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死后五万年 > 正文
第一章 我是一具骷髅
作者:一块小抹布  |  字数:2230  |  更新时间:2019-08-02 01:02:47 全文阅读

月朗星稀,树林像是被盖上了一层白纱,朦胧却隐约可以看清。微风掠过,树枝慵懒的摇曳着,远远看去,像是鬼魅,静谧诡谲。

  “沙沙”,是踩踏枯叶的声音,夜半三更,犹为清透。

  “老三,你哆嗦个什么劲?”

  月光透过密林洒下,俩个人影抬着布袋来回穿插。

  “大哥,这刚入春,还有些寒气,老树林的,寒气更是重的厉害。”

  “该,出门时就叫你多穿点。这下冻的打摆子了吧!”

  “嘿嘿。”汉子属于老实巴交那类的,嘿嘿一声就不再出声了。

  老林诡静,月色尚好,二个黑影走的飞快,很快就到了他们的目的地。

  二人抬着布袋,奋力向前一扔,布袋翻滚着滚下山坡,山坡下面是一个大坑,坑底堆积着各种各样二人刚扔出款式的布袋。

  其中一人拍拍手,说道:

  “你说这任姑娘好好的咋就这么没了呢?”

  “这世道,死个把子人又算的了什么?这万人坑都快堆满了。行了,走吧,出来的时候让你嫂子暖了壶酒,刚好给你暖暖身子。”

  “好咧!”

  脚步声越来越远,此地再次恢复了安静。

  忽然,刚跌落的那个布袋向一边滚去,月光透过树丛的遮挡,刚好可以看到撑开布袋的地方有一个骨爪。

  骨爪忽然握紧,一个人形的骨架从众多布袋中间站了起来,骨架的眼窝里燃烧着蓝色的火焰,十分诡异。

  沐冥微微愣了愣,“我这是……又活过来了。”

  很快他就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活过来了,因为他发现他只是一具骷髅。

  除了幽幽冒着蓝火的眼窝,外表看上去与其他骷髅并没有什么不同,硬要说有点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那可能是他的骨架子看起来比别人来的要黑一点。

  不过这玩意又不是皮肤,黑一点,白一点好像差别也不是蛮大。

  很快,沐冥的注意力就没在自己这身骨架子身上了,可能是身体的缘故,他的精神力尤其敏锐,在这充满死气的坑堆,他感觉到了一丝微弱的气息。

  “有活人?”沐冥盯着被他推开的布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眼窝中的蓝火旺了几分。

  沐冥伸出骨指,在布袋上轻轻划过,布袋中的人露了出来,面容惨白,秀发凌乱,依稀间可以看得出生前是个绝美的人儿。

  然而这对骨头人沐冥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他牢牢盯住了女人的腹部。

  “该怎么办呢?胎儿才刚成型啊,你说你也真是的,晚几个月再死不成吗?幸亏你遇到的是我,不然这一尸两命便实锤了。”

  沐冥一把将女尸抗在肩上,骷髅头四处张望。

  “东方主木,木属生,这里木气延绵不绝,小家伙,你运气不错。”

  沐冥很快登上小山坡,将女尸放到一边,骨指在地上画了起来。

  不一会儿,沐冥似乎完成了,将女尸摆自己画过的地方,抬头望了望天。

  “还差点月光。”

  可此地绿茵遮蔽,月光照到地上时也是斑驳点点,沐冥有些不满意。

  “开。”眼窝中的蓝火燃烧的愈发剧烈,一道无形的波纹向四周荡漾开来。

  估摸过了几秒,沐冥身边的大树纷纷齐根断开,月华如玉,再无遮挡,直直照到女尸身上。

  “这样就极好了。”

  沐冥的骨指快速交织,隐约间有着一丝莫名的律动,沐冥先前刻画的图案此时仿佛活了过来,一道比皎月还要明亮的亮光在此地骤然亮起。

  狂风骤起,天空飘来几朵浮云,里面电弧萦绕,偶尔几声雷鸣,像极了雷雨前奏的样子。

  月光依旧,雷鸣在侧,看上去有几分诡异,沐冥却丝毫不在意。

  “哟呵,这就召来了雷劫?没想到还有赠品!”

  黑骷髅扶摇直上,比直的冲入劫云之中。

  沐冥冲进去没多久,劫云的动静越来越小,逐渐浮云散去,黑骷髅变得更加漆黑,傲然立在月光之下,偶尔骨架间还会浮现几缕电弧。

  “这雷劫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弱?”

  沐冥琢磨一阵,也琢磨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索性降落到原地,直勾勾的盯着女尸,确切的说是盯着女尸的腹部。

  图案的光芒越来越弱,沐冥却不是很满意。

  “终究是个早产儿,先天不足。雷霆孕育生机,小家伙,今天就便宜你了。”

  只见沐冥遥遥指向指向女尸腹部,骨指间雷霆闪耀,迸发而出,渗入女尸腹部。

  “小家伙,你要是再不活过来,你娘都要被折腾活过来!”

  当然这只是句玩笑话,纵使他生前全盛之姿,也没有任何办法令一个生机已经消逝的人活过来。

  沐冥剖开女尸腹部,一声婴啼在这荒凉的树林中响了起来。

  “大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没有啊!这鬼天气,一会打雷的,这会儿又没动静了!”

  说话的汉子望望天,这怎么也不像会下雨的样子啊。

  忽然,汉子瞳孔急剧缩小,像是不确定一样,使劲揉了一下眼睛,再看去,明月当空,并无半点影像。

  “老三,你刚刚看到啥东西从天上飘过没?”

  “啊?!没有啊,大哥,你看着脚下啊,盯着天上看什么?”

  汉子暗自琢磨,难道眼花了?骷髅在天上飞?定是死人抬多了,出现了幻觉。

  沐冥一口气飞了不知道有多远,可越飞他心中越茫然。

  “这是在什么地方?我到底还在不在原来的世界?还是说,我死太久了,世界已经完全变了样貌?”

  沐冥立在半空,像个迷途的孩子,他找不到他最熟悉的仙阁了。

  “哇哇……”婴儿似乎被他的迷茫影响到,放声大哭起来。

  沐冥回过神来,轻轻摇晃着,小家伙才安生些。

  “小家伙,咱们可能要俩个人相依为命了。”

  万山丛中,一丝亮光进入了沐冥的“视线”。沐冥从天上降下来,用布衣将自己掩盖的密不透风。

  布衣是他从死尸身上剥下来的,如今他这副尊容,如何能坦然立在别人面前。他到无所谓,别人怕是能被活活吓死。

  沐冥望向半夜三更却有一丝烛光的楼阁,竟是一个神祀。

  沐冥抱着婴孩,走进神祀,一

  眼就看到了供奉的神像。

  “我这是来到了敌人的世界?不对,最起码之前的死尸与婴儿的样貌与人族无异。”

  骷髅与神像对视良久。

  “我死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还是攻进来了吗?可我明明与通道同归于尽了。”

  无数的疑问在沐冥心中升起,这到底是不是他曾经呆过的世界,如果是?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曾经的敌人为何成为了供奉的神明?还有,他究竟死了多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