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玄魔风云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鼓舞人心
作者:冷墨浮华  |  字数:3268  |  更新时间:2019-08-26 16:21:08 全文阅读

“你说得轻巧,外面的魔兽数量有多少,我们又有多少人,就算一命抵一命,我们这里的人就算全部死光也不可能将魔兽击退。”一人喊道。

一个议论出来,很快就有了其他的不满之声:“就是,我们抵挡又有什么用,之前我们就是从魔兽的爪牙下苟且偷生的,如今你却又要让我们上阵,凭什么,现在能活下的人里有哪一个不知道魔兽的凶残,要我说,你们没有把传送阵看护好就是你们的责任,是你们害我们落到如今的境地。”这话说出,顿时有了许多的人应和。

“抱歉,没有守护好传送阵是我们的过失,我们确实要为这个负责,但是,你们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你们自己才能负责,如果魔兽破城,受苦受难的将会是我们全部人。”司徒说道。

“我们上去也没用,魔兽实在太可怕了,我---这辈子都不想面临。”一人的瞳孔泛白,双手紧紧环在了一起,似是想到了之前的恐怖经历,身子不时地颤颤巍巍。

恐怖的渲染传播得很快,每个人的心中都被他敲击,回忆起了之前的一幕幕,许多的人开始颓然坐下,摇头丧气。安界里的人虽然大多是玄道者,但安逸的时光使得他们忘记了身上流传的战斗血液,魔兽的重新现世已是将他们每人的锐气都磨尽。

聂炎站在最后,对于人群的反应全部看在了眼中,说实话,聂炎认为他们会这样也无可厚非,活下来的人里又有谁会想拿着自己的命去赌博呢。

“各位,请相信我,如果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安界是没有那么容易被攻破的。”

司徒浩的眼睛扫过了人群,带着希冀的目光望着在场的所有人,然而,收回眼底的仍全是躲避趋势,就算是少有的几个炽热眼神,也并没有站出给与支持的想法。

看到这,司徒浩将举到空中的手臂放了下去,另一只手将烟丝重新塞到了嘴中,披着深黑色大衣的身子转过,飒然的风声在所有人耳中回荡,迈出的步子停在空中,嘴角处,少量胡须在隐隐跳动,过上一会儿,步子还是落在了地上,深硬而有力,离去的背影高大却落寞。司徒浩,就这样带着士兵们离开了。他们,可还有着守护安界,守护所有人族的使命。

聂炎望着那道孤寂的身影,心中的难受可想而知。不仅是他,邵飞章等人也是如此,他们所有人都紧咬牙光,垂放在大腿边的拳头咯咯直响。就在这时,一个晃悠的身体却首先离开队伍,迈出的脚步如同刚才的司徒浩,一步向前,另一步却歪到了别处,坚毅的眼神里只有那道落寞的身影。

“司徒哥,你的伤。”聂炎叫住了他,快速扫遍全身,衣服的大小破口上,溢出了一丝丝红色液体,却是他的快步带动了伤势。

司徒南回道:“聂炎,那是我的哥哥,他为了我们全部人自己上了前线,他是那么义无反顾,还有我身上的衣服和徽章,也代表着我必须要上前线的使命,哪怕是只能指挥,我也要上去。”

“好,那就让我陪你一起。”聂炎在心中做下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决定。望着逐渐消散的人群,聂炎走到了一个台子的上边,使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声音喊道:“大家,可否听我一些话。”同时,聂炎的身上溢出了阵阵玄气。

司徒南望着聂炎,细声道:“聂炎,你这是要----”

聂炎的话还是引得了很多人的注意,只是,当看到说话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时,顷刻间失去了许多兴趣,只是震惊聂炎半步地玄的修为。

“三月前,我还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那你们知道我为何会达到如今的等级吗。”聂炎说道,青色瞳眼不畏惧所有投射而来的目光,当然,也有叶青冯雪等人的。

这话一出,人们的好奇便被吊起,纷纷询问道:“那这是为什么,你倒是说说看 。”人群里的最低等级只有真玄中,但年纪却比聂炎大上许多,而如果聂炎所说属实,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达到如此,那就比他们强得不止一星半点了。

瞧着他们一个个期待的眼神,聂炎继续说道:“我经历过S市的医院事件,就是在那场灾难中,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玄道者。”

“什么,竟是轰动一时的医院事件,地玄后魔兽(天眼魔狼)占据了医院一角,肆意屠杀了里面的人类。”

“听闻这个事件影响很大,S市所有玄道者都被集中在了一起,严查了暗黑宗和魔兽踪迹。”

“对啊,听说为了这事,十二家族里的陈家特意派了分布在S市的分堂处理此事,只不过后面好像又没了消息。”

人群中,一个又一个的议论声响起,许多本想离去的人们又返回了头,对于聂炎所讲的内容,每个人都有着深深的疑惑。“难道你是那场灾难的幸存者,不对,你是怎么逃脱的,地玄境后期的魔兽可是真正的恶魔。”一人向聂炎发起了疑问。

看到他们对自己的问题激烈讨论,聂炎明白是自己的话起到效果了,说道:“我被一位高人救下,并在他的教导下,我开始迈入玄道者体系。”

“初入真玄境前期,与一个蜕变期真玄前魔兽死斗,结果平。踏入真玄境中期,与暗黑宗分堂副堂主厮杀,结果胜。踏入真玄境后期,西抗噬魂蜥,东挡尾型巨蜥,斩杀青眼翼蛇。

迈入半步地玄,对阵地玄境魔兽不落下风。”怪异的服饰在人群里最显耀眼,黑色的袍子连从头部全部盖住,就连口鼻也被罩子所挡,一步随着一步迈进聂炎,在他周围的一尺内,没有一人的靠近,就好似是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行拉远了他们。

“你是?”聂炎的青瞳一直跟着他的脚步,随着他将一个又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说出时,聂炎早已是感到惧意,难道他时刻都在监视自己的生活?

怪异男子的头颅抬起,眼睛处发出了漆黑色彩,缓缓道:“小子,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我还提醒过你不要去郎布峰,你,就这么健忘?”

“砰-”这个声音如道钟声在聂炎脑海中敲荡,原来他是阿凡理发店的怪异人,就是那时自己被他提醒了话,只是当时并没有听清楚罢了。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发生如今的灾难,为什么你不提早通知其他人,如果你预先告知,那我们还能避免很多人的死亡。”聂炎发红着眼质问他道,当然,他的声音还是控制在了最低,只有怪异男子方能听清。

怪异男子的眼瞳同样怪异无比,虽然散发着漆黑,却也感知不到一丝死气和杀意,和聂炎相对视时,聂炎竟还有一点舒适的感觉。

“我并没有预先知道现在的灾难,只是发自好心提醒你,且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还得和这些人交代,如果你就此和我发生口角,想必你一开始的想法就会因此破灭了。”说道,怪异男子穿过了传送阵外的铁壁。

虽然怪异男子不再理会聂炎,但他的出现倒加深了人群对聂炎的信任。

聂炎回过头去,下面人群望向他的眼神里,皆是带上了敬佩的意思,特别是几个修为低下的人,更是目不转睛地等待着聂炎接下来的话。

“没错,刚才那人所说的话皆是事实,这三个月里,我大大小小投入几十次的战斗,有好几次,都是沦落到了死亡边缘。与暗黑宗副堂主那战,我险些失去胳膊,和魔兽拼斗,我更是险些失去头颅,伤口无数,玄气耗尽,五脏六腑更是被震百次,你们说,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实力如何不能增涨,在这样一次次濒临生命尽头的试探,我又哪能平庸。”聂炎脱下了上衣,赤裸的身躯被所有人一一注视,上面,有着不下几十道的黑色疤痕,尤其心脏边缘,更有着两三道醒目的红色印记。

“同为人族,为何我要经历这么多的战斗,我曾经也抱怨过命运的不公,认为我不该经历这些。但现在我发现我错了,我彻彻底底得错了,没有什么不公,身为玄道者这就是我要做得事情,这是我的使命。当我肩负起玄道者这个身份时,我们的世界就与其他普通人不同,我们面对得是凶猛魔兽。我们身后是平民,平民中也有我们的家人和伙伴,他们正在等待着我们的庇佑,这时候,我们不站出,又有谁替他们挡住风雨,又有何人可以为他们建立美好家园呢。

各位,虽然传送阵故障了,但我们的心何曾故障过,我们的热血又何曾因为小小的魔兽而丧失了抵挡兴致。拿起武器战斗吧,为了我们以后的生活,为了我们的家人可以第一时间逃离,我们要为他们争取时间,这是我们玄道者真正要做的事情。”

聂炎的话被所有人听在了心里,每个人的手上都紧紧握住了,嘴角里,已是要发出呐喊之声。

叶廉听着聂炎的话,也是倍感佩服,站出说道:“聂炎少侠所说得没错,魔兽现世,屠我族类,毁我家园,更是将我们逼到此处,如今又要侵犯我们最后落脚之地,这岂能容忍,我们对魔兽已是仁义已尽,这是安界,是我们人族安全的地界。我是十二家族叶家护卫队,叶廉,是人族的就随我们一起屠杀魔兽,保卫家园。”叶沃的气势陡然提升,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了紧迫。

人群纷纷呐喊起来:“对,我们要承担玄道者的使命,我们要保卫好自己的家园,魔兽算什么,这是我们的世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