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三十二章 彼岸花开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2016  |  更新时间:2020-03-08 13:45:15 全文阅读

忘川河水轻轻荡荡,冰寒冻凉,逶迤流向远方。

  黄泉路上,赵日天迷迷糊糊醒来。他揉揉模糊的双眼,依稀瞄见一团不明物体飞快飘过他的视野。擦亮眼,半身直立,发现是马面昏死在地。马面失败了?回过头,目光搜寻。凌天奇血红的两滴在烟雾里异常醒目,仿佛深渊恶魔的眼睛。

  他竟然将马面打趴下了!我的个无常哥呀!马面你当初不是很牛吗?竟也会败北。我打心眼鄙视你。

  赵日天感叹着大脑飞速运转,各种撇开凌天奇,纵身逃跑的办法飞闪过他的脑海。可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小聪明都如同杯水救火,无济于事。转念一想,我赵日天天都敢日,还怕区区一个怪人?

  碧绿色的鬼气像燃烧的火焰熊熊而起,在光滑的丝绸衣服上流转,却点不燃赵日天的鬼差服。火包围着赵日天,赵日天沐浴在火焰堆里恍若浴火战神,目光如炬。

  “日个天的!魔怪,看我不打扁你!”赵日天吼叫,衣服无风自动,发鬓翻飞,绿色的火光映衬着脸,显现狰狞脸色,活脱脱恶鬼附身。

  “呀啊!”

  赵日天似孙悟空发射龟派气功,身体半蹲,左脚后跨,双手结莲花印束在腰间,神色凝重,“看来只好用最后一招了。”

  “跑!”

  赵日天攒足劲,双臂摆动,两脚撒开便跑。速度之快,较良辰有过之而无不及,像方程式赛车轰鸣而过,听闻声响时,车已遥遥驶在前。再看其为人处事的态度和叶良辰相比,简直像同个模子刻出来的人,虽略有差异,但非常具备异曲同工之妙。

  赵日天顺利跑过奈何桥直冲城门,踏着倒塌的门板没入丰都。待赵日天身影敛去,城门口突然光芒万道,彩艳缤纷。好像初升的太阳,璀璨耀眼。

  霞光明亮,飘荡在冥界的怪雾遇到这明媚的光芒便如同遇到位列食物链顶端的天敌,节节败退。光芒在晦暗的丰都城门口开垦一片阔绰的光亮空间。

  光亮里,连接奈何桥与丰都城的泥土大道宽阔敞亮,路边鲜花铺地。然而那安静的花朵却开得极其诡异,让人心惊肉跳。花无叶,一根褐色的茎首尾连接着根与花苞。花瓣如丝条,密密麻麻地排列在花托上,像喇叭花。半丈高,拳头大,烈火的颜色,猩红,仿佛要滴出鲜艳的血液。光芒中红色的花朵成堆成片,蔓延直黑暗边缘。氤氲着光芒,花朵跳舞般扭动。

  身披黑龙皇袍,全身散发着刺眼光芒的一殿阎罗秦广王离地三尺飘出城门。身后判官,黑白无常等人精神焕发,全然不像萎靡不振的伤者,跟着秦广王的节奏走出来,怨毒的眼神寻找着将他们打伤的人。

  “彼岸花!”秦广王看到红色的花朵惊呼,“从未开过的彼岸花竟然在今天开放!糟糕!”

  紧接着走来的判官也惊愕了双眼,“彼岸花开了?传说中的彼岸花开了!据说,这种奇花具有神奇的魔力。它可以唤起人们前世的记忆。而且花香醉人,牵引着流离失所的孤魂野鬼来地府,又被称作‘接引之花’。此物大祥。阎君为何说糟糕?”

  “你有所不知,这只是其一。”秦广王回忆过往,娓娓道来,“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这些年它做过不少对地府有利的事,以至于被它的表面所迷惑,所以你们知道的并不多。但在上古时期,天地人三界未分,姜子牙未封神之前,这种花被当时的人唤作‘预言之花’。你可知为何?”

  “请阎罗指点迷津。”判官摇摇头,表示自己孤陋寡闻。

  秦广王解答说:“彼岸花开,天地动荡!此花一开,预示着天地人三界即将迎来一场浩劫。如果不能躲过,三界必受灭顶之灾。界内所有的事物谁都逃脱不了,包括你我。”

  在场竖耳倾听的人都惊呆了,每个人目光呆滞地望着地上的血色花朵陷入深深的沉思。三界毁灭,自己可以活下去吗?妻儿老小可以生存下去吗?有这么幸运就好了。而阎罗秦广王忽然话锋一转,望着忘川河对岸的两滴红色自言自语说,“他来地府花便开,难道就是他引起的?祸乱出自他身?为防万一以及天下苍生的安危,看来还是灭杀他为上策。”

  当下指着两滴血红朗声说:“此人便是祸乱的根源,今天不诛杀此人,他日必将祸害三界,泯灭众生!”

  众鬼在阎罗的游说下各个像喝过迷魂汤的敢死队一样,纷纷涌入奈何桥,往血红而去。

  黄泉路。显目的两滴血红消失在烟雾里。瞬间十几个走下奈何桥的鬼差被打飞。哀鸿遍野,惨叫连天。

  果然不愧为掌管第一层地狱的阎王,凌天奇化身僵尸后的速度虽快如电射,但跑动的身影还是完整地收入眼底。秦广王冷静地看着,嘴上不说,心里却也暗暗惊叹好快的速度。

  飞身下桥。凌天奇快速地向立足未稳秦广王冲来。秦广王没等凌天奇近身,粗壮的大手握紧拳头。黑色的光华绽放,空气里漂浮的黑色烟雾朝着光芒聚拢而去,空中凭空凝结出一只巨大的黑色手掌。能量波动宛如狂风恶浪汹涌而出,不是判官等人可以比拟的。

  空中,黑色的手掌五指撒开,散发着淡淡荧光,条纹清晰,毛发旺盛,仿佛凶禽猛兽的掌爪。指关节弯曲,狠狠握住奔跑中的凌天奇。

  凌天奇像被包裹的肉粽,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凌天奇挣扎,秦广王感觉手里的凌天奇犹如泥鳅般滑溜,不由加深几分力道,使劲揉捏。

  趁着阎王与凌天奇争斗期间,判官鬼力传送,救起躺在地上的牛头马面,与受伤的鬼差一道,远远躲在旁边观望。

  “啊!”

  凌天奇饱受挤压,深埋在血液里的能量激发。大叫一声,血红色眼睛的红更盛。狂暴的能量如肆意的洪水往四周汹汹而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