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四十七章 怪力乱神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2130  |  更新时间:2020-03-24 10:33:34 全文阅读

夜晚嘈杂,蛙叫虫鸣不断,两人从未体验过在如此吵闹的环境下睡觉,翻来覆去,辗转反侧,硬是无法安心入眠。坐起来,两人围着篝火谈论一宿,睡眠便留给了无休止的夜行动物。

  清晨,古落村的公鸡喔喔打鸣,声音嘹亮而宏远,马苏华听见鸡鸣,穿好衣服出帐篷。凌天奇两人面容憔悴。马苏华遂问,“你俩昨夜没睡好?”凌天奇张大嘴打着哈欠,“把‘好’字去掉,昨晚压根没睡。聊了一宿。”马苏华干笑两声,“你俩还挺健谈的嘛。”凌天奇说:“把‘谈’字去了,我俩根本就是……哎呀,别说了,吃早餐吧!”

  马苏华翻出三袋85克装杏仁饼干,三杯巧克力味的香飘飘奶茶。奶茶烧火滚开水烫熟,阵阵奶香扑鼻,凌天奇的肚子在馋虫的诱惑下饥饿难忍。

  吃完早饭,凌天奇三人坐了一盏茶的时间,然后行李收拾妥当。只把口粮打了个包,由凌世林背着,其余衣服帐篷等物什则放在行李箱,藏于神庙神像座下的空洞里。

  大约八九点的样子,三人徒步,马苏华手里握着那弹出奇怪剑身的降魔刃,带头而行。山间水汽重,云迷雾罩,冰凉透骨。那些堪比高楼大厦的原始古木撑天而立,一眼看不到头。古藤老树,虬龙般的根茎盘踞在地上,稍不注意,便会被绊倒。

  进入树林走了半个钟,低矮的植被渐渐高耸。往日直逼天际的树木此刻近在眉睫,马苏华披荆斩棘,用剑挑开一条伪装成树藤的毒蛇,“小心,我们已经到森林深处,把你们的耳朵竖起来,眼睛睁大放亮,不然给这类毒物咬一口,你这趟也就白来了。”

  凌世林走在中间背着背包不说话。凌天奇走在最后,警惕凑地观察四周,问:“咱们又没向导,马苏华,你确定你找得到那几个人?”

  凌世林听了这话,停了一下,看雾中身影模糊的凌天奇,疑惑地问,“我们不是来探险的吗?找什么人呐?”

  走到原始森林深处,早已无路可走。马苏华挥剑斩下缠成团的刺藤,开垦出一条简易的便道。“你看群山走势。左边金盘献瑞,右边水射中堂,前展华庭鹤宇,后枕荆山翠玉,正合风生水起之象,再看中间那座高峰,山体钟灵,汇集天地灵气,想必就是村名口中的十万山,风水格局一流,怪不得那位明朝的将军安葬于此。在此建陵可保子孙万世洪福齐天,富贵显荣。很难得!”

  凌世林惊愕失色,面皮惨白,“我们该不会真的来盗墓吧?这可是犯法的!不能做!”

  “想哪去了。你不是不相信牛鬼蛇神这些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吗?”马苏华砍掉一株挡道的小乔木掷到荆棘堆里。“我们此番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救人。”

  “救人?这么慷慨仗义?救谁?”凌世林翻过裸露在地表的巨木根,问。

  “两个垂暮之年的老人的儿子,叫冯建新,二十岁,这是雇主给我的照片。”递出一张五寸左右一家三口的照片。照片是一片绿草地中间拍摄的。蓝天白云,阳光灿烂。两个四十多岁的夫妇皱纹纵横的脸慈眉善目,眉开眼笑,齐站在一个男孩背后两边。男孩大概十五六岁,青涩年幼,稚气未脱,坐在椅子上生硬的笑容。

  “当天没看见他给你呀?”凌天奇接过照片看了看,问道。

  “来的前一天晚上刚寄过来的。”

  “噢。”凌天奇点点头,“想不到你还精通风水易术。”

  “略知一二,不是很专业。比起许多寻龙点穴的风水大师,我会的都是皮毛,不值一提。”乓乓乓,砍拦路虎的声音。

  “哎!”凌世林不知为何在后面叹息一声,却是没有说话。

  三人又穿过一大段荒无人烟的森林,克服重重困难,清除各样障碍,终于达到宽阔地带。眼前豁然开朗,大片阳光挥洒进来,地上拉拉杂杂的残枝败叶,显然是过去的盗墓者开路时留下的植物残骸。现在正位于山脚位置。各种动植物种类繁多,丰富。平时少见的珍贵动物植被这里应有尽有。凌天奇就亲眼目睹长臂猿在丛林间抓着树枝跳跃,杯口大的蜘蛛匍匐在树干上狩猎,瘦小精悍的野猪四处游走,杀气腾腾的老虎尾随徘徊。

  “幸好有这帮盗墓贼,要不然以我的本事还真找不到墓穴的位置所在。”马苏华说,“跟着现成的路走,我们要找的应该不远了。”

  “如果没发现便道,那你是不是要带着我们翻遍整座大山,找遍每个角落?”凌世林问。

  “没错。”马苏华把降魔刃挂在腰间的皮带扣上。

  “你倒回答得挺干脆呀。”

  “干干脆脆,那才美味!”凌天奇叫。

  走了几十分钟,大雾早已散尽,马苏华忽然停住,蹲下,扒开黄褐色的泥土,撅起一撮黑色的土灰与色彩斑斓的食品包装袋。“你看,木柴烧火后的灰烬,包装饼干塑料袋。我们走的没错。”

  凌世林抱怨,“哎,没想到看着这么近,走了那么久。脚都麻了。看时间也该到中午了,不如我们停下来歇气,吃了午餐再走吧?”

  “也好。”马苏华赞同。

  凌世林解下背包。从里头拿出三瓶矿泉水与一些饼干,牛肉干。三人和着水吃点干粮,清脆的布谷鸟在云深不知处咕咕叫。微风动,带出点树叶、树表皮被细菌分解后腐朽的臭味,太阳温热,闻着就没有食欲。凌天奇欲起身,腿脚却像灌了铅,坐住便拔不起来。

  “马苏华你到底是干嘛的?怎么上深山老林里来找人呢?这明显更像是警察的工作。”凌世林实在控制不住内心世界的好奇。

  马苏华喝了一口水,把嘴里的饼干咽下肚子。“我的工作说出来你也不信。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作为二十一世纪帅哥侠的你对于此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不经之谈,荒诞无稽,不是吗?”马苏华看来挺记仇的。果然形貌昳丽的美女,心又小又窄,挤得死人。

  “说得云里雾里,不知说些什么。拜托简明扼要,提纲挈领。懂?”凌世林说。

  “哎,吃完上路吧。在这地方呆一刻我浑身难受,吃饭都觉得恶心,臭烘烘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