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四十五章 美女出浴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2260  |  更新时间:2020-03-22 10:34:08 全文阅读

马苏华拉开行李箱,里面放着一个大帆布包和一堆零零碎碎薯片饼干之类的小食品。“你就知足吧,好歹有个栖身之所,容身之地,不知比蓝天为被子大地为床榻好多少。”取出帆布包打开,竟是一顶全自动免搭建露营防风防雨防晒的户外帐篷。

  “你还带了帐篷?”凌世林惊呼,“原来你早有准备!”

  “废话真多!你俩还不过来帮忙,难道你今夜想露宿野外?小心豺狼把你叼走!”

  同枕共眠,同处一室!良辰美景,总会发生点有趣的事情!凌世林大声叫耶斯,内心激动得不行,旋风般到马苏华身边,问,“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

  “把地方打扫干净,清出一块空地。”马苏华整理着帐篷。

  “好嘞。”凌世林仿佛吃了打鸡血的鸡肉,三下五除二,腐烂的木头,碎石碎瓦通通被丢开,消失了踪影。神像前空出一块干净的平地。因为是全自动免搭建的帐篷,所以搭得很快。马苏华在空地展开帐篷,拉动帐杆中心骨架顶端的绳子,一顶可供三到四人睡觉的蓝色大帐篷宛如雨后天晴里的蘑菇,破土而出,生长壮大。片刻之后,干憋的帐篷仿佛充气的气球,由干瘪到膨胀,帐篷被支了起来。蓝色的外帐防雨布上,探路者的商标清晰夺目。

  系好防风扣环,凌天奇拉下拉链,钻进搭好的帐篷,半人高的帐篷里头十分宽裕,三人睡的话绰绰有余,不会显得拥挤。如果是身材瘦小的,足足可以挤进五个人。而且有气垫的缘故,睡起来柔软适中,不会太硌。

  “衣食住行,现在住房问题得到解决,也是时候解决肚子的饥饿问题了。”马苏华把饼干,葡萄干开了两袋先将就着吃了点。然后去溪边摘几张些大且圆的荷叶洗净,用比较结实的细小草藤织起来,编成一口简易的锅具。

  这里地理位置还算优越,前连着大片大片的森林,后连着一亩接一亩的水田和古落村的村庄,所以柴火不是问题。马苏华让凌天奇与凌世林拾了几把干柴,拿打火机点燃枯树叶烧了小火苗。滚滚青烟飘起来,火堆燃起熊熊火焰,马苏华提现编的叶锅舀了溪水,放于木棍搭建的烧架上煮开,烫了三碗统一香辣牛肉面,闷了根速食火腿肠进去。对于肚子咕咕叫的人来说,食物的香气简直要迷得人飘飘欲仙,魂断饭前。“还好我有准备,要换成你们把辛苦行动当作旅游来玩的人,吃的喝的都没带,早饿死他乡了。”

  “是是是,都是你的功劳。在你英明神武的领导下我们才侥幸逃过了忍饥受冻的日子。万分感谢,来,干了这杯!”凌世林举起三两口吃完面条,吃得只剩汤水的方便面纸碗。

  “傻了吧?吃完了就把碗扔掉!”马苏华慢条斯理地吃了口面,慢嚼细咽。

  凌天奇咬了半截火腿,方便面的水太烫,扎实的火腿被烫得非常松散,松垮垮的没什么嚼劲。凌天奇正在抱怨,凌世林忽地站起来,打了个饱嗝,哑砸吧砸吧嘴,说:“哎,汤喝多了,肚子有点胀。开闸放水去!”

  “该死的,我们还在吃饭呢!”凌天奇、马苏华异口同音地骂。

  “哈哈哈!”凌世林大笑着走进森林,脚踩在地上发出碰噶碰噶树枝折断的声响。马苏华有在后面大声地安全警告,“别走太远,林子里阴暗湿润的地方乘凉的毒蛇可不少,被咬了没人帮你吸!”

  明媚的阳光此刻暗淡失色,黑夜的前奏——黄昏,如期而来吹响号角,拉开夜的帷幕。空中不知何时吹来大片厚实的乌云,连成一片,遮蔽天穹。晚霞苏红,渐渐昏暗的天空下,古落村亮起莹莹灯火,仿佛一大群提着灯笼的萤火虫停歇在大树的树皮上。四周响起不同种类昆虫的唧唧声,杂乱无章,宛如失去老师、班主任管制的小学课堂,调皮的学生肆无忌惮地交头接耳、追打嬉戏。

  “吃完了饭,洗洗睡觉吧。农村可不比城市,悦目娱心的夜生活项目少得可怜。并且,或许明天去村民所说的十万山,会有一场恶战发生。”马苏华打开另一个箱子,掏出小袋包装的洗发水、沐浴露,浴巾,牙刷和牙膏。

  “荒郊野岭的,你哪来的水洗澡?”凌天奇喝口热汤,丢掉手里的汤碗与胶叉。

  马苏华合上行李箱,骂道:“笨蛋!古庙神像的背后不是有一条小溪流吗?”

  “不冷吗?而且,光天化日,你一个女孩子家,合适吗?”凌天奇结结巴巴地问。

  马苏华却不以为然,她淡淡地说:“那有什么。现在黑灯瞎火,又没人。再说了,秋冬季节还没到呢,水温没你想的那么凉。你一个大男人哪来的这么多啰哩巴嗦的见解。真是的,没功夫陪你闲聊,我还要洗澡呢。拜拜,我走了。对了,你和你朋友别来偷看喏,要是让我发现,我就打到你俩胃出血!”马苏华警告着,拎起毛巾等洗簌用品向古庙后面走去。

  “那我们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马苏华已走出神庙,沿着斜坡下去溪边。低沉的声音传到凌天奇耳朵有些飘渺。

  凌天奇提高音量,“洗刷用品呐!手帕,香皂,洗发露,诸如此类!你不管我们死活啦?”

  “你没带?”

  “对!”

  “自己想办法解决,别指望我会施舍你!”马苏华在神庙斜坡下的小溪边叫。

  “吝啬鬼。祝你洗澡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凌天奇细声嘀咕,暗暗咒骂。

  这时,踩断枝桠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凌世林小解归来,嘴里念叨着“撒完尿再拉一泡,爽啊!”脸上伴随幸福的笑容。这在凌天奇看来却怎么看怎么荡。

  “咦,马苏华呢?她人呢?”凌世林上下左右看不见梦中情人,心中慌乱,急忙打听马苏华的消息。

  “洗澡呀。还能干嘛,冲浪吗?”

  “洗澡!”凌世林一听到洗澡二字,顿时神情激动起来,眉色飞舞,鼻子也热冲冲的,仿佛就要流出暖暖的鼻血。

  凌天奇笑了,攀着凌世林肩膀,“看恰同学少年正值青春年少发情期,热潮似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不过作为你最好的哥们奉劝你一句,你去偷瞄的话,小心被阉了作太监。”

  “别拿伟大的毛主席诗篇和我星爷的经典语句出来调侃,不三不四的。我也没说要去偷看呐。我可是个正直得无法无天的人。你要搞清楚状况形势,ok?要说想偷看的,你应该嫌疑更大,偷看一词是你最先说出来的吧?啊?”

  “什么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