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地狱基石 > 卷一 兵临城下
第二章 逼问身世
作者:导线  |  字数:2785  |  更新时间:2019-11-30 20:02:41 全文阅读

“毛毛,毛毛!爷爷回来啦,快出来吧!毛毛?”张老大还没进家门,就高声喊了起来。

张老大喊了好几声都没听到回答,便走到地窖边掀开木盖。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趴在地瓜堆上,还时不时发出呼噜声。张老大见此欣慰一笑,也没再打扰张根留。一炷香后,饭菜已经上桌,张老大这才喊张根留出来吃饭。

“爷爷,你回来了!”张根留揉着惺忪的睡眼,含糊不清的说道。

“是啊,来,吃饭了!”张老大一边说话,一边自顾自的吃着,貌似在赶时间。

“那今年兽潮算是退去了,可以好好过冬了!”张根留一边没心没肺的说着,一边拿起块蒸肉就往嘴里塞。

“兽潮是退了,不过张大人让所有人今晚去寨墙值夜,他说他有不好的预感!你啊,今晚继续睡地窖!”张老大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还得值夜?”张根留停下咀嚼,疑惑的问道。

“是啊,不过应该没什么大事,兽潮已经退走了!你啊,就安心的睡在地窖,记得带上被子!值夜都是大人的事儿,你不用瞎操心!”张老大一边说着,手里、嘴里都没停过,大半天的战斗让他饿坏了。

“不对,爷爷你往年遇到过这种情况吗?既然是张大人说的,那肯定没错,一定有事要发生!”张根留已经完全沉静在思索当中,腮帮子里的食物都忘了咀嚼。

“没有,从来没听说过兽潮退了还会回来的,可能张大人他......”张老大原本想腹诽几句,但想想还是算了,毕竟是自己敬重的人。

“万一呢?万一兽潮真的再来,寨墙被攻破了,咱俩该怎么办?不行,得想想后路!”张根留的思维方式一直比较灵活。

这点,连活了大半辈子的张老大也承认。

“那这么着,村后张寡妇家的那口老井比较深。里面还有暗道直通村后毒雾涧,这事村里没几个人知道。我等下就把你送过去!”张老大思索了一下说道。

“哦......”张根留似笑非笑的望着他爷爷,搞得张老大脸上一阵红一阵青。

最后只能摆了张自己认为凶恶的表情,说了句:“吃饭!”

这爷孙俩吃完饭,又匆匆收拾了一些干粮就出门了。张寡妇家离张老大家不远,也就隔了几间村舍。两人很快来到了张寡妇家的窗前。

张老大像往常一样学了几声猫叫,便不再有别的动作了。张根留刚想说什么,却被张老大捂住了嘴。只见屋内的灯迅速熄灭,然后张根留便借着月光,看到张寡妇的门无声无息的开了一条缝。

门缝里探出一个女人脑袋,目光直接看向张老大这边。那动作似乎是已经做了千百遍,才显得如此醇熟又悄无声息。

张老大也没说话,拉着张根留直接走进张寡妇的屋子。张寡妇见到张老大后面跟着张根留,那脸色一下就垮了下来。她不情不愿的又将油灯点上。

张根留人小鬼大,见场面很尴尬,便笑嘻嘻的开口喊道:“田姐姐好,根留这厢有礼了!”

“你怎知我原来姓田?你怎么什么话都跟孩子说!”张寡妇先是对着张根留一愣神,尔后便剐了一眼张老大。

“这,这......”张老大‘这’了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话来。

“姐姐息怒,我只知道姐姐姓田,其他什么事都不知道。我还是第一次来姐姐家呢!”张根留见张老大脸憋的通红,也说不出一句辩解的话,赶紧笑嘻嘻的解释道。

“真不知道?”张寡妇眯着眼追问道。

“真不知道!”张根留立刻收起笑脸,神色郑重的回答。

“谁让你‘姐姐,姐姐’的喊了,要知道我比你娘都大几岁呢!”张寡妇收起吃人的眼光,仿佛是无所谓的问道。

“啊?完全看不出来啊!我以为姐姐只有十七八呢!您这么年轻是怎么保养的啊?”张根留貌似很吃惊的问道。

“噗......呵呵......”张寡妇听了这话,已经笑的合不拢嘴。

“小田,我来是有正事!今年的兽潮算是退去了,可张大人说他感觉到还有更大的危险!所以,我想把毛毛藏到你家井里,你也知道这孩子他是......”张老大严肃的说明来意,可后面的话却没说出来。

“你说的我知道,我当时也在后勤队,可是兽潮真的会回来?”说起正事,张寡妇也是立刻严肃起来。

“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们不能不在意,更不能拿毛毛来冒险!”张老大一脸凝重的说道。

“嗯!那现在就把他送下去吧,时间不多了,估计马上集合钟声就要敲响了!干粮和水都带齐了没?”张寡妇说着,就准备打开厨房门,因为那口古井在厨房的隔间里。

“只带了一天的干粮,没带别的了!”张老大回答道。

“你看你,既然要准备就准备充足些!”张寡妇嗔怪了一句。

而后便在自家厨房找了一些干粮包上,又拿了几件衣服、绳子、匕首等等,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旁边的张根留看着这两人的一系列动作,再加上之前他们的对话,心中有种被隐瞒了很多事的感觉。于是,心中生起了不祥的感觉,如果现在不问出来,恐怕再也没机会了。

“爷爷,我父母是怎么死的?”张根留最终还是没忍住,突兀的问出了口。

“谁说他们死了?”张老大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一瞬间,厨房小隔间里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这也不能怪张老大,因为时间关系,他正急急忙忙绑着箩筐,准备把张根留送到井里去。这冷不丁的一问,便说漏了嘴。

“他们在哪?”张根留面色平静的问道。可他此时心中已是激荡不安,自己猜测父母多半是被困在了某地。

“什么,什么在哪?我刚刚有说什么吗?”张老大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正在极力掩饰。

“哦,毛毛刚刚问隔壁小虎的父母,他们不是去参军了嘛!而且听说是后勤补给军,专门给一线天守军送军粮的。”张寡妇见这尴尬的场面,赶紧出声打圆场。

“他们在哪?”张根留又问了一句,面色冷了下来。

说也奇怪,两个大人尽然被个八岁的孩子问的心中忐忑不安,如坐针毡。

“嗨,不是说了他们去一线天......”张老大还想继续圆谎,可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他们在哪?”此时张根留面色已经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了。

张老大:“......”

张寡妇:“......”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我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的。”张根留面色又恢复了平静,貌似毫不在意的说道。

可越是这样,面前的二人心里越是没底,气氛也越发变得凝重起来。

“哎,我答应过他们,永远不会让你知道他们的事,他们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最后,张老大实在扛不住张根留的追问,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让我猜猜看。我父母得罪了很强大的人,或者说得罪了强大的势力。不得已,让二位带着我逃走,并抚养我长大。他们的意愿很简单,让我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张根留说这些话的时候,目不转睛的观察着二人的面色。

果然,二人都很吃惊,八岁的张根留凭借着只言片语,就能猜到事情的大概。

“我是不会说的,我答应过他们......”此时张老大逐渐回忆起,张根留父母交代此事时的情景,他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可话没说完,再次被张根留没礼貌的打断。不是张根留没教养,是那种此刻不问就永远没机会问的感觉,再次在心底不断翻腾。

“爷爷,您又怎知今年的大兽潮不是有人在背后搞鬼?您又怎知张大人的危险感不是冲着我来的呢?试问,小小一个桃红村,有多少年没发生过这么大规模的兽潮了?五十年?一百年?往年兽潮顶上天也就四五千头,上万头凶兽袭击一个小村寨,您不觉得奇怪吗?”张根留把自己的推测逐一说了出来,眼睛盯着张老大,等着他的选择。

PS:支持正版,支持纵横中文网!

导线
作者的话

求推荐票,求收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