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吸血记 > 第一卷 幽冥地狱
第二十二章 把货叫出来
作者:空贝爱恩  |  字数:2314  |  更新时间:2019-07-14 16:01:30 全文阅读

夜色深沉,一辆载着七人的咖啡色面包车在如墨夜色的掩护下飞驰,轰鸣的引擎,耀眼的灯光,疾驰的车子减缓车速,猛打方向盘开上立交桥往郊区方向驶去。

  车内,昏迷不醒的凌天奇两人歪歪斜斜地蜷缩在狭小的汽车一隅。四个劫持他们的壮汉此刻摘掉面罩,面无表情、默默无言地随着车身的晃动而摇摆。驾驶人则精神饱满地扭转着方向盘。

  汽车顺着立交桥直直地开,出了繁华喧闹的城市,直到离市区大概十五里的三岔路口才悠然一拐,驶进一圈黑黝黝的静谧无声的建筑群。

  建筑物有三层楼高,很宽很广,一共四栋,车灯投射在它身上,显现出这些建筑斑驳的印记。就车灯一晃而过地匆匆一瞥,只见横生的杂草肆意妄为地扎根于建筑四壁,颓圮的围墙伏倒风化殆尽,残破的门牌断为两节,已瞧不完全上面的字迹,但还依稀可辨出应该是某个水泥厂的招牌。横卧的三角体屋顶部分塌落。

  面包车起起伏伏地行驶在杂草丛生、满地废墟的空旷地段。到北边的厂房门口缓慢停下,推开车门,四人将两人带下车,早有五辆价格不菲的奔驰轿车熄灭了发动机等在门口。

  四人提着昏迷的凌天奇两人走进水泥厂房,里面二三十人打着手电,吸着香烟,姿势悠闲,唯独有三个人不一样。一个神态自若,身穿阿玛尼,口里叼着根雪茄,时不时看眼手腕上的卡地亚手表。另外两人带着墨镜,一人剪碎发一人留着飘飘长发,五大三粗,胸肌发达,也不抽烟,威严地站在阿玛尼男人的两旁,大概是保镖之类的。

  开车的司机关上车门,走在四人前头,先一步跨进厂房对穿着阿玛尼西装,抽着长城雪茄的中年男人禀报:“东哥,人带来了!”

  “恩!”叫东哥的男人喷出长长的烟圈雾,满意地称赞道:“干的不错!”

  “谢东哥!”司机弯腰鞠躬退到一旁。

  东哥努努嘴,旁边严面肃脸的保镖会意地走上前,掏出似香薰的小物件点燃,依次凑到凌天奇、凌世林鼻孔前晃晃。凌天奇两人咳嗽几声,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这是哪?”凌世林口齿不太利索地问。脑袋里一股肿胀,疼痛的感觉让他弄不清现在的状况。

  东哥踱步向前,弹了弹烟灰,弯下身子,母、食、中三指捏住凌天奇的下巴托起耷拉的头,冷冷地问:“我的货呢?”

  “货?什么货?”凌天奇的大脑开始渐渐清醒。心里忍不住打了个大问号。

  “别给我装傻。”东哥直起身体,不紧不慢仿佛事不关己地说,“两箱白面你给我藏在哪?”

  “白面?”凌世林惊呼出声,“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白面!”

  “还装算!”东哥轻抬手臂,示意手下给不识抬举的人一些颜色看看。剪碎发的保镖过来,挥舞的拳头直接击在凌天奇两人的腹部,疼得额头也渗出层细腻的汗珠。

  接连几记重拳,揍得两人不善,东哥才喊停碎发头问:“现在想起来了吗?是不是有了映象?”

  凌天奇两人已是疼得说不出话,凌世林支支吾吾,吐字不清地回答:“我……们真……不知道那东……西在哪!”

  “好!很好!”东哥咬着雪茄拍拍手掌,微笑着说,“坚韧,顽强,不到黄河心不死!我就欣赏这样的人。不过这样的人通常也活不长。来呀,招呼着!”

  碎发头点点头,拿出铁拳环套在手指上,面不改色地朝凌世林脸上打去。啪的一声,一道血红的痕迹浮现在他右脸,丝丝血液流出。揍了几拳,凌世林整个右脸不协调地浮肿,嘴角鲜血淋漓,模样三分像人七分像鬼,惨不忍睹。

  “怎么样?肯说了吗?”东哥吸口雪茄挑了挑眉毛,等待着答复。

  看着凌世林的惨样救人心切,凌天奇忽然鼓起勇气大声说:“我们俩就是刚高中毕业的学生!没抢你的货,也没藏你的货!我们真不知你的货在哪,这其中可能存在某些误会,为什么你一直不信呢?”

  “学生!”东哥扔掉雪茄烟皱起眉头,略微踌躇,他高声叫道:“刚子,出来!”

  西装革履的刚子带着极不自然的谄媚的笑容跑出来,笑嘻嘻地说:“东哥,什么事?东哥吩咐的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上刀山下火海全不是问题!”

  凌天奇定睛细看,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巴。这不是半夜劫道,拿刀捅人,却抢劫未遂的刚子吗?他怎如何到这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东哥说:“我的货让你带给买家,你不说被这小子抢走了吗?可我现在听着有点不对劲那!”

  刚子的脸色微变,但依旧咬紧牙关辩解说:“别相信他,东哥!他是在狡辩。这类猪猡不打不肯招。得严刑拷打,好好鞭策!”

  “两个学生敢动我王东的东西?刚子,看来你很不坦白呀!”

  “东哥,我真没拿您的货,那货真被这两贱皮夺去了!他这是在使离间计,您千万别上当!”刚子依然没松口。

  “看来你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强森,他就交给你了!”东哥转头对长发飘飘的保镖说。

  长发强森看了东哥一眼,活动活动筋骨预备上前行刑。刚子吓得腿脚打颤,脸色腊白。作为这个帮派的一员,他早已知道强森的种种可怕手段,抽筋断骨,削铁如泥,据说他能够单手劈死猛虎。面对气势汹汹的强森,刚子也不能控制住颤抖的心脏地跳动。

  “我招了!东哥,我招了!”刚子招架不住内心的压力,膝盖弯曲,跪在地上,拉扯着东哥的裤腿哀求。“那批货被我拿去抵强哥的高利贷了!他说如果我不按期还钱就要我的命!我也是被逼无奈迫不得已!东哥,我知错了,你不要杀我,我知错了!”

  “你!”东哥铁青着脸,手指打颤,气得说不出话。“你这吃里扒外的狗东西!你毁了我三千万的货,还有脸求饶?我现在就送你上西天!”说着从内衣兜掏出一把银白色的手枪,扣动扳机。

  消声器冒出一股青烟,一颗冰冷的弹头被爆炸的火药甩出枪口,射进刚子滚烫的胸膛。刚子的身体猛地一颤,一朵红艳艳的血花绽放在他胸口。身体轻了,盈了,他再已没有哪怕丁点的力气支撑自己的身体,只能任由它重重地扑倒在地上,扇起团团灰尘,失去暖和的温度。

  东哥气呼呼地快步走出厂房,钻进汽车,命令司机开车。其他的随从也陆续上车开走。

  强森大喊,“东哥,这俩学生怎么办?”声音响如晴空霹雳。

  王东坐在车里摇下车窗,打火重新点燃了一只雪茄,“别留活口!”

  强森噗嘶一笑,喃喃自语:“那我就不客气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