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四十章 失踪的盗墓者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2400  |  更新时间:2020-03-17 15:35:39 全文阅读

安魂七日,出奇的顺利,六天时间瞬息而过。王东所叫嚣的二代僵尸并没有现身为他复仇,安魂过程中也没有任何失误。凌天奇老实地待在马苏华的卧室,等马苏华的法事完结,便携手凌世林邀请马苏华一起出去喝茶、吃东西,游山玩水,三人的感情通过几天的相处,有了明显的升华,彼此也认识得更加透彻。

  马苏华,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的后人,降妖伏魔专业户,行侠仗义,为世人所崇拜,但十分爱财,视财如命,敛财手段层出不穷,本应以守正避邪为己任,斩鬼驱邪,造福人间,却明码标价,驱魔收鬼收费一万块一只,依妖魔鬼怪的实力为基础,越厉害的鬼妖开价越高。就那诛杀僵尸来说吧,灭杀僵尸本是马家使命,马苏华却不顾他人死活,放任僵尸的危害不理,七代僵尸收费十万,六代僵尸收费二十万,僵尸每高一待,费用便翻一倍,以此类推。所以快快清洁公司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皮包公司,和凌天奇预想的清洁公司有着天壤之别,因为马苏华公司的本质便是收费式降魔除妖,以不合常理的方法解决一些不合常理的坏事。

  第七天,凌天奇与凌世林同往常一样来到马苏华住处。马苏华照常拿出笛子,将凌世林昏睡在沙发上,凌天奇习惯性地走到熟悉的卧室,把新买的华为手机插上耳机调大音量放着歌,享受地倒在床上,柔软的床托,淡淡的香气,凌天奇双手枕在后脑勺,明亮的眼睛望着天花板的吊灯发呆。要是能和马苏华一起躺在这里,就这么安静地躺着,那该多美妙,多怡情。想着想着,一股倦意袭上脑海,凌天奇竟然就这样躺着睡着了,而且打起了呼噜,声音超大。

  “安魂完毕,大功告成!”马苏华大声相告,声音透露着喜悦。进门却看到凌天奇躺在自己的床榻上呼呼打鼾。口水顺着腮帮子淌了一大滩。床单湿漉漉,仿佛婴儿尿床。

  “你给我起来!”马苏华一把扯过凌天奇的耳机,微微恼怒,厉声呵斥。“谁让你睡在床上的?”

  凌天奇睡意正酣,思维模糊,听见大声的喊叫,犹如被人凌面泼了盆凉水,猛然惊醒,“怎么了,怎么了?”一连结巴着好几个怎么了。

  马苏华指着凌天奇的脖子,把头撇在一边,呡着嘴,“你先把口水擦干净,怪恶心的。”

  凌天奇这才发觉失态,赶忙拿起电脑前的纸巾,抽出几张胡乱擦拭。

  这时,马苏华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响起来电铃声,屏幕亮光显示着陌生的号码,机身震动,在茶几上缓慢移走。

  “我出去接个电话。”

  马苏华走进客厅拿起手机,大拇指熟练地一划,接通了电话。凌天奇锐利的眼睛捕捉到马苏华手机一个扁平且被咬了一口的金色苹果标志,以及下面如蛇精般弯曲的小小s。凌天奇也渴望有一台黑色的苹果手机,不过父母赚钱不易,几千大洋的价格外加一丢丢的爱国情节,毅然决然地望而却步,果断舍弃。

  “喂?是马小姐吗?”手机里传来一个苍老的男声,焦急的语气掺合着几分不安。通话音量虽小,细若蚊啼,好在房间静寂无声,听觉灵敏的凌天奇还是清楚地听到了。

  “是!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马苏华对着手机问。

  “麻烦你救救我的儿子,多少钱都没问题,关键请马上救出我的儿子!”老人语速很快,好像火烧眉毛,事态发展看来不容乐观。

  “救人你应该找警察呀!”马苏华理所当然地说到。

  电话那头沉默不言,似乎有所顾虑,犹豫片刻,苍老的声音接着说道:“我就这么跟你说吧。我老婆一直怀不上,当时家里条件差,也没钱去不孕不育的医院治疗。生孩子的事就这样拖了下来。近几年国家改革开放,贩卖钢材,赚了些钱,于是生活条件改良,吃的喝的都得到改善,又是检查医治,终于在我四十六岁的时候怀上了,而且是个男孩。老来得子,德福不浅,我对这个儿子百般疼爱,什么事都依着他。可孩子不争气,柿子专挑烂的捡,好的不学坏的学,上学时,荒废学业,抽烟、喝酒、打架样样少不了他。以至于大学都考不上,一直在家蹭吃蹭喝,不学无术。前几天迷盗墓,着了魔,买上野外生存的装备和同几个猪朋狗友就去了乡下探索,也不知道去了哪儿。”

  老人吞了口唾沫,似乎惊魂未定,语气越来越急促,“几天后半夜三更,我儿子,他,他,他打来电话说遇到了,遇到了……”

  “脏东西?”马苏华问。

  “是的。”苍老的声音回答,“他说遇到了鬼,叫我去救他!我问他在哪,他刚说古落村,话筒里便吱吱的电流声,我以为手机网络出现故障,打算重播,一个女人凄厉的哭声突然从手机里蹦出来,吓得我手一哆嗦,手机也摔坏了。”

  “之后我换老伴的手机拨打,却显示儿子的电话不在服务区。于是我报了警,警察也立马立案,针对案件展开调查,得知古落村村名的确看到有六个年轻人背着大包在村里歇息了一宿,第二天便进了山林。警察组织了几次搜救,可一无所获,碰巧局里又有个跨省的大案,搜寻力度大不如前。这种事也只好靠自己了。我花钱雇了八个人进山搜寻,但奇怪的是全部都影信全无,离奇失踪,再也没出来。接着我又请了十五人,再次重蹈覆辙。我想起儿子最后说的东西——鬼,不寒而栗,他该不会真的是被鬼带走了吧?我陆续找过几个法师,都是狂妄自大,装神弄鬼的江湖骗子,有去无回。几经周折,走访无数,一个朋友介绍我说你是真材实料的大法师。所以我想请你救回我儿子,多少钱都没问题,就是陪上我全部家当也可以,只要能换回我的儿子!”

  生了这样的儿子,父母还义无反顾地去救他,实在令人感动呐。马苏华嘴上却又是另一番说辞,“五十万,来回车费什么的杂七杂八的你要给报销。”

  “好!”老人斩钉决铁,没有丝毫踌躇。“只要你能让我的儿子平安归来。”

  “爽快,我就喜欢跟爽快人做生意!待会我把卡号发给你,你打钱到我账户,钱一到帐,立马动身。不过你儿子现在无法与外界联系,平安与否,事态难料,你做好心里准备。”马苏华忠告。

  电话那头又开始沉默,最后一声叹息,淡然地说:“虽然他咎由自取,但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十月怀胎,不容易。说来都怪我们太宠他了,不然也不会如此。事到如今,最坏的打算也要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尽量。”

  “听你声音,年纪不大,该不会……”

  “怀疑你就不必了,既然找我何必怀疑我,我会将你儿子带回来的。放心。”

  “噢,是我失礼了。请务必找回我儿子,再联系!”

  “再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