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四十八章 古墓青铜鼎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2353  |  更新时间:2020-03-25 11:11:18 全文阅读

凌天奇说着,扔掉矿泉水瓶,站起来抖擞身体,掸去几片衣服上的落叶。

  吃饱了,歇够了,三人重整行囊,正装出发。少了许多零零碎碎的食物,凌世林感觉肩上的双肩包明显变得轻巧。不得不说其貌不扬的马苏华看起来苗条纤细,弱不经风般,胃口却不可思议地大,竟和凌天奇两人的饭量相差无几。几袋饼干,牛肉干好像都不够她吃。喝水也没仪态,不顾形象的咕噜咕噜拧开盖子就是一阵猛灌,倒有几分豪气男人饮酒的模样,实在令人汗颜。直看得两人傻眼。

  临近中午,森林也开始燥热起来,只有偶尔从树影阴暗里吹来的凉风才让人感觉清爽。三人赴身赶路。不知又走了多少路,流了多少汗,买的几瓶水都喝掉一大半时,皇天不负有心人,三人经过风餐露宿,跋山涉水的种种困难之后,终于跟着前人留下的便道找到一处洞穴。

  洞穴五尺宽,呈三十五度斜角延伸下去,黑黝黝的看不见底。洞边一根比棍子还粗的麻绳,拴在两个成年人才可抱住的大树根部,沿着黑洞垂下。旁边堆着小山丘般的黄土包,新鲜的黄泥,显然是挖洞时铲除的泥土。

  马苏华趴到洞口,一股沉闷腐朽的气息幽幽而来,仿佛活人去世后,失去灵魂的肉体开始腐败的味道。“这个盗洞直通王陵。不过这么大的盗洞从未见过,像是机器打的。”

  凌天奇和凌世林也凑到洞口,差点没薰晕,把刚吃的饼干吐出来。看着马苏华一脸镇静的表情,凌天奇说:“这么浓烈的气味,你无所谓?感觉不到?”

  马苏华没回答这个问题,“其它的有人都弄好了,我们直接下去就可以,你别再磨叽嫌这嫌那。”

  “就是就是。”凌世林叠声附和。

  “走,下去!跟紧我的步伐!”马苏华攀着绳索,缓缓坠落进入黑洞深处。洞壁到处是人工打挖的痕迹,坑坑洼洼,不是很光滑,正好容易了攀爬。

  凌世林紧跟而上,抓住绳子往后倒,左脚退右手松,右脚退左手放,一步一步向下滑。“黑咕隆咚,鬼气森森,这下面阴风阵阵,不会真有鬼吧?”

  凌天奇在他头上八尺的地方,揶揄说,“你不是不相信这些的吗?还怕有鬼把你吃了不成?”

  “气氛有点可怖罢了,你以为真能吓住我?”凌世林说。

  这个洞很长,三人花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才到达洞底。凌天奇是最后一个到的。双脚着地,硬硬的质感,水泥地上的感觉,但乌漆墨黑,冥眗亡见,伸手不见五指。凌天奇蹲下身体摸索,摸到一手的灰尘。感觉却是石砖。

  “你们在哪?”凌世林的声音在凌天奇左前方响起,“该死的,早知道把手电筒带来的。”

  接着,温煦的光芒陡然亮起,在漆黑的空间打开一团小小的光亮。凌天奇借着微光,光源处映出张灰暗的人脸。是凌世林摁亮了手机屏幕。

  凌天奇也拿出手机,解锁,挑开手电筒功能,闪光灯喷出白色的光芒,眼前世界顿时清晰明亮,恍如白天。

  这是一个八十多平米的耳室,地面铺着白玉青砖,十分平坦,四面绘有形色各异的人,或虔诚拜倒、祭祀神灵,或载歌载舞、普天同庆,另在南面的壁画描绘有只奇虫异兽,长有翅膀的怪物,人类在它下面曲膝弯腰,显得无比渺小,而人们的动作像是在朝拜怪兽。壁画很抽象,布满灰尘,已模糊不堪,封闭的的空间被盗墓者的洞穴贯通,连接外面的世界,空气流转,把无情岁月都摧毁不了的东西腐朽,陈旧。但依稀可辨。抬头向上,壁画一直到离地面大概三米的地方,再上去便是光秃秃的土壁,以及灯光目光皆触及不到的黑暗。

  “哇喔!”凌世林惊叹,左手抚摸壁画,却一摸即碎。壁画的色彩褪尽。没敢再碰。“这东西拿出去价值连城呐!”

  凌天奇拿着手机东晃晃西摆摆,浏览周围景物,“你还会看古董成色?什么时候这么博学多才了?”咚的一声,后背撞在坚硬物体上。物体冰冷,透着凉。凌天奇将手机移到身后,转头看,是一只比凌天奇还高的三足青铜大鼎。铜鼎黝青的鼎身,斑斑锈迹,仿佛一只蹲着的三脚蛤蟆怪。“啧啧,这鬼东西把我吓一跳。”

  “什么鬼?”凌世林也跑过来看青铜鼎。又是摸又是抱的,爱不释手,喜笑颜开。最后却叹息一声,惋惜地说道:“祭祀用的大鼎吧,要是能带出去就好了。”

  “这么大的青铜鼎,你带出去,倒卖文物,罪名很重,你承担不起!”马苏华从黑暗里走出来。

  凌天奇幽幽地说:“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一个人走了?”

  凌世林说:“你不爱财如命吗?怎么不想带个古物出去?这种真迹在水货充斥的古玩市场可不多见。”

  马苏华回答:“第一,我虽然爱钱,却不是唯利是图,以至性命都不顾。第二,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无德、无义之财我可不贪。”

  “你确定能找到那个冯建新?你怎么知道人家在这里面呢?说不定他还没进来呢。”凌天奇问。

  “他肯定进入了古墓,触碰到王陵的禁制才会遭遇不测,早知道古墓内防贼的机关可不少。但普通手机没有信号,你们看你的手机,自从进山以后根本一格都没有,他能打电话给他爸求助,说明他们用的可能是卫星电话,信号够强。如果他们是在王陵深处,越靠近地心,引力越强,磁场干扰越厉害,那么也一定打不出电话,所以根据我猜测,他们一定是在古墓外围。”马苏华分析。

  “So what?”凌世林飙出一句英文,“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哪儿吗?冯那啥又在哪儿?怎么过去?”

  “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是一间祭祀用的耳室。我刚刚在周围走了走,发现前后有两条甬道,而前面不远处有个池子,堆满了森森的白骨,足有成千上万人的尸体倒在里面才会形成如此宏大的场景。想不想去看看?”

  “我靠!这么残暴血腥?”凌世林吞了口唾沫,“不是只有皇帝才会有数以万计的妃子,太监,兵士来陪葬的吗?他只是个将军而已,官至极品,也只是个明朝武将,正一品都督,哪来这么多人陪葬?”

  “我又不是史学家,具体原因也不清楚。再说了,我们又不是来盗墓掏古董赚死人钱,不用管那么多,朝外走就好了。”马苏华说。

  “外,指那边?”

  “Follow me!”马苏华也用英文回敬凌世林。反过身来问:“凌天奇你怎么不说话?这么震撼的场面你的心没有一丝触动?”

  “还是赶紧去找人吧?早一点时间,多一份希望。人存活的几率越大。”

  “想不到你还挺顾全大局的嘛。”马苏华笑着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