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商业化三国 > 正文
第三章 大人物做小生意
作者:俱邀侠客芙蓉剑  |  字数:3663  |  更新时间:2019-12-10 23:16:05 全文阅读

关于汉这个品牌,已经有很久的来头了。汉这个品牌在市场上存在了四百余年之久,其品牌含金量和影响力都非常强大,并保持长时间鼎盛,铸造了其恢弘大气的品牌优势。然而从市场经济学来讲,任何一个品牌都会有一个发展消亡的过程。汉这个品牌也不例外,尽管创造了巨大的辉煌和奇迹,然而400年后,汉衰落了。

大汉集团在时间上分为前汉和后汉时期。后汉集团因为总部设在东都洛阳,所以又称为东汉集团。大汉集团由平民刘邦白手起家,辛苦创业而建立,刘邦任第一代董事长,中间曾一度被王莽夺去董事长之位16年。后来光武刘秀又重整行业,重新建立大汉集团,又持续辉煌了200年。到刘宏接任董事长时候,东汉集团内部已经是千疮百孔,管理一片混乱,制度松弛,贪腐横行。

东汉集团已经是落日余晖,汉这个品牌也已经消退了曾经的辉煌。于是天下的消费者开始纷纷骚动。品牌质量不能满足消费者了,怎么办?这放在市场上来说,一般是重新造就一个品牌,最好是一个大一统的品牌,就跟汉一样。但是现在汉这个品牌品质严重老化褪色,尽管口碑在历史上很不错,很牛掰,但消费者们已经对其失去了信任和兴趣,转而寻求其他新的品牌了。

由于东汉集团内部的管理混乱和贪腐问题,导致消费者们的权益大大受到损害和侵害。东汉集团高层又贪得无厌,挥霍无度,于是各地的分公司也纷纷心怀不满,开始渐渐地不服从集团总部的号令了。

消费者权益受损,长久下去不是办法。这不,作为大汉普通子民的张角,平时出去到街上做个买卖什么的,扣除成本,一天收入不过200来个五铢钱,东汉集团却要每天征收100个钱的商业税,还剩下这100个钱能干什么呢?去吃碗面条都要20个钱呢。而且通货膨胀,现在的五铢钱也越来越不值钱了,且不说这每天赚个100个钱,还要缴纳其他各种税收。所以说这做买卖连糊口都不够啊。

张角见现在在东汉集团做买卖难以养家糊口了,心下十分郁闷,自己家中又没什么家底,这样坐吃山空下去不行啊。张角本来喜好黄老道家学说,认为这可以救济世人。听说琅琊郡人于吉是得道高士,于是张角一咬牙,变卖了家产,去琅琊郡拜于吉为师学道去了。

刘备也作为东汉集团下的一个平民布衣,在东汉集团下辖的涿郡做卖草鞋草席的小买卖,涿郡的市场情形也不太好。刘备在这做买卖,涿郡市场管理方,也就是东汉集团下辖的四五级基层门市部,本来要对刘备征收重税的,刘备对基层管理人员说情道:“我是当今董事长的远方同宗本家,请看在这个份上,少收一点罢。”基层管理人员看刘备比较忠厚老实,倒也相信了他的话,于是就只征收三分之一的税收。刘备因此得以每天卖个十来双草鞋,十来张草席草帽,能收入二三百个五铢钱,除去税收和吃饭住用外,每天还能赚个一二百个钱,回家奉养老母,勉强能够维持生活,不至于挨饿受冻。

刘备就在家编织草席草鞋,隔几天便去涿郡市场上做买卖。如此日夜不停,早出晚归地干了好几年,也几经二十六七的大龄青年了,想着该娶个老婆了,可是一看手头上积蓄,还不到一万个钱,这一万个钱虽说不算少,但是要娶妻则远远不够了。如今光盖一间房子都要一万个钱,人家涿郡十里八乡的嫁娶,光彩礼就要两万个钱。这点钱怎么能娶媳妇呢?

刘备想到自己手中的钱差得大多,娶不成老婆。心下也很郁闷,但是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其他也没啥来钱的办法。只有平日里多编织些草鞋草席,去卖了多换点钱来,待再攒个两三年,勉强可以娶上老婆了。刘备想到希望还是有的,不禁也心情好了一些。

当时河东解州有一名叫关羽的后生,长得十分英武,身材很魁梧高大,雄性激素也十分发达,胡须长得特别多,特别长,又比较飘逸。为人又义薄云天,嫉恶如仇。关羽虽然生于平民之家,但家境尚小康,所以曾有条件读书习字,喜欢读左传春秋,平日里又练习武艺,力气很大,在当地是一个人材出类拔萃的青年。关羽对自己的优于常人的外在身材条件十分自信,所以为人比较高傲。又读书明理,所以性格比较矜高。解州的地方豪强,村霸什么的,没有谁敢来惹关羽。关羽也一般不惹人,平日里还多帮助老幼妇孺。

当时关羽的家乡有一个黑恶势力,横行乡里,巧取豪夺,又与解州门市部勾结,强买强卖,仗势欺人,为关羽家乡的一个村霸。关羽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只是没有勒索到关羽头上来,所以关羽也控制住了情绪,也没去惹他。

但是这村霸做事越来越坏,居然占住了村中所有的井水,村民用水都要向他交钱。众村民畏惧其黑恶势力,皆敢怒不敢言。关羽听说,十分愤怒。

这村霸大发这不义之财还贪心不足,又看上了一位村民的女儿,垂涎其美色,于是不给这家人取水,说若让这家人的女儿给他做妾,就免费让他家用水。这家人不肯,那村霸就让人将这女儿抢了过来,抬上花轿欲强行成亲。

关羽正要找那村霸理论,出来遇见这家人在路上哭泣,关羽上前问得知事情原委后,不禁勃然大怒,凤目圆睁。就大踏步赶来,不多时就赶上了花轿。关羽一声大喝,三拳两脚就将村霸的几个走狗给打的作鸟兽散。于是救下了那家的女人,让她赶快回去与父母团聚。又大步走到村霸家,村霸正戴着大红花在屋里等待迎亲花轿到呢,见关羽前来,怒气冲冲的,那村霸倚仗欺人惯了,也不害怕。这时候被关羽打跑的几个人回来告诉村霸说关羽劫了花轿,村霸一听,火冒三丈,敢再太岁头上动土,小子真是活腻了。立即对众走狗命令:“给我打死他!都有赏!”

关羽丝毫不惧,对众走狗喝道:“我今天要为民除害,不关你等啥事儿。明白事理的,都走开。”众走狗听了有三分惧怕,村霸又气势汹汹大喊道:“你们这么多人还怕了他一个人不成?打死他!重重有赏。有啥官司,我顶着。”

众走狗一齐发喊围上来,关羽又三拳两脚,不几下就将众走狗都打趴在地。恶霸见了,方才畏惧,见关羽径直向自己而来,于是拿起一把砍刀在手,准备迎战。

话说这砍刀嘛,在东汉集团也属于管制刀具。但这村霸倚仗黑恶势力,非法持有管制刀具,通过非法途径购得砍刀数把,一把黑市价也是两千多个钱。关羽见村霸拿出了刀子,眼中显露鄙夷之色,径直走上前来,一脚扫过来,关羽动作十分麻利迅速,那村霸还没来得及拿刀来砍,手中砍刀就脱手而飞了。

关羽又一脚将村霸扫翻在地。然后又一重拳击中村霸胸膛,关羽力气大,拳头猛,这一拳下来,村霸顿时就剩下半条命了,倒地口中吐血,只翻白眼。

关羽看村霸不死也成植物人了,于是就匆匆回到家。收拾了一点盘缠,将左传春秋揣在怀里,对街坊邻居说:“我今天为民除害,但打出人命,恐怕要吃官司。我今不可再住家乡了,烦请各位乡邻方便时候替关某照顾父母。”于是与众街坊领居拜别,趁夜色潜行,匆匆离开解州,到冀州去了。

那村霸果然一两天就死了。解州门市部见打死了人,报警处理。警察来了之后,调查得村霸为关羽所杀,已经潜逃他方,于是就下令通缉关羽。

村民见村霸已除,都拍手陈快。东汉的警察来调查询问关羽下落,众村民都说不知,又暗中保护其父母家人。那村霸作恶多端,东汉的基层公安机关,对这类恶人也不怎么待见,只是在河东地区发出了海捕文书和悬赏通告,也没有去跨省追拿关羽,后来此案就不了了之了。

关羽逃亡途中,一路从河东来到了冀州。盘缠也快用完了,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关羽寻思该得用什么维持生计。若一般杀了人的逃犯,生计无着之时,无非是偷盗抢劫,再杀人劫财。然而关羽以暴力除恶,是大英雄,今虽然亡命天涯,又岂能失身为贼寇呢?于是关羽便决定准备做小生意维持生计。

一日,行至涿郡一家豪门别墅前,门上贴有一张招聘启事,召保安一名,吃住全包,月薪2000个钱。关羽看了大喜,于是进门来面试。

面试很顺利,那别墅的管家见关羽人材威武,十分合适当保安。言谈之间也颇知礼仪,于是就为关羽办理了入职手续,关羽第二天就来上班了。

关羽在这家私人别墅当保安,平日里也就是看门护院的工作。关羽工作十分尽职尽责,以前这家别墅经常遭到小偷光顾,自关羽入职以来,小偷便绝迹了。别墅主人很是欢喜,偶尔还给关羽酒喝。

关羽在这里干了半年,本想一直干下去,却无意中发现这家别墅主人是涿郡的一个贪官,经常黑夜时候用车运进来一些金银财宝,别墅内装修用度十分奢华,主人也是过着花天酒地日日笙歌的生活。关羽得知后深以为耻,便辞职不干了。结算了工资,有一万个钱,就离开这家别墅另谋生路去了。

关羽寻思趁手头有点本钱,还是得做点小生意,别的生意不会,但关羽在家乡时候见过贩卖大枣的生意。于是无师自通,也去贩卖枣子卖,又出资1000个钱,购置了一辆独轮小推车,以运大枣,小推车可以运数百斤货物。关羽做买卖时候,每天清晨到枣园农户家收购枣子,中午推到集市上卖,买卖公平,诚信厚道,如果枣子坏了、或者枣子不好,关羽绝不会以次充好,是什么样的品质就收什么样的钱。关羽又性格比较高傲,平日里也不怎么说话,不会为商品宣传打广告,所以赚的不多,但是因为信誉好,口碑好,生意也还不错。一车枣子,往往半天就买完了,每天能赚个一二百个钱,晚上回租房的地方去炒点小菜,喝点小酒还是可以的。枣子季节完毕了,关羽又做买卖绿豆的生意。闲暇之时就拿出那本左传春秋来细细研读,到最后都倒背如流了。如此在涿郡四五年,关羽就靠做小生意维持生计,虽然没发什么财,倒还能维持温饱,生活还算勉强滋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