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二十九章 阎罗秦广王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2067  |  更新时间:2020-03-05 20:51:24 全文阅读

叶良辰伏地而卧,身子蜷缩成一圈,手臂护着头颅,哀号不已。“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今日你若肯放过我,良辰他日必有重谢!”

轰的几拳,土地都颤栗起来,就像地震,叶良辰的身影也跟着虚虚实实,眼看就要随风飘散。这时,一声爆炸似的喝斥滚滚飘来。

“何方妖孽?竟敢来地府撒野!该当何罪!”

分别穿着黑色长袍丧服和白色长袍丧服的两人在钱三郎等鬼城卫的簇拥下不紧不慢地飞身过来。走近了,只见他俩各自手持一根和衣服颜色相搭的棒子,顶端系着核桃大小的铃铛,棒身缠绕着许多碎布条,脸上的傲慢神色不可一世。

叶良辰见他们来到,激动地大叫,“大人救我!大人救我!良辰他日必有重谢!”

黑白色衣服的人冷漠无语。钱三郎毕恭毕敬,嬉皮笑脸地说,“黑白无常大人,就是眼前的人打伤我们。他还放话说要拆了阎王殿,砸烂整个地府!嚣张得不行。”

黑无常煤炭般的脸随着嘴巴的闭合而蠕动。他黑色的棒子指着叶良辰说:“大胆狂徒,口气倒不小,不知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敢伤害我的人,还不快快放了他!”

凌天奇没有说话。不过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它的大脑被愤怒等负面情绪所操控,逐渐迷失自我,无法自拔,进而陷入恶循环,心里仅存动物最基本的进食欲望,身体也凭着本能寻找猎物。可这是阴间,死后灵魂的归宿,没有阳间的人、兽,更没有流淌在他们血管内的热血。所以,求食的欲望只能在满腔怒火的催化下,转化为暴力手段发泄出去。

可怜的叶良辰在经过凌天奇拳法脚踢的摧残后,凌天奇忽的一脚将他踹开而飞快地跑向黑白无常。叶良辰犹如一枚出膛的炮弹,紧贴奈何桥飞过,轰的炸响,撞击在右城门。城门直挺挺倒下,扑起漫天的灰尘,压扁两个鬼城卫。就连刻写“丰都城”三字的城牌也震颤几回,摇摇欲坠。

而此刻,位列阎王殿正中央的殿堂,纯黑色的雕有两条骷髅龙扶手的宽大椅子上,脸线轮廓刚毅分明的魁梧男子威严地坐着,头上一顶黑金帝冕,凛然伟岸的身体外穿着一件镶着黑色神龙遨游天穹的龙袍,不怒自威。

他的面前,乌纱帽罩头,蟒袍加身,络腮胡子,铜铃眼睛的人手持刻满符咒的玉板尺,弯腰鞠躬,语气恭敬地禀报说,“阎君,南城门守卫的鬼士报告说黄泉路上光芒璀璨,能量汹涌,似有魔物入侵地府图谋不轨。你看……”

原来这两人便是主掌第一层地狱的阎罗秦广王和判官两人。

闭着眼睛的秦广王睁开眼,如炬的目光透过精美的窗户,凝望着晦暗的天空。他张开嘴唇,雄浑有力的声音在安静的阎王殿洪亮清明,“判官,你先下去看看,刚才环城结界被破,此人应该攻破城门,打到城内了。如此放肆妄为,不管他是谁,一定要将他拿下!”

“遵旨!”判官弯腰拱手,倒退三步,转身走出殿门槛。而后玉板尺一挥,绿色的光芒仿佛河流般荡漾在虚空,星光灿烂,光芒中“牛头马面速来叫见我”的字样流光溢彩,如轻风拂过水面荡起的阵阵涟漪。

彩色的字体在天空荡漾片刻,粉末消散。几乎同一时间,两团黑色的烟雾大摇大摆地从天空奔来,拖出两条黑色的航迹。黑雾在阎王殿上空戛然而止,下降到正殿前的空地上,分别止在空地上的镇地鼎的两侧。

烟消雾散,隐藏在烟雾里的人露出庐山真面目。怪异的服饰上一个顶着牛头,一个顶着马首,而它俩的模样也像极了普通牛马吃过鲜草后意犹未尽而动口咀嚼回味的模样,鼻子喷着白色的鼻息。

他俩双膝跪地,两把双股叉放倒在地,瓮声瓮气的问:“不知判官大人这么着急召我俩前来所谓何事?”

“有人擅闯地府。阎王命你们俩随我前去察看!”

牛头马面站起来,三人纵身飞跃,直冲城门而去。

丰都城外,狂妄猖獗的黑白无常显得不耐其烦。“装聋作哑,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黑无常怒骂着摇晃手里奇形怪状的黑色棒子,顶端的铃铛清脆响亮,在静谧的空气中像石子丢进静如止水的湖泊,波纹起伏,倾向四方。

除掉黑白无常,几乎在场所有的鬼城卫和鬼差闻声都急忙捂住耳朵,眉头紧锁,表情痛苦。似乎铃铛声对其颇具伤害力。但是有一人在声波中也平安无事,安然无恙,或者更像不关己事的旁观者,熟视无睹,音波对他而言毫无影响。那便是凌天奇。

凌天奇嗜血的眼神在猩红的眼睛里绽放出震慑人心的光彩,吼叫一声,震天动地的响声威慑鬼城卫的心神。钱三郎等人不自禁后退一步。

白无常质问黑无常,“老黑,区区一个怪物都搞不定。你举不起来了吗?”

黑无常在那震惊得说不出话。怪事!这小子竟然能躲过我的惊魂音!按理说,惊魂声响起,魂魄者皆疼痛难忍,连阎王大人都头痛不已,忌讳三分。难道这家伙是一具没有灵魂的死尸?我再加把力看看。黑无常心里思索着加大法力的输送,波浪起伏的音波化为实质,在空气中波动开。铃铛叮令咚咙的笑声也变成让人听了直起鸡皮疙瘩,汗毛倒立的怪异曲调。

钱三郎紧捂耳朵,想阻挡声音的进入。可阴森迫人的旋律依旧畅通无阻地渗过他手掌,飘进他耳蜗,震荡他耳膜,刺激着他的灵魂。钱三郎耳朵嗡鸣,头痛欲裂。灵魂仿佛被撕裂般的疼痛让他差点昏迷。他紧眯的眼睛瞟眼同伴,陆勇等人已经昏死过去,倒地不起了。他祈祷黑无常的魔音快点结束。但事与愿违,黑无常反而在铃铛上又加了把力。

惊魂音终于将钱三郎沉睡,可就是没奈何凌天奇。凌天奇大嘴张开,虎牙外露,近乎老虎的吼声从嘴里震荡出来,击散音波,将黑白无常两人打退几十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