咱们聊什么呢?”马天玲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这种交流她也是第一次经历。

“我漂亮吗?”

莫问天眼睛向左边转了一下,现在的女孩怎么都问这样的问题,漂亮不漂亮你还不知道吗,这是一个不自信的表现。回答女孩子这个问题,几乎就是这么一个答案,别的答案不是挨揍就是不再搭理你了,莫问天现在渴望的就是交流,这个时候他是绝对不敢得罪人的,马天玲没有犯傻,这让他放心了不少。

“看来你还是有眼光,我们村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这也证明你是一个好人,你被烧成这个样子,也是怪可怜的,不过正因为你是好人,所以被烧成这个样子还真活下来,这正好说明好人还是有好报的。”

莫问天心里一阵无语,这哪跟哪呀,说你漂亮了就是好人了?这样的评判标准也太感性了吧,十二三的小丫头,知道什么叫漂亮,这都还没有长开呢,也就脸蛋还可以,其他方面还有待开发好不好。

“你是清水村的人吗?”马天玲想了一会儿问道。

莫问天眼珠向左边动了一下。这时候,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走了过来。莫问天的一下子就听出来,来得时是自己的伯父吕天运,还有那个连半瓶子都没有的巫祝阚二明,他们来干什么?现在自己被少的乌漆嘛黑的,估计没有人能认出来了。

“村长,咱们用【生肌散】太可惜了。天明大师留下来,是为了给你救命用的,这个来历不明的人用了,太浪费了,我保留意见。”那个巫祝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清水村的事情必须要闹清楚才行。咱们这些天调查,这一带都有了大的变动,没有任何线索,天明的仇一定要报,而这个人是唯一的线索了。”吕天运叹一口气说道。

“老爹,这个人是清水村的人!”听见吕天运声音,马天玲蝴蝶飞跑了出去。

“丫头,你是怎么知道的?”马天玲虽然不是他亲生的,但是聪明乖巧,很得吕天运的喜欢。

“我问他说话,他就动眼睛,我问出来的。”说完就抢过吕天运手中的【生肌散】跑到了茅草屋里。

吕天明等人走进来的时候,马天玲已经将一大包【生肌散】给莫问天灌了下去,这一大包生肌散,十个重伤的人也用不完,即便是莫问天这样的,也得分期分批一点点服用,要不然后果很严重。生肌散虽然不是丹药,也非同寻常。

这是吕天明亲自熬煮配置并且焙炼过,那可不是平常的生肌散,里面有九里香、龙脑香、接骨木、乳香,还融合了飞灵虎的骨头,米荡熊的内丹等等,这里面不下五十中药物。莫问天亲自给义父吕天明打下手,知道这个生肌散药力有多大,他曾经偷偷地将义父的坐骑火云乌烟兽弄成重伤,用一指甲盖的生肌散就治好了,后来那匹黑马见了他就浑身发颤。

这个要了亲命了,怎奈莫问天更本就没有办法动,药力在他的体内疯狂的肆虐,比在烈火中焚烧都难受。尤其是那些兽丹,都是修行了几百年的兽类,里面蕴含着大量的元气,那些元气犹如奔腾的烈马在他的体内四处乱传,一股黑血在的肺部慢慢向上拱,那些熏伤的气管脱了一层皮,被黑血顶了出去,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