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四十六章 龙神敕令水声音击剑法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2611  |  更新时间:2020-03-23 14:01:57 全文阅读

凌天奇口中虽然辩论着,但埋藏心底深处的那一抹淡然的希翼却是无法反驳,否定。丝缕除清的光滑白皙的身体,想想就让人兴奋。

  凌天奇,凌世林两人钻进帐篷躺着。拿出手机,深山里信号特差,四格信号一格也没有。凌世林手机里到还有几部缓存没看的电影,凌天奇除了下载的十首歌,两个游戏,三本电子书,什么都没有。

  打开电子书阅读,凌天奇的精神却始终不能集中。他闭上眼睛,脑海不由自主地浮想联翩马苏华脱掉衣服以后玲珑曼妙的身姿,勾魂夺魄的笑容。搔首弄姿,神情荡漾,柔若无骨的身体仿佛会说话。想着想着,眼前竟然真的出现一副香艳的景色。

  昏黄的光线里,马苏华全身浸泡在四个澡盆大的溪水水潭中,头发已打湿,三千青丝如同瀑布般倒挂在背后,水珠顺着发丝滴落,在水流迟缓的潭水间扑起朵朵小小的浪花。精致的五官仿佛神灵雕刻,天鹅般雪白的颈脖下的傲人双峰半掩半露,一半遮掩在水里,一半暴露在空气中。溪水清澈,温软,舒服地躺到水里的马苏华貌若天仙的脸做出享受的表情,幽幽的水中隐隐显出白花花的身影。

  突然,水中安静的女子弹起身体坐了起来,清明的双目带着惊讶与愤怒,她怒喝道:“大胆妖孽,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而后双手快速掐诀,大喝,“龙神敕令——水声音击剑法!”玉手挥指。

  透明的能量光华从指尖激射而出,瞬息而至。凌天奇眼前的画面葛然漆黑,什么也不见了,剧烈的刺痛令他叫出声来。马苏华是去洗澡了,没错。莫非……我靠,刚刚看到的一切不会是真的吧!

  “怎么了?”凌世林翻身起来问。凌天奇刚才这一声惨叫倒把他吓了一跳。

  凌天奇揉着噙满泪水的眼睛,双眼之中显现丝丝血红,眼睛根部开始胀大。“哇!你眼睛被谁打了?怎么看着像要肿了一样!而且这么红!”凌世林凝视着凌天奇的红肿的眼睛问。

  “没什么!不小心撞了一下!”

  “但伤口看着的确像被打的。”

  “碰的,碰的。”凌天奇毕竟理弱气虚,辩论的声音也情不自禁的愈来愈小。

  “你俩在干什么?”

  马苏华洗完澡回来,头发湿漉漉的披散着,脸色是那种行走运动后的潮红粉嫩,无搽粉弄脂之浓妆艳抹,却更显一份清新自然,仿佛盈盈春风拂面。瓜子脸,月牙眉,薄薄的两片红唇宛如朱丹,娇停的鼻梁玲珑秀气,细致紧密的皮肤水润光滑白玉无瑕,反射着幽幽光泽。风华绝代,容颜俏丽,美艳无双。

  浴巾挽在手里,马苏华轻盈的步伐走来,仿佛一只轻快灵活的小鸟。凌天奇、凌世林早已看呆,眼睛纹丝不动地盯着。好美!此时两人的脑袋里只剩这一个词。

  “目不转睛的。我脸上有昨天晚餐的饭粒?”

  “没有没有。哪有的事!”凌天奇二人赶紧吸回就要淌下的口水。凌天奇红肿的双眼此刻竟然恢复原状,红肿瞬间即逝。

  马苏华说:“刚刚有妖怪乘我洗澡想偷袭,它也不弄清我是谁。没想到这么外围的地方就有妖怪出没,我给你们的护身符记得戴好,不然一万和万一这东西很难说的。”

  听到“洗澡”二字凌天奇心里一惊,心跳直线加速。不过听完马苏华的完整的话后又放下悬空的心。还好马苏华误以为是妖怪作祟,没到怀疑到自己头上。

  “妖怪?什么东西?什么时候又给了我们?”凌世林问凌天奇,看到凌天奇安然无事的黑色的眼睛又吃一惊,“你眼睛好了?好得可真快呀!太不可思议了!外星人呐!”

  “噢!没说差点忘记了!”凌天奇拿出马苏华机场给他的桃木牌,给了凌世林一只,自己把木牌紧贴着胸口戴上,藏匿于衣服内。

  凌世林是第一次看到,翻来覆去瞧了个遍,也没理清楚木牌的神奇之处。他摸着符文的刻痕,问,“这就是你说的护身符?有哪些功能?防得了什么?你以为是防狼喷雾啊?”

  “你没看见上面弯弯扭扭的符文吗?”凌天奇问。

  “那依你的意思,防鬼的?”凌世林嗤之以鼻,神色不屑一顾,冷笑着说,“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忽悠谁呢?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唯物主义学过吧。鬼怪这种无稽之谈你好意思说出来?真是……”

  其实凌天奇在高三以前也不信这些胡诌乱扯的东西,不过自从高考前野炊跌落那个奇怪山洞以后,接二连三地发生匪夷所思的灵异事件。身体变异,力大无穷;穿梭阴阳,救人魂魄。凌天奇也被迫接受,相信了这一切。正如马苏华所讲,这次进山找人凶险万分,危机四伏。妖魔鬼怪,粽子飞尸,肯定不少,凌世林认知的开阔是迟早的事。

  不相信就不相信吧,也不急于一时,到时候由不得你不信。凌天奇思量着,口中对凌世林说,“叫你戴着,你戴上不就好了吗?当成美好的寓意、一个简单的祝福,像玉的作用,不就可以了吗?非得在这鸟不拉屎的地儿斤斤计较?而且!”凌天奇靠近凌世林,咬着凌世林的耳朵轻声说,“马苏华好心送你,别不领情。女神生气的话,后果很严重的。”

  凌世林闻言,立即戴在颈上,不屑神色收敛,圆话拍马屁说,“这木牌制作精美,浑然天成,无可挑剔,实属佳品。好看!耐看!百看不厌!戴上它,顿时感觉身价倍增。我这辈子都不想脱下来了!”

  “马屁拍得挺牛叉呀。平时没少傍大腿吧?不过你有没有过马屁没拍到屁股上,拍到一手屎的经历?”凌天奇揶揄说。

  马苏华作出被凌天奇话语的内涵恶心到的模样,脸拧成一坨,“凌天奇,没想到你外表清秀,看起来斯斯文文,内心却如此闷骚。果然明骚易躲,暗骚难防。看错你了。”

  凌世林乘机落井下石,抬高自己,“可不是?他一直就是这样的一个不堪之人,生性放荡无比,却又时刻装纯的伪君子,哪有我好。”

  马苏华把浴巾晾在神庙外的灌木丛上,说,“半斤对八两,你好不到哪去,还五十步笑百步,够可以的你。”转身看见凌天奇两人呆在帐篷里,依稀闻到一若即若离的股咸鱼味,似乎想起什么,问道:“你们洗澡了吗?”

  “没有。”

  “没有。”

  “没有?那还不出来!流了那么大的汗!身上那么脏!你敢进帐篷里面?还不去洗澡!”马苏华厉声呵斥。

  两人迫于马苏华的凌厉气势,双双穿了鞋走到外面。马苏华换了黑色的紧身皮衣裤,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她把长发束在脑后,看过去十分精练干劲。

  “哇,好靓的皮衣!上次在水泥厂看你穿过。性感中魅力奔放,活力四射,却又内敛不发,聚精凝神。好好好,妙妙妙!”凌天奇感叹。

  “明天入山,你们做好准备。”马苏华的身体探进帐篷,“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你们我给你准备了其它东西,今夜你用它睡觉。”啪啪,扔出两团羽绒服一样的东西。拉合拉链。

  天色已暗,两人看不出来是何物。拉近至火堆旁,就着明亮的火光,原来是两个绑着的睡袋。两人对视半晌,最终沉默的提着换洗衣服下小溪洗了澡,然后在睡觉的地方撒一圈防虫粉,添了些柴火,将火烧旺。入秋的微凉被柴火驱散,人坐在火旁可以感受到温度的炙热。两人没敢钻进睡袋,只是铺平睡袋,当垫被使,睡在上面,倒很快进入梦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